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章 力之壮阔

第五章 力之壮阔

  这名黑衣箭手强悍狂野的姿态散发着一股震撼人心的力量,令已然在这白山黑水之地五年征战的辛微芥都出现了些微的失神,然而他还是马上做了他该做的事情。

  “御!”

  “射!”

  两个最简单的字节带着铁血和炙热的气息从他的胸喉间喷薄而出,所有还喘不过气的军士以强大的意志第一时间贯彻了他的命令,而且不需要更加细致的指示,所有身上带盾的军士全部瞬间聚集到了最前列,其后所有的箭手拼命的拉开弓弦,朝着黑衣箭手的后方施射。

  一名光头的穴蛮随后身上插满黑色箭矢在最后的厉嚎声中撞击在大地上。

  这些于生死杀场中磨砺出来的边军箭手,也在此刻展现出了远超一般地方镇守军的箭技。

  居高临下的箭雨和最前数名穴蛮的倒下还尚且无法让这些冲起来之后便越奔越为有力的穴蛮稍滞,然而就在此时,所有人的眼神又瞬间凝固。

  黑衣箭手的双脚以更为强悍的姿势蹬踏在地上,他的整个人腾空跃了起来,在空中时,他的整个身体却是转了过来,整个人在空中出现了些微的滞空停顿。

  只是这些微的一个滞空,他手中的长弓便已经连续射出了两根箭矢。

  一名手持缺口巨斧,冲在最前的穴蛮身体猛的一震,伸手捂向了自己的咽喉。

  黑衣箭手的第一根箭矢便狠狠的扎入了他的咽喉之中,而第二根箭矢,却是洞穿了他的手掌,将他捂向自己咽喉的手掌,也钉在了咽喉上。

  黑衣箭手落地,只是双膝微沉,便抵消了这高高一跃落地的冲击力,稳稳站住。

  手掌被钉在自己咽喉上的穴蛮倒下。

  后方那些手持各种各样武器,身上肌肉如同岩石一般高高隆起,口中喷着白气的穴蛮一时全部微顿,并非是因为惧怕死亡,而是因为这名黑衣箭手的强悍。

  这一个微微的停顿,便又给了黑衣箭手和这些巡牧军军士一些宝贵的时间。

  这个座落在羊尖田山中一个无名小山丘上的旧碉楼已经被遗弃在世间许多年,粗粝的岩石缝隙之间已经爬满了各种细小藤蔓,内里通往上方箭洞的木梯和平台已经完全损毁,许多崩塌的木条以及当时所用的檑木、石条在碉楼内部中间堆成了一个大堆,原本仅容两人并排进出的门洞不知道被什么攻墙重物冲击,破损严重,在先前巡牧军经过之时,便是一个五六人并排宽度,一人多高的扁长形缺口,使得这碉楼的正面几乎全部暴露。虽然生怕这个碉楼变成明显目标或者本来就是穴蛮留在这里吸引他们的陷阱,不敢夜栖在里面,但在康千绝的建议之下,他们还是花了不少时间,用乱石堆砌起来,并用大木夯实泥土,将缺口的下方堵了起来,使得这个缺口现在只有四五人左右的宽度,只有半人多高的高度,以备万一遇袭不敌还可以固守待援,没想到竟是真的用到了。

  而从先前那支断他们退路的穴蛮小队来看,这些脑袋本应极笨,根本没有战术谋略可言的穴蛮,却是真的早就在这废弃碉楼考虑了在内,这个废弃碉楼就是他们的一个天然诱饵。

  “御!”

  看着距离己方列阵处已只有十余步的黑衣箭手,辛微芥再次发出了一个简单至极的命令。

  所有军士马上飞快退入身后的碉楼之中,十几名持盾的军士列成了两队,堵住了门洞缺口。

  前列的军士单膝跪地,后脚脚掌用力的在地上碾出一个凹坑,双手持盾,肩膀也顶在盾牌之上。

  后列的军士微躬身,双手如推门一般持盾,将盾牌密密的架在下方盾牌之上,只给最后的黑衣箭手留下了一个跃入的缺口。

  黑衣箭手没有任何的迟疑,几步飞踏,便掠过普通人十余步的距离,在下排的盾牌上一个轻点,便从上方盾牌的缺口中跃入了旧碉楼之中。

  他身后的盾牌顿时全部合围,剩余的军士几乎全部顶了上去,一部分军士如支撑一般,顶住两排持盾的军士,另外一部分带着枪矛等长兵刃的军士将手中枪矛架在盾牌间的一些间隙之后,保持着随时发力的姿势。

