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三章 要你活着

第十三章 要你活着

  林夕坐在还没有开放的南星花丛中,用一根枯枝在面前的地上画着圈圈。

  他是夏副院长和萧明轩认定的具有和张院长一样“将神”天赋的人,学院自然在他身上倾注了比其余任何身份的人更多的心血。

  然而夏副院长和萧明轩却绝对不会让林夕乐享其成学院的资源,直接让林夕利用学院这座靠山,将学院直接当成手中的兵刃。

  温室之中绝对无法走出真正的强者。

  无论是震慑一方的南宫苍月,还是能以一人之力走入中军,清洗一名一品大将和其亲信的大莽修行者道边李苦,都是依靠自己的力量,一步步成为了巅峰强者。

  学院要让林夕自己去思考,自己去探求,自己去修行。

  因为对于夏副院长和萧明轩而言…学院不可能是“将神”永远的靠山,到林夕真正成为“将神”的那时,学院反而是要靠他。

  经常不自己思考,就会忘记如何思考,判断力就会越来越弱,越来越不够聪明。

  不自己修行,即便所有青鸾学院的丹药和大补之物堆砌在一个人的身上,最多也只能让人直上国士,因为修行者本身的改变,这个世界所有的灵丹到了国士修为之后便再也无用,而且纯粹的灵丹堆砌,也只会让修行者忘记真正的修行。

  林夕并不知道夏副院长是在竭力引导,竭力让他走着自己的将神之路。

  但他已经习惯自己面对,自己考虑问题。

  只是看似无聊而幼稚的几个圈圈画下来,他已经想明白了许多问题。

  这样的烽烟,只能说明进入大荒泽的边军部队已然不少,而且必须要死守…这便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要封堵对于云秦军方极其重要的人物。

  恐怕唯有让穴蛮产生重大改变的领袖,才能令云秦军方如此不惜代价的大肆进入必定会导致大量牺牲的大荒泽深处。

  要对付穴蛮这样的领袖,一层网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即便那名穴蛮领袖所在的部队正巧从自己这里突过去了,林夕可以肯定,云秦军方在自己巡牧军的身后,肯定还有重重的布置。死守令的发出,便表明云秦军方的层层部署已经彻底完成,已经到了最后要收官之时。

  最后收官之时,便是这场战役的最后绞杀之时。

  大荒泽是穴蛮的领地,是他们的主场,这势必会是一场惊天大战。

  林夕有时候的确不看重有些荣光,面对这种明显带着某种不公意思的驻防令,若只是他,他未必会遵守这个命令,但是他十分清楚,辛微芥和这些巡牧军军士和自己不同,他们绝对会不惜生命死守。

  正是这种精神和荣光支撑起了龙蛇边关,支撑起了这个帝国,所以他对这些军士满怀纯真的敬意,所以他会和他们并肩作战,他要尽一切力量,让这些军士和自己一起活着。

  想清楚了这里正在发生什么样的事之后,林夕闭上了双眼,开始试着进入冥想修行,恢复魂力。

  因为在一开始青鸾学院的魂力修行课上,他便知道,真正的强者,即便是在两军交战的杀戮场上,也能进入冥想修行恢复魂力。

  他,便是要成为这种强者。

  ……

  “噗!”

  一只巨大的脚掌深深的踏入沼泽地的淤泥之中,却是再无力拔出来,接着,随着一声最后的哀鸣,伤痕累累的庞大身躯倾倒在沼泽之中,再也无法爬起。

  不知是区域太过宽广,还是一直在里面辗转,寻找一条合适的出路,由三十头受伤巨蜥和一百五十余名穴蛮组成的身影庞大的队伍,依旧行进在长满巨大黑色莲花的沼泽地中。

  只是现在的这支队伍,显然已经又经过了一场激战,算上此刻受伤太重而倒下不起的这头巨蜥,整支队伍也只剩下了八头巨蜥和七十余名穴蛮。

  黑袍女子依旧坐在第一头巨蜥的背上。

  黑袍下面是绿色的斗篷。

  绿色的斗篷遮着她眉目如画的面目,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是她绿色的双瞳,却是充满着说不出的悲伤。

  在她身后的这头巨蜥伤重力竭倒下之后,整支队伍不听她的指挥停了下来。

  四名身材最为高大,身上散发的热气最为灼热的穴蛮到了她的面前,对她躬下了身体,对她说着唯有穴蛮和她能懂的话。

  因为在穴蛮的传说之中,从大荒泽的东端天地中走来的绿瞳者本来就是上天派来帮助他们的圣灵,而她自从进入大荒泽中之后,教会了穴蛮很多东西,让所有的穴蛮部落都意识到她的存在对于他们而言有着什么样的意义,所以所有穴蛮部落都以她为圣女,对她的任何话,任何命令,都奉为上天降下的神谕,从来不会有丝毫反对,更不用说是违抗。

  然而现在这些穴蛮,却是第一次违抗她的命令,停了下来,请求她离开。

  并非是因为她率领的这一战大败,并非是怀疑她,想要舍弃她,他们请求她离开,正是因为她在他们的眼中,依旧是任何东西所不能改变的圣女。

  只是因为他们明白,她一个人逃,比带着他们这些人一起逃要容易和简单许多。

  只是因为她带着他们这些人一起走,几乎不可能逃过云秦那些精锐军队和强大修行者的追踪。

  他们要她生。

  但是她又怎么可能抛下这些人?

