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章 终有目的

第七章 终有目的

  一股青白色的浓烟在这座已经被云秦军方遗忘的古碉楼前直冲上天。

  林夕微蹙着眉头看着身前一名穴蛮的尸首。

  那些穴蛮撤退时,将其余伙伴的尸身也都全部带走了,唯有这一具穴蛮的尸身被他砸出的石条压在下面,又距离碉楼太近,才留了下来。

  他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清先前传闻之中的穴蛮到底是什么样的。

  和这名穴蛮的身躯相比,两百几十斤的石条都显得有些过分狭小,以至于这块石条好像嵌入了这名穴蛮凹陷的胸口内。

  宽阔的额头和宽厚的嘴唇,身上高高隆起的肌肉以及这些穴蛮先前奔跑时的身姿,使得林夕很自然的联想到那些号称飞人的百米赛跑冠军,但这穴蛮不是黑人,其身上的肌肤是青铜的色泽,而且身高也至少有一米九左右。

  看着这名浑身只是挂着十几块钢片和皮甲碎块,已然死去却依旧给人强大压迫感的魁梧身躯,林夕便更加明白云秦帝国为什么这数十年不惜代价也要将这些穴蛮阻挡在龙蛇山脉之后。

  大荒泽中秋冬二季食物对于穴蛮来说短缺,大荒泽之中应该没有多少钢铁矿产,所以这些穴蛮虽然能够冶炼出用以投掷的飞矛,但数量也不多,唯有一些特别强壮的战士,才有资格穿上一些在云秦军士眼中极其简陋的披挂式盔甲。

  因身材所限,即便从战死的云秦军人身上得到甲衣,这些穴蛮也只能想办法弄裂,弄成这样的一片片破片,穿接挂在身上。

  然而就是食粮、武器都不足,几乎仅靠身体本能战斗的情况下,云秦最为精锐的军队,还是要保持四比一的人数比例,才能保证胜利。即便如此,这数十年后和数十年前相比,云秦帝国对穴蛮无形之中也并不占优,眼下他这身后的碉楼便是明证。

  当年云秦军方的碉楼能够矗立在这里,矗立在这伸入大荒泽的“羊角”中的一处山丘上,便说明当时云秦军方对这种贴近大荒泽的区域还是有着很大的控制权,然而今日,为了避免很大的伤亡,云秦军方的驻防地却都已经不得不大大的后撤。

  在现有情况下尚且如此,若是让穴蛮越过龙蛇山脉,拥有比原先更充足的食物和钢铁矿石,那对于云秦帝国会造成多大,多深远的影响,便难以估量了。

  ……

  林夕看着这具极有压迫力的穴蛮尸身,因浑身大汗的关系,体温开始下降,顿时感觉到寒冷和精神疲惫开始侵蚀自己的身体。

  这一日到现在,他暗中跟随巡牧军潜行在山林中,也都没有多少休息的时间,方才的狂奔连射,尤其是那三块大石更是让他瞬间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和魂力,此刻他感觉得出来,体内的魂力大约也只剩下了一半左右。

  “这是苦姜汁,可以避免染上风寒,让身体感觉好受些。”

  就在此时,辛微芥和康千绝走到了他的身边,将一个水囊递到他面前之后,辛微芥沉声道:“损失了三个兄弟。”

  虽然林夕依旧要学着如何真正的控制军队,依旧将巡牧军的指挥权放在辛微芥的手中,但对于辛微芥和巡牧军的所有军士而言,林夕已经是他们接纳的最高长官,所以任何事情和决定,也要让林夕知道。

  林夕没有出声,只是拔出水囊的塞子,喝了一大口辛微芥所说的苦姜汁。

  一股极生涩的辣苦味在他的体内泛开。

  “这次巡牧军到此到底是执行什么样的任务?”林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吐出,看着辛微芥和康千绝问道。

  辛微芥的喉咙已经有些沙哑,他用力的吞咽了口口水,看着远处穴蛮退去的密林,道:“上面的命令说,有一组前锋营的三人探查小队没有能够回去复命,让我们明日午前,由黑地峡谷两侧通过,搜索至

  大荒泽内五里止。”

  林夕问道:“之前的军情传报,这附近有没有出现大股穴蛮活动的迹象,或是有没有发生过大的交战?”

