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章 谁在复仇

第八章 谁在复仇

  这是一片无法想象之地,真正史诗般的场景。

  黑色的夜空,血红色的土地。

  夜空中的水雾都是真正的黑色,浓得如同黑色的城池压在大地上。

  土地上的血红色像是一层厚毯,不停的发出沙石滚动般的声音。

  这一层无边无际般在原本黑色的地表上蔓延的血红色,全部都是活动着的…全部都是有着巨大复眼,拇指大小,浑身血红,显得分外血腥的巨蚁。

  在这片血红色的大地上,横七竖八的到处散落着兵刃、盔甲,一望无际,密密麻麻。

  坚韧的黑色皮甲、轻钢锁片甲、重型战马的厚铜甲、甚至布满符文的魂兵重甲之中,都有着雪白的骸骨。

  这些死寂的盔甲和骸骨旁边,还有许多巨大的鸟身白骨。

  这是大荒泽中独有的食腐巨鹫。

  大量的血腥味引来了这些嗜血的猛禽…这些无肉不吃的猛禽是这大荒泽中所有尸体的终结者,然而在这里,它们一落下来,却是也变成了一具具的白骨。

  两名修行者站在这片血红色大地的边缘,听着这些血腥巨蚁的磨牙噬咬声。

  左首是一名用黑厚纱布蒙着脸的黑甲云秦将领,他的腰间挂着一个显得有些过分庞大的黄铜鹰眼,身上背着的一柄比他的身形还要显得庞大的雪白色双刃魂兵战斧,更是让人一眼可以看出他修行者的身份。站于他右首的是一名背着松纹木鞘长剑的清瘦的黄眉中年剑师。

  长剑的剑柄也是木质,黑黄色油光发亮,有着细密如柳絮的符文。

  剑师的身上,只是穿着一件宽松的淡黄色青衫,衣角在夜雾中有些微湿,有些发黑…这形成雾气的细小水珠,的确是黑色的。

  他们的面前不远处,有一堆庞大的钢铁甲片。

  这是一具云秦独有的重铠重骑,经过秘法长期培育的云卢战马具有极强的负重能力,依靠上方重铠骑士的重斧砍削,这种承重超过六百斤的重骑能够强行在茂密的丛林地带都完成快速的冲袭。

  庞大的身躯和冲击力,使得这样的一具重骑在正面冲杀中的作用完全不亚于一名修行者。

  这具重骑似是想要冲出这片血红色的大地,但是在距离这边缘还有几米之地,却是永远的倒下,变成了一堆钢铁废墟。

  有点点的红色从这片血红色的大地上飞了起来。

  那是一只只长出了透明翅膀的血红巨蚁。

  两名修行者带着一种难言的肃穆,看着这沐着浓厚夜色飞起的血红巨蚁。

  这些血红巨蚁原本都是没有翅膀的。

  然而此刻,地上越来越多的血红色巨蚁,开始自相残杀,一些获胜的巨蚁在吞食了对手的一些残肢之后,却是慢慢的生出了翅膀,飞向天空。

  越来越多的血红蚂蚁飞起。

  数十头彻底张开双翼的血红巨蚁开始飞出了红色大地的界限,飞向了这两名静静站立的修行者。

  黄眉剑师伸出了一根手指,嗤的一声,一团磅礴的气息将他面前的夜雾和这数十头狰狞的血红蚂蚁彻底震得粉碎,如虚空破灭。

  在这股强大的力量由他指尖轻易的喷薄而出之时,他身上气息的自然震荡,也使得他身上衣衫沾染的黑色细微水滴以及落上的虫豸全部震飞得干干净净。

  “走吧。”

  身背巨斧的云秦将领动步,沿着这血红色大地的边缘,绕路走向他先前所看的正前方位置。

  他面上的黑纱厚布包裹得并不严实,只是遮住了口鼻,似乎只是为了不喜欢闻这天地间阴暗腐臭的气息,有血红飞蚁落到了他颈脖之间的肌肤上,然后这些有着巨大复眼的狰狞蚂蚁嗅到了他肌肤下令它们疯狂的香甜血肉的味道,顿时张开强有力的如刀前颚,狠狠的咬了下去。

