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四章 你是谁

第二十四章 你是谁

  因为还有时间,林夕并没有什么迟疑,将数丛金风草从白骨堆中拔出之后,便用极快的速度穿行于有微风流入的扁圆土洞之中。.

  轻微如剥壳的声音在这种极幽极静的环境之中变得更为清晰。

  林夕的脚步骤然停住,身体于瞬间微微绷紧。

  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和龙光采石窟一样的巨大洞窟。

  这个洞窟明显是人工挖出,四壁上还有着一些明显的人工挖掘的痕迹,然而顶部却是有无数根系和许多藤蔓类的植株垂落下来,有些根系和泥土之间有着细微的缝隙,有些微弱的光透下来,还有水滴沿着这些根系和藤蔓滴落下来。

  半湿半干的地面上长了许多青葱的宽叶植物。

  不像是走入了一个地底洞窟,倒像是进入了一片雨林。

  洞窟的四壁和顶部看上去被根系穿得千疮百孔,但每一块泥土却都又被这些根系牢牢固定着。

  声音的来源来自于洞窟的中央。

  在那方圆十来米的地面上,人为的铺设了厚达数米的干草,这些干草上方的洞顶奇异的没有任何根系和藤蔓垂落下来,因为没有任何水滴直接滴落,这些干草除了地面接触的部分之外,其余都显得十分干晰。

  这些干草的上面,一共有五个半人多高的蛋,蛋壳都像是淡黄色的铜皮。

  而此刻,其中一个蛋壳已经裂开。

  有一个巨大的淡黄色甲虫从裂口中拱出了一个头,正在慢慢的啃吃着蛋壳。

  从蛋壳和这个甲虫双颚间簌簌落下的许多如石粉般的粉末来看,这蛋壳一定异常坚硬,而这甲虫的颚牙必定更为坚韧。

  刚刚破壳而出的,自然还是幼虫。

  即便体型不会再生长,此刻这蛋壳中的这一头甲虫也是已经磨盘般大小。

  他从未见过这样体型庞大的甲虫,甚至连这种甲虫的记载都没有见过。

  然而此刻林夕却并没有过多注意这头正在破壳而出的巨甲虫,他的目光却是停留在了距离这头破壳而出的巨甲虫大约十几步的左侧。

  那里,数十条藤蔓纠结成了一团,其中,却是有一股让他感觉极其危险的气息。

  一条条微湿的绿色藤蔓骤然微微的颤动了起来,内里之物也似已经发现林夕的到来。

  蓦的,有抑制不住的咳嗽声从其中骤然响起。

  这咳嗽声十分轻微,然而落在林夕的耳中,却是让他的呼吸微顿。“你是什么人?”林夕一动不动的盯着这团绿色的藤蔓,出声问道。

  “你们出动了这么多军队和修行者,只是为了要对付我…你还要问我是什么人?”

  一个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清冷,充满了愤怒、哀伤,以及冰冷的杀意。

  一条条纠结的藤蔓像一根根青丝散了开来,露出了内里的人。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名和边凌涵一样娇小的绿衫女子。

  绿衫女子眉目如画,她的双瞳是绿色的,她的发丝,也是绿色的。

  林夕心中吃惊,眉梢缓缓挑起。

  然后他看到了绿衫女子眼瞳中的愤怒、哀伤、无助、决然、以及杀意。

  “原来我们龙蛇边军那么多调动…决死令…那么多穴蛮拼命突袭,都只是为了你?”林夕心中震惊着,看着这名少女,难以理解的出声:“你到底是什么人?”

  听到林夕震惊之下脱口而出的“那么多穴蛮拼命突袭”,绿瞳女子眼中的愤怒和哀伤就多了几分。

  “我们是敌人。”

  她看着林夕,说出了这一句。

  随着这一句出口,她绿色眼瞳之中所有的愤怒、哀伤、无助,全部化成了最冷厉的杀意。

  她的身体从散落的绿色藤蔓间飘飞了出来。

  一道对于林夕而言无比磅礴的气息,从她的袖中升腾了起来。

  林夕还处于极其的震惊之中,他想不明白这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能令整个云秦军方不计死伤的调集军队进入大荒泽,令那么多穴蛮舍生忘死的冲来救援,甚至以大队的牺牲,只是想在云秦军方的布置下冲出一个小小的缺口,让云秦军方来不及调动军队补上去。

  因这名少女先前眼眸中那些纯真的情绪,他心中甚至对这名少女没有多少的敌意,然而此刻这名少女不由分说便直接出手,让他根本无从选择。

  光是此刻从对方衣袖中升腾而起的这一股磅礴的气息,他就知道对方的修行境界比自己高出太多,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所以他没有丝毫的废话,也没有丝毫的犹豫,明亮的眼眸光芒大盛之际,完全放弃了出手一搏的念头,微微绷的身体直接往后如箭矢般倒跃而出,在双脚落地的瞬间,便完成了一个转身,在不能完全站立的通道之中拼命狂奔而逃。

