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九章 唯死方得解脱

第二十九章 唯死方得解脱

  林夕一坠入水中,便觉得自己浑身无一处不痛,被激荡的水流冲得完全不知道所在,胸口也像是被压了不知道多少斤的重物,说不出的难受,但有股欣喜之意却是反而从他的心中不自觉的升腾起来。

  因为他的意识尚且清醒。

  因为他没有直接在水潭底撞死。

  他的下坠之力完全消失,整个人也开始往上浮了起来。

  感觉到了上方水面的光亮,林夕的意识更加的清醒,直觉自己的双脚无碍,没有什么损伤,但右手手腕处疼痛欲裂,给他带来一股股眩晕和无力的感觉,应该是右手手腕处也有些骨折了。

  此时他的眼睛已然睁开,看到了周围有些团团的椭圆形黑影,顿时反应过来那些都是潭中的山石,若是坠落下来,正好撞到那些山石,那自己便是魂力充盈的时候都根本没用。

  “轰隆!”

  就在此时,他陡然又听到了异样的水声,看到几条异样的白线冲击在前方五六米远处的水中。

  他马上又反应过来,这是上面的薛万涛不明他生死,在用山石往下乱砸。

  此刻他的身体状况已近极限,要是再被山石砸中,肯定也是承受不住,所以他顿时双腿用力摆水,想距离那些山石砸落之地更远一些,不料一动之下,正好卷入一条水下暗流,将他一冲,他却是眼前又是一暗,看不见上方光亮。

  林夕一惊之下,因为先前落水伤重吐血,深吸的一口气也已吐出,此刻已经憋气不住,便只能勉力往上浮出。

  “啪”的一声,他的脑袋和硬物一撞,又是一阵剧痛,但看清眼前场景,他却是反而松了一口气,大口喘气起来。

  原来这条峡谷之中的河流长年累月冲刷下来,却是在两侧崖壁的下方也冲刷出了一条深深的沟槽,切入山体数米,好像一条走廊一般,此刻水位不高,水面和上方岩石之间便有一个脑袋高的空隙,在这山里下面,非但完全不需担心被上面砸下的山石砸中,而且可以自由呼吸。

  连吸数口新鲜空气,林夕浑身略微恢复了些气力,脑袋也更为清醒。

  但水流马上又有了很大的改变,他还来不及考虑什么,水流就朝着他向前方的崖壁中推了过去。

  林夕有些惊骇的发现,前方的山壁上有一个黑魆魆的岩洞,不知道通向何处,他的双腿只是在水中划了数划,没有能够脱离出这股水流,便被水流冲入了漆黑一片的岩洞之中。

  “啪!”的一声轻响,他的身体又撞在了山石上,一阵剧痛之下,他对身体彻底的失去了控制,只觉得被湍急的水流又往洞中冲入了数十米,然后身体挨着了实地。

  出于脱离水控制的本能,林夕的身体往实地上扭动了几下,身体大半离了水。

  等略微定下神来,他也已经适应了眼前的黑暗,却发现自己竟然是像条船一样搁浅在一个石滩上,水流冲刷在这个石滩上,又拐弯涌入旁边一个岩洞之中。而这个石滩之后,却是又是一个在水位之上的岩洞。

  这个岩洞十分空旷深邃,而且内里似乎高度极高,有风流吹过,并不闷气。

  林夕又往上扭了一下,身体彻底的脱离了水中,然后终于艰难的坐了起来,坐在了这个石滩上。

  他的眼睛更为适应黑暗,转头之间,他就又怔了好久,因为他发现就在距离他此刻石滩上不远处的洞壁上,就有人工凿石的痕迹。

  强忍着体内无比灼热,浑身撕裂般的痛苦,林夕慢慢的站了起来,艰难的往上走了几步。

  他看得更为清楚了些。

  他看到石滩上方的岩石地面十分平整,使得这个地方就像是一个人工的码头,他还看到了很多不应该属于这里的朽木、枯木堆积在一起,像是昔曰用于修补船只的船板。

  接着他甚至看到了用以固定缆绳的石桩,以及一些朽烂的粗大麻绳。

  石桩上,他还隐约看到了字迹。

  林夕再次艰难的走上了两步,看清楚了上面的字,他便自嘲般的笑了笑,接着便很安心,很骄傲的在这个石桩旁的平整石地上坐了下来。

  他自嘲般的笑笑,是因为这个世界果然还是没有他讲给他老妹林芊的一些故事荒诞,果然没有掉下悬崖便有个修炼九阳神功的老爷爷在里面等着传个百年功力的可能。

  石桩上刻着的是四个字“龙光采石”。

  在五十年前,龙蛇山脉至东林行省这一带原先称为“百越”之地,只是中州一些王族、将侯的封地,以及一些臣服于云秦的诸侯小国的领地。当时版图只有现今一半大的云秦只有对中州以西和以北的疆域有绝对的控制权,对这一带几乎没有实质姓的管辖。

  三茅峰上香火不错的白云观,却是已经建了四百余年,只是当时一些寻求避世,宣称道本无名,道本无形的道人所建。

  因为也算是省城周遭的一处著名景致,所以先前在赶来省城的途中,林夕也听说了白云观的一些典故,听说了一则后人不解的疑案:相传当年建造白云观和附近龙光塔的巨大山石,都是从这三茅峰就地取石,开采出来。这想来也是最合乎情理,因为从别处运来每块都在五六百斤之上的山石必定要消耗更多的金钱,而且后人也可以肯定那些建造白云观和龙光塔的石质和三茅峰的石质一模一样,只是让人不解的是,这三茅峰上任何一处,却都没有发现有任何大型的采石场。

  那么建造白云观和高达九重的龙光塔的数量惊人的山石,是从哪里凭空变出来的?

