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八章 从这夜开始,你们不是秘密

第三十八章 从这夜开始,你们不是秘密

  瀑布太高,一缕缕水流在空中都被拉成了白线,就像一条条长须。

  所以三茅峰上这条垂入山涧的瀑布叫做龙须瀑。

  夜色中,青鸾学院的黑袍讲师郭放鹰站在湿滑的崖边,看着这条瀑布和下方那一个从上看下去如同井口一般细小的碧绿色深潭,心想这里的确很高,这样的一名学生,的确值得自己和许多人过来。

  “你从这里跳下去之后,是如何躲过十几日的?”

  他转过身,背对绝壁和瀑布,丝毫不担心失足滑落,看着林夕问道。

  林夕身旁的姜笑依和边凌涵也是转头看着林夕,也想知道答案。

  “这山里的白云观和龙光塔,的确是用这里面的山石建造的。”林夕点了点下方的山涧,嘴角微微上翘道:“里面有个采石窟,只是进入的航道被现在的水位淹没了,外面看不出来。”

  “我的运气不错。”看着姜笑依和边凌涵恍然大悟的样子,林夕的眼角也弯了起来,又补充了一句。

  身穿黑袍,带着登天山脉独有的孤高气息和龙蛇山脉中的铁血气息的郭放鹰,却是摇了摇头,道:“这个世上从来没有什么运气…所谓的运气,其实是某种必然,不能杀伤薛万涛,不敢跳下去,一切运气都不可能发生。”

  “那天晚上出现了些意外。”在林夕和姜笑依、边凌涵回味他前一句话的意思时,郭放鹰又说了这一句。

  这一句没有任何铺陈的话十分突兀,让林夕也有些发怔:“哪一夜?”

  “你们杀沐沉允的那一夜。”

  因为只有四人在,所以便根本不用虚伪,郭放鹰看了一眼林夕和姜笑依,道:“对于修行者而言,杀人没有什么了不起,只是要承担得起杀人的后果。”

  “修行者的身后,或许有师门,有其他厉害的修行者,还有那些用他们的权贵。”

  “我们学院自然会尽力去保护值得保护的学生,自然也会设法让你们杀死沐沉允之后安然离开。但是那夜还是出现了一些意外,有一名学院意料之外的修行者出现,所以你本来不用逃进这三茅峰,原本应该能够逃回省城中的。”

  郭放鹰平和的看着林夕,道:“学院的计算没有问题,只是谁也没有保证没有节外生枝的东西。”

  林夕当然明白这些,也当然不可能因为自己遭遇的危险而对青鸾学院有些不满,他点了点头,“我们这边有没有人出事?”

  郭放鹰看着他,道:“有人受伤,但没有人死。”

  林夕想了想,问道:“那暗祭司,到底是什么人?”

  郭放鹰静静的解释道:“和你们一样的人,若是你们杀死了沐沉允,被确认有罪,然后你们又继续杀死那些该死的人…你们便成了那样的人,无视一切世间法,只在黑暗之中行使自己心中的正义。”

  林夕有些默然,认真道:“很痛快,但很苦…...我在竹林之中遇见了一名剑师和一名琴师,哪一个是我们的人?”

  郭放鹰摇了摇头:“都不是我们的人。”

  林夕一怔:“可我明明看到他们对上了。”

  “不止那名剑师和琴师,当时竹林还有一名强大箭手,也是琴师一方的修行者。”郭放鹰看着林夕,道:“那剑师是叶忘情,开国大将之后,东林行省第一剑师,他这次出手是要拦你。那名琴师和箭手却是连我们都不知道身份,我们只是知道了有这样的修行者到来,暗中也有人盯着,但却没有想到是帮你,而不是拦你的。而且我们也没有想到,这两人真能对付得了叶忘情。”

  “连学院都不知道?”

  林夕更是惊讶,他和姜笑依、边凌涵都是十分清楚,青鸾学院的真正强大之处,绝不是这些面上的修行者,而是那些不为人知的力量。连青鸾学院都查不出身份的修行者,来历必定极不简单。

  “应该也是皇城中那几个人之一。”郭放鹰脸上出现一丝讥诮神色,“皇帝一定十分生气。”

  在云秦,也唯有青鸾学院和皇城中那重重帷幕后的几个人胆敢忤逆圣意,而越是这些人,就越会让皇帝愤怒。因为这些人,是皇帝这些年一直都需要正视和忌惮着,但又不能动的。

  林夕笑了笑,问道:“薛万涛是谁的人?”

  “没有百分之百的证据,但极大可能是刑司许家的人。”

  “许家?”林夕蹙了蹙眉头,“我和他们似乎没有什么仇吧?”

  郭放鹰有些嘲笑,道:“许家有个公子叫做许箴言,也是青鸾学院的学生。前些日子许家刚向秦家提亲,但却被直接回绝了。”

  “咳…咳…”姜笑依和边凌涵两人都是忍不住轻声咳了数声,都是幸灾乐祸的笑着看着林夕。

  林夕苦了脸,“秦惜月?”

