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章 呵滚才舒心中气

第二十章 呵滚才舒心中气

  此刻云秦将领的巨斧距离浑身燃烧着血样火焰的穴蛮修行者还有足足五六个身位,但从他巨斧上迸发出的耀眼银白色光华却是从斧刃上流淌了出来,形成了一个耀眼的光点,飞射而出,瞬间袭向穴蛮修行者的胸口。

  比人还要沉重许多的庞然巨斧的这一斩,最终却是化成一颗孤星般的亮点,看上去说不出的诡异之感。

  然而这一颗孤星般亮点的威力却全然不在黄眉剑师的超越自身极限的飞剑一击之下,强大的力量瞬间压得穴蛮修行者身后血样的火焰都往后飘去。

  穴蛮修行者此刻已经和黄眉剑师陷入了彻底的僵持之中。

  黄眉剑师的剑尖一寸寸的深入他的体内,而黄眉剑师手上的焦黑一层层的往上,沿着他的身体蔓延。

  此刻这名穴蛮修行者已然不可能挡得住云秦将领的这一斩,然而穴蛮修行者的脸上却是并没有任何惊惶之意,他的眼中只有黄眉剑师和在自己双掌和胸中慢慢前进的飞剑。

  “孤星战斧…你是出身于青鸾学院的修行者…”

  就在此时,黄眉剑师和这名云秦将领耳中却是骤然听到了无数沙沙的声音,如有无数丝线在空中穿行,最终却是汇聚成了这样低沉如蛇语般的声音。

  “铮”的一声轻响。

  距离穴蛮修行者胸口已然不足一尺的那颗孤星般的亮点如撞上一座透明的大山,骤然崩散。

  黄眉剑师的脸色瞬间变得雪白,他看清楚了那是一柄薄如蝉翼,几乎完全透明的飞剑,唯有两尺来长,剑柄却是一个背生双翼的魔王形象。

  “炼狱山!”

  三个字从他的喉间以急剧的语速冲出,他的左手二指并指为剑,一道磅礴的气息化成一道无形的长剑,狠狠朝着这柄透明飞剑上斩落。

  然而这柄透明飞剑比他更快,瞬间就落下,贴地飞出,直击他后方云秦将领的面目。

  “当!”

  云秦将领手中的巨斧准确无误的挡住了这柄飞剑,锋利高速的薄剑和坚厚的斧身相撞,发出一声令人耳膜欲裂的震响。

  黄眉剑师左手一击落空,他右手按着的长剑力量稍竭,穴蛮修行者发出了一声低喝。他往后只是略微退了一步,然而血样的火光大烈,黑色的焦炭由他的手臂瞬间布满到了他的全身。

  他转头,想要发现那名修为高出了他一线的炼狱山修行者的踪迹,却是依旧无法感知出对方的具体位置,只是一息之间,他就往后倒了下去,浑身燃起了熊熊火焰。

  云秦将领深深的看了一眼燃烧着死去的黄眉剑师,直接转身狂奔逃离。

  只是那名他也无法判断得出具体方位的炼狱山修行者,其修为便高出他一线,所以他只能逃。

  “丝!”

  近乎透明的飞剑在空中也发出了无数游蛇游动般的啸鸣,在这夜空之中,根本让人无法判断这飞剑是在何处袭来。

  云秦将领的身上有一道血光飞洒了出来,但他的狂奔的身影却没有任何的延迟,顷刻之间已经彻底隐没在黑暗之中。

  飞剑在空中穿行的声音消失了。

  “云秦的强大修行者数量…实在太多了。”

  黑暗之中,响起了这名神秘的炼狱山修行者的叹息声。

  这一战,一名已经无限接近真正圣师的强大剑师陨落在了这里...从这些年大莽和云秦修行者的交手之中,也早已经证明,修行圣地的修行之法没有高下之分,只有修为境界的高下之分,但云秦帝国的国土,却是远大于大莽,云秦修行者的数量,却是远多于大莽。

  ……

  ……

  南星坡上,林夕缓缓的睁开了双目。

  天色已然彻底大亮。

  夜间绽放的南星花已经全部收拢了花瓣。

  在对巡牧军发布了不准过去救援的军令,也看出这些巡牧军军士都接受了自己的道理之后,林夕便开始休憩,开始冥想修行,恢复自己的体力和魂力。

  因为体力和魂力消耗得太过剧烈的关系,他这一次进入冥想修行的时间比平时长出了许多,直到此时有些异样的声响响起,才将他惊醒过来。

  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他的脑袋还略有些发昏,两三个呼吸之后,他才听出这异样的响声似乎是一些辩解和呵斥的声音,而且其中有声音似乎十分陌生,于是他便有些惊讶,想要马上站起,然而他一个深呼吸之间,却是又陡然怔了一怔。

