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七章 宛如神迹

第十七章 宛如神迹

  更新时间:2012-09-08

  所有退到坡下的穴蛮全部停了下来。

  这根本不是溃败!

  他们只是忌惮于林夕的强大,不想过多的死伤,只是要等着这头巨蜥的出现。

  一名名彻底红了眼的巡牧军军士舍生忘死的冲了上去,在又有数名巡牧军军士被巨型长枪洞穿,挑飞出去的同时,有四名在地上翻滚着的巡牧军军士冲到了巨蜥的身下,他们手中的刀剑狠狠的斩杀在了这头巨蜥的身上。然而让他们瞬间浑身冰冷的是,他们的刀剑只是在坚硬的墨绿色表皮上面切出了几条白色的印子。

  “咚!”

  一只巨大的脚掌践踏了下来,将一名巡牧军军士直接踏于脚底,踏得这名巡牧军军士的一半身体都陷入了土中,踏得地面都猛烈的跳动了一下。

  林夕的双手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

  在第一次见到如此庞然大物的情形之下,强大的压迫感使得他无法控制得住身体的本能反应。

  他再次开始动步!

  一团团泥花随着他的每一步蹬踏在山坡上跳动绽放,他的整个人带着一股尘浪,冲到了这头巨蜥的身前。

  “呼!”

  一根巨型长枪带着恐怖的破空声狠狠的刺向他的身体,要将他刺透,挑飞出去。

  然而就在此时,他反而对着这根巨型长枪跳了起来,他右手的翠绿色短剑直接被他用尽全力掷了出去,化成了一道翠绿色的流星,扎入了一名穴蛮的胸口。他的手扯住了这根巨型长枪的枪尖,用力一扯,手持这根巨型长枪的穴蛮战士身上连着的皮带顿时发出了将近崩裂的声音,林夕的整个身体,更高的跃了起来。

  “当!”的一声,火花四溅,他右手淡青色的长剑将一柄横扫过来的巨型长枪荡了出去,他的人瞬间落在了五名穴蛮的中间。

  “蓬!”

  他的膝盖狠狠的撞在了一名穴蛮的面上,这名穴蛮仰面往后倒下,脸上一片血肉模糊。

  旁边的一名穴蛮直接放开了手中的巨型长枪,一声厉嚎,双手死死的抱住了林夕。

  另外一名穴蛮双手横握巨型长枪,如同持着一根巨木,往前猛的横推,巨型长枪的枪身撞击在林夕的后背上,发出了异常沉闷的响声。

  “噗!”

  林夕的口中喷出了一蓬血雾。

  然而他手中的淡青色长剑还是毫无停留的反手斩杀了出去,准确无误的切开了这名穴蛮的喉咙。

  自这名穴蛮喉中喷出的鲜血和气沫糊满了他和抱住了他的穴蛮的身体。

  这名穴蛮努力的睁着眼睛,想不明白在遭受如此重击的情形下,林夕为何还能发动这样的反击。

  他发力,要将林夕朝着回转过来的巨蜥张开的大口抛去。

  然而他抛不动。

  林夕空着的那只手抓在了他身上的一根皮带上,他无法将自己和林夕一起抛出去。

  林夕的长剑收回,狠狠的刺入了他的背部,将他的身体刺得猛的往下一沉,剑尖从他的胸口透出,钉入了下方的藤木鞍座上。

  唯有胸口插着翠绿色短剑的穴蛮,还能直立坐着。

  这名穴蛮摇晃之间,却是发现周围的四名同伴都已经倒下,他狂吼着拔出了胸口的这柄短剑,刺向林夕。

  林夕往后仰,倒了下去,但是他的双脚,却是兔子蹬鹰一般,狠狠的踢中了这名因受伤已经动作大缓的穴蛮的小腹。

  “噗!”

  这名穴蛮往后弹飞,但身体又被皮带连着,猛的一牵,口中鲜血狂喷。

  林夕弹起,他的晨光长剑已经从被他钉在鞍座上的穴蛮体内拔出。

  然后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双手递出手中的长剑。

  长剑刺中巨蜥的侧颈。

  在空中急剧穿行的长剑骤然变缓,只是在皮肉中刺入了数寸,便已艰涩难行。

  林夕闷哼一声,右手暂离剑柄,然后重重的拍打在剑柄的末端上。

  他此时的右手就如一个沉重的铁锤。

  “嗤!”

  长剑终于深深的没了进去,鲜血如刃般贴着剑身急剧的喷洒出来。

  巨蜥发出了巨大的厉吼嘶鸣声,身体猛烈的甩动之间,林夕的整个人连着剑被一齐甩脱了出去。

  “咚!”

  一只庞大的脚掌狠狠的跺在地上,一蓬泥浪冲在刚刚落地,翻跃出去的林夕身上。

  林夕深深吸气,仰头。

  他之前并没有看过大荒泽中这种巨蜥的任何记载,但只是那一刺,他已经感觉出来,这头巨蜥身上的皮肉异常坚韧,他的长剑刺入,就如在十几层云秦的制式黑甲之中穿行。

  此刻这头巨蜥的颈上那一个伤口中的鲜血虽然依旧像一股喷泉在喷涌,但他十分清楚,这样的一道伤口对于这样的一头庞然大物来说根本不算致命,这头巨蜥异常坚韧的皮肉,使得他的长剑刺入之后,每移动一分都要消耗他大量的气力和魂力,他甚至旋转和横拖不动剑身,无法于瞬间破开一个更大的伤口。

  对于他而言,只有找出可以极快杀死这头巨蜥的方法,才有可能挽救这些巡牧军军士的生命。

  巨蜥嘶吼,挂着鲜血和挂着残破黑甲的巨大头颅朝着仰头站立的林夕噬咬了下来。

  林夕看到了巨蜥昏黄色的巨大眼睛,充满了残忍和暴怒的色彩。

  “希望眼睛之后,就是你的脑子。”

  于此刻变得异常冷静的林夕凝视着越来越近的巨大头颅和巨大昏黄色眼球,在心中自语。

  接着,他的双脚狠狠的跺在了地上。

  他的人飘飞了起来,在“吧嗒”一声,巨蜥两排足以咬破一般重甲的雪白巨齿合拢,咬空之时,他手中的长剑,再次全力刺出,刺入了这颗巨大昏黄色眼球之中。

  “啵!”

