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三章 十面埋伏

第二十三章 十面埋伏

  第四卷:帝之争]

  ------------

  林夕也觉察到了落寞剑师对上了蒙面的琴师,反应过来这两名修行者之中,有一个是来帮他的。

  然而他的脚步也没有丝毫的停顿,因为他知道所有这些现身来帮他的修行者的目的唯有一个,那就是让他能够冲出这张已然张开的网。

  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竹林之间。

  竹林间身上长衫是月白,手中剑鞘也是月白的落寞剑客和红衫上绣着牡丹的妇人琴师相距三十步。

  剑师如剑般的两条长眉微微斜飞挑起,沉静的看着逼近的红衫妇人出声:“你们青鸾学院破了规矩。”

  红衫妇人摇了摇头,声音如银铃:“没有…因为我不是青鸾学院的人。”

  剑师剑眉微蹙,似是不想信红衫妇人的话。

  “可查。”红衫妇人轻笑道:“要想阻止可以剑断流水的叶忘情,没有人能够掩饰自己的真正修为和战技,青鸾学院的人也不能,所以你自己便是明证…接下来的调查,你和那些查的人,便会可以肯定,我并非青鸾学院那些强者中的任何一人。”

  落寞剑师看着这名妇人,道:“不是青鸾学院的人,那你是谁?”

  红衫妇人摇了摇头:“不可说。”

  落寞剑师也摇了摇头,却是没有说话,他的右手抚上了左手提着的月白色长剑。

  剑风大作。

  月白色剑鞘脱离了剑身,带着一股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在空中飞行,震碎了剑师和这名红衫妇人之间所有的青竹。

  那碎裂的一片片竹片,也被剑风带动,变成了无数柄青色的小竹剑,漫天激射向捧着琴盒的红衫妇人。

  这每一片小竹剑都有可以轻易切入血肉的力量,尤其飞在中间的月白色剑鞘,更是足以洞穿重甲。

  然而红衫妇人却是反而往前平静的踏出了一步,就在带动了无数漫天飞舞的青色小竹剑的月白色剑鞘距离她的胸口唯有五尺之遥时,她手中的桐木琴盒裂了开来,裂成齑粉,纷纷扬扬,变成了她身前降落的一场雪。

