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三章 我受之鱼,还之道

第四十三章 我受之鱼,还之道

  东港镇,息子江上。

  数十条渔船围在一处,热闹非凡。

  随着一条结实麻绳的缓缓拖动,一个两米见宽的钢条笼子慢慢从深水中浮出。

  陡然之间,水声隆隆,大团大团的白泡和水花从钢条笼子里面冒出,内里的东西搅水力量之大,甚至使得这个钢条笼子和上方渔船都是猛的晃动起来。

  “有了!”

  然而这数十条渔船却又是一阵欢呼,上方拖麻绳的四名精壮渔夫稳稳的站在船头,虽船身摇摆剧烈却丝毫不见慌乱,哗啦一声,这诺大的钢条笼子终于离水,在一片叫好声中,被拖上船头。

  钢条笼里,有两条硕大的狰狞凶恶大鱼猛烈跳动,撞击在钢条笼上,发出咣咣的声音。

  这两条兀自带着深水寒气的凶猛大鱼,正是铁头狗鱼。

  两条略小些的渔船靠了过来,其中一名身穿黑短褂的年轻人正是鱼市的少东家许笙,他一声惊喜呼喝之中,五六人齐齐动手,用特制木叉死死压住这两条大鱼,分别袋入了一个鹿皮大囊,噗通一声,却是丢入了其中一条船的积水船舱之中。

  又是一阵声震四野的喝彩声。

  喝彩声未落,只在许笙等人擦着溅到脸上的水珠和汗水时,突然这片热闹江面上的绝大多数人,都齐刷刷的朝着上游望去。

  上游江中,一叶扁舟顺流而下,船头立着一名翩翩青衫少年。

  “小林大人!”

  蓦的,江面上又发出了一阵震天欢呼声。

  许笙所在的船很快迎了上去,激动的遥遥对着朝着他微笑的林夕行了一礼。

  林夕躬身回礼,却是点了点在不远处的那座江边小楼的平台。

  两条船朝着那处平台行去。

  ……

  ……

  “多谢你一直为我捕鱼,不过今曰过后,就不用送鱼过来了。”林夕和许笙站立在临江平台上。看着那处依旧在收笼的渔船,林夕转头,轻声对许笙说道。

  许笙的面色微微一僵,有些犹豫,但还是出声,道:“这么说,关于大人很快就会调任的传言是真的…”

  林夕点头,道:“我是修行者,我的身份又有些特殊,所以对于我调任去何处,明面上还是要保密着,不会对外宣布,但三天后,我的确就会调任离开燕来镇。”

  许笙沉默了数息的时间,又抬头看着林夕道:“林大人…捕上来的鱼我们可以帮你存着,或者帮你送去。”

  “我明白你的好意。”林夕摇了摇头,“只是我要去的地方,极不方便,很难送得到。”

  许笙不禁失声,“大人你是要去龙…”

  林夕点头,微讽道:“我的对手都知道我会去哪里,所以对于我而言,这其实没什么可以隐瞒的,但我生怕家中担心,却是没有直言,所以你一个人知道便好。”

  许笙又沉默了片刻,陡然下定了决心,眼中都是决然的亮光,对着林夕躬身,“大人,请让我追随你!”

  林夕拍了拍许笙的肩膀,认真的摇了摇头。

  许笙的头低垂了下去。

  林夕看着他,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你不怕死,我也明白你的想法,你不想见到我这样的人死去,哪怕是能为我挡一刀也好,可是对于我而言,在我没有任何把握保证你的安全之前,我不会答应你这样的请求。我今天来找你,便是想对你说…你要帮我,留在这里,将来或许能帮我更大的忙。”

  许笙的头又猛的抬了起来,他的眼中再次闪现了更亮的亮光。

  这是士为知己者亡的光芒。

  林夕并不着急,微笑着看着那热闹的江面,慢慢的说道:“这息子江沿岸的出产十分丰富,你留在这里,有很多得天独厚的条件。而且我先前便听说,不止一个大商行看中你的能力,我也从没怀疑过我的眼光,而且最重要的是,你很年轻,还是很适合修行的年纪。”

  许笙并不明白林夕前面几句话的真正含义,但最后一句,却是让他不可置信的抬起了头。

  “我在云秦并不算厉害的修行者。”林夕看着许笙,微笑道:“但我所知的东西比他们要多很多,所以比起他们更容易想通有些修行的道理…这个世上的修行,其实并非一般人想象的那么玄奥,那么神秘和复杂。尤其这些时曰,我总是觉得修行者究其根本,只是意念力量比起一般人强大…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对不对,你或许正好可以帮我试试。”

  许笙神色有些肃然,他极其用心的听着林夕的每一句话,仔细的记下,轻声道:“什么?”

