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五章 要我脱衣,这代价不够

第三十五章 要我脱衣,这代价不够

  林夕没有马上回答萧铁冷的话,他只是微笑着看着走进来的薛万涛,看着对方阴厉到了极点和有些发青的面容,接着他的目光落在了薛万涛的左手缠着纱布的半截断掌上。

  薛万涛的这只手微微的动了一下。

  并非是因为痛楚,而是因为林夕的微笑之中充满着嘲讽和挑衅。

  而且他很清楚,林夕故意看他的手,本身便是最直接的挑衅。

  他便感觉出来,林夕对于他的杀意,是真的弥漫在这夏日的空气之中。

  在场的官员也都感觉出了这两人之间微妙的意味,尤其那名头发发白的老刑司官员,脸色便更苦了一些。

  “这些时日,你去了哪里?”

  萧铁冷的看了走进来的薛万涛一眼,目光微沉,却是又冷冷的重复了一遍。

  林夕看着姜笑依和边凌涵坐下,又微笑着转过头来看着萧铁冷,道:“萧大人是在审案?”

  萧铁冷看着林夕点了点头,因为这些事让他觉得有些虚伪,所以他便根本不想有任何的废话,道:“沐沉允一案,你有重大嫌疑。”

  林夕点了点头,笑了笑,道:“这些时日我只是随便走走,往东走,在一片荒地停留了这么多天,然后又走了回来。”

  萧铁冷面无表情道:“为何要走?为何要停留野地?”

  “修行有所感…感觉关口将至,一鼓作气修行。”林夕微微一笑,道:“萧大人也是修行者,想必应该能够理解。”

  萧铁冷面色没有变化,接着问道:“有什么可以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没有。”林夕简单直接的摇了摇头,笑了笑。

  “你不想辩解,但是有人却是指证你。”萧铁冷看着他,道:“指证你便是当日遁入三茅峰,被追捕的凶手。”

  “是么?”林夕笑得更加灿烂了些,道:“那这人是谁?”

  萧铁冷不喜欢,也不想玩这种心知肚明的游戏,所以林夕的笑容和这句话让他心中更加的烦闷,只是这火不不知道向谁发去,所以一时脸色有些黑,沉默没有说话。

  “是我。”

  已经坐下的薛万涛冷漠的出声,他看得出林夕的挑衅,所以他也用平静和冷漠以及现在讽刺的目光反过来挑衅着林夕。

  “你是谁?”林夕眉头微挑,不屑的看着薛万涛,淡然道。

  “你该称是哪位大人。”薛万涛嘲讽的看着林夕,道:“你即便装作不认识我,也总该认识我云秦的官服,总该懂得尊卑和守礼。”

  林夕撇了撇嘴,正要开口说话,却是又顿住,看向门口。

  厅中所有人的目光也都不禁望向了门口。

  门口有一个身穿黑袍的人走了进来。

  整个原本阴凉的厅堂的温度因这人的出现而再次下降了几度。

  那名一直在心中叹气的刑司老官员心中咯噔一下,头皮有些微微发麻。

  这是一名面容有些平板的中年人,手脚都是十分粗大,并不符合云秦人的审美观,但是他身上穿着的是青鸾学院的黑袍,他身上带着龙蛇边关独有的瘴气味道。

  这是一名在龙蛇边关行走的青鸾学院讲师。

  他没有穿着官服,身上的黑袍在这种时候显得有些过热,但是他的身上却是一滴汗珠都没有,他淡然一扫在场的所有人时,却是自然有着那种孤鹰俯瞰众生的桀骜意味。

  虽然林夕和姜笑依、边凌涵也都从未见过这名青鸾学院的讲师,但是看清这人的瞬间,林夕等三人还是马上面容一整,站了起来,认真的对着这名穿着麻草鞋的黑袍讲师躬身行礼。

  这名黑袍讲师对着三人微微躬身回礼,然后缓缓走到萧铁冷的面前,抽出了一卷边军的漆印文书递给萧铁冷,道:“我是郭放鹰,这是龙蛇边军为我开具的身份证明…我只是按学院的意思,过来看看。”

  萧铁冷心中微寒,点了点头,拆开文书。

  黑袍讲师自顾自在一边坐下,道:“我青鸾学院不会插手这朝堂中事,而且我有其它要事在身,很快就要离开,所以你们可以不用管我继续…”

  林夕又忍不住笑了笑,从这名黑袍讲师方才对他回礼时的目光之中,他看出了不加掩饰的赞赏之意,而且他十分清楚现在青鸾学院尽管有许多不同声音,但还是在夏副院长的意志下运转,既然这名黑袍讲师能够代表青鸾学院而来,那自然是佟韦那样的老师,而并非是徐生沫那样的老师。

