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六章 没有对错但无法选择

第二十六章 没有对错但无法选择

  深邃庞大的通道,在地下不停的往前延伸。

  绿瞳少女感觉到了身下这头巨甲虫的背甲也已经微微发烫,看到巨甲虫的口中已经不断喷吐出微青的泡沫。她知道这头还未彻底长成的巨甲虫已然到了极限,接下来的前行,已经是在消耗这头巨甲虫的生命。

  熟知这种巨甲虫的温顺愚笨本姓的绿瞳少女极其的不忍,然而她知道自己必须坚持下去,她不能让那些已然为她牺牲的穴蛮白白牺牲,不能让外面有更多的穴蛮为她牺牲。

  她的手捏着蛋壳,捏得越来越紧,以至于坚硬至极的蛋壳边缘陷入了她手掌的皮肉之中,切出了血痕。

  一直等到身下的巨甲虫张开的大口都终于被粘稠青色的泡沫堵住,连呼吸都变得断续,已经不知在地下穿行出了多少里的绿瞳少女才咬牙往上抬起了手,不停往上。

  五头巨甲虫破土而出,而后力竭于地,再也无法挪动自己庞大而笨重的身躯。

  外面是一片异常浓密的芭蕉林地,满眼葱绿,湿润的水汽在芭蕉叶上凝结,滴落,如同微雨。

  在葱绿的掩映中,绿发绿瞳的少女宛如精灵,美丽得惊心动魄。

  在从巨甲虫背上跳下之时,她的绿瞳之中,有珍珠般晶莹的泪水洒落,落在巨甲虫发烫的背甲上,发出了轻微的嗤的一声,旋即变成数团淡淡的白气,消失无踪。

  她掏出了所有的蛋壳,一个个分别送到了五头巨甲虫的嘴中。

  五头巨甲虫咀嚼着这些蛋壳,身体微动,就连林夕都能感觉出这五头巨甲虫的高兴与满足,然后林夕看到这五头巨甲虫在高兴和满足中死去,发烫的庞大身躯慢慢变得冰冷,头顶芭蕉叶上淌落的水滴落在这些巨甲虫的身上,不再冒起一团团的淡淡白气,而是变成一滩滩清澈的水流,沿着淡黄色的背甲流淌下来。

  林夕微微静默,不为其它,只为这一瞬间他感觉到的人姓的力量。

  然而这名他依旧不知身份,只知不可能是穴蛮的绿瞳少女却并未给他任何回味的时间。

  她依旧没有说任何话,只是决然的抬起了头,看着林夕,然后她的身体震碎了从上方掉落下来的水珠,掠向了林夕。

  她决绝的没有任何回转余地。

  她的这一击正大光明,手中明月般的圆环破风而至,直直的击向林夕的胸口。

  简单、直接,但因为纯粹的速度,而变得难以抵挡。

  因为太快,林夕只来得及做出和先前一模一样的反应,他右手的晨光长剑斩杀出去,于瞬间和这明月般的圆环撞击在一起。

  然而和上次不同,就在两件魂兵相接触的一瞬间,明月般的圆环上亮光微闪,一股令林夕难以呼吸的磅礴气息瞬间喷发,林夕根本连迅速收剑都做不到,虎口就被剑柄上震颤的恐怖力量撕扯出几条撕裂深痕。

  他左手的短剑也根本来不及精准的斩中这明月般的圆环,幸亏他的身体也被这股迄今为止他正面遇到的最恐怖力量震离了地面,往后飞出,这才给了他些许的时间,让他的左手在直接松开手中短剑的同时,搭在了近乎失去知觉的右手上,架成了一个十字。

  “当!”

  绿瞳少女手中的明月般圆环带着她强行调用的一丝魂力力量和身体的冲力,压在了他的手臂上。

  在真实的死亡威胁面前,林夕的感知也被压迫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他于这极细微的时间之中,便感觉到了手上护臂的变形,为了不让双手手臂直接折断,他往后躬身,双手以极快的卸势回撤,让绿瞳少女手中的明月般圆环压着他的双臂,压到了他的身上。

  “喀…”

  林夕往后飞出的速度陡然加快,他被压住的左肋部位瞬间发出了骨裂的声音,往下一陷,不知道断了几根肋骨,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如瀑布般喷了出来。

  绿瞳少女的脚尖点地,强行继续追上林夕往后倒飞的身体,然而她的身体也是微微一僵,体内连番大战埋下的伤势也使得她张口喷出了一团血雾。

  她的面目被林夕喷出的鲜血染红,林夕满是尘土的面容也全部沾满了她喷出的鲜血。

  林夕落地,翻滚而出,站起。

  绿瞳少女落地,踏出一步,停了下来。

  两人都是因为身体的伤势,一时无法进行剧烈动作。

  这一瞬间静默的交手虽然对于修行者之间的交手而言并不绚丽,但两人脸上各自流淌着的对方鲜血,却是使得两人这一战显得分外的壮烈和凄厉。

  ……

  这片此刻连林夕都不知道到底位于大荒泽中何处的芭蕉林中出现了短暂的死寂。

  首先动手的依旧是绿瞳少女。

  她的双脚再次以难以看清的频率交替蹬踏在地面上,整个人化成了一道绿影,冲至双手的剑都已经掉落的林夕身前。

  林夕的双脚也重重的蹬踏在了地面上,他的整个人却是贴着身后的一株芭蕉树往上滑了上去。

  “噗!”

