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二章 看得远,才走得远

第二十二章 看得远,才走得远

  更新时间:2012-09-11

  看着许天望的背影,许箴言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

  他对自己父亲的性情十分了解,知道许天望虽然表面上是一个非常温和儒雅的人,但实质上却是骨子里十分冷酷的一个人。

  只是他原本以为,许天望只是对别人冷酷,对自己的儿女,自然是要宽厚许多,不可能和对待别人一样。然而今日的谈话,许天望只是说出失望二字之时,许箴言就已经明白自己错了。他知道自己在许天望的眼中也根本是和他那些手下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

  这是真正的用死亡威胁来逼迫他提升自己的实力,若是他的修为提升速度无法达到许天望的预期,恐怕许天望也会将他随便当成弃子一样用,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怜惜。

  ……

  “许天望对于自己和自己所能依仗的东西看得十分清楚…他知道以许家的根基,在别的方面对于别家而言根本没有优势,他知道江家看中他,只是因为他的个人修为和冷酷,这些年,他便是什么都不管,只在这一条路上走到黑。人贵有自知,所以用不了多少年,许天望肯定会成为刑司的司首,将来他肯定会成为你在朝堂之中继续往上走的劲敌。”

  就在许箴言看着许天望的背影陷入深深恐惧之中,知道自己想要保住性命的唯一办法只有拼命修行之时,在龙蛇边关的白山黑水之间,有两人却是也正站在一株被雷劈过的野柿子树下,正好谈及许天望。

  说话的是一名须发洁白的老道,清瘦,仙骨道风,淡青色道袍大袖飘飘,给人感觉随时都会随风飘去。

  他的身旁是一名年轻的将领,身穿普通黑甲,负着一柄黑鞘长剑,面目也是十分英俊,但嘴唇却是比长公主还要薄,这在一名男子将领身上,在此种铁血边关之地,便简直如同两柄锋利的小剑,使得这人看上去异常肃冷,杀气异常的重。

  “为了对付一名青鸾学院的新生,便如此大动周折,是显示要动青鸾学院的决心,还是要刻意显示自己的冷酷?”年轻将领沉吟道:“我本身也有些看不惯,按军师的意思,既然许天望将来不出意外必成司首,将来必定是我更上一步的竞争对手,那这次我是要帮一帮这名青鸾学院的一年生了?”

  “这名青鸾学院的一年生恐怕同样是你将来的竞争对手。”

  被他称为军师的老道摇了摇头,道:“你现在还没有到足以和司首竞争的位置上,而且还没有能力对付许天望,你自然要先尽一切可能,解决掉这名你很有机会杀死的竞争对手。”

  年轻将领皱了皱眉头,“除了是未长成的风行者,他还有其它特别的地方?”

  “你要明白,这天下,本来就是一些强者的游戏。”老道微眯了眼睛,看着他道:“云秦朝堂,便是圣上、九个元老和青鸾学院之间的游戏。挑选一些人着重培养,为将来接替一些至高的位置做准备,这本身就是那九个元老最擅长,也非玩不可的把戏。”

  “一个人的能力除非像张院长一样,能够强大到逆天的程度,否则在云秦,一个人再怎么算计,努力,又怎么比得上这九个元老的刻意提拔?”

  “胡辟易三十三岁便已至千霞边军正一品…还有闻人苍月,一开始还不是闻人老首辅使力一路推上去的,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闻人家的这名远亲会厉害到连坐在重重帷幕之后的他也根本控制不住。”

  “许天望是江家选的上位者,胡辟易是高家选的上位者,文轩宇是文家的独子…这些都是你将来在云秦朝堂之中的真正竞争对手。至于林夕,按我得知的消息,也已经有一家准备刻意提拔他,只要他在大荒泽不死,积累战功出去,我敢肯定,他到时升迁的速度绝对不会比你慢。”

  年轻将领神色没有改变的点了点头,对于他而言,只要最后的这句话,他就已经明白,他只是没有过多的关注这种角色,不知道这个情报而已。至于老道前面说的,他本身便十分了解,对于他而言几乎是废话。

  老道看了他一眼,也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却是又摇了摇头,道:“除了你不知道的这些情报之外,他这个人本身,也让我觉得异常危险。”

