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二章 这便是荣光?

第四十二章 这便是荣光?

  更新时间:2012-08-30

  白色玉盒的底里还有一些图纹,并非是符文,而是修行所用的图录。

  林夕接过了这个白色玉盒,看着底部的图录,他的神色凝重了起来。

  青鸾学院里有内相系,他的好友蒙白就是内相系的新生。青鸾学院内相系研究的,便是修行者体内的奥秘,通过一些独特的手段,让修行者的某些方面特别突出,这本身就是内相系的一个重要分支。

  这无疑就是一种针刺配合魂力,给眼目带来独特刺激,从而起到慢慢提升目力效果的手段。

  “你在黑夜之中射得那么准,是因为你看得清楚。”林夕自言自语般说了一句,缓缓抬起了头,看着明秋池,道:“可是书上都说,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没有白吃的午饭。”

  “书上说的对,这世上的确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而且这是我明家的不传之秘,所以我传给你,自然是有原因的。”明秋池看着林夕,温和的说道。

  林夕知道云秦很多世家都有些独特而不外传的修行手段,但他知道正是因为这些独特的修行手段,才让这些世家的子弟拥有别人没有的一些特质,让他们天生就有些超出一般人的本钱,因为关乎子孙后代,所以这些世家对于这些独有的修行手段看得比命还要重要,绝对不可能外传。听到明秋池如此说,他也不出声,只是安静的等着,等明秋池说出原因。

  “我们明家在云秦并不出名,并不是望族,除了我们明家的人,恐怕整个云秦也没有人知道我们明家的来历。”明秋池看着林夕等着的神情,微微一笑,接着说了下去,道:“但我们明家,还是有些来历的…我们明家,原本是碧落陵的边民。”

  “云秦谁都知道,碧落陵原先是西夷十五部的疆域,但除了最大的这十五部之外,还有一些被这十五部排挤、欺压的小部落,我们明家便是这些小部落中其中一部的巫医。”

  “西夷十五部联手东侵,原想一路打到中州,但是那一年张院长来了,一夜斩了西夷十五部中最强的三十名修行者的头颅。后来我父亲便参了军,还跟随着张院长打了坠星湖一役。”

  林夕的眼睛有些睁大了,忍不住出声,“你父亲是当时在坠星陵死守的五千边军之一?”

  明秋池笑了笑,点了点头,道:“坠星湖一役十三年后,我母亲产下我,我父亲之前在外,原本是要在我出生之前赶回来的,但那年正好有一地暴雨,导致许多路都中断,误了行程,以至于他没有能够如期赶回来,可有一个他和我母亲都绝对不会想到的人,却是到了我家的门口。”

  林夕微怔,“是张院长?”

  明秋池点头,感叹道:“我父亲在坠星陵时只是一名普通军医,张院长又是何等的身份,谁想到张院长还会记得他,还会在十三年后正好路过我当时家门时,还特意前来拜访探问。”

  林夕一时无声。

  他知道当年那一战铸就了云秦和张院长的无上荣光,当年拥有三十万雄兵的南摩国都因那一战而最终分崩离析,最终改朝换代,变成了大莽王朝。然而林夕知道,当年那一战对于那名中年大叔而言恐怕也是异常惨烈,许多人,许多事,对于他而言恐怕也是一生也难以磨灭,所以在十三年之后,他还会悄然出现在当时一名军士的门口,看看当年的那些人过得怎么样。

  “张院长应该是先前就知道我父亲会回来,但他也没有想到会因某地的暴雨导致我父亲没有能及时赶回来。”

  明秋池道:“他错过和我父亲的会晤,当时有所感,轻叹了一句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后来我父亲便以最后秋池二字做我的名。只是我父亲,还有我,至今却都不知巴山是什么地方。兴许是张院长游历过,但别人却都没有听说过的未知之地。”

  林夕微微一笑。

  这个世上,只有他才能真正明白这两句诗的意思,只有他才明白根本不存在云秦的巴山是什么意思,也只是这两句诗,他便知道明秋池说的是真的。

  “就因为我是青鸾嫡系,你就将你们明家的独有修行之法传给我?明家的其余人不反对?”林夕对着明秋池躬身行礼致谢,并问道。

  明秋池笑了笑,道:“我们明家并不是望族,到我便是单传,我膝下便也只有一个小女。这修行之法,总是该有个传承。”

  微微一顿之后,明秋池又看着林夕,有些感慨道:“说实话当时我也正巧看到了你在瀑布旁跳下…我很佩服你的勇气,换了我,我也不敢那么做。再加上你先前做的那些事情,这些加起来,便让我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林夕看了明秋池的眼睛一眼,笑道:“这修行之法没有什么副作用吧?”

  明秋池摇了摇头,“我父亲是老来得子,三年前过世时已九十一岁,到那时都没有什么副作用。”

  林夕道:“可是你的眼睛为什么那么大,瞳孔为什么这么黑?”

