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四章 这便是战争

第十四章 这便是战争

  所有的巡牧军军士都心中清楚林夕的箭技必定十分惊人。(_《》)

  昨日夜间,正是那一声声的箭鸣破除了笼罩在他们身上的死亡阴影,给他们带来了光明。

  但这也是他们第一次亲眼目睹林夕在这样的距离下施射。

  南星坡的垂直高度不到一百三十步,大荒泽之中的风速很缓,流动极其稳定,对于林夕而言,在这样的高度命中目标,根本不算什么,他甚至只需要用普通的箭矢,就可以做到如此。

  但这样的一箭,对于这些军人而言,却已经是极其的震撼。

  然而这样的震撼对于他们而言却是并未停止。

  “嗤!”

  就在那名穴蛮被射杀,身体冲得地上无数折断的荒草飞起之时,第二支带着凄厉啸鸣的黑色箭矢便又已落在了第二名冲在最前的穴蛮的身上。

  这名穴蛮再次狠狠坠地,撞起一片泥土和草屑。

  “嗤!”

  “嗤!”

  “嗤!”

  整个天地间,似乎完全被这种凄厉的风声所充斥。

  所有这些巡牧军军士无比震撼的看到,林夕的整个人和手中的弓箭似乎形成了一个无比和谐的整体,在奇异而迅捷的韵律之中,他手中的箭矢如同有自己的生命一般,带着凛冽的杀意,一支支的落下。

  林夕并非是和边凌涵一样拥有真正风行者潜质的人,但是他却是得了真正的风行者传承,而且他的箭技一直都比边凌涵还要强。

  没有一箭落空。

  一箭便是一名穴蛮仆倒在地。

  他虽然还不是真正的风行者,但是已经将风行者的强大诠释得淋漓尽致。这种惊人的杀伤,也正是世间所有和云秦为敌的人,极其忌惮,一定要想方设法将风行者杀死的原因。

  林夕肃杀的不停控弦,持羽,他不喜欢战争,但他知道这便是战争。

  细高的荒树林遮掩着大多数穴蛮的身影,但穴蛮狂奔时造成的草地和这些细高树木的剧烈波动,却是可以让人很清楚的对人数有个最为直观的判断。

  这并非是穴蛮小队,而是人数超过百人的穴蛮大队。这支穴蛮大队是从他们的后方绕路,绕了过来,想要去接应被云秦大军围困封锁着的某个人或是某支穴蛮队伍。

  他看得出这些穴蛮还未到他身旁这些巡牧军手中的黑石强弓的射程之内,所以他依旧没有发令。

  然而就在此时,对面刺枣丘上,一阵密集的箭雨却是已经呼啸而出,朝着下方这片开阔地带抛射了下来。

  林夕的目光骤寒。

  这一阵密集的黑色箭雨气势异常的惊人,然而也是因为射程不足,无法真正落到这些穴蛮的阵中,只是落在了穴蛮大队的边缘,激起了无数迷离的破碎青叶。

  一声如雷般的暴吼骤然压倒了这天地之间所有的声音,自纷乱至极的荒草从中响起。

  一名穴蛮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朝着林夕和巡牧军所在的这南星坡开始狂奔。

  这是一名身材异常魁梧,至少超过两米的穴蛮,剃成了光头,头上和身上都布满了刺青和伤痕。

  他身上的气息却是异常灼热,这使得他身上青色岩石般的肌肤上,竟然散发着一层淡淡的红光。

  无边落木萧萧下。

  地上无数折断的草叶被他带起的狂风卷至半空之中飞舞,簌簌作响。

  他的身上披挂着一块块异常宽厚的金属厚甲,每一块都不像一般穴蛮身上的那么细小破碎,在他身上组成了一件近乎完整的甲衣,他胸口的厚甲是完整一块,护住了他咽喉下方至大腿所有的区域,森冷厚重的金属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青色的符文。

  这是从云秦修行者的魂兵重铠上拆卸下来的一块胸甲!

  这名穴蛮虽披这些厚甲,身形异常沉重,但是每一步跨出,竟能越过五至六米的距离,完全就像一块陨石冲击下来,在地上弹动。

  辛微芥和康千绝的手脚瞬间变得冰冷。

  在云秦军方和穴蛮绞杀的数十年间,云秦军方也早已发现穴蛮之中有少数力量和速度远超一般穴蛮的强者存在。

  这种强者在剧烈动手之时,血液的温度和流淌的速度远远高出正常水平,以至于他们身体的温度都会异常灼热,这种穴蛮,就相当于是穴蛮中的修行者,在穴蛮中的比例,甚至比云秦修行者在云秦军中的比例还要少,现在竟然是有这样的穴蛮,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

  自这名穴蛮如雷暴喝跃出之时,林夕眼中的天地之中在这一瞬便只剩下了这名穴蛮。

  在辛微芥等人只来得及看清这名穴蛮身披近乎完整的甲衣,身上隐隐散发淡淡红光时,他就已经看清了这名穴蛮身上几乎每一块的铠甲,以及手中一面极其庞大的大盾。

  这面大盾超过半人的高度,同样是来自一件重型魂兵铠甲的整块胸甲或是背甲,看上去异常坚厚,边缘一圈却是已经被磨成锋利的刀刃,这使得这面巨盾在这名穴蛮的手中,即是一件极佳的防御武器,又是可以轻易的将一匹战马都切削开来的重型兵刃。

  林夕的右手离开了腰间斜挂着的箭囊,反手从自己背上的布囊中抽出了一根通体散发着金属光泽的黑色箭矢。

  “嗤!”

