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章 因为喜欢,所以留下

第二章 因为喜欢,所以留下

  林夕坐在树荫下。

  早在青鸾学院,他就知道云秦边军的人员构成十分复杂,有怀抱着热血和理想而来的青年军人,有流放赎罪的犯人,有没落而希望重拾家族荣光的贵族,有希望通过战功来改变自己一生的贫穷者,还有许多原本是在边关为军队服务的一些随行人员的子女。

  极恶劣的环境,一些伙伴的死去,常年累月的死亡威胁,会使得许多原本桀骜冷厉的人更加桀骜冷厉,甚至会在许多人的心中隐隐埋下难以愈合的心理创伤。有些军人甚至面上看起来像普通人,但实际却都有着很严重的心理疾病。云秦的战争祭司,在军中行走,传播信仰的同时,治疗军人的心理问题,也是其主要使命之一。

  坚韧、沉默和压力,使得绝大多数边军都不太容易和人沟通。

  在这种情形之下,要想让他们信任和接纳,自然是更难。

  林夕已经充分的体会到了龙蛇边军的桀骜和不近人情,他进入这羊尖田山巡牧军的驻地已经足足三天,但是这三天下来,除了有军士送来食物和清水之外,却是根本没有人搭理他,甚至平时这军中的人都避免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他被完全孤立在这山谷之中。

  就如此刻,他坐在黄藤树的树荫下看山、看林…在那些黑甲军人的眼中,恐怕他也只能无聊的看看山了。

  但林夕的心中却是十分平静,并没有什么不满。

  这白山、黑水,包括这里的营地,对于他完全又是一个陌生而新奇的世界,几天的时间根本不可能看得腻。

  早在来时的途中,见到这巨大荒芜如原始森林的龙蛇山脉中,偶尔露出的峥嵘碉楼和一些人为铺砌的石路,以及一些战争残留下的石墙和营地的废墟,就已经让他有些震撼和惊叹,如同走入魔幻史诗长卷之中。而这羊尖田山巡牧军的营地,也甚至有些电影中霍比特人房屋的意味。

  粗大的原木堆积成的围栏,没有任何的旗帜,但是好些树荫下都有用树桩雕成的巡牧军的图腾,一名站在一头长角鹿旁边的持刀骷髅脸将军。一顶顶牢固的黑皮军帐外盖满了干燥的草皮,这便是这些军人的住所。

  因为他对于这世间而言是一名旅人,所以秦惜月说的不错…他并不会接受这个世间有些观念强加于人思想中的荣光,要是他不想来这里看看,没有人能够逼他到这里来。

  因为他已经是青鸾学院的学生,因为这个世上很多人看重的东西他并不看重,而且他并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和想法。

  他用旅人的目光,平静的看着这白山黑水之地。

  一名黑甲军士走了过来,对着林夕躬身行礼,然后将一些用大树叶包着的吃食放到了林夕的面前。

  “谢谢。”

  林夕微笑点头回礼之间,这名军士又取出了两个布包递给了林夕。

  “这是什么?”林夕看到两个布包之中都似乎是某种药草磨成的药粉。

  这名军士有些拘谨道:“黑色的是驱蛇粉,许多毒蛇不喜欢这气味,涂抹了就基本不会被咬。灰色的是防止烂脚的…龙蛇山里面太过湿热,抹了这药粉,每日用火烤一下,就不会了。不过这些靠近山外沼泽区行军时便不能用,穴蛮的鼻子很灵,反而容易被偷袭。”

  “谢谢。”

  林夕对着这名军士再次致谢。

  这名拘谨的军士比他大不了几岁,十分年轻,面上有许多麻斑,身材不高,比起林夕要略矮半个头,因林夕的打量,他的面目线条显得有些紧绷。

  “你叫什么名字,是这边戊边随行人员的子弟么?”林夕放下了药包,突然笑了起来,看着他问道。

  麻脸年轻军士有些犹豫,但还是拘谨的轻声道:“是的,大人,我叫祝薰。”

  “祝薰?很奇特的名字。”林夕笑了笑,道:“我有个朋友叫唐可,也是和你一样的边军出身。”

  年轻军士因林夕的这句话而略微放松一些,但他似乎还无法适应和林夕这般交谈,所以一时没有应声。

  “我没有别的用意。”林夕看着这名年轻军士,让对方放松一些,“只是觉得你并不像先前给我送吃食的人那么讨厌我,所以我才和你多聊几句。”