  明秋池苦了脸,有些哭笑不得:“我们那地方的边民,都是这样…并非是修行的原因。”

  林夕忍不住也笑了起来,但他又马上认真了起来,道:“上面对于我到底如何处置?对于姜笑依和边凌涵呢?”

  明秋池也严肃了些,道:“他们两个都是官升一阶,被调往龙蛇赤楼洞粮仓。至于你,筹银建坝有功、先前揭发三镇连营将通敌有功、查出十三具天魔重铠交易有功、再加上先前你还记着一枚光辉勋章,所以官阶的提升,可是破格之中的破格,已经是圣上御批,升至从七品,调任龙蛇羊尖田山任巡牧尉。”

  “巡牧尉?”

  林夕蹙眉道:“如果我没有记错,这只是负责接应和搜捕的官员。”

  明秋池听出了林夕话语中的意思,点了点头,道:“原先龙蛇边军粮仓都是穴蛮偷袭的重点,所以龙蛇边军的粮仓虽然许多都是建立在山腹之中,但穴蛮却是时常攻击,所以守卫粮仓的军队反而危险比较大一些。巡牧尉原本只是带队搜捕一些逃脱的犯人或是奸细,以及追捕一些落单的修行者,做的都是大占优势的事情。但现在龙蛇边军十分吃紧,穴蛮的行踪神出鬼没,和往时习性据说已经很不一样,而且现在还未值秋冬,穴蛮并不缺粮,这些时日一些战役,据说都并非攻击粮仓,而是攻其不备,击杀一些落单的边军小队…而且巡牧尉所率的巡牧军,本身就是最为机动性的军队,要委派一些任务让你执行,十分容易。”

  林夕摇了摇头,“这可不太光明。”

  明秋池认真道:“所以即便你们青鸾学院有些安排,你自己还是要小心一些。”

  林夕想了想,接着问道:“我要去的羊尖田山和他们要去的赤楼洞粮仓远不远?还有…你要被派到哪里?”

  “你们相距不算远,只有大半天的路程。赤楼洞粮仓在龙蛇山脉的中段山脉之中,你要去的羊尖田山,则在赤楼洞往北。至于我就比较远。”明秋池道:“我去的是黑蛇山,靠近龙蛇山脉的最南端。我去的是先锋营。”

  “冲杀在最前的先锋营,那比较危险。”林夕的眉头跳了跳。

  明秋池笑了笑,道:“其实还好,我们只是被一阵风附带波及。云秦成建制的大军很占优势,而且像我这种箭手,很多时候又不用抛头露面。”

  “走吧。”看着收起白玉盒子的林夕,他正色道:“我还得完成上峰命令,要去集众宣公文。”

  “集众宣公文?”林夕摇了摇头,微讽道:“这算是荣光?”

  “不管手段是否光明。这些都是属于你的真正荣光。”明秋池明白林夕的意思,正色道:“而且对于云秦百姓而言,这也是真正的荣光,他们需要这样的正义,这样的荣光。这样才会有更多追寻荣光的人出现。”

  ……

  ……

  燕来镇所有街巷全空,就连热火朝天的江坝,都全部停工,所有的镇民,都朝着镇外官道旁的炼军场聚集。

  所有的镇民都十分激动,因为这是镇督府传出来的确实无误的消息,行省官员要当众宣读对于他们所敬爱的小林大人的嘉奖文书。

  因为真正出于本心的尊敬和喜爱,当看到林夕和明秋池以及其他镇中官员走上演武台上时,所有的镇民,都齐齐的发出了一声如雷般的欢呼声。

  这样的欢呼,让阳光显得更加的明媚,明秋池忍不住微笑,他展开开了盖着行省数司大印的文书,开始宣读。

  “燕来镇代镇督林夕,虽年少,然大智大勇,功劳上达圣听,御批提升…因筹银建坝之功,光辉勋章之荣,由正九品,升为从八品。”

  “因擒获刺客,揭出三镇连营将徐宁申里通大莽修行者之真相,由从八品升为正八品。”

  “因查获边关走私交易,夺获大量重要军械,由正八品升任从七品…..”

  场下在短暂的寂静之后,瞬间变得彻底沸腾,山呼万岁。他们发现自己敬爱的小林大人,竟然还立下了有些他们不知的莫大功劳,他们更是尊敬,更是高兴。而连升三阶,这更是让他们感到受他们敬爱的小林大人得到承认和赞赏,他们的心中便更加兴奋。

  一时间,几乎每一个在场百姓的脸上和身上,都像是在发光。

  林夕有些感慨,但他还是很快笑了出来,对着这些百姓微微躬身回礼。

  明秋池说的是对的,这些荣光对于这些单纯的百姓而言,是干净的,这些荣光,能给他们带来力量和快乐。

  所以此刻,他也是高兴的。

  ***

  (上面有一章,别漏看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