  一声异常凄厉的破空声再次响起。

  在这名穴蛮刚刚跃起的瞬间,这支显得异常沉重,速度比方才任何一支箭矢都要快的黑金箭矢,瞬间抵达了这名穴蛮的左腿,撞击在他大腿上的一片铠甲上。

  这名穴蛮手中的大盾因为他的往下挥舞,因为速度的惊人,都化成了一条森冷的金属长河,然而因为他在跃起之时,双手都是习惯性的往上挥起,这面盾牌也是高高的扬起的,所以即便他有着如此快的反应和惊人的挥舞速度,却依旧无法阻止这一支箭矢。

  随着一声剧烈的金属撞击声,这名穴蛮的左腿上几乎同时冒出了一团耀眼的火星和一团炽烈如燃烧的血雾。

  穴蛮落地。

  黑色的精金箭矢穿破了金属铠甲,扎入了他的左腿中,让他的整条左腿微微的震颤着,但是这名穴蛮却是依旧顽强的狂奔。

  所有原本想强行从荒林中穿过去的穴蛮,也全部朝着南星坡开始狂奔。

  林夕没有丝毫的停顿,一箭箭连续不断的射出。

  他的箭矢已经不再射向那名中了一箭都似乎全无妨碍的穴蛮修行者,而是落在了后方跟随着这名穴蛮修行者身后涌来的穴蛮大队中。

  每一箭都准确的落于一名穴蛮的身上,喷涌出一团血光。

  只是瞬息之间,便又有五名穴蛮战士重重的倒下。

  “放!”

  林夕发出了命令。

  所有呼吸急促,神经已经和弓弦一样绷紧到极致的巡牧军箭手终于得到解脱一般,在心底深处发出了一声咆哮,以他们平生最快的速度,不停的拉开弓弦,不停的射箭。

  又有数名穴蛮厉吼着倒地。

  然而在这些穴蛮拼命的挥舞着手中兵刃的格挡下,这十几名箭手所能激发的箭矢显得太过羸弱了一些…而这些穴蛮的数量,对于他们这支巡牧军而言,又太多了一些。

  至少有八十余名健硕到了极点的穴蛮,开始冲坡,粗粝厚实的脚掌,重重的踩踏在即将开放的南星花上。

  “为了云秦!”

  “为了荣光!”

  辛微芥拔出了两柄黑色的长刀,发出了大吼。

  他身旁所有的巡牧军军士,脸色都是十分的苍白,但面对着这恐怖的青色岩流,却是没有一人退却,全部发出了如野兽般的疯狂大吼。

  在没有强力军械的支持下,即便是和先前一样结成盾阵,也根本无法抵挡得住这么多穴蛮的冲击。

  对于他们而言,为帝国捐躯的最后时刻来临了。

  “你们不要冲!”

  “这是军令!”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极剧极厉的声音却是从林夕的口中迸发而出。

  让他们所有人的呼吸为之停顿的是,林夕开始动步,整个人在一瞬间的静止之后,便化成了一条黑色的风,从坡顶冲向了这条沿着坡冲上来的青色岩流,冲向了那名蛮神一般,手持着巨大盾牌飞纵而上的穴蛮修行者。

  和这条青色岩流相比,他的身形显得无比的微不足道,然而却散发出说不出的凛冽的气息,使得泰坦巨人般的那名穴蛮都是不由得眼神微缩,双目之中泛起了更浓的红光。

  三枝黑色箭矢从林夕的身前爆射而出。

  于狂奔中射完这三箭,林夕反手将神梨木弓丢了出来。

  神梨木弓抛出了长长的弧线,落向辛微芥等人的身后。

  神梨木弓还未落地,三枝黑色箭矢已经分别落于三名穴蛮的身上,发出了在血肉中穿行的声音。

  “等下朝我射箭!这是军令!”

  三名中箭穴蛮或伤重,或因箭矢的冲力和疼痛无法保持平衡,重重撞在地上之时,林夕更为冷厉的命令声再度响起。

  他声音中的决然、不容违抗之意和军令二字,带着无形的魔力,使得所有这些巡牧军军士滞在了当地。

  一声更加暴烈的如雷般暴喝从手持巨盾的穴蛮修行者口中发出,他右手单臂挥动这面巨盾,狠狠的朝着瞬息之间便冲到他身前的林夕拦腰斩去。

  时间在这一瞬似乎凝滞了。

  在寒光逼人的锋刃几乎和林夕身上的衣衫接触在一起之时,他的整个人才骤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后仰,整个人就贴着这面巨盾的下方滑了过来。

  一片黑色衣片和数缕飘扬出来的头发被锋利的盾刃切了下来,飘洒在空中。

  然而与此同时,林夕的手中却是已经拔出了负在背上的淡青色长剑。

  他的身上也散发出了微微的黄光,他手中的长剑拍击了出去,剑身狠狠的拍击在了他那一支钉在这名穴蛮腿上的破甲箭上。

  原本大半露在外面的精金箭矢,被他这一剑横拍,“噗”的一声,全部没入这名穴蛮粗壮至极的腿中,箭尖从他大腿后侧穿出,叮的一声,撞击在他大腿后侧的一片金属厚甲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