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五章 鲜血浇灌之胜

第二十五章 鲜血浇灌之胜

  .这个世间的武技都是在常年征战厮杀之中磨砺出来的杀人技巧,没有半分的花巧,有的只是狠厉、精准。

  这精准,便不仅包括出手部位的精准,还包括出手时机的极其精准。

  此刻薛万涛的这一击,就正是林夕刚刚落地,双脚还来不及发力之时。

  所以林夕只来及出刀。

  他手中的长刀由下而上,如黑瀑倒卷,斩向薛万涛抓向他面目的手。

  他专心致志的对付薛万涛的这只手,一时竟没有管切向他小腹的翠绿色短剑,因为他十分清楚,对于他的刀和薛万涛的这只手而言,这柄翠绿色的短剑还是后来的事。

  长刀和手接触在了一起。

  姜笑依的这柄黑色长刀表面也是纂刻着细密如花的符文,并不是普通的边军长刀,而是一柄魂兵。

  即便林夕此刻的修为还未到大魂师,不能将魂力贯入魂兵,无法加持发挥魂兵的真正威力,但也足以切开国士之下修行者的血肉。

  薛万涛给林夕的感觉固然强大,但压迫感却还不如刘伯,所以他应该还未到国士级的修为。

  然而这柄锋利至极的魂兵和薛万涛的手相触,却是没有鲜血飞洒出来,也没有可以让林夕借机利用的震荡之力传来。

  林夕顿时微微的变了脸色。

  薛万涛的五指,精准至极的捏住了刀锋,如铁钳一般,将林夕手中的这柄黑色长刀死死的钳住,将林夕的人,也于这一瞬间拖住。

  薛万涛的脸色微讽,右手手中的短剑剑尖已然划破了林夕腹部的衣衫。

  林夕的左手手臂迎上了这柄短剑。

  “当”!的一声脆响,他的手臂没有被这柄同样锋利至极的短剑切断,却是爆出了一团金属火星。

  与此同时,林夕的双脚终于猛力的蹬踏再了地上,借着这一蹬之力,他全力抽刀,黑色的长刀终于从薛万涛的五指之间滑出,他的整个人往后踉跄翻出,小腹处的衣衫裂开,肌肤上一条浅浅的伤口,流淌出鲜血。

  薛万涛没有马上追击,只是看着林夕裂开的袖口,看着里面露出的简陋金属护臂,冷嘲道:“只是中阶魂师的修为,怎么能和我说再会?”

  林夕看了一眼自己腹部的伤口,看了一眼薛万涛阴戾的脸,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你不是想抓我…而是想杀我。”

  薛万涛看着林夕,点了点头:“你猜得不错,虽然今夜比我强的修行者有不少,但是敢直接杀你的,恐怕却只有我一个。”

  林夕眉头皱得更紧,冷冷的看着这名刑司的年轻修行者,道:“那你为什么敢?”

  “说得简单些,因为我是死士,随时都准备赴死,所以没有敢和不敢之说。”薛万涛鄙夷的看着林夕,道:“而且此次我只是追捕逃犯,哪怕将死杀死,虽然必定引起一些人的怒火,但很有可能还不必为你搭上这条命。”

  林夕平静的说道:“那你是谁的死士?”

  薛万涛看了林夕一眼,道:“这你不必要知道。”

  “说实话我不喜欢被人砍,也不喜欢死士这个职业,在我看来,即便你再怎么悍不畏死,不分好坏,只知随着主子的意思杀人或者被杀,跟一条狗也没有什么区别。”林夕看着薛万涛,认真的说道。

  薛万涛笑了笑,道:“杀了你,你便没有什么喜欢和不喜欢了。”

  “那我也会尽力杀了你。”林夕看着薛万涛,道:“我会尽量让你变成真正的,死的士。”

  “被我一件便震得手臂发麻,需要故意说这么多废话拖延时间恢复,还想杀我么?”薛万涛看着林夕,似乎看到了林夕的心里,冷冷的一笑之后,他便不再说什么,没有任何的花巧,一步跨出,简简单单的一剑朝着林夕刺去。

  林夕的身体微蹲了下来。

  速度和力量,原本就是高阶修行者对付低阶修行者之时,最为有效的手段,然而面对薛万涛只是将速度和力量发挥到极致的这笔直一刺,他却是没有闪避,只是蹲身,然后骤然发力,反而也是刀走剑势,全力朝着薛万涛刺出。

