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一章 身负使命者

第十一章 身负使命者

  更新时间:2012-09-06

  手持阔剑的黑蛇军将领再次飞跃了起来。

  他身上的鳞甲上的蛇状符文中发出了黑色的冷光,他手中藏青色的开叉阔剑上也发出了光,直至这时,才可以看到他的这柄阔剑上也密密的纂刻着一条条鹰羽般的符文。

  “嗤!”

  他的阔剑深深的扎入了前方一头巨蜥的脖中,并发出裂帛般的切割上,在这头巨蜥的脖子上拖出了一条将尽半米的伤口。

  伤口中腥臭的鲜血如同桶泼一般泼出,然而这条巨蜥在悲鸣之间却还未倒下,依旧带着上方的穴蛮骑者往前冲出,巨柱般的脚掌依旧不停的践踏在黑色土地上,发出轰鸣。

  大地在震颤、地面上黑色的尘土飞扬,形成了滚滚的黑色浓雾。

  从上方往下看,也根本看不清黑色浓雾之中的厮杀到底有何等的惨烈。

  唯有猛烈的冲撞声,震耳欲聋的刀兵相接声,一株株充满着魔幻色彩的巨大旅人芋轰然倒下,一蓬蓬更浓厚的黑色尘雾震荡而起。

  ……

  终于,不再有旅人芋倒下,不再有黑色尘雾震起。

  断裂的旅人芋白皙的裂口中,清水嗤嗤的喷出。

  尘埃慢慢落回地面,显出了手持阔剑的黑蛇军将领的身影。

  他的身周,到处都是一个个如同陨石撞击般的深坑,一头头身上皮开肉绽的庞大巨蜥尸体横七竖八的躺着。

  这名黑蛇军将领的双手和身体都是不可遏制的发抖着。

  这些庞大巨蜥的尸体之间,唯有十三名黑蛇军军士和他一样站立着。

  他们的身外,到处都是散落着巨型的长枪,穴蛮的尸体和浑身黑色鳞甲的黑蛇军军士的尸体。

  这名黑蛇军将领陡然不停的咳嗽了起来,他看着这些身穿黑色鳞甲的尸体,看着地上的这些深坑,他的眼角骤然睁裂了,留下了数滴鲜血,如同血泪。

  ......

  这名黑蛇军将领叫燕玄一,同样是出身于仙一学院的强者。

  龙蛇边关地带,谁都知道黑蛇军并非普通军队。

  但唯有龙蛇军方的高层和黑蛇、黑龙、黑旗这三支军队的成员,才知道这三支强大而神秘的军队,原本就是针对地方的修行者而孕育而生的。

  这是专门用于绞杀修行者的强大武力。

  尤其是在龙蛇山脉和大荒泽这种地方,想要杀死修行者,光凭人数堆是没有用的,这里绝大多数地区骑兵都没有办法行动,修行者完全可以利用强大的体力和速度,逃脱大军的碾压。这也是很多云秦重犯,都会设法逃到龙蛇山脉里做流寇的原因。

  在这种地方,唯有每名军士都有很强大的武力,至少是可以追赶或是缠住修行者的武者。

  这样的军士除了没有魂力的支持,无法利用魂兵和耐久力不够之外,其实和一般的修行者也已经没有太大的区别,而且要形成这样的战力,这样的军士肯定已经在这边关的生死绞杀中不知打磨了多久,远超出一般军士的服役年限。

  这样的军士,有着更多独特的手段和经验,每一个人都可以做普通边军部队的教官,这样精锐中的精锐军士,数量自然不可能太多。

  整支黑蛇军,也唯有两百人不到。

  这些黑蛇军的军士,都是“老油子”,很难死的存在,然而这一战尘埃散开,此次出动的足足一百三十名黑蛇军军士,却只剩下了十四名。

  因为这些强者难死,所以其中的很多人都已经和燕玄一在这边军之中一起呆了六七年,有些人是和他一起进入的黑蛇军,有些人是他们亲手训练出来,带出来的。这么多年下来,他们积累的感情是无法用言语具体形容,在战场上的默契,甚至也只要用一个眼神就可以传递。

