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八章 他们没有过来

第十八章 他们没有过来

  更新时间:2012-09-09

  林夕看着满坡的南星花盛开。

  面前倒下还在抽搐的巨蜥以及这夜色降临后几乎同一时间悄然绽放的黄白两色的南星花,对于他而言,更有魔幻色彩。

  如天空中小星星般的花朵摇曳在微风中,他很想坐在这些他从未见过的花丛之中。

  背上伤口的大量失血和魂力大量消耗,使得虚弱甚至困意都开始侵袭他的身体。

  然而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坐下来。

  因为坡下还有那么多虎视眈眈的强大穴蛮战士,他却是已经用过了回到十停前的能力。

  他开始缓步而行,走到了坡上最高处开始往下的位置,站定,他此刻只是虚张声势,然而他此刻在这些穴蛮战士的眼中,却是说不出的强大。

  穴蛮战士不怕死,但是他们却畏惧强大,这头在他们的眼中足以彻底改变战局的巨蜥,却只是刚刚现身出来,就被击杀当场。

  这种冲击,让所有这些思维异常简单的穴蛮战士产生一个清晰的直觉,他们不能再冲,再冲上去,也是不可能战胜,唯有白白送死。

  所有的穴蛮战士开始如潮水般退却。

  林夕没有再行射箭击杀这些穴蛮,他的神梨木弓此刻也不知道丢在山坡上何处,而且他的魂力没有剩下了多少。

  所有巡牧军箭手也没有施射,因为黑夜已经降临,以他们的目力,已经无法看清距离一百几十步以上的这些穴蛮的身影,而且他们没有得到林夕的军令。

  在林夕走到这坡上最高往下处站定之时,他们看到了林夕背上的伤口,也看到了林夕苍白的脸色和微微发抖的双手,他们也知道林夕已经到了虚弱的时候,再想到方才林夕的冲杀,看着小山般令人窒息的巨蜥的尸体,再想到先前竟然对于这名聚集着最为耀眼荣光的将领的怀疑,这些巡牧军军士眼中的热泪再次滚滚而落。

  所有这些巡牧军军士对着林夕,行军礼。

  林夕不太习惯行军礼,于此刻,他躬身对着这些军人回礼。

  因背上的伤势,此刻他的动作和身姿有些微微僵硬,不太自然,但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力量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大荒泽的夜空因浓厚的云层而根本看不见星光,但此刻他的身上,却似乎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此情此景,令人说不出的动容。

  ……

  看着所有的穴蛮战士退入荒林地带之中,林夕退回了巨蜥翻滚砸出的坑中,终于能够坐了下来。

  所有的巡牧军军士马上围了上来,用随身的急救包处理林夕的伤势,并将林夕先前丢落的神梨木弓和晨光长剑、深春短剑全部拿了过来。

  虽然明知自己背上的伤口入肉并不算深,而且鲜血已经止住,在明王破狱的作用下,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但是林夕知道有药物的处理,毕竟会好得更快一些,所以他并没有拒绝这些军士处理自己的伤势。

  包括辛微芥在内的所有巡牧军军士在这个过程中都没有说什么话,因为他们所有人都明白为什么林夕一开始要单独一个人冲下去,从今天开始,所有这些巡牧军军士都知道自己的命不是自己的,而是林夕的。

  或许是彻底松弛下来,身后的巡牧军军士在切开他和血肉黏结在一起的衣物时,让林夕感到了剧烈的痛楚,又或许是想到了什么令他不快的事,原本如释重负,且露出了微笑的林夕,却是眉头又皱了起来,抬头看向了对面的山丘。

  也就在此时,所有的巡牧军军士都悚然一惊,听到了一声巨大的嘶吼声。

  一瞬间,除了两名动手在帮林夕处理伤口的巡牧军军士之外,其余所有巡牧军军士都瞬间完成了持械警戒之势。

  只是这一瞬间,所有的人都听清楚,这巨大的嘶吼声来自对面的山丘之中。

  巨大的嘶吼声马上就变成了连绵之势,不断的响起,而与之同时响起的,却是无数尖利的破空声,和惊呼声,喝杀声。

  虽然距离太远,这些巡牧军军士都看不清对面山丘上的景象,但他们还听到了无数刺枣木像潮水一般响了起来,但目光扫及就在旁边不远处的巨蜥和上面五名穴蛮骑士的尸体,他们所有人却都知道对面的山丘上此刻正在发生什么。

  所有这些巡牧军军士一开始都是浑身微冷的听着,但是听到越来越多的惨呼声响起,这些巡牧军军士持着兵刃的手也开始微微发颤。

  辛微芥也忍不住转头看向了坐着的林夕。

  林夕也一直在看着对面的山丘,听着那声音,然而辛微芥只是看着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已经摇了摇头,道:“我不会同意过去救援。”

