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七章 不明白

第二十七章 不明白

  更新时间:2012-09-14

  “我知道我说了不少废话。”

  林夕甩动着自己的双手,以缓解两条手臂从骨子里泛出来的痛意,“可关键在于,我是因为你不可能轻易杀死我,我也没有轻易对付你的能力,这样打下去肯定两败俱伤,才和你说了这么多的废话。”

  绿瞳少女努力的调息着,林夕的话让她沉吟了许久。

  “那你能做什么?当做没有发现我,就让我这么离开,如果你这么说,我又凭什么相信你?你可以轻易告诉云秦军队和修行者,我根本不可能跑得出去。”她考虑了许久,这才抬起了头来,看着林夕:“除非你能帮我逃出去,和我一起逃出去。”

  林夕没有回答,却是看着绿瞳少女,问道:“我有些不明白…你明明应该可以在地下躲着,为什么还要不停的逃?尤其穴蛮天生就是生活在地下洞穴之中,你又懂得控制这些巨甲虫。”

  “你的意思是我早就完全可以躲在一个地穴之中不出来,等着这场大战过去。”

  绿瞳少女看着林夕,脸色因有些过分的苍白和不正常的红晕,而给人的感觉过分冰冷,像是玉石一般:“穴蛮不像你们云秦军方,有诸多的手段可以调动军队,我唯有逃出来,唯有告诉他们怎么做,他们才不会过来送死。”

  “我没有选择。至于你…”绿瞳少女看着林夕,慢慢的说道:“你是云秦军人,帮助我脱逃,便是叛国,你难道会做这样的事?”

  林夕皱起了眉头,依旧没有回答,只是又问道:“如果你能逃出去…穴蛮秋冬不进入龙蛇山脉掠夺,能够好好的活下来么?”

  因为此刻体内的伤痛和比伤痛更痛的情绪,这名绿瞳少女的思维有些迟滞,她没能去想林夕这句话中更深层次的含义,只是下意识的开始考虑这句话本身的问题…如果在以往,答案是肯定不能。因为穴蛮的食量都十分惊人,秋冬季中大荒泽中绝大多数植株都会枯萎凋零,绝大多数穴蛮部落都会陷入饥荒,然而今年却是可以。因为这一场大战,最为强壮,同时也是食量最大的穴蛮战士的死伤,已经至少超过了六千人。

  林夕等着绿瞳少女的回答。

  对于他而言,如果是能让龙蛇山脉更为安定,能让那些忠贞为国的军人不一批批的牺牲的事,他就会去做,如果反而会有更疯狂的报复,导致更多的人死去,那么他会尽一切可能将这名绿瞳少女留下来。其实还有一些废话,他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早在青鸾学院学习时,他就知道云秦帝国近期的处境并非像表面上那么风光,时局也并非像表面上那么平静,即便穴蛮不进入龙蛇山脉,龙蛇边军也未必有能力深入大荒泽,并逐步占据。

  来自西边和南边大莽的压力,在过往数十年间,已经消磨掉了云秦绝对的强势,在近年来,这一方白山黑水之中的主动权,实际已经逐渐掌握在穴蛮的手中,林夕隐隐觉得这名绿瞳少女有能力给穴蛮和龙蛇边军一些喘息的时间…哪怕这战争终究还要持续下去,哪怕只是数年,哪怕只是一个秋冬的平静,这对于他而言便是十分有意义的事。

  然而绿瞳少女却并没有给他回答。

  让他瞬时发愣的是,绿瞳少女原本稍有缓和的面容上瞬间充斥更加愤怒,更加憎恶的神色,接着她转身,开始全力狂奔逃离。

  林夕莫名其妙,他用最快的速度捡起了自己的两柄剑,强忍着肋部的剧痛,全力跟了上去。

  ……

  两人急剧的脚步穿过了这一片芭蕉林,又进入了一片弥散着浅白色薄雾的水生灌木林地。

  在逃入水生灌木林地之前,绿瞳少女的速度要在林夕之上,但是踏入这片铺满齐脚面深黑水的林地之后,林夕奔跑的速度已然超过了绿瞳少女。

  即便林夕追得也是十分艰苦,但他的魂力充盈,魂力的激荡加上明王破狱的作用,使得他前面的上千步反而比后面的每一步要艰难,在连续狂奔出上千步之后,他的呼吸虽然炙热起来,但是却有一股股的暖意和麻痒之意在他的伤处不断的震荡,让他的伤处朝着好的方面发展,而不是朝着恶化的方面发展。

