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八章 发自灵魂的吸引

第二十八章 发自灵魂的吸引

  “轰!”

  一团沛然莫御的气团在林夕的面前爆开。(_《《》》)

  感受到迎面而来的灼热蒸汽,林夕顿时脸色大变,双臂都横档在了自己的面目之前,他已经往后跃出的身体好像被一个大浪冲了一下,落到地上,又连续踉跄退了三四步,才终于调整好重心,没有摔倒在地。

  裸露在外的双手手背上火辣辣的疼痛,目光一扫之下,已经被开水烫过一样,燎起了一层细密透明的水泡。

  泥水汇聚而成的黑色长剑一截截的崩溃,变成黑不黑、白不白的水汽,穴蛮的身影只是被阻挡得落在了地上,但身上血样的火焰反似燃烧得更旺。

  一具酡红色的古琴悬空横置在红衫女琴师的身前,因为出手太急,魂力迸发得太过剧烈,这具古琴的鲨鱼皮琴盒已经全部被激碎了,此刻纷纷扬扬的落下,她的一头秀发也纷纷扬扬全部在身后飘洒了起来,好像地面上有风在往上吹起一般。

  林夕面色凝重的急剧后退,如同一只黑色的水鸟连连点地,将要起飞。

  此刻的感觉让他极为不舒服,无论是这名绿瞳少女,还是这名红衫女琴师以及笼于黑袍中的瘦弱女子,他都根本不知道来历,而且自从遇到绿瞳少女开始,他都根本没有好好交谈的机会,直接被一次次的拼杀给堵了。

  他一直想试图让绿瞳少女和自己之间建立起一些可以信任的关系,却是根本无法做到,这便直接断绝了今后的所有可能。

  因为云秦军方和穴蛮根本就是不死不休的关系,不可能坐下来谈,但穴蛮的实力却是在真实的增长着,这个绿瞳少女和自己之间如果能建立起一些可以信任的关系,加上他背后的青鸾学院,他们之间将来却是有可能坐下来谈。

  然而他还是太过弱小,这种时候,的确是要讲资格和力量。以他的资格和力量,根本无法压得住这么多年的仇恨。

  他心中极为不舒服,但光是双方的一击比拼,爆开的一些力量,就已经让他的手背烫起一层水泡,这更是提醒他不是他这个层面的修行者的对决,他插不上手,也不能给红衫女琴师额外的负担,所以他全力退却,退向红衫女琴师的身后。

  红衫女琴师双手在酡红色古琴上飞速弹动,古琴表面和琴弦上所有的符文异常闪亮,在她身前形成了一条条红纱,如梦如幻。

  琴声悠扬清丽,带着一些凄清,如哀怨少女在对闺蜜倾述心事。

  古琴内里和琴弦上散发的力量在她的手指弹动下,和她体内毫不吝啬喷涌而出的磅礴魂力汇聚在一起…她身前的水滩之中又出现了三条深深的沟壑,三条黑色水剑狠狠冲击在浑身燃烧血红火焰的穴蛮身上。

  穴蛮狂傲如山的身影想要向前,却是反而重重的后退了一步,令他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嚎叫。

  光论魂力修为,这名红衫女琴师距离那名死在了这名穴蛮手中的黄眉大剑师还有一些距离,但是她手中的这件魂兵的力量却是比黄眉大剑师的那柄剑要强大,借着这外物的力量,以及她的这种战斗方式,对上这名穴蛮修行者,却是有着天然的优势。

  笼于永夜般黑袍之中的艾绮兰极其警惕的盯着那名绿瞳少女,虽然绿瞳少女此刻的状况十分凄惨,但是却依旧让她怀有深深戒意,因为就连红衫女琴师都根本不明白她们两个是如何被这名绿瞳少女所发觉的,这名绿瞳少女恐怕对于所有的云秦修行者而言,都是从未接触过的存在,拥有许多世人根本不知的手段。

  直等到林夕急速退过她的身侧时,她才将目光全部调转到了浑身燃烧血红火焰的穴蛮身上,抬起了双手。

  一片奇异的光线和黑雾形成的黑幕从她身前蔓延到了穴蛮的身上,令穴蛮身上的火光都一时透不出来,就像她突然凭空造出了一堵黑墙,把这名穴蛮封在了里面。

  这奇异的景象让好不容易站直了身体的绿瞳少女都震惊的张开了嘴,她也从未见过这样奇特的手段。

  林夕此刻并不知道艾绮兰到底是谁,但他此刻和她距离非常近,所以他看得十分清楚,在这道黑墙形成的同时,有几道黑丝从艾绮兰的袖中射了出来,沁入了这道黑墙之中。

  穴蛮修行者完全就像一块燃烧着的陨石,从黑墙之中侧向跃了出来,带出恐怖的风声和火声,他的胸口,却是有了几个细细的孔洞,还有片异样的黑色在他胸口的肌肤上不断的蔓延。

  面对这片异样蔓延的黑色,穴蛮修行者只做了一件事。

  他的右手落在了胸口,一股青烟从他的胸口涌了起来,这整个一块血肉,在他的掌下变成了一块焦炭,黑色的细微簌簌而落,似乎马上要露出胸口内里的内脏。

  因剧烈的痛楚,这名穴蛮的身体不可遏制的震颤着,使得他身外的血红火焰不断的炸响。

  这场面似乎对林夕这一方极其有利,然而就在此时,林夕却是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风。

