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六章 飞在空中的伞,飞在手中的剑

第三十六章 飞在空中的伞,飞在手中的剑

  更新时间:2012-08-27

  薛万涛抬头。

  “不行!”

  还未等他心中的情绪反应在脸上,萧铁冷和在场的数名官员已经震惊失色,齐齐站了起来,出声喝止。

  林夕恍若没有听到这些高阶官员的喝斥,只是平静的看着薛万涛。

  薛万涛脸上的嘲讽之意像涟漪一般扩散,他抬起了自己的左手断掌,残忍的笑了起来,“难道你以为我这只手废了,又受了内伤,你便能是我的对手,便想乘机挑战我,杀了我?”

  林夕也笑了起来,道:“废话已经说得够多。”

  “不管你们两人如何想法…”萧铁冷上前了一步,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道:“都不行。”

  “至于原因,即便他不清楚,你也应该很清楚。”萧铁冷又直视着薛万涛,冷然道。

  薛万涛目光微闪,林夕却是已然再次平静开口,道:“萧大人,为什么不行?”

  萧铁冷深吸了一口气,他听得出林夕此时的咄咄逼人之意,他不知道林夕和薛万涛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若是不制止,今日这两名修行者之间,至少有一人的鲜血将会喷洒在云秦大地上。他看着林夕,声音微厉道:“因为云秦律,我云秦虽然重武,虽然不限有仇怨的武者决斗,也崇尚这种公平解决仇怨的办法,但云秦官员不比平民百姓,按云秦律,官员之间的决斗,不予批复。”

  因为想到某种可能,萧铁冷又寒声补充了一句,“即便你们想要请辞,最终也要吏司核准,吏司也绝对不会因为你们此种理由而批准你们的辞呈。”

  那名头发花白的刑司老官员本来还想说话当和事佬,听到萧铁冷这句话,便顿时定了定心,觉得已经不可能打得起来,便也轻嘘口气,不再说话。

  唯有最为熟悉林夕的姜笑依和边凌涵从林夕的眼中读出了决心和固执,两人也知道,林夕决定要做的事情,一般都拉不回来,而且都绝对已有把握,所以两人只是静静的看着。

  林夕开口,看着萧铁冷,认真的说道,“这我也知道,但若是官员和囚徒之间,却是不违反云秦律…云秦律上本有注解,云秦以武立国,又是觉得公开光明的寻仇比起私下的无耻手段要好许多,也更容易控制,更容易让人知道什么才是荣光,所以不限武者决斗,至于不限官员和囚徒决斗,也是因为体谅有些官员觉得量刑过轻,又和囚徒之间有仇怨。”

  “现在这是在刑司,若是我能证明这人是纯粹的污蔑我,诸位大人都在,便可以马上定罪,他便已不再是官员,而是一名囚徒。”

  “这样一来,我和他之间的决斗,便没有什么不行。”

  平静的说完这三句,林夕转头看着薛万涛,道:“我现在只问你,敢不敢和我决斗。”

  薛万涛漠然的伸出了缠着纱布的断掌,冷漠的说道:“好,我同意和你的决斗…但我想看看,你是如何证明我有罪。”

  林夕微微的一笑,没有说话,只是解衣,露出了胸口。

  他的胸口没有任何的伤疤。

  几乎所有的人都瞬间石化,薛万涛青白的脸色之中陡然透出异样的红晕,他不可置信的发出了惊怒交加的声音,“你…!”

  萧铁冷等数名官员忍不住都是互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震惊和不解。

  虽然他们并不清楚薛万涛身后的大人物到底是哪一位,但他们却知道薛万涛和林夕的交手是真的,林夕的伤口也应该和薛万涛的断掌一样真实,然而现在谁都看得清清楚楚,林夕的胸口连一点伤痕都没有。

  林夕合上了衣衫,笑了起来。

  他并不是喜欢咄咄逼人的人,但薛万涛却是某个人的死士,从薛万涛眼中的冷漠和疯狂,他知道薛万涛为了杀死他一定会不择手段,所以他对于薛万涛那人身后的人以及薛万涛自身的回应便也十分简单,那便是尽力杀了薛万涛。

  而现在,他说了那么多的废话,终于已经成功的将薛万涛逼上了无法回头的路。

  然而他还觉得不够,因为对方尽管重伤未愈,但毕竟是一名厉害的修行者,所以他便要用一切手段来打击对方,于是在薛万涛不可置信,惊怒交加的声音之中,林夕笑着道:“也许是我恢复得快?还有我今天晒了大半天的日光浴,所以连肤色颜色都是一样…不过没有伤口就是没有伤口。”

  薛万涛开始轻轻的咳嗽,他发现竟似一步步的落入了对方的陷阱之中,他缓缓的抬起了头,迎着林夕讥诮的目光,冷漠道:“不管何等的算计,这个世上…很多时候,终究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的。”

  “我同意。”

  林夕点了点头,不再看他,而是转身看着萧铁冷等官员,微躬身行礼,“请诸位大人办相关文书…老师不是牛仔,但他很忙。”

