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章 野性

第四章 野性

  “嗤!”

  一声完全不似箭矢飞行的破空声骤然划破了长空。

  一名在快速奔跑间已然喘不过气,揭下了脸上用于防止有毒蚁虫叮咬的厚黑纱布的巡牧军军士几乎是直觉反应一般,硬生生的扯断了背上负着的精钢圆盾的布条,将精钢圆盾挡在自己的身前。

  当的一声闷响。

  一根半人长短的钢矛在这瞬间撞击在盾面上。

  虽然在这一刻这名军士已经充分展现了云秦精锐军人的强悍素质,然而这一根钢矛蕴含的强大力量硬生生的将这面精钢圆盾撞得脱手飞出。

  第二根如电般飞至的钢矛洞穿了这名已经马上往旁边跃出的军士的肩部,将他钉在了地上。

  两名邻近军士马上持盾跃上,挡在这名受伤倒地军士的身前。

  “嗤!”“嗤!”“嗤!”….

  “御!”

  “箭攻!”

  辛微芥暴怒震惊的厉吼声和一根根飞矛的破空声几乎同时急促的响起。

  一根根暗淡无光,土钢炼制的粗劣短矛,却带着恐怖的力量从他们前方的山林之中投掷出来,激碎了林间的枝叶,显得分外恐怖。

  “当!”“当!”…

  钢矛狠狠撞击在钢盾上的沉闷撞击声,箭矢破空声,人的闷哼声,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使得这片山林瞬间陷入极度的混乱之中。

  “噗!”

  一根飞矛扎进辛微芥身前不到一尺的山地之中,溅起的土石碎砾溅射到了辛微芥的脸上,使得辛微芥的脸色更为惊怒。

  他在这龙蛇山脉之中和这些浑身有些臭味的穴蛮已经交手了五年,这五年之中,他已经充分见识到了穴蛮强大的战力,但也对这些穴蛮的蠢笨有着足够的认知,但是今日,这些穴蛮竟然是有一支小队截了巡牧军的后路!

  从这林间飞掷出来的粗劣短矛的数量来看,这一批穴蛮小队的人数应该只有六到七名。

  但是这六到七名穴蛮之中,至少有一两名超出一般穴蛮的强手,非但能够投掷飞矛比一般穴蛮远,而且还极其的精准。

  最让他震惊难言,浑身冒出凛冽寒意的是,这些断了他们退路的穴蛮,也没有和平时一样一开始投矛就嗜血兴奋无脑的哇哇乱叫冲出,一边狂冲一边投掉身上带着的仅有几支短矛。

  到现在为止,这些穴蛮都甚至没有一人明显的显露出身影,唯有通过那些投掷出来的短矛可以确定他们所在的方位。

  而且这些穴蛮手中的短矛,一时也根本不见枯竭!

  ……

  “射!”

  这数十名巡牧军中的弓箭手决然的执行着将领的命令,因箭手数量的不足,在几名经验丰富的三司军士的喝令下,朝着最近的一支短矛射出的方位射去。

  然而就在第二轮箭雨射出之时,所有这些前有阻截,后有追杀的极危险情形下都能保持沉冷的军人,脸色却是瞬间变得雪白,连拉弦的手指,也开始出现了一些难以控制的轻颤。

  天空中的乌云遮住了那原本并不明亮的一轮弯月,原本夜色笼罩的山林显得更加的黑暗。

  没有些许光亮,他们无法看清这些短矛飞射而出的方位,更无法对这些穴蛮形成有效的射杀,然而穴蛮的目力天生就比常人要强出许多,他们看不清楚,但这些穴蛮却是看得清楚。

  “难道这些穴蛮之中,也有战争祭司一般的随军祭司了?”

  “难道他们真是凑准了这个时机,发动进攻的?”

  一时间,一种冰冷的绝望和不可置信,开始弥漫在这些军士的心中。

  辛微芥的脸色变得异常铁青,他冷峻如岩石的身体也开始微微的颤抖。

  因为他是这些人的将领,当面对这种令人绝望的境地时,他要承受的东西便更多。

  “突”和“散”!

  此刻他只有这两个选择。

  “突”就是全军突袭,不顾这些飞矛的射杀而全速突到那座废弃碉楼去。

  “散”就是全军解散自行溃逃。

  然而无论是哪种选择,这些和自己生死与共的军士们今日都恐怕没有几个能够从这些穴蛮的手中逃脱。

  因为在极大伤亡的情况下,即便突到了那座废弃碉楼,也未必能守到援军到来,而穴蛮灵敏的嗅觉和强大的单兵能力,使得他们追杀落单军士的能力比他们巡牧军中的精锐还要强。

  “嗖!”

  便在所有人陷于绝望,辛微芥即将开口的此时,一声异样的风声却是突然在他们前方的山林中响起。

  这声不同于短矛飞行在空中的声音并不响亮,但就在这一声响起之后,却是有一声更为响亮的重物落地的闷响声传出。

  “嗖!”