  因为当时白云观并不出名,因为时间久远,因为后来连年的战事,王朝更替,所以更没有史记古籍可查,即便是白云观自己最老的道人,也根本不知道这建造白云观和龙光塔的山石从何而来。

  这世上知名的修行之地便只有那几个,所以这处悬崖山涧之中不可能有什么修行秘籍,有什么等啊等啊,终于等到林夕便一命呜呼的老爷爷,但林夕无意之中,却是反而揭开了这一个谜题。

  想必当曰那些闲散道人和采石工,便是在这里选材,将石材凿下,然后用船运送出去,沿着水流到接近白云观的合适之地,再用绞盘绳索直接吊上去。

  只是后来这山涧水位高了,却是掩盖了这个采石场的痕迹,以至于除非也像林夕一样,沿着岩底只露一个头随着水流漂流,而且还凑巧要被冲进这里,否则即便在外面划船搜寻,也根本无法发现。

  即便薛万涛真敢跳下来,也应该不可能发现此处,而且看着先前用石头乱砸,再想想薛万涛的伤势,林夕便知道他决计不敢跳下来,跳下来恐怕也是个死。

  所以此刻他十分安心,知道自己已然不用再跑,至少停留在此处,便已安全。

  此次他甚至都根本没有动用回到十停之前的能力,便逃出生天,而且是在云秦军队封山,那么多精锐军人和修行者的围杀下逃出生天,所以他自然便觉得骄傲。

  薛万涛根本难以理解林夕的这种骄傲…林夕可以再来一次,自然可以比他更无视真正的恐惧和生死,他平时都可以跳更高的山崖只为修行,他又如何能在这方面和林夕相比?

  ……

  林夕坐着,他感觉自己的体温正在一点点的消失,他也看到自己左胸的伤口又在渗出血来,他便明白自己也到了必须马上冥想修行补充魂力的时候,于是他也不再多想什么,就在这刻着“龙光采石”四字的石桩旁空地上坐了下来,闭上了双目。

  此时山巅,那一条瀑布旁,薛万涛和黑甲云秦将领沉默的看着因为距离的关系,看上去显得分外小的深潭和那一条蜿蜒流向山外的涧流。

  林夕始终没有在他们的视线之中出现。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薛万涛的脸色已然恢复了平静,但他胸口的黑色绷带上,却是也渗出了些鲜血,这使得他说话起来也显得异常艰难。

  “这条山涧只有一条出口,通往梁河。”面容肃杀的云秦将领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同时他的声音也接着传入薛万涛的耳中:“我会封锁住那条出河口,用船以滚刺钢丝网拖曳搜寻。除非他能够再从这两侧悬崖上攀上来,否则他只有插着翅膀,才有可能飞得出去。”

  薛万涛不再说话,他相信这名云秦将领的骄傲和能力,但是看着下方的深渊,他的心中却是充斥着难以排解的愤懑和耻辱,他忍不住轻轻的咳嗽了出来,又咳出了一口血出来。

  “我一定要杀了你。”

  他抹去了嘴上的血迹,再次重复了这一句。

  然后他也直接在这悬崖边上坐了下来守着,等待着更多的人到来,封锁住这悬崖两侧。

  以林夕的伤势,从这么高处跃入山涧,怎么想都不可能活着,但他却是又偏偏觉得林夕极有可能还活着,也正是因为自己的这种想法,他此刻心中诸多负面的情绪,却是根本难以排解…唯有见到林夕的尸身,或是亲手杀死林夕,他才会得到解脱。

  ……

  就在面容肃杀的云秦将领飞快转身离开,他在这山巅坐下之时,对面山崖上的一株松树上,一名修行者却是也难掩震惊的看着下方峡谷底部的山涧。

  这名修行者正是那名箭穿巨松,伤了林夕背部的强大箭手。

  在一夜之间,他已然绕到了对面山峦之中,而他来到这片悬崖边时,也正好见到了林夕最后跃下时坠落到水中的情景。他的目力还比一般的修行者要强出许多,所以他看得出林夕的伤势和体力彻底透支的状态,从薛万涛接下来的厉嚎和拼命乱砸山石的失态神色来看,他也看出了林夕是自己跃下去的。

  而看着那令他炫目的高度,他也是无法想象,林夕怎么敢这样跳落下去。

  ***

  《仙魔变》网游也在开发了,是大型在线网游,不是网页游戏,已经经过一轮内测,各位同学现在去游戏官网看看喜爱的宗门和职业,提供一些建议,参与的可以得到偶的签名奖品!地址

  里面论坛版块的活动地址是)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