  然而只有十四人和燕玄一最终还站立着…即便燕玄一这种将领的心比一般人不知强大和冷硬多少,但这种结果也让他根本无法接受。

  ……

  血泪从燕玄一的脸颊上滑落。

  燕玄一无声的看着面前的一个个深坑。

  因为黑蛇军不是普通军队,所以他和黑蛇军这些人也早已经知道了穴蛮因那一名大荒泽之后的女修行者而有了巨蜥骑士的存在。

  然而巨蜥骑士对于黑蛇军,对于云秦军方和整个云秦帝国而言,依旧是个迷。

  如何令这残暴无比,纯粹的力量大过普通修行者,普通军士的刀剑都根本刺不破坚韧表皮的食人巨蜥臣服和甘听御使,这是个迷。

  巨蜥身上的骑士被杀死之后,巨蜥却依旧还能认清敌我,依旧击杀云秦的军士,不会误伤穴蛮,这也是个迷。

  如何能令这巨蜥在地下行走,这更是个迷。

  从先前的军情报告,所有云秦军方的判断都是,这些巨蜥是事先通过穴蛮挖出的地道,潜伏在地下。

  因为巨蜥的后肢虽然异常有力,甚至可以带着数名全副武装的穴蛮猛力的跳跃,一个跳跃甚至可以七八米的距离,但这巨蜥的前肢却没有后肢有力,并不善于挖掘。

  但是此次是他们埋伏这些行进的穴蛮队伍,这些巨蜥不可能事先就已经埋伏在这地下,所以先前云秦军方对于这穴蛮巨蜥骑士的判断完全是错误的!

  穴蛮必定有什么可以让这巨蜥快速在地下通行,陡然发动突击的方法!

  而且这个方法,包括穴蛮这种从地下突击的战法,肯定是那名女修行者教这些穴蛮的。

  正是因为探查到有大队的穴蛮极有可能从这片区域过,要去接应那名溃逃中的女修行者,所以黑蛇军才会领命在这里设伏,但燕玄一却是没有想到,在此处竟然会遇到这么庞大的巨蜥骑士部队…足足有超过四十头巨蜥,在浓厚的黑色尘埃中和他们进行了惨烈至极的绞杀。

  在丢下了三十多头巨蜥的尸体之后,还有几头巨蜥,却是还逃脱了出去。

  这一片旅人芋林地方圆有十几里,视线十分清晰,原本穴蛮大队想逃也无法逃脱,会是一场十分轻松的大胜…然而这么多数量的巨蜥骑士,这些巨蜥翻腾起的,令他们无法呼吸和阻挡住他们视线的黑色尘雾,却是让他们的这一战变得如此惨烈。

  燕玄一沉默了许久,直到他眼角的鲜血干透。

  他挺直了身体,对着地上所有这些身穿黑蛇鳞甲,变得越来越冷的躯体,敬了一个军礼。

  所有还和他一样站立的黑蛇军军士,也同样无声的行了一个军礼。

  一切为了云秦。

  一切为了荣光。

  这些伙伴已然永远不可能再站起,然而他们还站着,所以他们还必须行使着自己的使命。

  这样实力的穴蛮大部队想要穿过这里…只能说明云秦军方的那么多调动是有效的,那名来自大荒泽之后的女修行者,一定就在云秦军方围困和压迫的这个区域之内,所以无数的穴蛮才会从四面八方不计代价的赶来。

  在惨淡的阳光照耀下,这十几名黑蛇军军士的军礼,闪耀着异常的光辉。

  “嗤!”

  军礼毕,一名黑蛇军军士射出了一支燃烧的火箭。

  张院长早就告诉过林夕,这个世上是不存在**的,所以这个世上并没有绚烂的焰火。

  然而就在这支燃烧的火箭飞到最高,几乎就将接近那压得很低的云层时,这名黑蛇军军士又射出了一箭。

  这一箭准确无误的击中了已然开始下坠的火箭,箭尖和箭杆炸裂,一蓬粉末散开,燃烧,化成一蓬黄色的浓烟,在空中散开。

  ……

  …...

  林夕和巡牧军正极小心的行走在大荒泽中。

  陡然,他感觉到了什么,抬头,他看到东北方远处的天际,有一团黄色浓烟在散开。

  一名身穿一件如林夕熟悉的电影中死神长袍一般,连脸面都遮住的黑色长袍的娇小身影远远的缀在林夕和巡牧军的身后。

  从身影来看,应该是一名娇小瘦弱的女子。她身上的这件黑袍十分奇特,像是皮质,但却不停的散发着氤氲的黑气,如同永恒的黑夜。

  蓦的,她也停了下来,看向了那团黄色浓烟散开的天空,但几乎与此同时,她的身影却是骤然一僵,缓缓的转身,望向她的左侧。

  她的左侧是一片香蒲林。

  “不要担心,我不是你的敌人。”

  一声极轻极好听的声音从那片茂密的香蒲林中传了出来,如同一阵轻风,却是无比清晰的传入了笼在永恒黑夜中的娇小瘦弱女子的耳中。

  一名脸上蒙着轻纱的红衫女子背着一个琴盒,从香蒲林的一侧绕了出来,明亮的双眸打量着这名极其警惕,似乎随时都会发难的娇小黑袍女子,接着她又轻轻笑着,点了点林夕和巡牧军的方位:“你这样的修为,却是能够发现我的存在,想必也是得了独特的传承…你是青鸾学院的守夜者?如果这样,那你和我的目的,应该是一样的。”

  永恒黑夜般的黑袍中,瘦弱女子并没有因这名红衫琴师的话而有丝毫放松,整个背部反而微微的弓了起来,明显更为紧张和警惕,“你是什么人?”她的声音也低低的响了起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