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九章 修行圣地之决

第十九章 修行圣地之决

  这名云秦修行者深深的吸气,握住了金色的刀柄,抽刀。《》()

  他叫周七绝。

  他来自近些年在世间的声名甚至隐隐压过青鸾学院的雷霆学院,是龙蛇边军中实力最为强大的修行者之一。

  所以他才会一个人镇守在此处。

  然而他没有想到,这里会走出这样的一名穴蛮。

  穴蛮修行者,他见过许多,也杀死过许多,但他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强大的穴蛮修行者。

  刀身和刀鞘摩擦,发出刺耳的刮擦声音,使得他的心略安,他体内的魂力毫不吝啬的贯入了手中的金色长刀之中,在拔出这柄金色长刀的瞬间,这柄金色长刀上所有的符文之中便已弥漫电光,一条条耀眼至极的电光在刀身上跳跃,使得这柄金色的长刀在他的手中彻底的化成了一柄闪电长刃。

  空气之中噼啪作响,甚至被闪电激起无数的蓝烟。

  周七绝身周所有的荒草全部朝着外面卷伏,被他身上喷涌出来的强大气息压得根本直不起来。

  然而周七绝的身体瞬间无比僵硬,握着这柄闪电长刃的手颤抖了起来,看着对面走来的这名穴蛮修行者,以往自信和骄傲的双瞳之中只剩下了不可置信和惊恐。

  那穴蛮修行者没有任何的兵刃,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他只是缓缓的走来,但是他身上红光却是已经浓烈的变成了火光,变成了真正炽烈至极的红色火光。

  他的整个人似燃烧了起来,被他身上散发的恐怖温度所炙,周围的空气都彻底扭曲,他一路走来,地面上的荒草都直接被炙成了焦炭,然后燃烧成红色的余烬,他的身后,出现了一条火路。

  周七绝的脸色变得越来越为苍白,他骤然想到了某个传说,浑身一颤,原本已经全力喷发的魂力更是以近乎一倍的速度由他的经脉之中奔行,超出极限的魂力迸发使得他发出了一声沉闷的闷哼,苍白的脸上变得潮红一片,一团更为庞大的气息从他手中的刀上迸发而出,一条条金黄的电芒在虚空之中伸出,他的手上似乎不再是握着一柄长刀,而是抓着一个庞大的电球。

  周七绝的身体宛如由这个电球带起,失去了重量,沿着地面飞掠而出,斩向了这名浑身燃烧着赤红色火焰的穴蛮修行者。

  金黄色的闪电接触到了赤红色的火焰。

  赤红色的火焰骤然变得更红,红得像血。

  周七绝的身体停顿在了空中,他眼中的世界瞬间变成了血红色。

  在被这血红色吞噬的瞬间,周七绝确定了那个传说是真的。

  传说中,和云秦帝国、唐藏、大莽一样,穴蛮之中也有那种一般修行者根本无法想象的强者存在。

  传说中,有一名穴蛮修行者在一年冬进入了龙蛇山脉,以一人之力便瓦解了一个重要粮仓的布防,而且所有镇守那处粮仓的修行者和军士全部化成了焦炭。

  穴蛮之中,竟真的有这种实力堪比圣师的强大存在。

  周七绝想明白了这些事情,然后他便失去了生命,炽烈的温度瞬间涌入了他的胸腹。

  那穴蛮修行者从他的身旁直接走过。

  空中“呼”的一响,周七绝的身体被血红色的火焰包裹,燃烧了起来,坠落在地。

  穴蛮修行者继续往前走去,身上的红光越来越暗,火光消隐,却是毫无损伤。

  这名穴蛮修行者穿过了周七绝身后长满了刺枣木的山丘,进入了一片长着红黄相间的宽厚树叶的奇特树木的树林。

  林中突然响起了极其低微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如有游蛇在其中滑行,一般人根本听不到这种低微的声音,然而这名强大的穴蛮修行者并非常人,他听清楚了,所以他停了下来,如岩石般冷峻的面目上,却是出现了一丝凝重的神色。

  “自我师叔七年前在这里为云秦修行者所杀之后,我炼狱山便无人能够修成这魔焰决,没想到,今日却是见到我炼狱山的这魔焰决,在你身上大放异彩。”

  有叹息声自林间响起。

  这声音依旧极低,如无数长蛇游行的丝丝声汇聚而成,穿行于林间,就连这名穴蛮修行者,都无法判断出这声音到底来自何处。

  “是我师叔被云秦修行者追杀,临死之前,将这修行之法传给了你?”