  流淌在他体内的丝丝热流,在他的感知之中明显要比他上一次修行时要强出不少。

  他自然十分清楚,每次冥想修行,就像是摄天地元气灌溉魂力的成长,修为自然会有提高,但让他此刻发怔的是…这一夜他修为提升的幅度,恐怕至少是平时的三至四倍。

  “原来是这样。”

  林夕怔了片刻,却是马上想明白了这是为什么,轻声发出了一声自语。

  越是经常陷于生死交战的修行者,便越容易变得更加强大,这是经常见于记载和闻于修行者口中的道理,林夕也从未怀疑这句话…因为在他看来,这当然是最简单不过的真理。经常和人打架,自然会变得越来越会打架。

  然而从那黑暗无光的龙光采石窟中修行,悟到了一些修行的本源道理之后,此刻他却是明白了这样简单的一句话里,还有更深层的意思。

  魂力,既是意念力。

  越是专注,越是能够将自己的精神集中,这意念力便更强大。

  道边李苦观虾之所以便能悟道,便能将魂力变得越来越强,便是因为他脑海之中唯有一个念头——让虾从水中跳出来,落到自己的手中。

  这魂力就像是一只无形的小手。

  他想要用这只无形的小手去将虾从水中捞出来。

  初始这无形的小手十分羸弱,连自己的身体都伸不出来,但他每曰做着这样的训练,这只连伸出都伸不动的无形之手终于有了力气伸出,终于又变得更有力气,终于可以将虾从水中抓出。

  在面对真正的生死之时,人的精神当然更是前所未有的专注、集中。

  昨夜他从冲下坡开始,精神便一直处于前所未有的集中状态,和生死之间的大恐怖一样...他修行得到的好处,自然更多。

  “人都是逼出来的。”

  林夕突然想到了这样有趣的一句话,嘴角又忍不住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他想到…皇帝不想他好过,那刑司的许家不想他好过,恐怕反应到这边军方,就会是越危险的任务就越安排他去做。但若是他非但完成每件任务,而且修为还不断的提高着,这些人到时候的心情会如何?

  ……

  林夕因为修行的事和想到有趣的话而自得其乐,但是那陌生的呵斥声却还在由昨夜发生激战的山坡上传来,林夕便站了起来,朝着声音发出的方位走去。

  “林大人!”

  他所盘坐修行的空地不远处便有数名巡牧军军士值守,看到林夕站起,这数名巡牧军军士便马上对林夕行礼。

  林夕方才微躬身回礼,那陌生的声音便已停了下来,林夕朝着坡顶走上了几步,还未开口问什么,却看到一名身穿青铜色轻铠的陌生云秦将领和数名不属于巡牧军的黑甲军士正和辛微芥、康千绝一齐往上走。

  看到出现在视线之中的林夕,这名国字脸的陌生云秦将领脚步微顿,神情显得有些古怪,但他也没有急着开口,接着不停往坡上走来。

  “林大人,你终于醒了?”一直走到林夕的面前不远处,这名云秦将领才停了下来,目光凝冷的看着他说道。

  林夕眉头微蹙,只是这一句,他便听出了对方对自己没有多少好感,这句话更是隐含着一些冷讽之意。

  “辛大人,这位是?”

  既然如此,他也丝毫不介意让对方看出自己的一些回敬之意,于是他甚至都没有看这名云秦将领,只是看着旁边的辛微芥,轻描淡写的问道。

  国字脸的云秦将领顿时脸色一沉,目光骤寒。

  辛微芥躬了躬身,道:“这是龙蛇监军处督战闻迦晨闻大人。”

  林夕点了点头,他虽然并没有多看这名云秦将领,但是在这名将领走上来之时,他就已经看到了这名将领的眼神之中唯有一些闪烁冷意,没有任何的宽厚和尊敬,再听到这人的身份,想到之前持续了许久的辩解和呵斥声,他便知道这人的屁股也是坐歪着的,根本不值得尊敬,想到在这样的战事,在有许多军人不惧生死的抛洒自己鲜血的情形之下,都还有这么多屁股坐歪的人出现,平时不怎么容易生气的他,便骤然变得冰寒起来,不发一言。

  这名不知何时到来的监军处官员的脸色变得更加黑沉,看着林夕,冷冷的说道:“昨曰对面锋獠军遭遇强敌,是林大人下令不准前去救援的?”

  林夕看了一眼闻迦晨,没有回答,却是问了辛微芥一句,“对面情形如何?”

  因为对面没有人过来,所以对面的生死也和他无关,林夕下令之后便开始修行,后来也没有穴蛮过来袭扰,所以他此刻倒是也不知道对面锋獠军到底最后全死光了还是如何。

  辛微芥有些紧张,轻声道:“仅剩十三人。”

  林夕淡淡的哦了一声。“林大人!”闻迦晨却是已然声色俱厉,厉声喝道:“我在问你,对面锋獠军遇险,你为何按兵不去救援!”

  林夕看了他一眼,神情却是依旧十分平静从容,道:“如果没有什么军令要传达,就给我滚。”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