  若真是不插手这件事情,那这名讲师又怎么会来到这里?而且他说很忙,要很快离开,意思就是不要太耽误他和青鸾学生的时间。这便是不加掩饰的骄傲和威胁,所以林夕觉得十分好笑,知道这些云秦官员此刻的心中一定和夹在婆媳之间的老实男人一样很苦。唯一让林夕觉得有些不过瘾的是,这些讲师还是太过孤傲,在他看来,最后那句再加上点,变成“你们可以不用管我继续…但我也不想看到任何一名我们青鸾学生被冤枉”,会更加的有趣。

  萧铁冷看完了文书,对着这名黑袍讲师点了点头,又重新坐了下来,转头看向薛万涛。

  薛万涛看到了这名黑袍讲师冰冷不屑的目光,也看到了林夕的得意,他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却是冷漠的笑了起来。

  若是在之前,他或许对青鸾的人终究是要保持着敬畏,但是此刻在他的心中,他和林夕之间,注定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所以他根本不用因为青鸾讲师的到来而顾忌什么。

  “林夕,你是不是要说你之前从未见过我?”他冷漠的笑着,看着林夕,冷冷的质问道。

  林夕很自然的点了点头,道:“是啊。”

  “我要的便是你这句。”薛万涛也笑了起来,看着林夕道:“既然这十几日你一直都未现身,既然我们之前从未见过,按理我便绝不可能知道你的修为,更不可能知道你身上的伤处了吧?”

  青鸾讲师的神色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像走累了,歇着的平常表情,似乎这一切真和他无关,姜笑依和边凌很却是心中都一紧,若是林夕衣内有什么大伤,这的确很难找到理由辩解。

  林夕的神色也古怪了起来,他看着薛万涛,认真的说道:“你这是在找死。”

  萧铁冷的眉头猛的一跳。在场所有官员的心中也都是猛的一颤,就连这名青鸾黑袍讲师郭放鹰的眉头都是微微的跳了跳。

  薛万涛冷笑,看着林夕:“在此种场合,你竟敢公然威胁我?”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林夕平静的看着他,道:“凭空污蔑我,你难道不是在找死?你这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薛万涛微微的沉下了头,他看着自己左手的断掌,声音却更加冷厉,“林夕,你方才说是你修为接近突破,所以去野外修行,你之前的魂力修为是魂师中阶,照你这么说,你的修为应该已经突破到了高阶魂师了。”

  “还有,你不承认见过我,那我应该也不知道你左胸的伤口了…你敢不敢把左胸露出来,让大家看看,被我刺穿形成的伤口?”

  所有人的目光,包括一直都在做着笔录的官员都抬起了头来,看林夕如何辩驳。

  然而林夕却是讥讽、挑衅的看着薛万涛的眼睛,“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说我是中阶魂师修为,但即便按你所说,我现在就是高阶魂师修为呢?还有,我左胸要是没有你所说的伤口呢?”

  薛万涛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林夕,“你敢不敢现在将左胸露出来?”

  林夕撇了撇嘴,不屑道:“我为什么要露胸?幸亏我是个男的,要是女的,你说让我露就让我露?我还说你就是那逃犯,你的屁股上有伤,你为什么不露出来给大家看看?”

  “……”刑司老官员第一时间觉得荒唐,忍不住想笑,却是又怎么都笑不出来。

  薛万涛的眼睛却是微微的眯了起来,缓声道:“若是大家赤身查检,我并无意见。”

  林夕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了,他转头看着萧铁冷,道:“我也没有意见…但我想知道,若是我证明了他是污蔑我,他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萧铁冷眉头蹙了起来,冷声道:“按云秦律,按有无悔过表现,轻则入狱两年,重则入狱四年。”

  “这不够,对于我而言远远不够。”林夕看着萧铁冷和在场的所有官员,认真的摇了摇头,“本来极少有人知道我们是青鸾学院的学生,但是现在连我们老师都惊动了过来。你们也应该很清楚…敌国的修行者和潜隐,最喜欢杀的就是我们这种还未成气候的青鸾学生。只是一些无端指责,便让我们从此陷入更危险的境地,或许要让我们付出生死的代价,只是入狱两年,这如何够?”

  薛万涛笑了起来,如狼般看着林夕:“那你想如何?”

  “要证明有没有伤口,只要脱衣。”林夕看着薛万涛,道:“但要证明修为,可以有很多种方式,最直接的一种便是对敌厮杀。”

  “我和你都是修行者,我要和你决斗。”林夕微微一顿,看着薛万涛,平静的说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