  辛微芥没有开口,只是微垂下头,似有些不忍,带着些许壮烈。

  “我知道你们很多人都想过去救援,哪怕牺牲自己的性命。若是在平时,我也不会拒绝你们过去救援,因为我很清楚,眼睁睁的看着可以为了帝国而献出自己生命的军人的死去,比让你们死还更难过。”林夕看着他,清冷道:“但是方才我们在这里拼命之时,锋獠军却是没有过来。”

  “他们最先射出了一箭,即便他们没有一名箭手可以像我这样清晰的判断得出在不在射程,但他们通过这箭,就能看出从他们山坡上射出的箭矢能达到哪里。但接下来他们明知射不到,却还是射出了一轮箭雨。这一轮箭雨便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告诉这些穴蛮,刺枣丘上有更多的军队,然后无形之中逼得这支穴蛮大队从我们这里冲坡。”

  “我并不是那种传说中的强大修行者,他们也应该看得出来,我们并不是这支穴蛮大队的对手。但是他们却是没有过来...他们身上配备的强弩,就算无法杀死这种巨蜥,也至少可以对这些穴蛮战士造成极大的杀伤。”

  林夕脸上的神色恢复了平静,他的声音也恢复了平静,“但是他们没有过来。”

  “我不管他们是奉了谁的命令,我做人很简单,谁可以为我拼命,我也可以为他拼命。他们方才要是过来,哪怕只是有一个人过来,我现在也会过去。”

  “说实话我听得出那边似乎也只有一头这样的巨兽,我还有一战之力,但我不会过去,我也绝对不允许你们过去,这是军令。”

  辛微芥沉默的点了点头,也坐了下来。

  所有这些巡牧军军士的脸色也都冷硬了起来,他们也都明白了林夕的做人准则。

  林夕冷漠的看了一眼对面的山丘。

  不管锋獠军能剩下多少人或是全部死去,他已不再关心。这完全是对方的咎由自取,对方若是冲杀下来,恐怕也不会面对一头这样的巨兽。

  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一个巨蜥钻出的大洞上。

  他没有去想这巨蜥是如何能钻出来,只是想到,以两边这样一头,以及现在这些穴蛮不乘着夜色强行通过,反而是袭杀起锋獠军的情形来看,这支穴蛮大队的目的,恐怕本身就是想要剿灭一些云秦军队,以撕扯出一些缺口。

  ……

  ……

  一名身穿黄袍的中年长须修行者盘坐在一大片芦苇前的一块干地上。

  他的身后不远处,也是一座长满刺枣木的山丘,只是这座山丘距离林夕和锋獠军所在的山丘还有很远的距离,根本听不到此刻锋獠军所在的山丘上的喊杀声。

  这名中年长须修行者面色红润,长及胸口的胡须分外的黑,呼吸之间,两个太阳穴都鼓鼓的跳动,显得身体内的气血分外的强大。

  他的身上涂抹了防止虫豸的药物,有淡淡的草木清香萦绕,使得他周围没有任何蚊虫侵扰。

  林夕刚到巡牧军时便被提醒,若是进入大荒泽,便不能涂抹任何有明显气息的药物,否则极容易引来穴蛮的围杀。

  但他却是丝毫都不顾忌。

  他的身前放着一柄金鞘的宽厚长刀,刀柄都是金黄色的。

  他只是静静的看着这片芦苇地,因为他的任务,便是镇守住这片地方,不让任何穴蛮从这片芦苇地中通过。

  这里唯有他一名云秦修行者。

  他不怒自威的面目上却是平静而自信,说明即便是有穴蛮大队通过,只要他一个人,便也已经够了。

  蓦的,他举起腰间的水囊喝了一口,然后缓缓提刀,站了起来。

  芦苇丛中发出了有人走动的声音,同样不加掩饰。

  一名穴蛮走了出来。

  这名穴蛮和别的穴蛮相比,身形并不显得十分高大,大约只比这名云秦修行者高了半个头。

  但是穴蛮上身全部**,结着一条长长的辫子,垂于脑后,穿着一条链甲改制的黑色裤子,和别的穴蛮不同,却是显得说不出的洁净,他的双目,也显得分外的明亮。

  只在走出芦苇丛,看到这名云秦修行者的一瞬间,这名穴蛮一脚踏下,身上的肌肤,便变成了红色。

  “咚!”

  地面震动。

  这名穴蛮冷冷的看着这名云秦修行者,一步步走来。

  “咚!”

  “咚!”

  “咚!”

  他身上的红光越来越浓,他每一脚落地的力量越来越大,先前只是如同一个大锤,到走出十几步,竟已像是一头巨蜥在践踏大地,令得这名一人镇守这片区域的云秦修行者都变了脸色,直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随着这样的声音从体内蹦出。

  ***

  (下一章可能在晚上晚些时候。)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