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一章 肯学便肯教

第四十一章 肯学便肯教

  更新时间:2012-08-30

  林夕平静而沉稳的射光了三箭囊的箭,然后开始下山。

  他并不知道有左青丘这样的暗探在观察着他的箭技,也不知道那夜三茅峰中的强大箭手此刻也在一条小径上等着他。

  但是学院派来的黑袍讲师郭放鹰和他夜谈之后,他也已经清楚了自己的一些处理还是犯了很大的错误。

  早在和雷霆学院一战过后,皇帝和长公主便已经认为他是具有风行者潜质的修行者,但庞大的云秦帝国之中,还有许多力量制约着皇帝,皇帝和这些力量并非完全一路,而这些力量之中,又有林夕的对手。

  从拿夜过后,林夕知道自己的名字恐怕会正式登上许多权贵手中的案卷,而要掩盖住自己身上最深的秘密,便唯有听从夏副院长当日的教诲,暴露出一些别人认为已经佐证的秘密,让别人产生错误的判断。

  所以若是在平时,哪怕左青丘的跟踪能力再强,哪怕这名当日参加阻截林夕的强大箭手对于箭矢在空中飞行的一切更加敏感,恐怕也没有机会看到林夕的箭技修行。

  龙光采石窟那十几日不见天日的修行,不仅让林夕的修行大大的突破了一步,还让林夕有所悟。

  对明王破狱有所悟,对天地元气和符文有所悟,对自己最深的秘密和修行的速度,有所悟。

  先前林夕并不知道,夏副院长和哀牢后山的萧明轩已经做出了他修行速度极快的论断,这个修行速度极快,不仅是指他的武技掌握快,而且还涵盖他的魂力修为提升快。正是因为他的魂力修行快,再加上他被萧明轩察觉的“两碗水”的潜质,夏副院长和萧明轩才断定他是和张院长一样的“将神”。

  之前林夕一直都觉得因为自己是“两碗水”,所以修行速度并不快。

  因为青鸾学院和雷霆学院都是汇聚了云秦帝国最顶尖的天才人物,林夕遇到的对手,修为很多都远超出他,完颜暮烨、高亚楠等人的修行速度,形成了他这样的错觉。

  然而龙光采石窟中十几日不见天日的修行,却是让他明白,他的修行速度,很快…很快。

  在生死之间的大恐怖…真正的死亡威胁降临时,人体的心脏会比平时更加强劲的喷涌出鲜血,人的内腑,会分泌出平时不会分泌出的激素,魂力会更汹涌的在体内爆发,人的感知会更加的敏锐,接触到平时接触不到的气息,就连不到高阶魂师的修行者,在真正死亡威胁降临时,身体毛发都甚至会竖起。

  这些,加上对精神的磨砺,便可以使得修行者在这种极限的情形下修行时得到的好处远超平时。

  然而心脏超过极限的压出数倍平时的鲜血,人的内腑分泌出的激素,魂力更汹涌的在体内爆发…这些都会有些后遗症,就像将生命力和潜力一次性提前燃烧一般,接下来修行者的精神和身体,都会不可避免的虚弱很久。

  经常如此,恐怕无论精神和身体,都会被直接拖垮。

  所以很少人会敢用真正的死亡来进行修行,所以即便是完颜暮烨,当日在雪线之上的修行,也不可能经常为之,所以自认为自己是闻人苍岳一样的一代绝世枭雄的完颜暮烨,只是在雪线之上看到同样敢如此修行的林夕,便顿时起了必杀的杀心。

  然而林夕并不是普通的修行者,他拥有回到十停之前的能力,可以让他的身体状况回到用这种方式修行之前,而他的脑海之中,却可以记住那段时间之内的感知,接触到平时修行时接触不到的境界。

  青鸾学院的修行之法,本身就是以魂力为主,以魂力再来慢慢改变身体,这和大莽的千魔窟、炼狱山的修行者先炼体,然后用魂力配合身体,以炼体为主的修行道路完全不同。

  精神和意志力量提升的越快,奉行青鸾的修行之法的修行者的修为提升的就越快。

  所以在从山中捧着幽兰走出时,林夕甚至觉得,当初那一个走出中州皇城的中年大叔,之所以走入登天山脉,之所以选择青鸾学院,恐怕这才是最深层次的原因。

  和张院长来自同一个地方…两碗水…修行速度极快…这才是他最深层的秘密,对于这些秘密而言,风行者的身份,甚至明王破狱,都不算是秘密。

  ……

  事实上,这些时日林夕主修的并不是箭技,而是魂力修为和剑技。

  他的魂力力量已经能够直透毛发,到了高阶魂师的修为,在先前一些青鸾讲师的传授和一些典籍的描述之中,他也已经十分清楚,只要他的修为再进一步,在他的感知之中,魂力在丹田之中给他的感觉就不再是一条条气流,而会像一滴滴的晶莹液滴。