  绿瞳少女又吐出了一口鲜血,即便是以她的境界,也根本无法理解林夕反而会越跑越有力。

  她脸上原本不正常的红晕都已经褪去,脸上的肌肤因为过分苍白而变得如同微微透明的白玉,她的体温也已经开始下降,再过十余停的时间,她知道自己就会因为体内一些机能的衰竭而陷入昏迷,随即很快的死去。

  蓦的,她感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即便是死亡的来临,也没有让她停下脚步,然而这丝气息,却是让她的身体一震,知道自己唯一的希望终于来临,整个身体再也无法支持,软软的往前堕地,依靠一只手撑在水中,才终于稳住了身体,没有完全跌倒在水中。

  林夕不明白为什么这名绿瞳少女要陡然狂奔十余里,他的感知之中也没有任何的异常,但是从名绿瞳少女的动作,他却是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危险气息。

  很快,他就听到了水声。

  速度惊人到让他无法想象的水声。

  这是有人的脚步践踏在这片白雾弥漫的浅水林地中的声音,而让他感觉惊人的,并不是水声的频率,而是这迫近的速度。

  也就是说,这人每一步的纵跃距离,必定十分的可怕。

  绿瞳少女头顶上方的浅白色的薄雾急剧扰动,瞬间破开一大片,然后一个身影就像从天穹上落下的石头般,如飞般落了下来。

  林夕的眼神微缩,不自觉的退了数步。

  这是一名额头宽阔,嘴唇很厚的穴蛮,身材并不特别高大,精赤着上身,穿着一条黑色链甲改制的长裤,浑身岩石般冷硬的肌肉,给他的感觉却是如同一座随时可能喷发的火山。

  “噗!”的一声闷响,这名穴蛮笔直的站住,双脚没入泥土之中,直至膝部,但是在这种恐怖的冲击力下,他的身体挺直得如同一杆标枪,就连膝盖都没有微弯一下。

  “火王…小心,还有两名云秦修行者肯定跟上来了。”

  绿瞳少女的双手依旧撑在水中,嘴角的血丝在滴落,都根本无力擦拭,然而她还是马上侧转仰头,第一时间对着开始躬下身来要将她扶起来的穴蛮说出这一句。“无耻…火王,杀了他!”接着,她又强忍着呼吸不畅,急促而愤怒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这名穴蛮点了点头,没有再伸手搀扶她,而是转向了林夕,开始动步。

  林夕忍不住回头。

  他直到此刻,才终于有些理解…难道方才绿瞳少女的狂奔,和她的这句明显是骂自己的无耻,是因为居然有两名修行者暗中跟了上来?

  就在他回头之间,“嗤”的一声刺耳响声在水滩中响起。

  穴蛮的身上泛起了红光,他的双腿好像变成了烧红的铁棍,让接触到的水都化成了浓厚的白汽,升腾起来。

  也就在他这回头之间,他看到两条身影以极快的速度从他后方浅白色的雾气中奔出。

  一人是一名红衫琴师。

  一人是一名浑身笼罩在连帽黑袍中的娇小身影,连面目都无法看见。

  这两人他都见过,红衫女琴师出现在那夜的竹林之中,帮自己截住了东林行省最强大的一名剑师。

  这名如同隔绝在永夜中的娇小身影,在他北仓洞对付沐沉允的时候出现,明显也是在帮他。

  在微怔之间,他听到身后嗤嗤的声音变得更为剧烈,他转过身去,脸孔就被映得一片赤红。

  林夕的呼吸瞬间停顿。

  他不知道已经有一名已经触碰到圣师境界的剑师已经死在了这名穴蛮修行者的手上。他眼前所见的情景,对于他而言还是根本无法想象。

  朝着他跃来的这名穴蛮,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火人,血样的火焰在他的身外熊熊燃烧着,烧得周围的空气都扭曲了起来,那一条条火焰如同最耀眼的舞女在扭曲跳跃着。

  一股恐怖的热气弥漫而来。

  林夕满心震撼的看着这名距离还有十几米距离的穴蛮,他陡然发现,自己的衣角和发梢已然微焦。

  “叮…”

  在林夕还未来得及退却之时,一声天籁般的琴音在这片显得异常压抑的天地间响起,他身旁的浅水泥泞之中突然出现了一条深深的沟壑,沟壑中所有的泥水化成了一柄黑色的长剑,笔直的冲出,斩在了迎面而来的穴蛮身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