  然而这些血红飞蚁却是徒劳无功,耗尽了力气和精力,无力的掉落。它们无法理解,为什么连最坚韧的皮甲都可以咬开的它们,却是连裸露的肌肤都根本咬不动。

  ……

  在黄眉剑师和这名云秦将领的身影在这血红色大地边缘渐行渐远之时,另外一片无法想象之地,也是一片真正史诗的场景。

  这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充斥黑色淤泥的沼泽。

  泥泞和黑色积水之中,生长着一株株巨大的莲花。

  然这每一朵都有磨盘大小的莲花和这天地之外所有的莲花都不相同。

  它的茎叶和花瓣都是黑色的,而且花瓣和茎叶上,都长着鱼钩般的弯刺。

  有一支身影庞大的队伍,正行进在这片沼泽地中。

  足有三十头身高超过三米的食人巨蜥走在最前,后面两侧跟着一百五十余名穴蛮。

  惨淡月色下、巨大黑莲、行走的巨蜥队伍…这是一副令人震撼的画面。

  然而同时也十分悲壮。

  因为这一头头巨蜥都是步履异常沉重,它们直接可以拿来做甲衣的坚韧绿厚皮上,全部都是累累的伤痕。

  每头巨蜥的身上,负着的并非是手持巨型长枪的战士,而是一名名受伤极重,奄奄一息的穴蛮战士。

  两边行走的高大穴蛮,很多身上也是负了伤,而且即便是以他们的体力和耐力,此刻也是显得十分颓然,每一步都是尽显疲态。

  他们随身的粮食已经消耗干净,此刻在行军途中,有不少穴蛮便在不停的剥开一个个巨大的黑色莲蓬,将里面的莲子剥出,装入一个个皮囊,当成口粮。

  因为身体的沉重,每头巨蜥的脚落下之后,都是深入淤泥近乎一米,每次拔出,都会令它们发出一声哀鸣。

  最前方的一头巨蜥上,盘坐着一条裹在黑袍之中的娇小身影。

  ……

  ……

  林夕穿行在被穴蛮冲杀时强壮的身体冲出无数条沟壑的灌木从中。

  他听明白了辛微芥的意思,但为了自己的姓命和那些巡牧军的姓命,他必须确保留在那处旧碉楼固守万无一失。

  他却并不知道,就在许多曰之前,就在这龙蛇山脉北端的东兰谷,有一支四百人建制的游牧军遭遇了一场不可思议之变,全军覆没。而率领那支游牧军的正五品将领,出身于仙一学院的郭秋冬在那里倒下之时,有两名他座下的侦察卫,却是通过张院长留给云秦,可以隔着很远观测的黄铜水晶鹰眼,以及他们所会的读唇术,知道了穴蛮自今年春以来异动的真正原因,也知道了来自大荒泽之后的修行者的存在。

  郭秋冬是仙一学院的精英学生,而在郭秋冬之前,在被云秦皇帝现已冠以“妖”的大荒泽之后的修行者的带领下,云秦实际已经连吃了数十场大大小小的败仗,阵亡的修行者和军士的数量,甚至出于稳定和士气的考量,对云秦绝大多数人隐瞒着。

  在先前阵亡的将士之中,甚至还有仙一学院的一名重要人物。

  是人就有弱点。

  是人就有意图。

  郭秋冬的战死,让龙蛇军方知道了那名教化穴蛮的强大修行者的一个意图:飞将军狄愁飞。

  在龙蛇边军,狄愁飞是一颗耀眼的将星。

  所以在郭秋冬在东兰谷倒下,龙蛇边军终于知道真正的对手以及明了对方的一些意图之后,从那时开始,仙一学院和龙蛇军方,就已经在开始复仇,开始以狄愁飞为饵设下一个圈套,开始布局一场十数年间规模最大的会战。

  为了这场会战,云秦军方完全隐秘,甚至边军各部,都依旧不知道穴蛮已经有了很大改变。以这种代价,为的就是让指引和教化穴蛮的修行者,没有察觉自己的身份和意图已经被了解。

  而林夕和羊尖田山巡牧军不知道的是,这场规模惊人的复仇会战,已经在两曰之前爆发!

  足有四千名穴蛮强大战士死在了龙蛇山脉东北端的大片荒原和丘陵地带之中。

  在足足暗中调动了五万大军的情况下,这一战取得了辉煌大胜。

  然而即便是在五万大军,无数支部队穿插,形成的一张巨大包围网之中,还是有数支穴蛮部队强行突围了出去,其中便包括那名对于云秦军方而言最为重要的来自大荒泽之后的女修行者。

  所以不仅是羊尖田山的巡牧军,此刻龙蛇山脉之中,有无数的部队,正在调动着。

  这对于双方都有着极其惊人的意义,所以也有许多穴蛮,在调动着。

  ……

  就在今夜夜色刚刚降临,林夕和这巡牧军还未遭遇到这支依旧不知是什么战略目的的穴蛮军队之前,有一支战力只在那几支特殊部队之下,配备了重铠修行者、重骑军的强大铁流正旗军,追上了那名黑袍女修行者所在的穴蛮残部。

  然而这支可以瞬间杀死许多修行者的强大铁流军队,却是永远的消失在了那片血红色的土地上。

  云秦军方不知道那片区域之中有这种为了保证自身族群的强大,进食之后甚至会自相残杀一部分的血红巨蚁存在,但那名黑袍女子和穴蛮却是知道。

  大荒泽之中有许多如此不可知的危险之地,然而这名黑袍女子对于云秦军方来说越是危险,越是已经付出这样的代价…这次便更是不可能放弃追杀。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