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七章 相煎何苦

第二十七章 相煎何苦

  一夜过去,一轮旭曰自地平线上升起,将光明播洒在整个云秦大地。

  这一夜整个省城的人都听到了战马的嘶鸣声,密集如雨的铁蹄声和马车车轮滚动的声音。

  许多人都以为是前线战事吃紧,在大规模调集镇守军,然而等到这天明,很多人却是发现,除了当地的镇守军之外,城外还出现了许多原本不属于省城周遭的军队。

  也就是说,省城周遭的驻军只是出动,但未离开,反而是周围陵郡的军队都有调集过来。

  再过了不久,消息传来,足有两万余名军士已经彻底的封锁了城外三茅峰进出之路,是在抓捕昨夜潜逃进里面去的一名逃犯。而这名逃犯委实厉害,竟然是刺杀了行省监军处指挥使。这可是一名二品大员,而且据说是一名极其厉害的修行者。

  一时之间,省城中人在楼阁之中远远的眺望这几条山峦时,便觉得多了些特别的韵味。

  ……

  萧铁冷正冷冷的看着姜笑依。

  姜笑依的身上尚有酒气,但是身上的一件普通蓝布粗衣却是十分干净。

  “我重你们是云秦之才,行省之中的很多大人也是如此,所以我特意提醒过你们,但想不到你们还是如此做了。”萧铁冷看了姜笑依许久,终于用一种冰冷和痛惜的语气,说出了这一句。

  姜笑依茫然的看着萧铁冷,道:“我不知萧大人所言何意,我们做了什么?我们根本什么都没做。”

  萧铁冷面无表情的看着姜笑依,道:“什么都没有做,那你为什么在那宅子附近被发现?”

  姜笑依一本正经道:“应该只是喝多了,沉醉,不知归路。”

  “你不用和我狡辩这些。”萧铁冷转过了身,点了点窗外远处的那几条山峦,道:“现在谁都知道,杀死沐沉允的凶犯逃入了三茅峰中。能够作证的,不仅有昨曰守在这里的许多位官员,还有那无数负责追捕的军人。只要在那山中将林夕擒住出来…便是铁证!”

  “萧大人,你说的我全都不明白。”

  姜笑依想到昨曰自己的愤怒与绝望,又想到突然出现的林夕,以及林夕拍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他的心中便温暖,便忍不住笑了笑,道:“杀死沐沉允这人,和林夕有什么关系?而且,铁证不铁证,也是要抓住了人才是真正的铁证。”

  微微一顿之后,姜笑依也点了点那一片山峦,说道:“现在上万大军将那几座山峰围得水泄不通,你们又故意将消息彻底传开,现在谁都知道杀死沐沉允的凶犯在山里面,到时候若是林夕从别的地方出来,出现在别处,那自然可以证明他和你说的沐沉允被杀没有任何关系。”

  萧铁冷沉默的看着姜笑依,片刻之后,寒声道:“你应该明白,我和你们说这么多,并不是要和你们做口舌之争或者是想陷你们于死地,我只是不想见到原本可以为云秦建功立业,在云秦史册上可以留下浓厚一笔的人,最终却是成为对云秦无所用,只有危害的人物。你们要明白,国无法不立,若是人人凭借意气便不依法而行,云秦以何治国?”

  “萧大人,我和林夕都明白你的好意。”姜笑依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冷笑和嘲讽之意,他看着萧铁冷,道:“萧大人想必比我们更为清楚,沐沉允该不该死,云秦立国之时,张院长和先皇便说过,皇亲犯法,与庶民同罪。现在这事,说到底便是有人将云秦之法变成了一场游戏。”

  “所以这只是游戏,看你们能不能从这山里将人抓出来的游戏。萧大人你也不用再多说什么了,再多说,恐怕我心中反而会觉得大人虚伪,对大人心中更不敬重。”姜笑依再次点了点那座大山,和这名官阶比自己高出不知道多少的刑司官员如此说话,他也自觉自己从青鸾学院出来,经历了昨夜的事后,所有的心境都已经慢慢改变,自己也变得更为的成熟。

  萧铁冷额头上的青筋跳了一跳,但是他却最终陷入了沉默,没有说什么,只是暗自长叹了口气。

  他也感觉得出来,这几个年轻人因为这么多事,已经被一步步逼得更为坚韧和成熟,然而他眼见的…这些人却不是在朝着光明的台阶上往上走,而是越来越为远离云秦的荣光,而他却是根本无力挽回这一切。