  红衫女琴师白皙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条淡淡的红线。

  直到她雪白的肌肤被割开的同时,林夕才捕捉到了这股风的具体位置,他的心脏骤然剧烈的收缩起来,体内的内脏都因极烈的震骇和紧张而产生了抽搐般的不适,肌肤上都是瞬间鼓起一个个鸡皮疙瘩。

  这是一柄极薄、极透明的短短飞剑。

  自从来到这个充满古风的世界,开始拥有一个崭新的身份,开始一段全新的旅程,林夕首先好奇的便是这个世界有没有可以飞翔于空中的强者,有没有飞剑。

  接下来他从刘伯的口中知道了有,也知道能够御使飞剑的,便是代表着这个世上最强大的武力,甚至直接被这个世界的武者和修行者冠以了一个圣字。

  这飞剑在学院中又成了强大的正将星的代名词,在他心中便更加变得神秘而强大。

  而此时,他在这个世界,终于第一次真正见到了飞剑…一柄悄然出现,充满了无声而令他窒息的凛冽杀意的飞剑!

  红衫女琴师都甚至没有提前感知到这代表着这世间最强大武力的飞剑的降临,在锋利的剑锋割破了她的肌肤时,一声急促到了顶点的琴声才陡然震响。

  这一声琴音就如一名女子陡然打开了一个尘封已久的首饰盒,依旧不甚响亮,但这一声声音发出的瞬间,红衫女琴师甚至一动都没有动,连脖子都没有扭动一下,躲避这柄飞剑,然而她的双手却瞬间变得近乎透明。

  “嗤!”

  速度和力量同样惊人的透明飞剑,却是陡然一顿,然后像失去了一片翅膀的蜻蜓一般,凄然斜飞了出去,似要坠地,只在红衫女琴师的脖子上带出了一条血痕,如涂抹了一条胭脂。

  咚!咚!咚!咚!

  林夕只觉自己的心脏仿佛随着这一柄飞剑在空中的每一个轨迹而剧烈的跳动,快要从自己的口中跳出。

  不可否认,每个人对于某些事物都有些独特的爱好,即便是兵刃也一样,这种偏好因为各种说不清的原因而形成,却是真实存在,飞剑对于林夕便有着其它东西不能相比的吸引力。

  他的目光紧紧的盯住了这柄薄薄的透明短剑,这柄不属于他这方,想要收割他们的生命的凌厉飞剑,却是让他身体之中的某些东西产生了共鸣。他看到,这柄飞剑并没有跌落,而是倏然一沉,又急剧的掠回。

  “嘶…嘶…嘶…”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的空气中传出了无数奇异的嘶响,就如同无数看不见的细蛇在空中游动。

  “你是出身于云秦哪家…或者哪个学院的修行者?”

  一个低低的声音问红衫女琴师。

  林夕朝着四周望去。

  这声音也是从四面八方游来,根本难以判断从哪里传来,好像无数张透明的嘴悬浮在四面八方,将他们包围在了里面,冲着他们说话。

  这感觉更让人说不出的难过。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名和林夕一样对着一些事物有着好奇心,喜欢交谈的修行者。

  “你又是什么人?”

  红衫女琴师手指连弹,有数道恐怖的元气如刃般从林夕的耳畔冰冷的掠过,叮的一声,在空中不停变幻着方位飞旋而回的飞剑剑身上荡开三片酡红色的光晕,再度斜飞出去。

  此刻那名她无暇顾及的穴蛮修行者没有乘机快速前行,而是蹲了下来。

  他双手之中的火焰比身体的其它部位更为浓烈,他的双手在地上抓过,双手抓过的地方的水直接被蒸发干净,一长条的黑色泥土直接被烤干,接着被他抓在了手中,从头至尾从他的双手之中滑过之时,这一长条黑色的泥土已经变成了一条通红的熔岩长矛。

  接着,这名穴蛮修行者便将这根熔岩长矛狠狠的朝着林夕投掷了出来。

  如火流星飞行于空中,带出了一条浓烟滚滚的焰尾,发出令人耳膜刺破般的急剧嘶鸣。

  这名穴蛮修行者的实力未必弱于绿瞳少女,然而他对于绿瞳少女却是极其忠诚,他无比忠实的执行绿瞳少女的第一个命令,先要杀死林夕。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