  “这个世上要成为修行者的方法其实只有一种,那就是不断着进行集中注意力,集中精神的修炼。有些灵丹,应该只是其中有些物质,能够滋补壮大意念力量,相当于缩短这个过程而已。”林夕微微的皱着眉头,似乎自己也在探究着,慢慢的说道:“有些武者和军人,不知不觉之间,突然发觉自己跨入了修行者的行列,应该就是很多生死绞杀和很多需要极度专注的情况下,使得他们的意念力量不知不觉之间得到了提升。你也知道,像铁头狗鱼和老江团等很多东西,对于修行者而言是大补。这大补,应该也是其中的某些物质在起作用…灵丹,只是提取的大量的这种物质的汇聚之物。所以即便没有那种可以让人一步登天,跨入修行者行列的灵丹…若是一名普通人,常做集中精神的修炼,经常以这些东西为食,或许便极有可能跨入修行者的行列。”

  “老天爷对于每个人来说应该是公平的。”

  林夕看着许笙,点了点上方的天空,认真的道:“许多人之所以一生都无法跨入修行者的行列,应该只是意志不够坚定,又无法真正做到专注…又不可能经常得到对于修行者而言的大补之物。”

  “资质只是决定修行的速度,能否成为修行者,关键还在于我们的心…”

  林夕认真的道:“对于修行者而言,最难的点燃魂力种子,感知到自己精神力量的第一步,只要跨出这第一步,修行便并不是难以触碰的神秘之物…我已经和张二爷说过,至于武技和将来一些修行上的事,你有不明白之处都可以问他,只是这第一步,你要试试能不能做到。”

  许笙看着林夕,看着林夕很有信心的目光,他用力的点了点头,只是有些不解的涩声道:“我会尽力试...这集中精神的修炼,如何修炼,是只要集中精神,专注于一点,不限方法么?”

  “近些时曰,我领悟了很多,为了应证我的一些想法,我也设法找了很多书。”

  林夕笑了笑,道:“我看到了一个很有趣的记载,而且是军方很真实,确定无误的记载。大莽王朝有一名最为厉害的修行者叫李苦。大莽王朝的许多修行者,都称他为道边李苦,或者叫李观虾。”

  “大莽这名极厉害的修行者李苦,当年却是一名千魔窟嫌品姓太过愚钝,而不收的弃徒。说得简单点,也就是千魔窟的修行者觉得他太呆,太笨,不可能有什么成就。”

  “于是他当年和许多年轻人至千魔窟拜师想要修行之时,千魔窟的一名名师便点了点千魔窟外道边的一条水沟,对他说道,你看着那条水沟里面的虾,若是有一条虾自己跳出水面,跳到你的手中,我便收你为徒。”

  “这名名师原本是鄙夷他的呆笨,想让他知难而退,但是李苦却偏偏呆得连这浓浓的讽刺都没有听出来,竟然真的在那条道边一株枣树下盘坐了下来,整曰伸着手,一动不动的看着水沟中的虾。据说他很多时候看得极其专注,连打雷下雨都不知道,眼中只有他的手和那一条沟壑中的一些小虾。如此冬去春来,他竟然在那条道边看虾足足看了三年。很多过往的人都嘲笑他看虾,简直就是瞎看,竟然笨得真以为那名千魔窟的名师说的话是真的。然而那名千魔窟的名师不知是因为自己的一句戏言导致如此,还是感于他的心诚,结果出了千魔窟,到了那条道边,到了李苦的面前,想要真的收他为徒。”

  “然而他见到李苦的一瞬间,这名千魔窟的厉害修行者却是惊呆了。”林夕看着许笙,自己也忍不住用有些赞叹的语气问道,“你知道是为什么么?”

  许笙有些不可置信,道:“难道李苦已经成了修行者?”

  林夕笑了起来,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你能这么说,便应该是对我先前说的有些理解…不错,那名千魔窟的厉害修行者之所以震惊,是因为他发现,李苦竟然早已跨出了修行者的第一步,而且修为已然不低。”

  许笙不由得为这个真实的故事吸引,忍不住道:“于是这名千魔窟名师便将李苦正式收为弟子,将他带回了千魔窟么?”

  林夕摇了摇头,道:“千魔窟和炼狱山是大莽的修行圣地,里面的名师…就是真正的名师。这名名师的确是正式收了李苦为嫡传弟子,但却并没有将他带回千魔窟。而是继续让他在那道边观虾,因为他看出…以李苦的心姓,以他自己这种自然形成的修行,魂力修为反而提升得快,他要是传授新的修行之法,或许反而会打破李苦的进境。”

  “李苦接下来又在那道边枯坐了五年,五年之后的某一天,他面前水溪之中的水被他的力量分开,虾跳出来,被他的力量吸入掌心。那已然是国士级的修行者才有可能做到的事。然后那名千魔窟的名师,才将他带入了千魔窟。”

  林夕没有再说。

  许笙知道接下来的结局便是李苦成了大莽王朝最厉害的修行者,而大莽王朝顶尖修行者的事情对他来说太过遥远,他要考虑的只是林夕想要让他清楚的一些道理。

  他再次点了点头,然后再次极其恭谨的对林夕躬身行了一个大礼。

  因为他知道,林夕今曰,是特意来为他授道。

  林夕也再次笑着拍了拍这名年轻人的肩膀。

  看着这名外表朴实的黝黑年轻人,他知道对于修行而言,许笙的年纪略微有些偏大,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是总觉得对方将来能够成为一个不俗的修行者。

  “同样是姓许,同样的许家…将来东港的许家,要能把你刑司许家给压了下去,那真是极美。”

  林夕又在心中不负责任的自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