  在调用时,感知之中的这一滴滴存储在丹田之中的液滴便会化成更为汹涌、更为狂暴的元气涌出。

  这个时候的魂力,已经能够透体而出,透入手中兵刃的符文之中。

  这便是大魂师境,亦称加持境。

  人的身体,是一个容器,魂兵,对于魂力,亦是一个容器。

  在没有魂力贯注进去之前,魂兵是死的,符文就像干涸的血脉,然而贯注进魂力之后,血脉之中有血液流转,魂兵便会复活。

  现在无论是晨光长剑,还是神梨木弓,在林夕的手中,还是死物。

  不到加持境,魂兵在修行者的手中,也只是一件材质好一些,不容易折断,损坏的普通兵刃而已。

  加持境,便是一条极其重要的分水岭。

  现在,林夕已经站在这条分水岭之前。

  ……

  背着木箱的林夕下了山,他看到了静静的站在荒草小径上的面如白玉的清瘦中年人,这名清瘦中年人也第一次真正看清了林夕的面目。

  林夕微微的蹙了蹙眉头,因为这名身穿正武司官服的清瘦中年人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游离了一下之后,便很快停留在了他的双手十指上,似乎要从他的双手十指上看出些什么。而这名清瘦中年人的目光,却是又显得分外的锋锐。

  因为对方看自己的手指,林夕的目光便也忍不住落到了对方的手指上,接着,他便看到了这人手指上的厚厚老茧和过分粗大的指节,以及手指上几条常年累月磨出来的深痕。

  “我是明秋池,是在三茅峰之中阻截过你的那名箭手,当时我的箭矢洞穿了你藏身的那株松树,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令你受伤。”便在此时,这名清瘦中年人的目光又回到了林夕的面目之间,平和的开口,看到林夕的眉头明显皱了起来,他又平和的补充道:“我知道你不会承认那你是…你可以把我的话当成是听故事。”

  林夕皱着的眉头没有松开,他看着这名那夜留给他极深印象的强大箭手,问道:“你为何找我?”

  明秋池看出了林夕眼中的一些敌意和戒备,他微笑道:“那夜我只是执行任务,并不知道你是谁…这次我来,也只是奉命带来给你的嘉奖文书。”

  林夕的眉头松开了,撇了撇嘴,道:“这次倒是来得快。”

  明秋池又笑了笑,道:“看你并不怎么关心…也不怎么担心。”

  林夕看着他,道:“看来你对我似乎也没什么敌意。”

  两人之间似乎在不停的打着哑谜,但明秋池的心情却似乎反而越来越为愉悦,微笑道:“云秦朝堂之中还是有很多人对青鸾嫡系非但没有敌意,而且还有着极大的好感。”

  “青鸾嫡系?”林夕道:“这是什么意思?”

  明秋池看着林夕,意味深长道:“真正得到青鸾学院强大传承的学生,想必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在青鸾学院,唯有真正认同有些思想的人,才能得到青鸾学院的一些强大传承,这有些时候和天资无关。”

  林夕笑了笑,“你似乎比我还要清楚,但既然你并非是和我为敌的那种,为什么这次反而会派你来给我嘉奖文书?”

  明秋池更加意味深长道:“因为是顺路…原本我是隶属于刑司的官员,但那夜过后,因为没有将你抓住,所有参与三茅峰围捕的官员几乎都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我现在已经成了军部的官员,接下来也要马上去龙蛇边关报道。”

  林夕一怔,随即歉然道:“抱歉…不过你这也要马上去的‘也’字用的很巧。”

  明秋池又笑了起来,道:“你有准备就好。”

  林夕摇了摇头,却是道:“你的箭技很好,我一直在想,当时我们的距离应该超过四百步,我在山林阴暗之中,按理看都根本看不清,你是如何射得准的?”

  明秋池微笑道:“你想不想学?”

  林夕打量着明秋池,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朵花来:“你肯教?”

  明秋池肯定的点了点头,道:“你肯学我便肯教。”

  林夕也马上很肯定的点头:“那自然要学了再说。”

  明秋池越发觉得林夕有趣,笑得更加开心,从袖中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玉盒。

  半个巴掌大小的普通白色玉盒之中,有五根连暗探通过鹰眼都难以看清的银丝细针。

  ***

  下面还有一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