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章 我没有规则

第二十章 我没有规则

  这是后半夜。

  正是晚睡的人也睡了,早起的人却还没这么早起的时候,这个时候,也正是云秦人认为一晚上阴气最重,出门最容易撞鬼的时候。

  有一片乌云遮住了明月。

  有一名全身漆黑夜行衣的人如同鬼魅一般从阴影中闪了出来,用利刃割断了沐沉允所在的房间的门栓。

  盘坐在床塌上的沐沉允也已经张开了双目。

  他的眉毛原本极淡,此刻在黑暗之中,面上更是显得如同没有一根毛发,惨白的面色使得他的五官就像是用白蜡捏出来的,不像是血肉之躯。

  看着这个如鬼魅般出现在他视线之中的夜行人,他白蜡般的脸上瞬间布满嘲弄的神色,冷笑道:“年轻人果然没有耐心,连一夜的时间都撑不过…只是我原以为来的会是林夕,没想到却是你。”

  夜行人的声音微颤,却是自有一种快意:“我来了,他就不用再来了。”

  “好一个兄弟情深。”沐沉允脸上有嘲笑之意,但心中却是也泛出了寒意,他也早已经想明白皇帝给他的机会是什么,但他一直觉得这个机会偏向自己多一些,只是没有想到,这些人里面竟然真有人如此胆大,不顾自己的前程和性命来刺杀自己。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攻击对方心神的弱处,冷笑道:“但我劝你不要反而害了林夕,因为你应该明白,一直是林夕在主导着这件事,所以圣上想要看的是林夕的表态,应该不是你的表态。所以圣上只容许他杀我,你恐怕杀不了我…你要是在这里出了什么闪失,以他和你的交情,倒是恐怕会真不顾一切的来杀我为你报仇。你们年轻,又都是修行者,大好前程,何必和我这种已然废掉一半的人在一条河里溺死?”

  “所以我劝你还是马上离开,以免反而害了林夕。”

  姜笑依的手中握着一柄黑色的长刀,他虽然不和李开云一样热血形于外,但他同样是为了追求某种正义而不惜牺牲的那种让林夕佩服的人。他不怕死…而且每次在脑海之中想到沐沉允的面目,又想到王思敏,想到那名在江坝上让他怦然心动,从此占据他心中一角,难以忘记的美丽女子,想到她被沐沉允羞辱,被他捆缚着鞭挞,他便心痛的无法呼吸。

  感情是一种很莫名的东西,它不显山露水,但是却会在心中慢慢的发芽。林夕知道姜笑依对那名倔强女子的情意,但却还是低估了一些。

  这种无声滋长于心的最直接情感,压倒了礼法,压倒了根深蒂固植在姜笑依心中的皇权至上,让他坚定了来到了这里,来杀沐沉允。

  但是此时他持刀的手却是微微的颤抖,因为林夕在他心中,同样比他的安危更为重要。

  两人一时不说话,这间深深的大宅院便又彻底的恢复了寂冷,唯有微风吹动庭院间树叶的沙沙声。

  沐沉允的心神微松,心想对方终究稚嫩,空有匹夫之勇而已,然而就在此时,风声却似乎略微急了一些,他阴冷得意的瞳孔剧缩,浑身密密的一层冷汗沁出,让他更加觉得无力和虚弱。

  又一条黑影如鬼魅般从阴影中显现出来,身穿青衫,蒙着黑巾,赤手空拳,手中却是也抓着一块黑巾。

  姜笑依蓦然转身,看到这人,他的眼眶微湿,喉咙间却是如同堵了什么东西一般,说不出话来。

  蒙着脸的林夕却是也没有出声,如在水上行走一般,无声的到了他的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将手中的黑巾塞到了他手中。

  “林夕,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沐沉允忍不住出声,声音颤抖,有些过于尖细和变异:“难道你蒙了脸,就不知道你是林夕么?”

  “谁说我是林夕?”

  林夕看着这名已然陷于恐惧之中的监军处大员,认真的轻声道:“有什么证据?”

  “你…”沐沉允差点直接崩裂了背上的伤口,他下意识想骂林夕无耻,但是他想到对方只不过是在学自己,只是在故意嘲弄自己。

  今夜注定不会平静。

  林夕自己也很清楚,即便自己没有赶得那么急,恐怕进入这庭院,也不会不被人察觉。

  “林夕,你不应该来。”一人没有掩饰自己的脚步声,大大方方的让布鞋底在回廊间发出清晰的脚步声,从通往这个庭院的一个圆形拱门中显现出身影。

  这是一名微胖的中年男子,文士打扮。

  他是高拱月,是东林行省省督的大供奉,平时很少有人能见到他,也根本不知道这名省督府大供奉到底有何等惊人的修为。

  高拱月也知道林夕的事迹,若是林夕不来,反而倒是会让他觉得有些失望,来了,却是让他更为欣赏,所以他在这个时候就出来,不是为了沐沉允的性命,而是因为林夕。

  “哪里有林夕?我可不是林夕。”

  林夕依旧很“无耻”的回答,他看着这名走出来的白生生中年人,感觉到了对方身上自然流转出的恐怖气息,问道:“不知阁下是何人?”