  他手中的这柄长刀比薛万涛的短剑要长出许多,所以冰冷的刀锋,便早于短剑,接近了对方的血肉之躯。

  然而薛万涛还有一只手,一只精准和有力到了极点的手。

  他的这只手落到了刀上,再次捏住了刀锋,林夕手中的这柄黑色长刀,如同砍入了一座大山之中,死死卡死。

  薛万涛的手中长剑没有改变任何去势,如闪电般刺入了林夕的体内。

  这一剑原本是直刺林夕的心脉,因为林夕的蹲身,却是略微偏上,刺入了林夕的左胸上方,又刺穿了林夕背后的肩胛骨,瞬间透出一小截剑尖。

  鲜血从林夕的身上飞洒了出来。

  他的脸色瞬间因痛苦变得异常苍白,然而他的左手,竟是硬生生的抬了起来,带着蓄积许久的力气,像一柄重锤一般,狠狠的敲击在自己长刀的刀背上。

  翠绿色剑身和骨头摩擦,发出了令人牙齿发酸的声音,有更多的鲜血飞洒了出来,然而薛万涛原本充满嘲讽的双瞳却是瞬间微微收缩起来,他手中的短剑刺入的似乎不是血肉,而是一团厚厚的皮革,使得他竟然一时无法转动剑身,在林夕的身上开出更大的伤口。

  更让他震惊的,是此刻的林夕,竟然还能如同没有被刺中一般,迸发出这样的力量。

  “轰!”

  他捏着林夕刀锋的五指发出了耀眼的黄色亮光,他体内有一股强大的气息,在刀身上震开,阻挡住林夕驱动刀锋前进的力量。

  林夕握着刀的右手虎口和压在刀背上的左手也有鲜血飞洒了出来。

  他的脸色更加的苍白,身体也不可遏制的颤抖起来,但是他的双手却是没有离开这柄黑色长刀,反而握得更紧、压得更为用力。

  他双手中都甚至传出了血肉绽裂的声音,但是在他的继续发力之下,黑色的刀锋往下压落了一寸,切入了薛万涛的手掌之中。

  鲜血沿着刀锋从薛万涛的掌心流淌出来,薛万涛的手不自觉的微微一颤,一缩。

  林夕无声的再次猛然发力。

  他咬紧了牙关,鲜血从他的唇角滴落,双脚死死的扎入了地下的泥土之中。

  黑色长刀沿着薛万涛的手掌滑了过去,刀锋瞬间刺入薛万涛的胸口。

  薛万涛看着没入自己胸口的刀尖和冒出的滚烫鲜血,眼眸里涌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在一瞬间的凝滞之中,他发出了一声受伤野兽般的嚎叫声。

  这一声叫声和沐沉允临死前的嚎叫声十分相似,沐沉允是不甘死在修为和自己相差这么多的修行者手中,而他是不相信林夕竟然能够伤得着自己。

  轰的一声,他的整条右腿前方的空气发出了巨震,他的膝盖,狠狠的朝着林夕的下身砸了过去。

  林夕的左手从刀身上松脱,垂了下来,手臂挡住了他的这一下膝撞。

  “当!”

  即便他的这条手臂上戴着张平和姜笑依打造的护臂,强大的力量还是瞬间让他的手臂中发出了骨裂的声音,他的整个人也被撞得倒飞了出去。

  翠绿色短剑的剑身随着他的倒飞而出从他体内飞速退出,在剑身和他倒飞的身体之间,带出了一条鲜艳的血流。

  薛万涛看了倒飞而出的林夕一眼,又垂头看了自己的左手一眼。

  而后,他再次嚎叫了起来,真正痛苦和恐惧的嚎叫了起来。

  黑色长刀还在林夕的手中紧紧的握着,然而他的左手五指已经全部掉落在了地上,只剩下半个手掌,白骨茬子森然渗着血水,看上去极为可怖。

  在倒飞出去的瞬间,林夕只做了一件事,用尽全身的力量,转动了他右手的黑色长刀。

  他的刀尖已经从薛万涛的胸口退出,但薛万涛的左手,还在刀身上捏着。

  所以薛万涛的五根手指,便像五根细小的萝卜一样,从他的手上掉落了下来。

  ……

  林夕落在了地上。

  即便天天都在做着平衡训练,此刻他也难以控制住自己的平衡,颓然跌坐在地上。

  他的左肩一片血肉模糊,他的左臂无力的垂着,握着长刀刀柄的右手指掌之间,也是有鲜血在滴落出来,然而他还是用刀拄着地,控制住浑身的颤抖,很快的站了起来。

  看着胸口也是一道翻卷伤口,捧着自己左手断掌,依旧难以相信的薛万涛,他的脸上现出了一些骄傲的嘲讽笑意。

  “低阶修行者,也是可以杀死高阶修行者的…我说过,我会尽力杀了你。”

  林夕喘息着,提起了手中的黑色长刀,准备朝着伤比自己还要重一些的薛万涛逼近。

  此刻是杀死这名修行者的最好时机,而且对方是带着最为真实的杀意而来,他自然不可能会有什么留手。

  薛万涛突然癫狂的笑了起来,发疯般笑了起来:“林夕…即便如此,你以为你能杀得了我么,你以为这山中只有我一个人么?受了这样的伤,你还能逃得了么?”

  他虽然没有想到林夕竟然有如此强大坚韧的意志,胸口靠近心脉的伤势伤得比林夕还重,然而他的修为和感知毕竟比林夕要高出许多。在他陡然爆发的疯狂笑声之中,林夕猛的顿住,接着,他听到了一些轻微的踩踏地面的声音。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