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章 夜变

第三章 夜变

  夜色笼罩帝国最东的龙蛇山脉。

  王宗渭靠着一块大石,一动不动的盯着面前的峡谷。

  他前方的峡谷就像平地突然撕开了一条大裂缝,两侧山体参差的鹰嘴岩石遮挡住了天空原本黯淡的光线,因为地势低,周围山林中的很多黑水都蜿蜒成小水流淌入这个峡谷,常年累月,峡谷中的白页岩大多被染成了黑色,峡谷底部到处都是厚厚的黑色淤泥。

  这是羊尖田山的黑地峡谷。

  云秦军方所划定的羊尖田山区域,是龙蛇山脉的四条如羊角般狭长的支脉山峦,这四条狭长羊角般的山峦交错连接,黑地峡谷就位于最东端的一条山峦的“羊角”处,就好像“羊角”上的一条裂缝。

  王宗渭是羊尖田山巡牧军的三司军士,云秦边军编制之中,普通军士只分三司,如果林夕没有官阶,即便是修行者身份,刚刚进入边军,那也只是一司军士的身份,一司就是新兵,三司军士都是积累了一定军功的经验丰富的精锐军人,再往上就是从十品的士官了。

  他此刻盯着的这个峡谷,对于云秦边军来说根本无法行进,更不用说是穿越。

  里面一些看似表面都是硬壳黑土的淤泥潭,可以轻易的吞噬掉上百人建制的军队,然而那些穴蛮对于这些沼泽泥潭却是有着天赋般的直觉,他们可以没有任何伤亡的轻易通过这种地方。

  这个“羊角”已经伸入穴蛮的领地大荒泽,大荒泽中一些带着独特腐臭味的潮气已经能够吹拂过这条黑地峡谷,再加上自去年秋以来巡牧军的人手严重不足,为了保证大队有更多的人有足够的体力,在夜间负责警卫的暗哨从原先的十六人减少到了八人,此刻这条黑地峡谷区域只有他一个人盯着,所以他必须时刻保持绝对的警醒。

  在感觉有些略微的倦意时,他以极缓慢的姿势,将一片黑色肥厚草叶送入了口中,含在了舌下。

  一股令人头皮发麻的苦味不停的从这龙蛇山脉独有的黑蛇兰草中泛出,不停的驱散着他的困意。

  这是灰蝎活跃的时候。

  他周围的林地之间,有沙沙的声响,明显可以看到尾部有剧毒的拇指大小的灰色蝎子在爬行,蝎尾上闪着幽幽的冷光。

  哗啦一声,有一条像枯枝一样的东西陡然从他身旁不远处的树上落下,却是又很快的游走。

  那是某种不知名的毒蛇。

  王宗渭不为所动,只是始终保持警醒的看着黑色峡谷。

  突然,他的眼神骤然凝固了,有一条显得异常魁梧的身影,如同鬼魅般悄然从弥漫谷底的雾气中显现出来,以极其敏捷而谨慎的姿态缓慢前行,又停了下来,对着身后无声的做着手势。

  一股凛冽的寒意甚至超越了他口中黑蛇兰草的苦味,顺间充斥于他的全身,让他身上每个毛细孔都冒出了丝丝的寒意。

  穴蛮!

  只是从高出寻常人一头的身材和大片裸露在外的肌肤,他就可以肯定,这是一名穴蛮!

  但穴蛮要么不出现,要出现便是数十人至上百人不等,一窝蜂的快速突袭,什么时候会像云秦军队行进一样,有这种前锋探查卫?

  数十年一贯蛮笨,从未改变战法的穴蛮,什么时候竟然会有了这样的改变?

  看着那名身材显得异常魁梧蛮重,然而却显得和认知完全不符的敏捷谨慎如鬼魅般的诡异身影,王宗渭顿时陷入了极度的震惊之中。

  ……

  “我觉得他始终是在等待我们给予他证明自己的机会。”

  王宗渭身后的山林深处,数十名军士休憩在吊在树上的黑色皮质睡囊之中,他们都已经习惯了此种休憩方式,而且日间的行军也消耗了他们的大量体力,急需睡眠来补充,所以这些在黑色睡囊之中都依旧全副武装的黑甲军人都已经睡得十分香甜。

  辛微芥和康千绝在这片营地外刚刚低声讨论完了明日的行军路线,接着便谈及了被他们留在了羊尖田山中部巡牧军营地之中的林夕。

  听到康千绝说的那句,辛微芥冷笑道:“我们怎么给他机会?他又不是刚过来的一司新兵,他是七品阶的巡牧尉,而且他是一名修行者…要是他略微不听令,我们都根本没有能力约束住他。”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他毕竟是一名修行者。”康千绝看着辛微芥,沉吟道:“这些日我们如此对待他,他都没有什么强烈反弹之意,说不定他的性情并不像那些修行者那样孤傲不驯,或许我们应该问问他的意思…看他愿不愿意将自己当成一名一司军士,完全听从我们的指挥,先行从适应这里学起。”

  “你应该明白。”微微一顿之后,康千绝看着辛微芥,低叹道:“连羊尖田山先锋营想要一名修行者,至今都没有得到增补,即便他在我们这忍受不住,真的回去了,恐怕我们也未必能有新的修行者增补。而且今年各线都比往年要难过许多。”