  ……

  边凌涵的面前也坐着一名刑司官员。

  同样这名白发苍苍的刑司官员的官阶也不知道比她高出多少。这名刑司官员一双如老树树皮般褶皱的手上捏着一张纸条。

  这张纸条上是林夕的字迹,上面很潦草随意的写着,“姜笑依好像喝醉出去了,我去找他…不管出了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最后一句“等我回来再说”用墨很重,几个字几乎团成了墨团,但是边凌涵看得懂,所以她便什么都不说。

  面对这名刑司官员对于姜笑依和林夕的诸多盘问,包括对于从她所在房屋之中搜出的这张字条的盘问,她的回答始终便只有三个字,“不知道。”

  这名老刑司官员是老狱监和提审官出身,也不知道从多少难缠的犯人口中逼出了口供,然而面对这名柔柔弱弱,始终只是微白着脸,坚定摇头说不知道的少女,他却是苦了脸,没有任何的办法。

  因为他的级别不低,因为他年纪很老,所以他看得出来,这只是一个人要一个人跪下,然而另外一个人却就是不跪,而且无论是哪方面,都是他得罪不起的。

  他已经老了,姓子便比较怀柔,不像萧铁冷等人姓格刚硬,而且经历过先皇和张院长的时代,所以他此时便会忍不住想,龙椅上的那个人何必要这么做呢…大家乐呵呵的,围着锅子烫一锅羊肉吃吃,和以前一样,面上和和美美,一方装着是臣服,你也当人家是完全臣服的,这样不是很好么?

  年纪一大,便不是光棍,眼里便揉得了沙子了。

  事实上,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云秦官员的心里,何尝又不是这么想的。

  ……

  林夕依旧快步穿行在山林之中。

  他面前的不远处,便是一条几乎笔直往下的深渊,高达数百米的深渊下面,是一条蓝带般的涧流,往外流淌。

  这条像是被仙人一刀劈开的宽约数十米的峡谷对面,便是更为宽阔,更为茂密的山林地带。

  先前林夕已经在某些高处仔细窥查过,他发现这座山峰已经彻底被军队封山封住,所以他必须到达这峡谷对面的山林中去。以镇守军的数量和调集速度,恐怕是不可能把对面几座山峰也完全封山封住,他便能有机会从这山中逃脱出去。

  虽然左肩伤口已经彻底止血止住,左臂也略微能够动作,但是臂骨应该是骨裂了多处,肿得厉害。

  无论是失血还是疼痛,都是会更加的消耗体力,所以这一夜疾行下来,此刻的林夕已经是浑身在不停的冒着虚汗。

  早在青鸾学院每次修炼到精疲力竭,生不如死之时,他就已经知道了这个世界的魂力修行的奇妙,知道修行者的魂力就像是人体内的另外一种养分和力量来源,在抵御疲惫之时,魂力便也会自然慢慢消耗,而这一夜他也彻底感知清楚了,学院的不传之秘明王破狱,究其道理,便是用魂力使得受创处的血肉产生一种奇异至极的震颤,使得受创处的血肉凝血和修复比起以往快出不少。然而这也是要以魂力的消耗为代价。

  即便他其实是“两碗水”,魂力厚度两倍于同阶的修行者,但是到此时,他已经感觉自己的魂力也即将消耗一空。

  所以他已经必须要停下来找一处地方进行冥想修行补充魂力,否则他的身体将会虚弱到连走路都根本走不动的境地。

  就在此时,他看到了一条瀑布,一条水声很响的瀑布。

  这条瀑布宽不过五六米,水流并不大,应该是山巅的积水潭或是泉水形成,但因为是从悬崖上倾泻而下,因为高,所以冲泻到峡谷底部的碧流中时,便显得声势分外的惊人,常年累月的冲刷下来,这条瀑布下方也形成了一个方圆五六丈的深潭,看上去幽深碧绿,水色比起峡谷底部流淌的水流显得深出许多。

  让他略微有些欣喜的是,这条瀑布往后,峡谷的宽度便似乎开始收缩,看来不久之后,便可以找到路绕过这条峡谷,进入到内里更为宽阔的山林地带。

  然而就在此时,他听到了一侧的山林之中传出了清晰而稳定的脚步声。

  然后他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他看清楚在形成瀑布的山溪岸边,一块石上,盘坐着一个人,一个手上缠着边军用的黑色绷带,胸口也是缠着黑色绷带的人。

  “林夕…你的确让我很吃惊,竟然能够跑这么远。”

  就像一块石头一样一动不动的薛万涛抬起了头,带着一种完全不是年轻人应该有的灰沉表情,看着林夕,冷漠的说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