  昏黄色眼球破裂,黑黄红相间的黏液喷涌出来,林夕的右手却是再次狠狠的拍击在剑柄的末端。

  即便是这眼珠,都如同一层厚厚的琉璃,将他的长剑卡住。

  在他的这一击重击之下,锋利的剑尖终于再次刺破一层,倏然深入,刺入了眼后的空腔,直至没柄。

  手掌和剑柄的冲击产生的剧烈痛楚再次使得林夕发出了一声闷哼,但是他的整个人依旧紧绷着,警醒着,准备爆发出下一个动作。

  巨蜥前面两脚离地,近乎完全直立了起来,庞大的身躯矗立在南星坡的顶部,看上去极其的震撼,在痛苦至极的嘶吼之中,这头巨蜥猛的甩动头颅,将林夕远远的甩了出去。

  林夕顽强的紧握着手中的剑,在空中翻腾,落地,稳稳的站在倾斜的山坡上。

  他再次仰头看着上方的这头巨蜥。

  这头鞍座上挂着五名穴蛮战士尸体的巨蜥嘶吼着,朝着林夕的方位踏出了一步,然而跨不出第二步,整个身体却是不停的抽搐起来,在晃动了数次之后,终于在一声悲鸣之中,如城墙崩塌,侧倒下去,撞击地面,发出了沉闷至极的轰鸣声。

  数次,这头巨蜥挣扎着起身,但却始终无法控制平衡,根本站不起来。

  看到这样的景象,浑身被别人的鲜血和自己的鲜血彻底浸湿的林夕紧蹙着的眉头才终于松开,在心中吐出了两个字,“回去!”

  ……

  在一阵熟悉的景物快速变幻之中,林夕回到了数停之前。

  他站在山坡上,提着双剑,下方的穴蛮大队开始溃退,坡上所有的巡牧军军士都在因为他英武至极的表现而疯狂的大吼。

  然而所有这些巡牧军军士的疯狂大吼声突然顿住。

  因为他们看到,林夕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欣喜,他的人再次化成了一条黑色的风,掠向了他们所在的坡顶。

  陈吟袖和锋獠军看着林夕,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所有穴蛮战士也都停了下来,看着这名强大的箭手,强大到让他们都心悸的战士。

  “散开!”

  “你们全部散开,离我三十步!”

  “快!这是军令!”

  林夕在坡顶顿住,直接从三名巡牧军军士的手中抢夺一般,夺过了三根黑花长枪。

  没有任何人能理解他此时的动作,但是他先前的表现已经让所有这些巡牧军军士从折服而深深的敬重,敬畏。

  所有的巡牧军军士马上坚决的执行了他的命令,所有本身已经围上来的巡牧军军士全部潮水般退了开来,退离三十步。

  林夕孤零零的站于坡顶。

  几乎就在所有巡牧军军士退开,在坡上围绕着林夕形成一个黑圈时,林夕感觉到了身下地面,有了一丝微微的震颤。

  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冷冷的盯着前面的地面,脑海中飞快想着方才每一个画面,仔细想着每一个方位。

  所有的巡牧军军士也都感觉到了地面的震颤和跳动。

  陡然之间,他们看到林夕身前的地面,拱了起来,然后骤然崩塌。

  一个庞大的兽头从翻滚的泥土中拱出。

  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一刻凝固。

  林夕脚下的地面都裂开,拱了起来,然而就在这个庞大兽头显现出来的一瞬间,一声剧烈的暴喝从林夕的口中发出,他手中的三根黑花长枪被他双手抓着,一齐刺出,准确无误的扎入了这头巨兽的眼睛之中。

  这头巨兽瞬间微僵。

  然而林夕的整个身体却是都决然的压了上去,他的胸膛压着三根黑花长枪的末端,整个身体以无比决然之势往前挺进,三根黑花长枪近乎全部没入这头巨兽的眼眶,直到他双手握着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轰!”

  巨蜥剧烈的嘶吼,破土而出。

  疯狂爆发的力量和崩开的土方撞得林夕往后抛飞了出去。

  这头巨蜥带着五名强壮的穴蛮战士和五柄巨型长枪完全冲出了地面,在嘶吼声中直立了起来,然而就在下一刻,这头令所有人窒息的巨兽轰然坠地。

  庞大的躯体在地上不停的抽搐,扭动,挣扎,却是无法站起。

  五名被坚韧皮带连着的穴蛮战士一时无法脱开,被超过千斤的身体撞击,碾压在地上,变成了一团团支离破碎的血肉。

  林夕从地上爬起。

  这一击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的全身都在微微的发抖,脸色也变得异常的苍白。

  然后他站起来的身影,站在这头巨兽庞大身躯旁不远处的身影,却是震慑了所有人的心神。

  此时,正值最后一丝暮色消隐。

  夜色降临。

  南星坡上所有的南星花,正在这一刻开放,满坡瞬间开满白色黄色的小花,幽香弥漫,宛如神迹。

  ***

  (今天老婆生日,过四天又是我生日...知道大家希望多看一些,所以昨天写到晚上两点,今天终于能够多拼出了一章.所以能够三更..今天晚上要出去活动一下,所以明天的更新要到晚上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