  雪和漫天飞舞的青色小剑撞击,青色小剑便也都裂了开来,变成了一条条的竹丝,在空中飞扬。

  琴盒里面露出来的是一具赤红色的古琴,琴上没有琴弦,却是有几条琴弦般的符文,深深没入石质般的琴身内里。

  红衫妇人纤细的手指悬空在古琴上方,这具古琴却是在她面前悬浮,竖立了起来。

  月白色剑鞘骤然停顿在空中,停顿在这具古琴的前方,如有生命之物般,拼命的前行着,但终于无法前进一寸,终于颓然,被这柄古琴上弥漫出的力量彻底的压倒,往后崩飞出去。

  然而这只是一柄剑鞘。

  真正的剑身是白色的,白色晶莹剔透的玉,没有一丝的杂色,唯有一条浮雕符文缠绕在剑身上,形成了一条栩栩如生的真龙图案。

  龙纹美玉为剑身,细腻象牙为剑柄,耀眼黄金为剑穗,这一柄剑,在落寞剑客的手中,而落寞剑客已然穿过了纷纷扬扬洒落的竹丝和雪尘,一剑刺向红衫妇人的咽喉。

  竹林之中突有凄厉悲鸣,如小孩夜啼声。

  一支布满倒刺的蓝汪汪钢铁箭矢,不知从何处射来,射向落寞剑师的后脑。

  落寞剑师脸上的神情依旧落寂,没有半分的改变,他的剑势也根本没有半分的停顿。

  他左手的长袖微卷,卷住了迎面倒飞回来的月白色剑鞘,往后一扯。

  剑鞘发出了呜的一声嘶鸣,准确无误的撞中了那支如小儿啼哭般的蓝汪汪箭矢,双双朝着地上坠落,而借着这一扯之势,他朝前的身影,却是更疾。

  惊人的剑气从他手中的长剑剑身上沁出,前方的空气被割裂开来,形成了两条肉眼可见的气浪,往两侧翻卷。

  红衫妇人的双手开始在赤红色石琴上弹动。

  一股股磅礴的气息随着一条条琴弦般的赤霞般光丝从石琴上飘洒出来,整个竹林间,响起了天籁般的美妙琴声。

  落寞剑师微微皱眉,手中的长剑有些微微的轻颤,但阻挡在他面前的一切还是被他这一剑全部切开。

  所有的强大元气、霞光、美妙的琴声全部被他这一剑斩开成两半。

  长剑斩落在赤红色石琴上。

  竖立在红衫妇人身前的赤红色石琴瞬间爬满蜘蛛网般的裂纹,然后开始一块块崩裂。

  红衫妇人面上的黑巾被剑气所袭,也从中裂了开来,露出了一张秀丽的脸庞,左脸上有一小颗黑痣,如同一滴细微的泪珠。

  落寞剑客的剑势出现了停顿。

  这一刻,他这一剑竟然是斩不下去,他的整个身体,也开始不停的震颤。

  他面前的赤红色石琴如同他的记忆一般彻底崩碎开来,如无数细小的陨石,撞击在他的身上。

  他身上的月白色长袍瞬时千疮百孔,他的口中沁出了鲜血,往后飞出。

  风声、剑气声、竹枝爆裂声、天籁般的琴声全部停歇。

  落寞剑客落地,轻轻的咳嗽着,每咳嗽一声,都吐出一小口殷红的血出来。

  “你们的确不是青鸾学院的人…因为青鸾学院的人都比你们骄傲,而且不会用这么无耻的手段。”落寞剑客低下了头颅,看着自己脚下殷红点点的地面。

  “并非是我们无耻,而是你自己突破不了自己的心境。”红衫妇人静静的看着他,轻声道:“正如此刻,你看我都不敢,只是因为我易容成了和她一样的面目…叶忘情,你在三年之前,便应该有希望突破到圣师的修为,即便保持三年前的修为,今日不管我们用如何的手段,即便我能扰了你的心神,也绝对不可能抵挡得住你的一剑,更不用说将你重创。然而这三年之中,你的修为不进反退,按此下去,恐怕只要再过一年,当年看见你都要绕道走的高拱月,都能够将你击败。”

  “忘情有什么用?真正的情,又岂是忘得了的?若换过来,是你逝,而她在,你难道想看着她落寂一生,痛苦一生?既然人都有一死,既然无法阻止这生离死别,为什么偏偏将可以甜蜜的思念,要变成如此痛苦的事?”红衫妇人看着这名低垂着头的剑师,看着这名曾经一剑斩断河流,让东林行省所有修行者都根本不敢与之为敌,却是因妻子病逝而一蹶不振的强者,轻声说道。

  说完这一句,她脸上泛出了一丝真诚的笑意,她和煦而又充满怜悯的看着叶忘情,挥了挥手,道:“再见。”

  叶忘情霍然抬头,看到了她微笑着,慢慢往后退去,消隐在竹林,消隐在他的视线之中。

  对方真正的埋伏,不是那名隐匿着的强大箭手,而是隐匿在黑巾下,和他深爱的妻子一模一样的面目。

  然而正是这深刻在他脑海之中,怎么都不可能磨灭,让他甚至难以进入冥想修行的容颜,以及这名女子离开时的话语,却是让他在被这样的手段击败之下,心中却是没有多少恨意,唯有泪意。

  “喀嚓”一声,他手中的长剑陡然折断了。

  他身周数十步之类的青竹轰然巨震,也同时纷纷折断,无数竹叶飘飘洒洒落下。

  他没有离开,坐了下来,闭上眼睛。

  竹叶飘洒在他的身上,将他都似乎掩盖了起来。

  他回想起了许多快乐的事,他心中阻塞的东西松动了,他看到了她笑着的脸庞…她就似乎在他的身边,一直未曾离开,只是这些年,他一直都没有发觉。

  ……

  ……

  叶忘情是开国大将叶凝之后,虽不入朝堂,但也受皇恩照拂,才能衣食无忧,隐于东林山水之间。

  所以今日,他也必须出手,阻止林夕的离开。

  唯有高拱月等寥寥数人知道他的到来,所以这竹林之间的剑气,一时无人知晓。

  然而高拱月一飞冲天,飞到他从未飞跃到的高度,那件大宅上空绽放的一片白色树叶,和无数冲天而起的银蛇,却是落入了许多人的眼睛,震慑了许多人的心神。

  站立在一间高阁窗口前的萧铁冷的铁面更冷。

  他对于林夕做出的判断是会忍着,然而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判断,却还是错了。

  ……

  林夕穿出了竹林,他的面前是一片黑暗的村庄。

  这一片村庄看起来居住的都是穷苦人家,都是一些土墙平房。

  他准备先行奔入这片村庄里面,然而就在此时,他听到了如雷般的马蹄声。

  寂静村庄的平静也被打破了,一些屋中也亮起了油灯的火光。

  远处从省城方向过来的道上,一列列黑色的骑兵出现在了林夕的视线之中。

  林夕叹了口气。

  连驻守军都大规模出动了,看来从沐沉允这间大宅到省城之中所有的归路都会被军队彻底的封锁。

  这架势,恐怕接下来便会开始地毯式搜索。

  这游戏,便彻底的变成了抓得住或是抓不住林夕。

  林夕四下看了看,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东侧的几条山脉上。

  东林省城这周围都是平原,唯有城外东南角有几条山峦,名为三茅峰。

  山里面有一座算命卜卦,香火还算旺盛的道观,名为白云观。

  林夕微弓下了身子,掠入了一片荒林,飞快的朝着那一片山峦奔行而去。

  “嗖!”

  夜空之中,陡然有数支缠着火布的火箭射出,遥遥的指出了他的方位。

  马蹄声如雷,顿时有一支轻骑军朝着他所在的方位追了下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