  “能成为青鸾学院天选和得到风行者传承的,绝对要比一般人聪明得多,他自然明白现在的一些军令都是故意对付他,然而他却还是选择了执行。即便不是聪明人,也总会想出一些推脱的方法…他这样做,只能说明他是自己要玩这样的游戏。他和许家玩,和当今圣上玩这样的游戏…他的心气极高,要么不长成,长成之后,恐怕比胡辟易和许天望等对手要难对付得多。”

  “那我会做得彻底一些。”

  这名嘴唇极薄,如两柄薄薄小剑的年轻将领凝重的点了点头:“若是别人杀不死他…我到时会选机会亲自动手。”

  “不让这名潜在的对手活下来,只是排在第二的事情,你第一要保证完成的,是生擒那名来自大荒泽之后的女修行者。”老道正色道:“这是这一战之中,最大的战功。”

  ……

  ……

  “这个游戏叫‘看你死不死’,我是修行者,如果什么都怕,什么都不敢做,那就真的只能呆在我出来的大山里面养老了,这我不喜欢。而且我也想看到那些人的失望和失意…只是想要让他们失望和失意,纯粹的接受他们的安排是不行的。”

  林夕手里拿着军图,嘴里嚼着一个青黄色的野果,缓缓的在一片长满芦苇状植株的烂泥地中穿行着,同时和身旁的辛微芥和康千绝说着话。

  “我们巡牧军先前完全坚决的执行了每一个军令,又接下了这个军令,我摆出来的姿态,便是让他们以为,我什么军令都会接受。他们真是这么以为,他们便错了。”

  “大荒泽里有穴蛮,有无尽的危险,但正是拥有许多对于修行者而言宝贵的东西,也是修行者的天堂,所以也是帝国最开始想要彻底占领的原因。”

  辛微芥和康千绝由一开始的不解,变成震惊,“林大人,你的意思,你不想接受上峰的安排,不去旅人芋林?”

  林夕微微一笑,道:“去当然要去,不过像我们这样的小队,遭遇穴蛮被迫改变行进途径,迷路等等,到达的时间有些延迟,这也是难免的事情,只要我们能够证明我们一直在尽最大的努力行军,上面便不可能以此来治我们的罪,不可能削掉我们应有的荣光。”

  “现在的情况已经十分清晰了,这场战役,是要围剿穴蛮的重要人物或是敌国的强大修行者。”微微一顿之后,林夕沉吟道:“我们可以晚到,然而对手不可能一直在一个地方等着,我们只要让那些玩游戏的人安排落空,便会错过最大的危险。”

  辛微芥用力的咽了口口水,若是别的将领对他这么说,他肯定会怀疑对方只是贪生怕死,然而经过前两次大战,他们巡牧军所有人对林夕是什么样的人已经极其的了解,“林大人,那你接下来准备从哪里绕路走?”他心中无法平静的看着林夕,问道。

  “从金枫谷走。”林夕在手中的军图上点了点,看着辛微芥和康千绝道。

  辛微芥和康千绝瞬间变了脸色:“金枫谷?”

  金枫谷是一个区域超过二十里的谷地,因为其中长满许多叶片是金黄色的植株而得名,但内里除了有大片大片的淤泥地不说,最为重要的,是内里有闪电蟒的存在。

  闪电蟒,非但是那种和食人巨蜥一样,气力非常恐怖,而且就如同兽类中的修行者,也能够汇聚和魂力一样的力量在体内,云秦将此种东西都称为妖兽。

  在云秦的军方地图上,也明确的标出金枫谷是一块死地。

  “你们不用从金枫谷穿越,只要从金枫谷这一侧丘陵穿过便是。”林夕在军图上划出了一条路线,认真的对着辛微芥和康千绝仔细解释道:“金枫谷虽然对于军方来说是绝地,但里面有对修行者有大补作用的金风草,还有若是能够得到闪电蟒的卵,便更好。对我今后的修行,会有大用处。”

  ……

  “他想要做什么?”

  长满芦苇的烂泥地中,察觉到林夕和巡牧军的走向发生了变化,红衫女琴师也停了下来,惊讶的取出了军图,只是扫了一眼,她便明白了林夕的用意,叹了口气,“不愧是你的嫡传弟子…他居然把这大人物的游戏彻头彻尾的变成了一场修行,他竟然已经想到今后国士级修为之上融魂的事情了…”

  红衫女琴师的身旁只有那一名浑身笼罩在如永恒黑夜般的黑袍中的学院瘦弱女学生,没有佟韦的存在,她这一声叹息发出之后,也没有任何的回应,但她知道这名强大的风行者肯定是听得到的。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