  这名叫祝薰,名字有些奇怪的麻脸年轻军士犹豫着,过了片刻之后,才点了点头,道:“我觉得大人您是好人…但辛大人也是好人,希望大人您不要对辛大人心生怨恨。”

  “你看我像对他心生怨恨的样子么?”林夕笑了出来。

  祝薰看着笑着的林夕,无法回答。

  因为他直觉林夕不是恶人,但林夕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有些难以理解,就如别人在被遗弃在这里般,怎么还可能像林夕这样笑得起来。

  “我很能理解辛将军和你们所有人的想法,我的确太过年轻,而且对这龙蛇山脉一无所知。若换了我是辛将军,恐怕也无法信任这样一名年轻而无经验的官员。即便修行者难得,肯定也要设法调换一名有经验的修行者将领过来。”林夕看着微僵不知如何回答的祝薰,依旧微笑着,“而且他越是不接纳我,我就可以肯定至少他不想害我…所以我反而很喜欢他,还有康将军和你也不错,生怕我对他不利…一名将领能让部下服气比较容易,要让部下爱戴和担心便比较困难。”

  “大人..”祝薰有些感激的看了林夕一眼,但依旧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夕收敛了些笑容,看着祝薰道:“辛将军想到了我恐怕惹了些权贵,留在这里反而会带来更多麻烦这一层,能够让我留在此处,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但是他没有想得完全…如果这里真是没有什么危险,可以安心看山看水之地,又怎么会派我到这里来?”

  “要想一个人不安好,肯定会派他去可以好好享福之地?”林夕点了点远处的白山黑水,深深的吸了口气,轻声道:“恐怕这里接下来并不会像看起来这么平静…正是因为我喜欢你们,所以我才会留下来,因为我留在这里,至少可以帮一些忙。”

  祝薰微呆,因为在某次夜伏之中被蚁虫叮咬,面孔上留下了许多难以消除的麻斑的他只是一名并不聪明的普通军士,对于一些朝堂之中的风他并不像辛微芥那么理解,但他越来越觉得林夕并不是他们这里几乎所有人心中想象的那样不堪,他也有些明白了林夕的一些意思。

  因为关乎真正的生死,所以辛微芥不敢有丝毫的冒险,他也绝对不会因为林夕的一些言语而改变对林夕的看法,所以只有等林夕真正做给他看了,他才会对林夕有改观。

  所以林夕只有等着。

  林夕的心中没有怨恨,所以他才会平静面对这种孤立,看山,看水,看山雨欲来,风满山谷。

  “我能有什么为大人做的么?”这名普通的年轻军士不善言辞,没有任何华丽的辞藻,只是对着林夕尊敬的躬身行了一礼,同时问道。

  “这里,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修行者么?”

  “没有…之前的吴将军被调走过后,一直没有修行者调来。听大人说北边有些地方吃了几场大的败仗,连普通军人都补充不过来。前年秋天到现在,我们羊尖田山巡牧军也只增补了十一名军士。”

  “那我们现今这里有多少人?”

  “一共五十七人。”

  “才五十七人?”

  林夕怔住,然后有些无语的摇头。

  按边军巡牧军的编制,应该是一百至三百人之间,也就是说,像他这样的官阶,至少就是带兵百人。但是这支巡牧军却只有五十七人…这只能说明,这地方本来就不是什么善地。

  “你们辛将军该不会本身也得罪了什么人吧?”林夕忍不住有些自嘲的说了这一句。

  “不只是我们这里。”祝薰不能肯定,微犹豫道:“从今年春起,我们这一带的各军都是很吃紧,人员都没有得到多少增补。”

  “这里之前有没有大的战事?”

  “今年春到现在还没有,只是前年秋天和去年秋天的战事…死了不少人。”

  自今年春起,这白山黑水之间的穴蛮就活动得比往年秋冬两季还要频繁。

  虽然不明原因,但林夕在来这里时,便也已经知道这点。

  林夕沉默了片刻,抬起了头,认真的看着祝薰,道:“若是你真想帮我,帮辛将军,你能不能帮我个忙…若是你们有出什么任务,想办法暗中告诉我。”

  ……

  (晚上出去和同学踢球,回来可能没力气写明天早上的更新,所以明天两章更新也都放到明天晚上一起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