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二章 破的是自己的狱

第三十二章 破的是自己的狱

  更新时间:2012-08-25

  萧铁冷看着楼阁窗外的那条远山,已经看了足足半个时辰,看得他的面上更冷,好像要结出一层冰来。

  他的面色极寒,心中却是有一股烦闷燥热的气息难以吐出来。

  他知道朝堂之中有不少人欣赏林夕的所为,尤其那些从青鸾学院出来的,本身便有些桀骜不驯的官员。他们对于沐沉允此事的处置本来就有异议,尤其知道了沐沉允的死,知道了接下来这里发生的事情之后,就更是引起了这些官员强力的反弹,尤其那九名坐在重重帷幕之后的老人之中的两个,都已经通过手中的一些势力表达了某种意思。

  然而最让他烦闷的,却不是这些,而是此刻他身后的姜笑依和边凌涵这两个年轻人。

  在云秦朝堂之中,萧铁冷属于清流,是属于无论面上还是私下都是奉行云秦律,十分干净,可以用两袖清风来形容的官员。

  但他和那些宁折不弯的言官一样,却是有一点根本无法逾越,融入了他们的骨子里,那就是极其的忠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事实上这个世界,包括林夕所知的那些朝代的臣子血液中流淌着这种思想根本就不奇怪,因为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不是青鸾学院讲师和教授那样的强大修行者,很多官员刚正不阿,和人斗到最后,依仗的也往往是圣命决断。归根结底,还是圣意的力量太大,他们依靠的还是皇帝做主。所以他们自然要以皇帝为天。

  像萧铁冷这样的官员,自然不可能质疑圣意,觉得圣上不公,他只是愤懑这些年轻人为何不遵从圣意,因为他觉得皇帝圣明,今后自然会给这些不俗的年轻人一个交待,一个光明的前程。

  有快速的脚步声打断了萧铁冷对于那条远山的凝视。

  在他转过身来之时,一名传令军士已经出现在了门口,对着他躬身行了一礼,便将一卷记录军情的简报递到了他的手中。

  “喀!”…

  萧铁冷脚下的木楼板发出了一声难以负载般的声音,他难掩心中的情绪,将手中这卷简报拍到了姜笑依和边凌涵中间的桌案上,“这就是你们想要的结果?”

  姜笑依和边凌涵看清了简报上的内容。姜笑依的面色有些微微发白,然而眼神却是依旧坚定。边凌涵依旧沉默不语,神色却是竟没有丝毫改变。

  “想必你们没有到过那三茅峰中,没有见过那龙须瀑布,所以你们也不知道,那样的高度往下,在已然受伤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有生还的可能!”两人这样的反应,更是让萧铁冷难以理解,更是让他出离的愤怒,他厉喝了起来,想将这两名执迷不悟的年轻人喝醒:“难道你们觉得他还会没有事?难道你们一个个陪着那样的人死去,就是你们想要的结果?”

  “别的人活不了,但他活得了。”

  然而让他呆住的是,自从林夕离开之后,便一直沉默着,只会说不知道的边凌涵,却是平静的出声,带着自然的自信。

  因为也理解萧铁冷的意思,因为也没有提及“林夕”二字,所以边凌涵也不和萧铁冷玩弄文字游戏,出口说出这一句的同时,只是又在心中想着,自己答应过林夕一定要无条件的相信他,现在她便是要相信他,相信他能够赢得这场至高皇权下的游戏。

  ……

  龙光采石窟的石室之中,盘坐着的林夕睁开了眼睛。

  他面前的火堆中炭火已经将熄,于是他放了些腐朽但干枯的绳屑上去,又放了几片木板,火堆边瞬时变得很旺,照亮了整个石室。

  陶罐中的汤汁便又变得微沸,可以看到数片果冻般的鱼皮在汤汁中慢慢融化,汤汁变得更加粘稠,如同熬得极浓的米汤冷却后最上面凝出的一层乳衣。

  林夕又切了几大条鱼肉上去,慢慢烘焙。

  感觉着丹田之中不停升腾的暖意,感觉浑身的冷意已然尽除,林夕心中便更是安心。

  经过数个时辰的冥想修行,他体内的魂力已经恢复了小半,他感觉得出来那丝丝的暖意对于他身体带来的好处,也知道从此时开始,他的身体状况便将不再恶化,而会开始朝着往好的方面发展。

  随着每一次呼吸,他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血肉和肌肤的微微震颤…因为身体的虚弱和有些位置的疼痛,这种突破到中阶魂师之后才能感觉到的细微震颤,在此刻便显得更加的明显。

  “恩?”

