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九章 新军令

第九章 新军令

  古碉楼倒塌的门洞被彻底的封堵住,只在最上方留下了一个可堪堪供人钻出的洞口。

  虽如狗洞,却比云秦内一些贪生怕死的贪官污吏的华丽门堂还有尊严和真正的荣光。

  看到林夕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这山丘脚下,攀爬到这碉楼内部最上方箭洞值守的两名巡牧军军士胸口便又热了一些。

  他们并不知道林夕有着“将神”的能力,即便是进入山林探查,遭遇穴蛮的围杀,也可以回到十停之前保住姓命,对于他们而言,林夕敢于不顾危险的做这样的探查,便更值得他们尊敬。

  ……

  一支云秦骑兵停留在一座山岗之上。

  这支云秦军队的人数也不多,约有百骑,然而他们身上和身下的马匹却都披挂着鳞片一般,闪烁着森冷光芒的黑色鳞甲,端坐在马身上,宛如连成一体。

  除了每人配备的一柄带有深深血槽的三棱长刺枪之外,这些军士的身上还都负着一具涂抹了黑油,内里的材质看不出来的巨弩。

  足有半人大小的弩机从外表也看不出内里的具体构造,但四根露在外面的弩箭箭头,却是闪着深绿色的油光。

  这是云秦龙蛇边军的锋獠军,本身的职责便是快速救援、传递军令。

  他们身上负着的这种弩机是獠牙弩,内里是用卷曲钢条机括上好,随时扣动扳机就可以发射,虽然只能发射四支,要想再重新上机括,必须用独特器械,数人合力才能绞动,但这种弩机的洞穿力,比起一般的弩机也是强出了不知道多少。而且这配备的弩箭上淬有剧毒,哪怕是一名强壮穴蛮战士,只要被射出血口,便会很快丧失战力。

  此刻他们距离林夕和巡牧军所在的古碉楼并不远,可以清晰的看到古碉楼前明显区别于夜色的青色燃烟,然而在为首一名面容俊秀而冷漠的英武将领的御下,这支所有人都明知那青色燃烟代表着求援讯号的锋獠军却是一直都没有动作。

  因为所属建制和派系的不同,这白山黑水的龙蛇山脉之中,此刻有些将领根本不知道在龙蛇山脉的东北边线在两天前就已经爆发了一场大会战,但有些将领却是已然知道。

  大将军运筹帷幄,在这片土地上和强劲的对手交缠着,数十年间,有些将领和军人为了更大的利益而做出牺牲,他们许多甚至不知道自己执行的任务有着什么样的目的,但他们还是无比忠诚的执行着上峰的命令,直至最后为国捐躯,永留在这片土地上。

  这名锋獠军统领陈吟袖却是属于知情者。

  他已然知道那一场大会战的发生,也知道为了生擒或者击杀那一名改变了穴蛮的修行者,有上万的云秦军队和许多修行者,甚至进入了云秦军方都几乎从不进入的大荒泽深处,以迂回包抄堵截溃逃的穴蛮军。

  这一战必定记载在云秦史册之中,必将意义深远,他为自己经历着这样的一战而荣幸,而振奋。

  同时他也知道,在云秦深入沼泽的一些战斗力极强的军队和一些强大修行者的压迫下,那支溃逃的穴蛮军队已经不得不连续行军,并被压迫到不断靠近龙蛇山脉,只能在靠近龙蛇山脉的近山泽地中逃亡。而且他知道为了营救那名大荒泽之后的修行者,许多收到消息的穴蛮军队都已经赶了过来。就在南线一些已经不可能来得及赶过来的地方,也已经有大股穴蛮活动的迹象,似是要发动猛攻来阻止云秦有更多的军队调动。

  他还知道,那名正在云秦军队的围剿之下带着穴蛮残部努力突围的女子,已经在十分接近羊尖田山的区域之中。

  这两曰间羊尖田山沿线的所有军队调动的所有目的,都在于此。

  陈吟袖知道这些,他自然也很清楚自己此刻在做什么。

  他也是在忠诚的执行着上方的命令。

  他知道自己所在的这支军队和林夕所在的羊尖田山巡牧军,只不过就是某些人沙盘上的两面小小的旗帜。

  而有些沙盘前的人,便不想林夕能够活着走出龙蛇山脉,那些在沙盘面前的人,便知道哪里是真正的危险之地,他们要做的,只是将命令传达下去,将巡牧军送到这危险之地而已。

  他这支锋獠军在青色烽烟燃起之时,就已经抵达了这片山林,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直到现在,那青色烽烟还在燃着。

  青色烽烟还在燃着,便说明巡牧军并没有覆灭,因为穴蛮虽笨,却是也清楚烽烟是边军用以传讯的手段,在获胜之时,便会第一时间将烽烟彻底熄灭。

  知道烽烟到此时不灭,再等下去也没有意义,这名面容在林夕的眼中肯定会觉得酷似影星林峰的云秦将领轻握了一下拳,整支锋獠军便随着他沿着一条十余年前云秦边军便铺设完成的碎石道疾驰而下。

  ……

  失去了睡袋,但依旧直接在碉楼中地面上迅速入眠以恢复体力的巡牧军军士感觉到了地面的震颤,在最上方值守的人也看到了狂奔而来的黑色铁流。

  辛微芥和林夕、康千绝三人出了碉楼,其余所有巡牧军军士,依旧被辛微芥下令在碉楼中休憩。

  迎接一支整齐的友军,不需要更多人,而在这种地方,任何将领都要尽可能的让自己的部下恢复体力。

  “呸!”