  “我是高拱月,在外面没什么名气。”

  高拱月和气的一笑,看着林夕道:“你刚刚说有什么证据…你自己就是证据。”

  林夕看着高拱月,道:“只要能跑掉,就没有证据。”

  “你说的有些道理。你只要跑得掉,也只有人证,没有物证,恐怕纠结到后来也难以治你的罪。”高拱月用藕节般肥胖白皙的手指摸了摸下巴,摇了摇头,叹气道:“只是你要明白,你这样是给谁颜色看…而且你怎么可能跑得掉。”

  林夕摇了摇头:“不试一下怎么知道跑不掉?”

  高拱月撇了撇嘴,但就在这时,他却感觉到了一丝只有他这个境界的人才能感知到的气机。

  他蓦然回首,仰头望明月。

  明月此刻依旧被乌云遮着,有一个人,却似乎从乌云中落了下来,落到了这庭院中墙下。

  没有什么恐怖的力量敲击大地,甚至连这人脚下的泥土都没有飞溅出来,但是这人身上的某种气息,却是让高拱月身上的肌肤都有些微微的刺痛。

  这是一个浑身笼在一件厚重的黑袍,看不见面目,好像黑袍里面也是一切都是黑色的人。

  直到高拱月转过身去,对着这人,林夕和姜笑依才发觉墙下已经多了一个人,只是他们的修为不够,却是没有第一时间感觉出这人身上的气息恐怖,只是觉得这人异常沉稳、坚定,似乎他就是一切,一切都无法动摇。

  “整个东林行省都没有你这样的高手。”高拱月脸上的神色变幻着,“你们青鸾学院难道想公然不顾云秦律法,插手此事?”

  林夕和姜笑依互望了一眼,互相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兴奋。

  “难道你们想破坏一直以来的规矩,彻底越了这条线?”然而高拱月接着说出的这一句,却是又让两人生出些担心出来。

  “不可否认,这个世间是有约定俗成的游戏规则的。”

  浑身笼罩在厚厚黑袍之中的人出声,声音有些沙哑,却带着某种独特的磁性,将所有人的心神都吸引过去:“但对于我来说,这世间没有任何规则,只有我所认为的黑暗和光明之分,而且我本来就是叛徒,是云秦通缉了很久的人,原本就是来杀这个你们没有让他死,却是该死的人的。这和青鸾学院又有什么关系?”

  高拱月的身体猛的一震,头发也往后飞扬了起来,一根根的如钢针扎在空气之中,他不可置信的出声道:“你…你是暗祭司慕信离?”

  黑袍中人点了点头,“听说你的实力在整个东林行省都可排前三。”

  高拱月深吸了一口气,他身上的衣衫都鼓胀了起来,身体好像也胀大了起来,开始发光,“王庭大供奉倪鹤年一直在追捕你,你现在在这里出手,恐怕未必逃得出他之手。”

  “有些事,担心难道就不做了么?”黑袍中人的脚底下发出了无数沙沙的声音,好像有无数蚕虫在泥土之中爬行,与此同时,他遥遥的看了林夕和姜笑依一眼。

  林夕和姜笑依并不知道暗祭司意味着什么,但是他们却是蓦然对这名看不见面目的暗祭司心生敬意,两人同时对这人躬身行了一礼,然后转身。

  沐沉允的浑身已经被冷汗湿透,在听到高拱月口中吐出暗祭司三字时,他便已经联想到了无数恐怖的传说,心中唯有恐惧。

  “吼!”

  就在林夕和姜笑依转身之时,他已经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浑身冷汗飞洒,从塌上猛的跃起,朝着旁边一扇窗户撞去。

  他背上的伤口再次全部崩裂,鲜血瞬间染红了他背上的雪白绷带。

  高拱月没有动,因为他的对手也没有动,一股庞大的气息围绕着他,在他身周三尺之内旋转着,他脚下的地面,也慢慢的发出了光。

  “哗啦!”

  沐沉允撞破了窗户,落在地上。

  就在这时,他的右脚脚跟又是一阵剧痛,一条血花从他的右脚脚跟上飞洒出来。

  姜笑依重重的跌在了他的身后,跌得他也一声闷哼,但是他的双手和身体绷得笔直,手中的长刀却是够到了沐沉允的脚跟。

  “阴阳人,脚后跟痛不痛?”此时,林夕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