  ……

  ……

  没有人明白林夕这最后一句“胡话”中的牛仔是什么意思,在这种情形下,也没有人去想和去计较他说的这句话。

  谁都知道两人之间的这一战都无可避免,尤其是在青鸾学院的黑袍讲师点头表示赞许,第一个走出院外去等着的时候,故意拖延便真的是没有意思了。

  薛万涛缓缓的走了出去,在空地上站着,微眯着眼睛,看着天空,等着林夕。

  林夕从姜笑依的手中接过了一柄青色的伞,打开,遮着太阳,走到了薛万涛的对面。

  看着头发花白的刑司老官员苦着脸手持文书刚刚走出,薛万涛便没有任何多余的话,伸出了右手,他的右手中握着那柄翠绿色的短剑。

  林夕依旧撑着伞,只是平静的看了他一眼。

  两蓬尘土在薛万涛的脚下震开,如同两朵黄色的莲花在地上绽放,决斗瞬间开始。

  “嗤!”

  薛万涛手中的翠绿色短剑上发出了尖锐的喷气声,一寸绿油油的晶芒在剑尖上冒了出来。他的右手抖得笔直,整个人便像一柄枪,连着剑,狠狠的朝着林夕扎了过去。

  林夕手中青色的伞飞了起来,旋转着飞向半空。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淡青色的长剑,然后他的人也腾空飞了起来,挥洒出了一片晨光。

  薛万涛冷漠的剑尖微微上挑。

  只是剑势有这略微的改变,他便已经精准至极的调整好了出手的时间。他的右脚如同一柄重锤一般猛力的蹬踏在地上,平整坚实的地面顿时凹陷了下去,在“咚”的一声沉闷声响从他脚下发出之时,一股力量如同陀螺旋转一般,瞬间凝成了一股,他手中的翠绿色短剑准确无误的和林夕斩来的长剑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巨大的金属震鸣声,震得空气一阵动荡。

  他的身体沉稳如山,飞扑而来的林夕却是发出了一声闷哼,踉跄落地。

  无论是从力量、速度,乃至于出手时间的把握,薛万涛在这一瞬间之中都占了绝对的上风。

  然而薛万涛的身影却是微僵,没有马上进击,他内心深处的恐惧汹涌而出,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脸色在瞬间之内变得雪白….他的胸口缠着厚厚的绷带,而此刻绷带下面已经潮湿,他比任何人清楚,并不是汗水,而是他的伤口又沁出了血水。

  ……

  两块石头相撞,其中比较脆弱的一块必定会受更多的损伤。

  修行者之间的争斗,很多时候便是这样的两块石头相撞,虽然能够将对方的兵刃截住,但是修为较弱的一方,肌肉或许会被震得酸麻,一些微小的血管,或许会被直接震裂。

  但是林夕清楚,对面的这块石头本身就已经有了一大条的裂口,而且对方的信心和气势,在这一瞬间,就已经被自己全部瓦解。

  所以他在踉跄落地之后,反而是再次跨步而上,没有任何花巧的一剑再次斩向薛万涛。

  他体内的魂力,激荡到了极致,身上的肌肤隐隐的发着光,那些细微的魂力,彻底突破了他肌肤血肉的桎梏,透露了他的毛发之中,使得他的发丝也都飘散了起来,也透出了一种强大的力量感。

  萧铁冷的双手也是微微的有些颤抖,心中的震惊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虽然之前并未出手试探过林夕的修为,但是有很多资料表明,林夕的修为绝对不到高阶魂师。

  不止是一人见到林夕受伤跳入瀑布下深潭,而且从最新传来的消息,林夕这些时日应该便是躲藏在深涧之中的某处。即便是这名从龙蛇山脉来的青鸾讲师,行踪也一直在东林行省的密切关注之中,根本不可能和林夕有什么接触。

  即便青鸾学院有着令天下所有修行者都羡慕的一些丹药,但任何修行者若是身上原本就有这样的丹药,都绝对不可能留着不吃,等到这种时候来用的。

  林夕的修为,按理绝对只可能降,不可能升,然而现在,他的修为,偏偏是跨出了一大步,已经晋升到了高阶魂师!

  ……

  薛万涛滑步,后退。

  他这块比林夕更为坚硬的石头,却是反而不敢迎接林夕的剑。

  他对于距离和时机依旧把握得极准,眼看林夕的这一剑根本无法落到他身上,然而林夕却是发出了一声清喝,他手中的长剑,脱手飞了出去。

  长剑的剑柄和他的手腕之间,缠着极其结实的旧布条。

  “当!”

  薛万涛的翠绿色短剑随着他的翻腕,依旧准确无误的挑中了林夕的淡青色长剑,强大的力量使得淡青色长剑震飞出去的时候,扯得坚韧旧布噼啪一声爆响。

  然而就在此时,林夕的一脚也已经行云流水般踢了出来。

  薛万涛的左手拍击了下去,即便陷入最深的恐惧,于无数次生死相斗之中磨砺出的本能也使得他这防御之势无可挑剔。

  然而他此刻却是忘记了,他的左手已经不是他原先的左手。

  “啪”的一声爆响。

  林夕身体一晃,没有退。

  薛万涛却是往后再次退了数步,他的半边身子不可遏制的发抖着,一些鲜红的色泽,从他左手上黑色的绷带之中透了出来。

  空中青色的伞,缓缓的飘落。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