  毫无停顿,又是一声急剧而不甚响亮的破空声。

  接着,又是一声重物落地的闷响声。

  与此同时,有穴蛮如雷般的怒吼声响起,所有在等待着辛微芥下一个命令的巡牧军军士骤然发觉那些致命的短矛不再投向自己,而投向更高的山林处。

  “嗖!”

  风声再度响起。

  一名穴蛮洪亮的怒吼声戈然而止,沉闷落地声再次响起。

  辛微芥和康千绝以及大多数巡牧军军士在此刻反应过来,那是箭矢行于空中的风声。

  有强大的箭手,在以惊人的速度狙杀着这些穴蛮!

  “突!”

  不知由什么样的情绪驱使,辛微芥再次爆发出人生中最厉最响的大吼,整个原本微微蜷伏在地的身躯冲起,决烈至极的往前冲去。

  “突!”

  几乎所有巡牧军军士也都重复了这一个声音,原本缓慢前进的黑色队伍瞬间化成了喷涌的黑流。

  “嗖!”

  箭矢在风中飞行的声音依旧响起,虽然低微几不可闻,但此刻在这些军士的耳中,却是如同战鼓般令人热血沸腾。

  这箭矢声还在响着,便说明这名强大的箭手依旧存在,没有被那些穴蛮击杀。

  而这一声箭矢声响起之后,便又是有重物坠地声响起。

  这种声音,更是重重的敲击在所有这些军士的身上!

  “嗖!”

  箭矢穿行在风中的声音再响。

  无光的黑夜之中,这些压榨出自己所有体能的黑甲军士根本看不到这名强大的箭手到底在何处,但这一声箭矢破空的声音已经离他们更近,有新鲜的血腥气从空中洒落。

  他们终于第一次看清一名阻截他们的穴蛮对手。

  这名穴蛮对手攀爬在一根粗大的藤蔓上,他背后竟然是背着一个龟甲般的藤盾,藤盾周围一圈有许多可以插短矛的孔槽,原本只知道带上三五根短矛的穴蛮,在这藤盾上竟然还插着至少有十五支短矛!

  而此刻,这名因身上的鲜血无尽般喷洒而让他们发现的穴蛮,正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咽喉。

  有一支黑色的箭矢,精准无误的从他的喉结处深深洞穿了进去。

  鲜血从他的手指缝中飙射而出,只在这瞬间,这名攀爬在藤蔓上的穴蛮失去了力气,从半空中重重的坠落在地,坠落在距离他们前方不到三十步的地面上。

  “吼!”

  一名穴蛮在他们前方的林间狂奔,似是已经发现了那名强大箭手的踪迹。

  期间有飞矛的破空声响起,然后又是“嗖”的一声,这名穴蛮便发出了一声更为剧烈的厉吼声,其中带上了明显的痛苦意味。

  “嗖!”

  那名穴蛮的厉吼声戈然而止。

  这一声声不间断的箭矢破空声,犹如光明的指引,让所有这些黑甲军士心中的绝望全部消失,在这无光的山林之中,所有这些黑甲军士的热血变得越加沸腾。

  ……

  天空中有些微的光亮洒落。

  那一轮惨淡的弯月,在乌云之中露出了些。

  所有这些呼吸已经灼热异常的军士,发现那座巨石垒成的旧碉楼已经距离他们不到五十步。

  他们后方的山林,此刻都在颤抖,地面都似乎在崩塌开裂。

  一名名强壮如岩石巨人般的穴蛮也已经隐约可以看到面目的线条,以及口中喷出的热气。

  也就在此时,他们也看清了一名浑身黑衣的箭手从他们右侧的山林中冲了出来。

  “嗖!”

  由熟悉的箭矢破空声,他们知道了这名狂奔着的箭手便是方才解决了那穴蛮小队的存在。

  所有这些军士几乎都不由自主的从喉间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低沉咆哮。

  这名箭手狂奔着,一边狂奔,一边不停的施射,一支支羽箭以令他们军中箭手惊叹的流畅姿态从他手中稳定至极的长弓上飞出,从他们头顶上方的天空中飞过,落下。

  一条条血光在夜色中迸射出来。

  冲在最前的三名穴蛮,身上瞬间多了十几根黑色的箭矢。

  有两名直接重重倒地,有一名还在厉吼着前冲,但是随即被一根箭矢钉中额头,仰面倒下。

  此刻这名箭手在狂奔连射之中已经无法保证方才狙杀时的精准,然而这种野性连射的姿态,落在所有人眼中,却是更加的震撼。

  “不要停!进碉楼!”

  一声带着喘音的厉喝声从这名箭手的口中发出,阻止了准备停下放箭的箭手。

  然而等到所有这些巡牧军已经冲到废弃碉楼前返身时,他们却是看到这名箭手落在了最后。

  但让他们瞬间爆发一阵更响的欢吼声的是,这名箭手收弓,开始转身回冲,他的双脚以极快的节奏蹬踏在倾斜的山坡上,脚下甚至发出了炸裂般的声音,他的速度,竟然远远的高出了身后所有的穴蛮,身姿异常的狂暴有力。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