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章 天上和地下

第十章 天上和地下

  更新时间:2012-09-05

  在清晨的第一缕曙光从天空洒落之时,林夕看到了传说中的大荒泽。

  宛如另外一个世界。

  无边无际的黑水横流的沼泽和土丘上空,沉沉的乌云压得分外低,甚至给他一种并非真实,而是人工营造出来的电影特技场景的错觉。

  有一些他根本不知道名字的巨鸟从荒泽之中飞起,消失在比别处低得多的乌云之中,又不时有巨鸟从乌云之中落下。

  视线所及的区域之中,到处都是一片片的水泊和淤泥地,即便是略微干燥的泥地上,也都长着比人还要高出数倍的芦苇类秸秆植物。

  难以想象的蛮荒压迫感迎面而来,令人窒息。

  林夕甚至连大块的石头都没有看到。

  龙蛇山脉上到处都是岩石,然而越过龙蛇山脉,只是到这山脚下,那层层的白色页岩就如同根系般深入了黑色的泥土之中,不见踪迹,就连那一座座似乎可以接触到乌云,长满各种刺木和芋类大叶植物,充满魔幻气息的丘陵,也都是黑泥堆积形成的土丘,而且连外观都是如出一辙,都是一个个滚圆馒头的形状。

  在边军的资料中记载,穴蛮一般便生活在许多草甸之中的这种山丘中的洞穴中。

  在漫长的冬日之中,他们便以土中的一些根茎和虫蛹为主食。

  白色的页岩山体和这黑色的大地之间黑白分明,有着一条异常明显的界限,林夕便站在这条界限之上,端详着这个全新的世界。

  辛微芥没有催促林夕。

  他知道第一次见到大荒泽的人都会由心的震撼,而且他和他身后的军人都需要一定的时间休息。

  他们都是最忠诚于云秦,追求着荣光的军人,所以他们无法去考虑每一道军令之后的含义,只要军令是真实下达的,即便前方是必死之地,他们也会决然的前行,执行军令。

  ……

  两名高大的穴蛮穿行在一株株旅人芋之间。

  旅人芋是大荒泽中最为常见的阔叶植株,这种植株并没有像芋头一样的块茎可以食用,但是茎叶里面却是和旅人蕉类似,蕴含大量微甜的清水,只要刺出一个深洞,清水就会像泉水一样涌出。这种植株的另外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十分巨大,生长超过三年便会长到五米以上的高度,而且遮天蔽日,遮挡上方阳光的同时,还会汲取掉土地中适合植株的养分和大量水分,所以这种旅人芋大片生长的地方,地表会十分干净。

  此刻这两名穴蛮所在的便是这样的一片已经超过六米高度的旅人芋林地,他们长满厚茧的**双脚踏在松软干燥且没有杂草的黑土上,没有丝毫的声音。

  这两名穴蛮的行藏也是十分谨慎,不停的四下张望着,显示出和身形截然不同的诡异姿态。

  就在这两名穴蛮身后六七十步的旅人芋林中,有一支超过百人的穴蛮大队也在无声的前行着,显然这两名穴蛮只是这支队伍的斥候。

  以穴蛮的体力和耐力,只要和云秦军队拉开五六十步的距离,除非是个别强大的修行者,否则云秦军队在大荒泽中没有任何的方法追上逃跑的穴蛮。

  蓦的,一名黑甲军士从这两名斥候穴蛮上方的芋叶边缘滚落了下来,手中一柄剑尖处分叉的宽阔长剑直指其中一名穴蛮的后颈。

  这旅人芋虽然粗壮高大,但是茎叶比较柔软脆嫩,但这名黑甲军士竟是爬到了最顶端,藏匿在顶端的叶中,此刻滚落下来,更是轻盈得如同芋叶中心的一滴小水珠,竟没有丝毫的声音,直到临近这两名穴蛮的头顶,这两名穴蛮才感觉到了异样的风声和寒意,猛转过身来。

  只在转身的瞬间,其中一名穴蛮眼中看到了急速而来的剑锋,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动作,分叉的剑尖已经狠狠的扎入了他的脖颈之中,瞬间切断了他大脑的鲜血供应,令他手中一直提着一根羽毛般轻松的卷口战斧刚刚挥起,就失去了继续往上的力量,颓然从他的手中滑落。

  “噗!”

  与此同时,一根银色的长矛带着强大的冲击力投射而来,硬生生的洞穿了刚刚转身的另外一名穴蛮的身体。

  这名穴蛮泛出了一声惨嚎,想要站住,但只是这一股坚持,便已经耗光了他体内所有的力量,他的人站住了,没有倒地,但是再也做不出任何一个动作。

  后方穴蛮大队的绝大多数人都看到了这两名穴蛮身上的鲜血喷洒在下方松软干燥的土地上,看到了一名穴蛮随着手中的战斧颓然倒地,而他旁边的一名穴蛮虽死而站立。

  然而他们此刻已经无暇顾及这两名距离他们五六十步距离的黑甲军士,就在他们的头顶,那五六米高的巨大芋叶上,一名名黑甲军士纷纷如轻盈的水珠,下雨般滚落了下来。

  只在第一眼看清这些黑甲军士身上如同花瓣般交叠,却是布满游动细蛇一般符文的黑色铁甲,这些穴蛮就顿时感觉到了铺天盖地的死亡气息。

  黑蛇军!