  看到郭放鹰点头,他更加苦恼的解释道,“我和她其实没什么…”

  郭放鹰认真道:“我相信。”

  林夕无奈,无语。

  因为他也清楚,郭放鹰再相信也没有用,关键得许家相信。

  “就为了这,就想我死?”但他同时又有些生气,“这许家就自觉这么厉害了?”

  “许家的背后是江家,江家是九老之一的世家。”郭放鹰看了林夕一眼,解释道:“坐在重重帷幕后面的那些元老需要考虑的事情和我们不一样,他们会着重培养一些人,也会设法扼杀一些对他们挑选的人可能产生重大影响的人。”

  林夕皱眉,“我不管,许家要对付我,我就要对付他们。”

  “你很清楚一些游戏的规则,至少在这件事中的表现,你恐怕比夏副院长想象的还要做得好。”郭放鹰没有应林夕的这句,只是平静的说道:“只是你还是太过年轻,现在的修为相对于叶忘情和许家这种级别还是不够。在这件事的处置上,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错漏。”

  “什么很严重的错漏?”林夕愣了愣,和姜笑依、边凌涵互望了一眼。

  “既然薛万涛肯定要杀你,你不逼他决斗,也可以想其它办法杀死他。”郭放鹰看着林夕,道:“学院并没有告诉我过多关于你的事情,但是你的伤能这么快好,而且全无伤痕留下…我便知道你事关学院的某个强大传承。我能知道,自然也有人会知道。许家,甚至是皇帝,他们要对付你,也必定会有规则的限制,但是对于有些势力和敌国来说,却没有这样的限制。”

  “所以从这夜开始,你们会正式的出现在很多人的视线之中,你们将不是秘密。”

  郭放鹰身上气息微微一震,震飞了身上所有的水珠,湿气,“我知道你是想彻底消磨去薛万涛的战意和乱他的心神,但是十个薛万涛,也价值不了你们正式出世…你们出现的毕竟太早了一些。尤其是你…林夕,你的这项传承,会让很多修行者,尤其是很多敌国的大修行者都不惜代价的来找你。”

  微微一顿之后,郭放鹰又看着有些笑不出来的林夕,更加严肃认真的问道:“你们是不是觉得,绝大多数青鸾讲师的相貌都很普通,很多人甚至看上去很土…很像普通的庄稼汉,并不见多出色。”

  林夕和姜笑依、边凌涵又是互相看看,不知道郭放鹰这句话的用意,也不敢对讲师和教授的相貌做什么评语,所以三个人都是没有出声。

  “修行者虽然少,但每一年,随着很多新生儿的诞下,每一年,这个世间就会多出许多修行者。”

  郭放鹰微抬首看着天空,缓缓的说道,“每一年,也会有许多修行者死去…修行者其实比起一般的人,更容易死。唯有少数修行者,能够走得很长久,成为这世间令人仰视的强大存在。绝大多数时候,那些耀眼的,光彩夺目的人更容易陨落,反倒是我们这些普普通通的修行者,长得不好看的修行者,能够走得更长久一些。”

  有水珠飘洒到林夕的脸上,他擦了擦脸,苦笑道:“这些话并不好笑。”

  郭放鹰点头,“是不好笑。”

  林夕对着郭放鹰微微躬身,道:“多谢老师点醒,今后做事我会更加注意方法…不知老师还有什么要教学生的?”

  “薛万涛那件东西是仙一学院的青蜂针,魂力和踏力共同激发,除了本身的魂力之外,蹬踏的力量越大,内里机括反弹之力也越大。至于其他…”郭放鹰想了想,道:“皇帝和学院应该都不想让你多停留在一个地方,所以你可以准备一下,按我的判断,极有可能会让你去龙蛇边军。”

  ……

  ……

  中州皇城之中,气氛平静,清乐声声。

  御书房中,云秦皇帝的手落在了面前金丝楠木的书桌上。

  “啪!”的一声轻响,桌面上骤然出现了无数裂口,蔓延向桌腿。

  “嗤…嗤…”轻响声中,桌子中如同有蒸汽冲出,桌面和桌腿都裂成了无数细小的木丝,连着桌上的文书一起粉碎。

  金色的地砖上也出现了裂纹,轰的一声,地上爆开一团气浪,喷出许多砖石的碎屑,接着,地面恢复平静,然而云秦皇帝的手,却是兀自在微微的颤抖着。

  “是谁?”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又对着空旷的书房,厉声低喝。

  他这愤怒,并不是因为林夕的选择,对于他而言,林夕这样的青鸾一年学生,只值得他些微表露些意思,便已足够,让他愤怒的是...那几名连青鸾学院都不知道来历的修行者。那几名站在他对立面的修行者,就连他,也不知道来历,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云秦的修行者!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