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二章 惊人,因为秘密后的好处

第十二章 惊人,因为秘密后的好处

  “我不能告诉你我是什么人。”

  红衫女琴师有些歉然,甚至有些感慨与同情的看着笼在黑袍中的瘦弱女子。

  她清楚的知道青鸾学院的守夜者背负着什么样的使命,正是如此,她才觉得这样的使命让这样一名瘦弱少女来背负,显得有些残忍。

  然而她这句话才刚刚出口,她的背部却是也微僵,手心中有些微的冷汗沁出。

  她慢慢的转过了身。

  一名显得特别桀骜孤僻的独目黑袍中年男子在她身后不远处显现了出来。

  他的身上,背着一张过分巨大的长弓,整具弓身只比他的人短了没有多少。

  弓身宽厚,散着淡淡清冷银光,如一轮弯月,弓弦淡黄,如成熟银杏果的颜色。

  笼在黑袍之中的瘦弱少女在看到这名桀骜孤冷的黑袍中年男子出现的瞬间,身体崩得更紧了些,但是看清这名男子身上的黑袍和他的面目之后,却是反而彻底的放松了下来,只是不出声的看着。

  “冷月银杏..佟韦,想不到你竟然都来到了这里。”

  红衫女琴师看清了这名男子的独目,也随即有些震惊的想到了这名男子的身份。

  这名独眼黑袍男子,赫然正是青鸾学院传授林夕和边凌涵风行者箭技的独眼讲师佟韦!

  “你知道我…你还看得出她是守夜者,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应该是在东林行省阻住了叶忘情的那名琴师,你到底是什么人?”

  带着学院独有的骄傲,如高山雪原中高崖上遗世孤立的苍鹰一般的学院黑袍讲师佟韦冷冷的看着这名红衫女琴师,冷冷的问道。

  “我能不能不回答?”红衫女琴师苦笑。

  佟韦摇了摇头,“不能。”

  能够掌控风行者箭技…能够在青鸾学院教导风行者的人,自然也是真正的风行者。

  红衫女琴师也十分清楚对方的身份,她也知道,真正的风行者除非在有绝对把握,在将对手一击必杀的情形下,才有可能将自己的身影暴露在对方的眼中。

  佟韦的“不能”两字虽然简单到了极点,但是她感觉得出佟韦的决心。

  或许对于青鸾学院的这些真正嫡系而言…除了他们的人之外,这整个天下的人,都可以算是他们的敌人?或者说,他们从来不惮于将天下所有人视为敌人?

  红衫女琴师苦笑着,轻叹道:“我是周首辅的人。”

  “周首辅?”佟韦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似乎这在他看来是根本不可能,不合逻辑的事,“为什么?”

  红衫女琴师看着佟韦,轻声叹道:“他是帝国的首辅,但他同时也是一个父亲。”

  佟韦的眉头更深的皱了起来。

  在他和许多青鸾讲师的眼中,中州皇城中那名才智和修为同样强大的首辅,不是帝国的首辅,而是皇帝的首辅。

  在他们的眼中,那人是最为的愚忠,绝对忠诚于皇帝。

  这并非是要投靠云秦帝国最大的靠山,而是他的心,本来就是这样的。

  朝堂之中,很多臣子的心,也是这样的。

  忠于天子,这是融于他们的血脉之中的东西…所以他们绝对不会做出违背皇帝意愿的事。

  然而现在,因为林夕…就连这样的人物,在行事上都有了这样的改变。

  “看来有关他是学院这一代的风行者的传言是真的…否则你不会在这里。”

  看着沉默不语的佟韦,红衫女琴师的声音又轻柔的响了起来,“早知道你这样的人都会来…那他的安全还会有什么问题?早知如此,我就不用花这样的力气一直跟着他了。”

  佟韦只知道自今年春开始,云秦已然不像先前那么平静,他也无从判断,那名首辅因为林夕和高亚楠而产生的改变,会对将来造成到底是好还是坏的影响。听到红衫琴师的这句话,他缓缓的抬起了头,冰冷桀骜却是又带着一丝凝重之意,摇头:“未必。”

  红衫女琴师微微的变了脸色,“为什么?”

  佟韦看着红衫女琴师,冷道:“不要小看了皇帝的决心…还有,炼狱山的修行者。”

  “炼狱山的修行者?”

  红衫女琴师十分清楚炼狱山的修行者是何等强大的存在,但她十分清楚帝国最南疆域外的大莽和这里相距不知道多远,大莽的顶尖修行者,又怎么会到这里?

  她知道佟韦说有,就肯定有,但她却是怎么都觉得不可思议,于是她又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什么?”

  “云秦想知道这年春起,穴蛮变化的根源,想知道这里的许多秘密。大莽自然也想知道。”

  佟韦冷笑道:“一两场的大捷和想要知道的秘密相比,又算什么?若是云秦或是大莽,能够拥有巨蜥骑士大军,那对于这世间的局势,就会产生多大的改变?”