  穴蛮或许并不清楚龙蛇山脉中这支强大而神秘部队的称号,但数十年的战争中,黑蛇、黑龙、黑旗这三支军队,对他们来说意味着的就是死亡。

  ......

  一名名肃杀的黑甲军士落地。

  五六米高的距离竟似没有对他们的下一个动作产生任何的影响,只是在他们的足下纷纷的溅起了一团团黑色的泥雾。

  层层叠叠如花瓣一般的黑色金属甲片相互摩擦之间却是没有任何的声响发出,溅射在上面的鲜血也都是沾不住,一滴滴的飞快滑落。

  黑色坠落,嵌于纷乱的青色之中。

  一圈血浪泛开。

  因为这变化太快,应变太过急促,所以就连这些平时暴戾异常的穴蛮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什么呼喝,唯有兵刃的破空声以及穿过血肉的声音,使得这一瞬间的景象显得分外的庄严和肃穆。

  血浪在空中泛开,坠落在黑色松软的土地中。

  有穴蛮沉重的身躯倒下,也有给人感觉真如一条黑蛇一般的黑蛇军军士倒下,只是倒下穴蛮的数量,却是远远的多于黑蛇军军士。

  只是这庄严肃穆的一瞬间,龙蛇边军这支强大而神秘的军队,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很多穴蛮在终于发出一声怒吼之后,却是发现,自己的视线之中已然到处都是森冷的黑色,自己身周那些身上泛着青色岩石色泽的同伴已然倒下,唯有一名名身上泛着血光的森冷黑甲军士,在掩杀过来。

  先前那名手持剑锋分叉阔剑的黑蛇军军士也已高速冲到这黑青交缠的边缘。

  因为他的速度快过这里任何一个人,所以几乎所有还活着的穴蛮都感觉得出来,他是这批黑蛇军的将领。

  一名提着用一根粗糙铁棍和一个庞大鳄鱼头骨制成的巨锤,刚刚将一名黑蛇军军士硬生生的砸飞出去,身高足有两米多的穴蛮如同一座移动小山迎上了这名黑蛇军的将领。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名黑蛇军将领在用手中的阔剑拨开他巨锤之中,只是简单至极的冲入中线,和他硬生生的撞在了一起。

  高大的穴蛮感觉自己撞上了一座真正的大山。

  他听到了自己胸口的骨骼发出的碎裂的声音。

  他发觉自己甚至一倍于对方的身躯,竟被对方顶着往后倒退,双脚在松软黑地上犁出两条沟壑。

  瞬间的窒息感和剧痛使得他胸口乃至双臂的肌肉都无法发力,然后他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阔剑斩了回来,斩在了自己的脖颈之上。

  ……

  手持阔剑的黑蛇军将领脚尖在僵住的穴蛮腹部一点,他的整个人飞腾了起来,从高过他一个头不止的穴蛮头顶飞越了过去。他的身后,穴蛮脖颈上一侧,鲜血在无尽般狂喷着,穴蛮壮硕到令人心悸的身躯,缓缓的往后倒下。

  所有黑蛇军军士即便不是修行者,也是在长年的磨砺下,力量和速度突破一般武者极限的强者。

  他们奔跑的速度,本身就不会比这一般的穴蛮战士弱,所以这些穴蛮战士即便是想逃,也根本难以逃脱,然而就在此时,就在这名黑蛇军将领的目光刚刚停留在阵中一名比他击杀的这名穴蛮还要高大,还要强壮的穴蛮战士的身上时,下方的黑土地,突然剧烈的震颤了起来。

  所有的黑蛇军军士都感觉到了异变,感觉到了来自地下的危险。

  “哗啦”一声巨响。

  一株庞大的旅人芋骤然倒下。

  就在阳光从这株倒下的旅人芋上方洒落,旅人芋巨大的茎叶折断,白色断口间无数清冽的水流如喷泉般喷涌而出时,一个庞大的兽头从这株倒下的旅人芋根部透出,随即是更为庞大的身躯。

  手持阔剑的黑蛇军将领呼吸微顿。

  好像末日骤然来临一般,所有的黑蛇军军士看到,自己的身周,甚至自己的脚下,一片片黑色土地凹陷了下去,一头又一头庞大的巨蜥,嘶吼着从地下跃了上来。

  ***

  (更新来了....因为前几天想其余几线的细情节想得有点脑汁绞尽...今天就特别的疲,以至于更新晚了些...但接下来这龙蛇一线的情节还得继续绞脑汁....所以我也不多废话了,继续绞去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