  这种防御阵势来自于鲜血浸染出来的经验。

  齐心协力才有可能面对穴蛮这种气力惊人的对手生存,使得无条件的执行军令变成了渗入云秦这些精锐边军骨子里的东西。

  ……

  穴蛮最令人恐惧的就是蛮横的气力和绝强的耐力。

  在有着足够力量和耐力的保证下,大腿肌肉发达到连两腿都似乎并不拢的成年穴蛮即便是冲上超过四十五度角的斜坡,在短时间内都根本不会影响其冲刺的速度。

  而且在和强大的云秦军队对抗的数十年间,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强大的修行者,也不是没有杀死过强大的修行者。

  所以黑衣箭手对于他们的震慑,也只是让他们停滞了数个呼吸的时间。

  辛微芥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和跃到自己身旁不远处,发出抽风箱般剧烈呼吸声的黑衣箭手交谈,甚至在漆黑的碉楼内部还没有完全看清楚黑衣箭手的衣着和手中的长弓,他们脚下的坚硬石地便已经震颤了起来。

  一名名身上肌肤是泛青古铜色的穴蛮宛如从地平线上升起,出现在从盾牌缝隙中穿出的目光之中。

  “吼!”

  在令人耳膜嗡嗡作响的暴戾大吼声中,一名名全力挥砸出手中武器的穴蛮如同一块块青色巨岩形成的浪头一般,冲击在沉冷的黑色盾牌阵上。

  黑衣箭手剧烈的喘息都为之停顿。

  即便早有心理准备,这一声声沉闷至极的巨响声还是有种让他的心脏都要紧缩,然后从口中喷出的感觉。

  一声声闷哼声和压抑着的喝声在他身周响了起来。

  那些第一排单膝跪地的军士和后方死命推着他们的军士的脚和脚下的泥土也发出了令人心悸的摩擦声。

  一块块盾牌不可遏制的微沉、微分,露出了不少空隙。

  “杀!”

  然而就在这黑色堤岸般的黑色盾牌阵似乎就要被青色浪头冲溃的瞬间,手持枪矛不停的吸气守候在后的所有军士,全部发出了一声难以想象的厉啸,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手中的枪矛从盾牌的空隙之中刺了出去。

  少数枪矛落空,但大多数枪矛却是狠狠的刺入了血肉之中。

  对方的体重以及冲上来的冲击力,使得这些军士缠着布条的手掌都有些握不住枪矛杆子,然而这些军士强硬的用自己的胸膛顶了上去,死死的顶住了往后滑动的杆尾,等到刺入对方体内深处,阻力稍减的感觉传来,这些军士再次发力,狠狠抽回手中的枪矛。

  “噗!”“噗!”“噗!”….

  一条条鲜血冲涌在黑色盾牌上,有不少喷洒到了持盾军士的身上、脸上,但这些持盾军士却都是全然不顾,依旧只是用全身的力量,顶住身前的盾牌。

  每一名成年的穴蛮战士,都相当于半个修行者,所以即便是修行者,落入一堆穴蛮的包围之中,也会被活活堆死,所以即便黑衣箭手铁定是修行者,但所有的军士也都十分清楚,这个缺口能不能守住,便关于他们所有人的性命。

  ……

  无人畏战。

  在枪矛连连的全力攒刺之中,不停有浑身浴血的穴蛮倒下,黑色的盾牌阵如同麦浪般起伏,但依旧挺立着。

  已经有十几名穴蛮倒在了这沉冷的黑堤前面,加上先前死去的六七名投掷手组成的穴蛮小队,以及在这山丘下方被射杀的数名穴蛮,这里死去的穴蛮,已经超过了二十五名!

  相对于此次一共只出动了四十九名军士的羊尖田山巡牧军来说,已经是异常骄人的战绩。

  因为相对于先锋营和正军营这样的正面主力部队而言,巡牧军在军械方面,就无法与之相比,根本没有重甲、穿墙弩等强力军械协助。

  而即便是先锋营和正军营这样的建制军队,也只有双方人数对比超过四比一时,才有绝对优势。

  但是所有碉楼之中的这些军士眼中没有欣喜,只有决死壮烈的冷光。

  因为这批穴蛮的数量,已然铁定超过百人!

  一株大树在这片山坡上骤然升腾了起来,让所有军士的瞳孔又都剧烈的收缩了起来。

  六七名穴蛮竟是扛着一株被他们砍伐下来的大树,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虽连那些分叉枝叶都没有斩掉,但从这些穴蛮的动作来看,所有的人便都明白,这些穴蛮要扛着这株大树当攻城车来用!

  他们组成的这盾牌阵,抵挡这些穴蛮兵刃和身体的撞击已经接近极限,又怎么可能挡得住这样的冲击?

  “我数到三,你们稍微让一让!”

  就在此时,所有这些军士听到了后方黑衣箭手的声音。

  让他们又是忍不住发出一声野兽般咆哮的是,他们看到,这名黑衣箭手双手抓着一块至少超过两百斤的石条,沉冷的站在他们的身后。他的身旁,还有两根这样的石条。

  “一、二....”黑衣箭手已然开始出声数数。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