  佟韦既然会对红衫女琴师说这些,是因为他知道红衫女琴师有资格听他说这些,也知道许多人不知道的东西,也能理解这些。

  果然,红衫女琴师面色顿白,缓缓点头,已然全部明白。

  现在拥有巨蜥骑士的是穴蛮…若是拥有巨蜥骑士的是云秦,那该如何?若是拥有巨蜥骑士的是大莽,那又该如何?

  以云秦帝国的财力和人力,若是知晓这些秘密,能够培育出多少强大的巨蜥骑士?

  若是成千上万的这样的大军…这令她也根本难以想象,唯有心神震颤。

  “我和你们合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略微平静了一下心神之后,红衫女琴师没有犹豫,看着佟韦说道。

  ……

  ……

  林夕和巡牧军到达了军令所示的南星坡。

  除了林夕之外,所有人都在剧烈的喘息着,浑身大汗,不得不将身上的黑甲都解开了些,用干布塞进去擦拭掉甲衣里面的汗水,以免接下来汗冷而消耗掉更多的体力。

  正值中午。

  巡牧军几乎是以极限的急行军行进,才在命令规定的时限之内到达了这处地方驻防。

  此刻所有巡牧军军人,包括辛微芥和康千绝在内,体力也接近极限。

  在长年的训练和交战之中,所有这些军士对于自己的体力恢复都有着很清晰的感觉…在这种体力的状况下,除非有三个时辰以上不受任何惊扰的深度睡眠,才能将体力恢复到八成以上。

  两名行在队伍之前的侦察军士带回了消息。

  陈吟袖率领的锋獠军的确已经早就赶到了他们对面的刺枣丘,此刻正潜伏驻守在那里,然而对照军图,实地看清这周围所处的地形时,辛微芥便又是忍不住脸色极其难看的朝着地下狠狠的吐了口口水。

  南星坡和对面的刺枣丘都是圆滚滚馒头状的土包丘陵。

  刺枣丘的一侧是一大片长满浮萍状植株的水泊,间或长着一丛丛比外面正常的芦苇高大和粗壮数倍的芦苇状植株,从水色来看,水应该不浅,加之这里的水泽都有大量淤泥,想要从那片区域涉水通过似乎不太可能。

  南星坡这侧则是一大片低矮的红松林。

  这种红松林最大的特点,便是根系极其的旺盛,而且都纠结在一起,如同一层层厚网重叠在一起,而且这根系又是十分强韧,若是缓慢攀爬倒还可以,但若是想强行在里面砍出一条路来,却是极其的困难。

  南星坡和刺枣丘这两个丘陵的中间,却是一个开阔的平原地带,长满了无数足有一人多高的荒草和一些如同槟榔树一般,唯有顶部有树叶的奇异高挑细树。

  所以要通过这方圆二三十里的区域,这夹在两个丘陵之间的荒林地带,便应该是唯一途径,几乎别无选择。

  这个区域之内虽然一共有三个丘陵,但是其中一个是在刺枣丘那边的水域中间,没有什么意义,所以在战略上而言,悄然在这两个丘陵上驻防便十分正确,相当于看住了这方圆二三十里的区域,看住了这一片通道。

  山丘上落下的箭矢等物,能够对下方平地上的军队造成很大的杀伤。

  然而南星坡这一个丘陵比对面的刺枣丘要低矮一些,而且除了一些荒草之外,这南星坡的山坡都十分平缓,只是长满了一种叫做南星花的白色和黄色相间的夜间开放的小野花。而刺枣丘非但坡度要陡峭许多,而且上面长满了长有尖利长刺的刺枣,即便是穴蛮的肌肤,想要强行从里面穿越,也会被刺得疼痛难忍。

  所以按照穴蛮的习姓,恐怕遭遇到两边丘陵的阻击时,极有可能就会选择直接从这南星坡碾压过去,直接从这南星坡上翻过去。

  无论是按照人数还是实际战力而言,巡牧军和陈吟袖的锋獠军便应该换一个地方驻防,但是现在,偏偏却是由他们巡牧军来驻防这更加危险的南星坡!

  辛微芥清楚这里面的不公,但他是真正的军人,所以他一定会坚决的执行军令,而就在他准备下达全员分三批整修的命令时,他和所有的巡牧军军士,看到了东北侧的天空,升腾起了一株艳红色的烽烟。

  如同一根巨大的血柱,直冲上天。

  所有巡牧军军士的剧烈喘息都有些停顿。

  一股异常壮烈的情绪在这山丘和大荒泽之中很多地方蔓延。

  垂手而立的林夕,看着这血柱般的烽烟,也是感到了这股异常壮烈的气息。

  在龙蛇边关,这艳红色的烽烟,只代表一个命令,那就是死守...流尽军队最后一滴鲜血的死守。

  这艳红色的烽烟,不是发给他们一支巡牧军,而是发给所有看得到这烽烟的所有驻防部队…让所有这些驻防部队,不惜一切代价,死守驻守的阵地,不管面对的是何种敌人!

  林夕和这整支巡牧军,以及和他们一样已经到达大荒泽中许多处地方的驻守部队,他们依旧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但此刻所有看到这道烽火的部队,都感觉到了这里正在发生的事,极其的惊人。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