  只在林夕落地转身的瞬间,绿瞳少女已经到了这个洞口。

  林夕直接不战而逃的行为让她的脸色变得越加的愤怒,她忍住了发出一声尖嘶的冲动,身上的气息却是比方才又狂暴了数倍,她的手中现出了明月般的光华,通道中的空气被庞大的力量压得如同形成了一柄无形的长矛,急剧的朝着林夕的后背延伸,大块大块的泥土被震得不断崩塌下来,又被快速喷涌通过的空气瞬间震成粉碎。

  林夕感觉到了身后传来的恐怖压力,在他的感知之中,身后简直就如一条身躯比这孔洞还庞大的闪电蟒正在嘶吼着强行破土前行,然而他并没有直接放弃这宝贵的和远远超出自己修为的强大修行者对敌的机会,他手中的长剑挥洒了出去,不停斩入上方的洞顶,朝前狂奔的脚步却是没有丝毫的停止。

  原本结实的洞顶大块大块的崩塌了下来,依旧全部被绿瞳少女手中明月般的光华震得粉碎,无法将她掩埋在这通道之中。然而她却是再也无法控制得住心中的情绪,发出了一声极低极厉的尖嘶,脸上浮现出了两抹极不健康的红晕。

  她的绿瞳和绿色长发都在这瞬间发出了翠绿色的光华。

  一股以林夕此刻的境界根本难以察觉到,也根本难以理解的力量沿着她急剧颤动的左手五指渗入了周围的空气之中,渗入了周围的泥土之中。

  ……

  林夕依旧在狂奔,依旧在脑海之中仔细而精准的计算时间。

  即便只是逃,在对方这种级别的修行者的气息和力量压迫之下,他的精神专注程度和魂力以及身体潜能的激发,和那些穴蛮战士对战时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是修行,而且他还有足够的时间。

  然而就在此时,他身前的土地之中,却是出现了一丝异样的响动。

  一股莫名的力量缠绕捆缚住了他的双脚,使得他急速前冲的身体瞬间失却了平衡,狠狠的朝前冲跌出去。

  林夕身体直觉反应的双脚用力一争,听到了数声裂响,竟是没有能够挣脱出双脚的束缚,在即将冲撞在地的瞬间,他勉强的侧转过了身体,看到的景象却是让他心神大震,连下一个应急的动作都没有能够做出,肩膀狠狠的落地,冲出了一股泥浪。

  缠绕捆缚住了他双脚,一直蔓延到他膝盖部位的,竟然是无数条从地下伸出的细根。

  这些植物的根系在一股无形力量的控制下,竟是不仅变得如有生命,而且还比平时更为强韧。

  “轰!”

  也就在他刚刚冲跌撞地,看清楚缠绕在他双脚上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之时,他身后所有堵着的泥土全部激碎,化成了一股尘土洪流狠狠的锤击在他的身上,压得他根本无法动作,胸口闷得要吐出血来。

  绿瞳少女在这股尘土洪流的后方,浑身粒尘不沾,发丝上散发的淡淡翠绿色光芒,愈发衬得他容颜娇嫩鲜艳。

  “即便是国士…恐怕也根本没有这样的修为,国士之上的修行者,原来可以强大到这种地步。”

  无法呼吸,甚至被尘土洪流和变得粘稠至极的空气压得一时无法动作的林夕心中苦笑,准备动用自己的能力逃脱。

  然而就在此时,看似就要如一片绿荷飘落在林夕身前的绿瞳少女突然颓然落地,一口鲜血不受控制的从她口中喷了出来。

  林夕的眼睛还无法睁开,但是他却感知到了这样的变化。

  他闭着眼睛,手中的淡青色长剑挥洒而出,斩断了脚下的层层细根,整个人随即翻滚出去,站了起来。

  胸肺之中撕裂般的疼痛和丹田处魂力要彻底溃散的感觉,在她的体内彻底弥漫开来,加上极度的愤怒,使得她的整个身体都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你无耻。”

  她看着努力睁开眼睛的林夕,忍不住尖嘶骂出了这三个字。

  洗了个灰尘浴,说不出灰头土脸的林夕有些摸不着头脑,轻呸吐着口中的尘土,莫名奇妙道:“我哪里无耻?”

  “我从没有见过云秦修行者像你一样,不打就跑的,而且还用这种斩塌通道的手段。”绿瞳少女极愤怒的厉声骂道。

  “噗!”

  林夕忍不住笑了起来,“明知打不过你,我不跑难道就站着等死?”

  “看来你遇到的云秦修行者还不够多,而且在这里…遇到的都应该是军方的修行者,他们应该都比我厉害,而且都会想要拼命的抓住你,所以你才会觉得云秦修行者不怎么会逃跑。”看着浑身不停颤抖着的绿瞳少女,林夕有些同情的接着道:“你是因为本来就伤势沉重,所以想用决烈的手段,想将我一下杀死,没想到我这样做…结果你为了不让我逃出去,反而牵动了伤势。”

  “你到底是谁?云秦军方要这么拼命的围杀你做什么?”看着绿瞳少女的神色,林夕看出了她眼下最顾忌的事情,硬生生的忍住了几句想说的话,只是再次看着她,再次问出了这一句。

  ***

  谢谢大家的支持,昨天的所有书评我全部看了,只想说,希望再能一起走过一个七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