  辛微芥看着这支越来越近的锋獠军,突然重重的朝着地上吐了口口水。

  “怎么?”

  林夕有些难以理解的看着他,轻声问道。先前和他以及康千绝一起出碉楼时,辛微芥的心情明显和现在截然不同,此刻辛微芥表现出来的,完全就是不加掩饰的愤怒。

  “龙蛇边军中一共有五种马。云卢、矮脚黑毛驹、拖曳灰马、黄鬃马、飞龙驹。”

  辛微芥面色有些难看,但为了让林夕知道更多的东西,他解释得却是十分详细:“云卢的爆发力和负重力最为惊人,体型也是最大,用于重铠重骑。矮脚黑毛驹耐力最好,翻坡能力最强,而且能喝脏水,专门用于长途跋涉。拖曳灰马耐力和负重极佳,但是肚型庞大,比较笨重,速度很慢,专门用于拉车运送粮草和运送军械。黄鬃马就是普通军马,在平地上冲杀可以,但是不能入林,尤其在龙蛇边军的山林里面,被一些小虫小蚁一咬就不行,只在一些边线上的开阔草甸地带才有用。飞龙驹就是这种用于轻甲骑的马,速度和耐力都不错,不惧山林,但负重能力不是很强,若是奔跑时间一长,口鼻之中的白气和白沫喷得就比较厉害,看得出来。”

  林夕自然的看向了这支越来越近的骑军身下披着黑鳞甲的马匹口鼻之间,他于瞬间明白了自己在这白山黑水之地要学的的确实在太多,他对辛微芥的认知也有了更多的改观,知道对方虽然耿直,但心思却是也十分细腻。

  “要随便找个理由并不难,所以即便我们知道了他们并非是长途赶来,甚至有可能停留在某处看着我们交战而不出现救援,我们也不可能治他们的罪,对吧?”林夕对这支部队的好感荡然无存,转头看着辛微芥和康千绝,微冷道。

  辛微芥和康千绝没有应声,都只是点了点头。

  “既然没有办法治罪,那和他们翻脸便没有什么意义。”林夕平静轻声道:“那我们不妨就先忍着,等到需要翻脸的时候再翻脸。”

  辛微芥和康千绝一怔,也都是重新审视此刻林夕显得清冷和平静的脸庞,这一夜他们已经感觉到了这名看似惫懒的年轻将领的勇气和热血,而此刻他们却又明白,林夕也比一般的稚嫩年轻人要聪明,要深沉和冷静得多。

  ……

  阵势异常齐整肃杀的锋獠军冲上了山丘。

  看到那具穴蛮的尸身,再看到周围一些激战的痕迹,所有跟随在陈吟袖身后的锋獠军军士都是心中骤冷。

  陈吟袖下马,微躬身行礼,看着辛微芥和康千绝身前的林夕,他便知道这就是自己此行的任务目标。

  林夕微躬身回礼,他果然觉得这人长得很像那个林峰,而且从对方下马时浑身那隐而不发的力量感以及超出常人的吸气和呼气量,他便可以肯定这名英挺冷漠的将领也是修行者。

  “陈吟袖,羊尖田山锋獠军统领。”

  在没有丝毫废话的自我介绍之后,这名英挺冷漠的将领更简单直接的问道:“穴蛮小队还是大队?伤亡如何?”

  辛微芥和康千绝因林夕的话而隐忍着,双方开始了交谈。

  只是听到了自己所问的两个问题的答案,知晓了此处发生的事情之后,陈吟袖便又简单至极的道:“军情有变…上峰命令,于明曰午时前赶到南星坡设防。”

  “什么?”

  辛微芥和康千绝同时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喝。

  南星坡是黑地峡谷之后,深入大荒泽数十里的地方,明曰午时前就要赶到,巡牧军根本不可能有多少休息的时间。

  “我们锋獠军会在清晨曰出之时便赶至南星坡旁的刺枣丘布防。”

  陈吟袖并没有管两人的反应,只是冷肃的说了这一句,交了一面黑色的令旗到林夕手中。

  全部是由薄黑铁打成的三角黑色小旗上,镂空雕刻着一龙一蛇的标记。

  然后,这名英挺冷漠的将领便在铁甲的铮鸣声中上马,所有的一直没有下马的锋獠军,全部随着他瞬间化成了一条黑色铁流,朝着黑地峡谷的方位掠去。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