  辛微芥摇了摇头:“没有提及。”

  林夕也摇了摇头,轻声道:“所以我们对这穴蛮的来意和行踪,还是一无所知。”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些穴蛮和去年秋冬时相比,已经完全不同。”辛微芥沉默了片刻,又有些意味难明的出声,道:“林大人,或许你并不清楚…去年秋冬之前,这数十年间,这些成年穴蛮虽然每一名都战力惊人,但是他们的脑袋,却是极笨。”

  “先前他们笨到何种程度,随便用这座碉楼来举例,你便极容易理解了。”辛微芥深深吸气,尽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他侧转身体,伸手点了点后方的碉楼,对着林夕接着解释道:“如果说这座碉楼并不是此种全封闭的碉楼,最顶部是空的,只要我们的人不在上面引他们,他们也绝对不会想到要攀爬到上面去,从上面跳下来进攻我们,还是只会从正面一味的硬冲。”

  “即便这种攀爬对于他们的能力而言十分简单,但他们就是不会想到。这种砍下大树合力来撞…在以前的战例之中也根本没有过。更不用说派小队摸到后方,截断我们的退路。”

  林夕愕然。

  他不是云秦军方的高层人物,更不是云秦皇帝,不知道许多更深层的东西,他只是先前听过穴蛮很蛮,很笨,在他看来,今夜遇到的这些穴蛮已经极笨,但他没有想到,先前穴蛮竟然是比这还要笨,笨到根本不知任何回旋的地步。

  初始的愕然过后,他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心中有些震惊,开始理解辛微芥说这番话其中蕴含的意思。他看着辛微芥,道:“你的意思是说…按这些穴蛮原先的行事风格,要么不溃逃,溃逃之后,便不可能再追来。然而我们现在却根本不知道他们接下来会做什么?”

  “他们以前绝不会这样。”辛微芥看了林夕一眼,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除非他们发现他们的人已经只稀稀拉拉的剩下几个,他们才会逃…人数在不到四五比一之上,他们就会赢,这也是他们这数十年和边军交手之中,深入他们血髓之中的最直接印象。”

  “在这种他们的人数还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即便我们这方再多一两名修行者,他们以前也绝不可能退。”

  辛微芥的呼吸有些微顿,又用力的咽了口口水,才能继续出声,沙哑而重重的说道:“所以给我的感觉…他们只是为了避免太大的伤亡,而自行撤退。”

  “所以你才想将这碉楼彻底堵死,留在这里求援。”

  看着后方已经消耗了大量体力的巡牧军军士将碉楼内里的石条等物都全部搬出,开始彻底封堵碉楼的样子,林夕想了想,认真的看着辛微芥,道:“你现在是无法确定他们是潜伏在这山林之中,等我们出去,还是等待更强有力的穴蛮大队前来,如果是前者,我们这种应对是最正确的。但如果是后者,如果有更强的穴蛮部队在我们援军到来之前就来了,那我们几乎不可能抵挡得住。”

  “不,你对这边大军交战之事还不是很了解。”

  辛微芥摇了摇头,直言不讳的看着林夕道:“我们留在这里应该是安全的。因为这是穴蛮大队,就是穴蛮的军队,而不是没有组织性的零散穴蛮。超过百人,对于穴蛮来说已经是很大的编制。”

  “任何军队的调动,都有其战略意义,穴蛮虽然蠢笨,但也一样,一定会有一个战略目的。”

  听到这几句话,林夕便知道自己还是有些理会错了和没有想到的地方,于是他继续受教,认真的听着。

  “穴蛮这支军队的战略目的在哪里?”

  辛微芥自己都在努力的思考,边思考便沉声说道:“如果只是这支队伍,没有更大的战略目的,现在已经不可能硬吃得下我们,如果还有其它大部,他们肯定有更为重要的战略目的,我们这里对于他们来说便太小…我们只有这么多人,不可能阻截得了他们的行动…他们不可能消耗宝贵的时间来用以啃掉我们这块很小的骨头。”

  “以前的穴蛮的作风就是如此,像一个锤子,这里敲一下,那里敲一下,敲不动也不会纠缠,因为他们虽然笨,但数十年间他们也知道边军对于部队的调动能力不是他们所能相比的,他们打着打着,都会不知不觉陷入边军的包围之中,因为我们边军的一些将领的大局观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比拟。现在这些穴蛮有着这样重大改变,如果说是因为对于他们而言出了开天辟地般的首领,那这个首领既然如此聪明,他自然会更加明白对于军队来说最为重要的,不是多消灭几个敌人少消灭几个敌人,而是要完成他们出动的真正目的。这个首领的目的肯定会更加清晰。”

  林夕的眉头松了开来,他已然彻底明白,现在辛微芥担心的不是他们的生死问题,而是这穴蛮军队的真正目的何在,因为这恐怕会引起更多云秦军人的牺牲。

  “我去探查一下。”

  对着辛微芥和康千绝使了个你们放心的眼色之后,他没有停留,开始朝着穴蛮先前退却的方位狂掠而去。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