  辛微芥一时陷入沉默。

  ……

  黑地峡谷外的坡地上,浑身都充斥着凛冽寒意的王宗渭并没有第一时间示警,只是依旧震惊但如岩石般沉稳的看着那条魁梧的黑影。

  因为任何经验丰富的云秦精锐军人都会在此种情形下保持足够的冷静,在这种距离之下,他还有一定的时间可以等着,设法观察清楚对方到底有多少人,什么样的战力。

  贸然示警的话,便有可能丧失一次围剿穴蛮小股部队的机会。

  那名处处透露着诡异气息的穴蛮贴向了一侧崖壁,这个位置便只有正对着峡谷口的王宗渭看得到,负责峡谷两侧山林的巡牧军暗哨便根本不可能发现他的踪迹。

  又前行了五六步之后,这名穴蛮又停了下来,似乎对着后方又做了几个手势。

  一条又一条魁梧的黑影从他身后的雾气中穿了出来,也以异常敏捷和小心的态势前行着。

  鬼魅般的黑影越来越多,只是片刻的时间,那名穴蛮后面的雾气,都似乎全部被这重重叠叠的黑影充斥,排开。

  王宗渭的呼吸瞬间停顿。

  接着,他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吹响了胸口的一枝木哨,发出了如同夜枭厉啸般的尖利响声,他的整个人也从地上蹦了出来,以平生最快的速度,穿入了后方的山林,朝着林中深处巡牧军的宿营地冲去。

  这根本不是吃饱了没事撑着,乘着夜色到龙蛇山脉里打打秋风的零散穴蛮,而是穴蛮大队!

  ……

  辛微芥沉默了片刻,张了张口,正想回答康千绝什么,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刺鸣声,在山林之中响起!

  辛微芥和康千绝两人瞬间变了脸色,朝着前方一处山坡狂奔而出。

  两人身后山林间的黑甲军人全部在第一时间醒来,有大半直接抽出兵刃砍断了悬挂着睡袋的绳索,用让自己随着掉落的睡袋生生砸落在下方地上的方式,让自己瞬间彻底惊醒。

  辛薇芥和康千绝狂奔而至的那一处山坡上有一株大树,那是附近数里山林之中的至高点。

  就在两人开始狂奔时,那株平时可能隐匿着不少树蛇的苍劲冲天大树上也已经响起了凄厉至极的示警声。

  一名军士以最快的速度,从树上攀爬、跳落下来,迎向了狂奔而来的两位将领,以气喘的声音厉喝道:“穴蛮大队!”

  辛微芥和康千绝没有丝毫停留,继续往前。

  只是听声音,他们就知道最先示警的是黑地峡谷前的王宗渭,而此刻王宗渭的示警声还在不断的响着,便说明他们还有一定的时间,可以看清到底是什么样的对手,以此来下达最为正确的命令。

  在到达这片坡地顶端,剧烈喘气的瞬间,辛微芥和康千绝看清了对手。

  “退!石碉楼!”

  只在这一瞬间,辛微芥的瞳孔剧烈的收缩,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号令声。

  声音之大,甚至使得气息还未喘匀之下的辛微芥的喉中,瞬间泛出了些血腥气。

  王宗渭还在拼命的狂奔着,距离他们两人已经不到百步。

  黑地峡谷外一片开阔的荒草地已经全部被一群狂奔着的魁梧身影碾平了。

  此刻这些狂奔着的魁梧身影完全不复之前的鬼鬼祟祟,完全充斥着强悍至极的野性,即便在黑夜之中看上去只是一条条的黑影,但看上去他们身上的肌肉还是如同一条条岩石一般的刚硬冷酷,整个身体充满着爆发性的力量,地面都在他们的脚步下震颤,极快的奔跑似乎完全不消耗他们的体力,在微倾斜的山地上奔跑,竟是越跑越快,越跑越有力。

  后方的黑地峡谷之中,还有一条条的身影跃出。

  光是辛微芥和康千绝视线之中的穴蛮身影,就已经超过了六十名。

  六十名穴蛮,就已经相当于云秦边军两百人的建制,已经是大队,根本不是他们此刻这支巡牧军的战力所能抗衡的!

  所有黑甲军人已经全部从睡袋之中爬出,抽出了手中的兵刃。

  听到辛微芥这一声爆炸般的厉吼,所有这些黑甲军人没有丝毫停留,全部齐齐厉声呼喝了一声,朝着后方山林决然的全速撤退,唯有其中一名军士略做停留,用力的用镰刀状的火石敲击出了一个火星,只是一个火星,就使得他面前早已准备好的一个火堆剧烈的燃烧了起来,发出了浓厚至极的青烟。

  他们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从这军令,他们已经知道涌来的敌人根本不可能力敌,唯有逃至他们来时发现的一座连军图上都没有的废弃石碉楼,才有可能有活命的机会。

  王宗渭在狂奔。

  辛微芥和康千绝也已拼命转身狂奔。

  所有这些羊尖田山巡牧军的军人,都无比决烈的退。

  就在此时,天空之中,遥遥的一片乌云,飘向原本在这龙蛇山脉中就显得异常黯淡的弯月。

  ***

  这一章提前点来了晚上还有一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