  林夕低头开始查看自己左胸的伤势,他看到自己左胸的伤口虽看上去已经血肉绽裂,十分可怖,但是鲜血却是已然结痂,在魂力的作用下,似乎也没有什么感染的可能,但就在此时,他却是又发出了一声轻咦之声。

  他的目光停留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他感觉出自己的肚子有些鼓胀,隐隐的不舒服。

  修行者的食量虽然大,但也不是真正的无底洞,他很快想明白了缘由,因为先前体力消耗太大,饿得有些狠,这银婆龙的肉质烤熟之后又有点像喷香酥软的松糕,十分独特,而赤麻芝和鱼皮、地衣熬成的汤又异常鲜美,他便吃得多了些,大约一口气便吃了十几斤鱼肉,两大罐浓厚鲜汤。

  因为吃得多,再加上他受伤体虚,便有些消化不了,所以此刻才会感觉有些积食腹胀。

  原本他每日都会习惯性的练习青鸾二十四式和明王破狱,一日不动都觉得浑身气血流动没那么畅快,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此时这种积食难消,按照青鸾学院的教训,最好的方式也就是以动消食,加强气血流动和内腑的震动和蠕动,所以林夕也没有多想,便站了起来,走出了这间石室,开始缓缓的一个个做动作,练习青鸾二十四式。

  青鸾二十四式原本就是调动浑身每一块肌肉和韧带,将每一个杀伐动作舒展到极致,随着头、颈、四肢、腰、腿、足的活动,林夕感觉体内的那些热气流淌得更快,虽然动作之间,很多伤处都是更加疼痛,但是他的脑海之中却觉得异常的爽快,尤其五脏六腑都似乎在滚动,这是他以前从来没有感觉到的。

  一套青鸾二十四式炼完,林夕只觉得浑身热气腾腾,浑身大汗淋漓,丹田之中的魂力似乎消减了不少,但胃肠之中却是发出咕咕的声音,有热力似乎弥漫出来。尤其胸口之间,却是泛出点甜甜的血腥气,似乎有一口浓痰堵在那里。

  林夕听从自己身体最本能的感觉,直觉还是不痛快,便又开始缓缓的练习起明王破狱。

  随着一个个瑜伽般的动作慢慢完成,他身上汗水蒸发形成的白气,更是如同在他身外燃烧一般,待到一个吸气团身,挤压五脏的姿势完成,林夕张口一喷,一股白气随着一口紫红色的腥血从口中喷出,足足喷出了六七尺的距离,嗤嗤的散落在地上、

  林夕吐血,停了下来,但他却是不见惊慌,反而只有感叹和惊喜。

  因为那是一口淤血。

  除了身上的外伤之外,他所受的那些冲撞,震荡,也在他体内造成了不少的暗伤。

  那些血肉、肺腑之间的一些淤血,只要养着,随着时间一长,也会慢慢被人体吸收掉,唯有那些极其厉害的经络和血管断裂,大的出血点,才有可能留下很厉害的血块,凝结为血痂死肉,就像一个小小的结石一般,成为修行者体内的隐疾。

  然而此时他体内的许多淤血,却是直接被他迫了出来,此刻他胸口烦闷之意全消,浑身四肢百骸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感觉。

  他双手和左胸伤处,那股**麻痒之意却是更浓。

  这是“明王破狱”的功效…林夕并不知道,这“明王破狱”本身只有学院守护才会传承,但随着刚才那一股内息带着淤血如剑冲口而出,他却是也彻底的感悟清楚了明王破狱的惊人之处。

  明王破狱,破的是修行者自身的“狱”!

  修行者的修为越强,肉身便也变得越为强韧,修行者的身体,对于魂力来说,便也变成了一个牢笼,困住的限制魂力的牢笼。

  魂力要渗透和穿过这个牢笼,便也更加的困难。

  但这明王破狱,却是可以让这个牢笼对于自己的魂力来说变得弱一些,让自己的魂力就像一个个小石凿一样,穿透力更强一些。

  这便是“明王破狱”的最本源奥秘?

  林夕此时有所悟,又想到了对于修行者而言同样也是最为重要的“感知”二字。

  他顿时又想到了在意识之中,那木箱之中闪闪发光的晨曦长剑,以及张院长留在石碑上的话,然后他的脑海之中便一片光明,他想明白了连青鸾的书册上都没有记载,唯有“正将星”和那些“圣师”才能意会,难以言传的道理…这修行者的感知,便是魂力弥散于天地之间,和天地元气的变化,产生的独特感应。

  “怪不得要叫魂力…。”

  林夕深深的吸了口气,又缓缓的呼了出来,这魂力,和张院长所说的一样,的确更像是精神力,或是意念力。自己先前那个世界的人,更为注重的是对外物,对外面天地,宇宙星空的探索,而这个世界的人,却明显更为注重对自身这个天地的探索,对自身力量的挖掘。

  …..

  感觉出明王破狱对自己的状况更为有利,林夕便暂且不炼青鸾二十四式,专心的练习明王破狱。

  在一个个古怪姿势牵动的血肉、内脏和气血的蠕动下,林夕的魂力消耗得比平时快了数倍。

  但是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几乎在魂力消耗一空时,浑身大汗的林夕便已经觉得肚子饿了。

  他坐了下来,一口气喝完了罐中的汤,还觉得意犹未尽,又取了一块足有六七斤的熟鱼肉吃了下去,这才满足的打了个饱嗝,添了些柴火,调了下火势之后,便又开始闭目冥想修行。

  因为他不急,所以接下来的两日,他都是心无旁骛,冥想修行醒来,便修炼明王破狱,耗尽魂力之时,也是精疲力竭,饥饿难当,便又马上吃东西喝汤。

  只是两日下来,林夕便惊喜的感觉到他身上的一些小伤都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他的左手动起来,也几乎没有了太大疼痛的感觉,而他非但再没有积食难消的感觉,食量反而是大增!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