  “只是这魔焰决必须有我炼狱山的秘药和炼体术配合才能修行…想不到你竟然只是依靠自己的体质,就强行修行成功。”

  叹息声再次响起,如一股风分成了无数丝,游离在林中。

  这名穴蛮修行者依旧沉默,身上却是再次现出了红光。

  “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

  “既然我师叔传了你这修行之法,你便也已算是我炼狱山的弟子,和我是同门,我又怎么可能加害于你。而且我来此的目的和你是一样的…我也是不令云秦得逞,是要对付云秦的修行者。”

  丝丝的声音汇成了一股,骤然让人觉得平静和温和。

  这名穴蛮修行者依旧没有说话,但却似听得懂这人说的每一句话,他点了点头,身上所有的红光再次全部消隐。

  “走吧,我们先去截住两个人。”

  “我一个人恐怕对付不来。”

  林中又隐隐的响起了这样的声音,之后便再无声息。

  ......

  …...

  身穿宽松淡黄色轻衫的黄眉剑师和身背巨斧的云秦将领绕过了生长着巨大黑色莲花的沼泽地。

  他们面前的一片低谷地中的树木,都像是一株株的桃树,只是生长的都十分高大,上面微红的果实却是都一个个只有鸽蛋般大小。

  黄眉剑师的脚步渐缓,已经沉默许久的他却是转头对着身旁更加沉冷的云秦将领说了起来:“七年之前,你们学院的秦教授和我们学院的何先生在这里杀死了一名炼狱山的修行者…当时我和狄愁飞也正巧在场。”

  身背巨斧的云秦将领一时没有说话,只是沉冷的看着前方。

  “现在,我却是又感觉到了和七年前那名炼狱山修行者同样的气息。”黄眉剑师用唯有两人听得见的低微声音道:“他身上的火…是真实的火,足以将一个人很快烧死的火…所以要想杀死他,也必须很快…”

  这名云秦将领此刻还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他知道黄眉剑师既然只是这么说,那他接下来肯定会马上明白。

  所以他没有多话,只是点了点头。

  就在他点头之间,他一直直视着的地方,已然现出了红光。

  那名和别的穴蛮战士比起来并不显得十分高大的**着上身的穴蛮修行者,已然一步步走了出来。

  他身上的红光越来越为炽烈,在他的身外,开始化成了实质。

  身背巨斧的云秦将领再次对着黄眉剑师点了点头。

  随着他的点头,平静的夜色之中骤然响起一声剧烈的鸣啸,黄眉剑师的身体,已然如同一柄利剑,急剧破空,射向了那名穴蛮修行者。

  与此同时,云秦将领也开始了狂奔,他的脚重重的落在地上,践踏大地发出的轰鸣声,竟完全不亚于这名穴蛮修行者如同战鼓一般的脚步声。

  “嗤!”

  黄眉剑师的双手在空中划动,从他身上和手中发出的磅礴气息和光亮使得他的身体连续掠过了十余丈的距离,瞬间到达穴蛮修行者的面前,却是脚尖根本没有触地。

  没有任何的接触,他的口中却是已然发出了一声闷哼,沁出了一条血丝,似是于瞬间举起了一件平时根本无法举起的重物,生生屏伤了一般,他的双手依旧在身体前方,没有接触他背上的长剑,但是他背上的长剑,却是发出了铮的一声龙吟,化成了一道皎皎的剑光,以恐怖的速度和力量,刺向了穴蛮修行者的心脉。

  穴蛮修行者发出了一声低吼。

  他身上血样的火光大量,恐怖的剑光在其中穿行,速度变慢,他的双手举起,合下,硬生生的将这柄具有流星般力量的飞剑夹住。

  “轰!”

  一团带着无数火星的炽烈气团由他的双掌和飞剑相交出爆开,朝着四面八方扩张,一片片的植株焦黑,燃烧了起来。

  飞剑无法寸进。

  黄眉剑师的浑身都发着黄光,他的头发,眉毛都焦黑了起来,但是他凌空飞至的身体却是没有丝毫的停顿,他白玉般的手却是伸出,握住了先前先他数尺射落的飞剑,“嗤!”的一声,他的手上如握住火红的炭火,发出了难闻的焦肉气息,他的手背,手臂上一层层变得焦黑,往他的身体延伸,然而他却是再次发出了一声沉闷的低喝,一股磅礴至极的力量再次注入他的飞剑之中。

  “嗤!”

  飞剑在这名穴蛮修行者的手中往前滑行,刺入了这名穴蛮修行者的胸膛。

  一股如岩浆般的热血喷涌了出来,化成了火焰。

  与此同时,沉默如铁的云秦将领身后巨斧上包裹着的布条全部炸裂,粉碎飞舞,上面纂刻着一颗孤零零银色星辰般符文的巨斧露了出来。

  他的巨斧上发出的耀眼银白色光芒湮灭了一切,使得这片黑暗的天地,全部化成了白昼。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