  正是因为她的一些失误,一些对云秦军方和修行者的强大的错误判断,所以才导致了这样的大败,她现在又怎么忍心独自离开?

  她悲伤着,面对这些穴蛮的请求,决然的摇头拒绝。

  回答她的拒绝的是鲜血。

  这四名穴蛮中最为强大的武士同时挥动了自己所带的兵刃,朝着自己的喉咙斩去。

  她惊惶,娇小的身躯从巨蜥的身上飘了下来,然而她拼命全力,从她身上迸发的磅礴气息也只是将她面前两名穴蛮手中的兵刃打得飞出,另外两名穴蛮的手中兵刃,还是落在了自己的咽喉上,鲜血发出嗤嗤的声音,顺着冰冷的金属兵刃表面喷洒在空中。

  她的绿瞳中有滚滚的热泪落下,然而她看到,剩余所有穴蛮,都决然的将自己手中的兵刃举了起来,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她失声痛哭,像无助的普通女孩一样失声痛哭,但她只能点头。

  这一名牵动了整个云秦帝国的绿瞳女子,像普通女子一般失声痛哭着,踩着黑色的莲叶,孤身离开。

  ……

  傍晚的大荒泽是一天之中最为壮丽之时。

  夕阳的光辉将压在大荒泽上方的乌云和瘴气渲染出各种壮丽的色彩。

  辛微芥在林夕前方的一处高坡最顶端沉默的趴着。

  对于行军打仗和战略之事,他比林夕想得还要透彻,自那艳红的烽烟燃起之后,他便改变了原先的命令,让所有巡牧军全员静修,他甚至没有派出岗哨,只是和康千绝两人轮流值守。他也没有令巡牧军挖陷坑等防御工事。因为他十分清楚,在这种坡度的山坡上,除非能挖出一个个深达三米的陷坑,否则对冲袭而上的穴蛮战士起不到什么作用。至于其它大型工事,以巡牧军现在的体力,也根本不可能完成。说到底,巡牧军本身就是搜捕的巡逻军,并非是配备了许多强力军械的强力部队。

  夕阳未落,天边更是异样的血红。

  忽然间,辛微芥的身体微微一僵,仿佛突然被一团寒冷的空气冻结住。

  他看到两处山丘之间,在暮色中略微显得有些模糊的荒草和林地之间,有了些不寻常的律动,而且这方位,来自于龙蛇山脉的方向。

  他知道有些事终于来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他往后弹出了一块石头,弹到了他在身后一块低地中熟睡着的康千绝的身上。

  康千绝睁开了眼睛,他用力的眨了两下眼睛,瞬间变得清醒,随着他一声极其的呼喝,所有巡牧军军士全部睁开了眼睛。

  在这些巡牧军军士猫着腰无声的朝着这南山坡最高处集结时,林夕也睁开了眼睛。

  他提起了身旁放着的神梨木弓和一袋黑色箭矢,无声而敏捷的到了辛微芥的身旁。

  就在这时,一枝黑色的羽箭,带着凄厉的风声,从对面锋獠军所在的刺枣丘中飞射了出来,射向了那片有些不寻常律动的荒草林中。

  因为力量不足,即便是从山丘顶部抛射而出,这支黑色羽箭还是在距离那处有不寻常律动的荒草林有四十余步的地方坠落,再也看不见任何的痕迹。

  没有任何云秦军队用以甄别的口令发出,这并非是想要从这里通过的云秦军队。

  一些沉闷如野兽咆哮般的低吼响起,一名名异常高大的身影,开始在荒草林中往前狂奔,想要突入更深、更广阔的大荒泽中去。

  巡牧军中所有箭手全部站了起来,即便他们的瞳孔都是随着越来越多的高大身影的凸显而剧烈的收缩着,十九条黑色的持弓身影在这天地间显得异常微不足道,但他们还是不惜一切的站立了起来,举起了手中的弓箭。

  “你们还不到射程,先不要射,等到了你们的射程之后,我会让你们动手。”

  就在此时,林夕无比肯定的声音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林夕对于军队的指挥尚且远不如辛微芥,但是对于弓箭射程,他却是有着绝对的把握。

  就在所有巡牧军箭手因为他的话而停顿时,他已经极其流畅的捻起了一枝黑色羽箭。

  “嗤!”

  一道黑色的流星,带着肉眼难见的涡流,狠狠的坠落。

  一名狂奔着的高大穴蛮,陡然如同被一根巨木撞中,一团血花从他的身上迸射开来,他的身体,也如同一截木头,狠狠的冲撞在大地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