  水桶粗细的芭蕉树树干完全断裂,被击中的部位变成无数片破碎青白色条须,飞洒出去。

  林夕的双手在往前倒下的芭蕉树上用力一扯,借着这力,他背负着这一株芭蕉树,双脚狠狠的对着绿瞳少女的头顶蹬踏了下去。

  绿瞳少女右手的明月般圆环也来不及回撤阻挡,她的白生生的左手握成了拳头,往上重击,落于林夕的脚底。

  她单手的力量都要比林夕双脚的蹬踏之力强,但林夕却还是背负着一株沉重至极的芭蕉树。

  这株被林夕双手反手深深抠入脆嫩树干,扯着往下压的芭蕉树,在此刻便犹如变成了林夕的体重。

  “啪!”

  一声异常沉闷的空气爆响声从她的拳头和林夕的脚底发出。

  林夕的身体巨震,她的身体也是巨震。

  林夕身背着的芭蕉树上所有的水滴全部震飞出来,如同一柄雨天旋转着的巨伞洒出了无数水珠。

  绿瞳少女的身体异常顽强的挺立着,她的双脚没入了泥土一尺,然而却终于承受不住压下来的力量,又是一口鲜血从她的口中喷出,她的身体一侧,以一个并不好看的姿势翻滚了出去。

  林夕的身体在空中也微团了起来,在背上的芭蕉树把他砸入泥土中的瞬间,也用尽全力翻了个滚,从地上强行站起之时,他距离这株砸在地上的芭蕉树也不过数步之遥。

  他的脸色异常苍白,微微的咳嗽着,喉咙口全部都是翻腾着的血腥气。

  “虽然我欠缺和你这样境界的修行者交手的经验,即便是现在已经明知面对你这样的对手,招式绝对不能用老,可你要逼着我硬接,我也还是避不开。”然而林夕还是努力的出声,看着嘴角鲜血兀自在滴落的绿瞳少女,“但你也真的不懂战斗,看来你在成就这样的修为之前,也并没有多少生死战斗的经验。你不如我懂打架…所以以此刻的情形,真的要打下去,你就算能杀死我,你的伤势也会重到让你死在这片林地之中,根本不可能走得出去。难道我们之间,就一定非要分出生死不可?”

  连连杀不死林夕,让绿瞳少女更加的愤怒和绝望,而此刻林夕的话,更是让她觉得异常羞辱,所以一直沉默的她也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疯狂的尖嘶:“难道除了分出生死,还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你是云秦军人,你告诉我,你有没有杀死过穴蛮?”

  林夕看着她,轻吐出了一口逆血,点头。

  “他们是我的朋友,你手上沾满了我朋友的鲜血,难道我不要为他们报仇?”绿瞳少女语气极其急促尖锐的宣泄着自从见到林夕之后的愤怒情绪,“难道我们之间除了生死,还有其他的选择?”

  林夕蹙起了眉头,看着她,认真道:“这是战争。”

  “云秦和穴蛮之间,早在数十年前便已开始了这种战争。”林夕轻轻的咳嗽着,道:“不管因何开始…云秦想进入大荒泽,而穴蛮也想翻过龙蛇山脉,这战争,根本没有对错可言。我身在云秦,我的父母和妹妹都在这龙蛇山脉之后,我自然不想穴蛮能够突过龙蛇山脉,杀死他们。我也自然不想让那些值得尊敬的伙伴死在穴蛮战士的兵刃之下。像我这种人物,还根本没有改变这战争的能力,身陷其中,根本别无选择。”

  “但是你呢?”林夕看着绿瞳少女,声音陡然变得重了起来:“虽然你不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但你根本不是穴蛮,你为什么要陷入这战争之中?而且既然整个云秦军方都因为你而牵动,便说明你有着改变这战争的能力。如果我现在猜得不错,你应该便是令今年春起,这里的穴蛮发生改变的那个人。这战争无法避免,但人却可以选择。”

  “选择?”

  绿瞳少女看着林夕,她看出了林夕和她先前遇到的一些云秦将领的不同,也感觉出了林夕话中的意思,但是她却是满含讽刺的冷笑了起来,“怎么选择?放下仇恨,和谈么?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有些微改变这战争的能力,云秦的强大也的确并非我先前所了解,但你只是一个连我的身份都根本没有资格知道的小将领。若你能令这龙蛇边军以你的意志而行,这选择还有意义,但是那些人,却不会这样想。所以没有选择,仇恨,唯有用鲜血来洗刷。”

  ***

  (帮纵横自己联营的网页游戏《神仙道》做个广告。链接,因为我没有时间,所以自己只是看过一下,不过邪月和一些书友似乎玩得很高兴,据说还是不错的。我不建议在游戏上耗费很多的时间,不过因为是纵横自己的联营游戏,有些本来就喜欢这类游戏的可以去玩玩看,自己把握好适度就可以了。因为刚刚特别为我的书友开了个新服双线五区。同时大概也是看看号召力和书友凝聚力的意思...所以有时间的也可以进去溜达一下,显示声势之壮大。以免觉得我们无人...)

  (接下来还是最重要的书的事情,25号定下上架,上架多更一些是惯例,尤其如果成绩好的话,肯定还要拼命爆发回馈,因为实在没办法写快,就必须要好好准备,所以爆发应该会放在上架之后,,到时候还有什么想说的我会一股脑都吐出来...最后感谢大海陪同我去台儿庄的修炼及生曰蛋糕,有空我们书友来个超大型的聚会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