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九章 超越魂力的秘密

第二十九章 超越魂力的秘密

  “我来自…炼狱山…”

  如无数张悬浮在四面八方的透明嘴发出的怪异嘶嘶声和熔岩长矛刺耳的嘶鸣声交织在一起。请使用本站的拼音域名访问我们.

  林夕动容。

  并非是因为这快得难以闪避的火流星,而是因为在穴蛮修行者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投掷出这熔岩长矛之前,他身旁的艾绮兰就已经挡在了他的身前。

  他并不知道艾绮兰是青鸾学院挑选的守夜者,但他感觉得出来,除了有些特异的手段之外,艾绮兰的魂力修为恐怕还不如他,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远比他瘦弱的身影,却是异常决然的挡在了他的面前。

  “叮….”

  红衫女琴师的手指在琴弦上快得变成了幻影。

  就像有十几只手同时在身前的酡红色古琴上弹奏,随着如歌如泣的恬静琴音传出的,却是异常杀伐的气息,一圈圈光纹在琴身周围荡开,空中就像无数看不见的飞刀旋转斩杀在迎面而来的熔岩长矛上。

  熔岩长矛上岩浆飞洒,变得越来越小,飞行的速度越来越慢。

  到艾绮兰身前数米之时,已经变得只有箭矢般大小一根。

  “铮!”

  随着红衫女琴师双手一抚,一声清音震响之时,她的衣衫和青丝全部飘了起来,整个人都微微震离了地面,而这最后一截熔岩也猛的停顿在空中,无法寸进,爆开成一团火花。

  于此时,林夕也发出了一声厉喝,手中的晨光长剑朝着红衫女琴师的颈后狠狠的斩了下去。

  那里有一柄薄如蝉翼的飞剑。

  一柄纯粹因某人的意志和力量,自由飞行于空中,对于他而言有着来自灵魂深处的吸引力的飞剑。

  “当!”

  他手中的淡青色长剑准确无误的斩中了这柄高速逼近,穿破淡白雾气,在空中带出一条透明轨迹的飞剑,发出了一声爆鸣。

  他的身体巨震,用布条包扎着的虎口再次撕裂,鲜血沿着剑柄飞洒出去。

  飞剑斜斜的飘飞出去,显得极其轻柔,然而林夕的右臂却是垂了下来,一时根本无法抬起,从肩部到每一根手指,从骨子里由内而外,无一处不在发抖。

  实在难以想象,这样轻柔的飞剑之中,竟然蕴含着如此恐怖的巨力。

  “咦?”

  四面八方的空气之中,一声轻咦声又覆盖了下来,这名来自炼狱山的强大修行者,也惊奇以林夕这样的修为,竟然能够斩中他的飞剑。

  轻薄的飞剑却没有停顿,此次却是纯粹走凌厉之势,嗤嗤破开空气,直刺红衫琴师后心,似是想看看林夕还有没有能力再将之斩中。

  林夕紧紧的盯着这柄飞剑,看清了这柄飞剑的轨迹,但是嘴里却异常苦涩,他感觉得出来,即便自己的左手短剑能够斩中这柄轻薄飞剑,此刻这柄飞剑上的力量,也根本不是自己所能阻挡。

  红衫女琴师的青丝又飘洒了起来。

  因这每一个交手的片断实际都极其短暂,所以她的琴声也根本没有任何的停歇,双手十指中狂涌而出的魂力也始终发出嗤嗤的轻响。

  这种剧烈的魂力流淌,换了林夕,体内的魂力也早已流淌干净。

  空中的飞剑轻薄剑身上陡然发出密集如雨的敲击声,一点点酡红色的光华不停的爆开,灵动至极的轻薄飞剑如被网束缚,在空中飞行艰难。

  “吼…”

  穴蛮修行者疾风般前行,距离红衫女琴师已经不足十米,飘洒的火苗和热风形成的火风狂涌而来,林夕的肌肤都被灼得有些焦黄,发丝都开始燃烧起来。

  有一只眼睛一直在冰冷的注视着战局。

  没有人发现佟韦的存在,即便是红衫女琴师知道他肯定在,却也根本不知道他在何处。

  因为他是风行者,真正的青鸾学院风行者,这个世上最为强大的刺客。

  风行者有着很多独特的手段,因为一生都在了解风、亲近风、驾驭风,所以对于风流,风行者拥有独特的感知。风就是他的听觉,他的嗅觉,他视力的延伸。

  从一开始,他就先于场上任何人发现了这柄来自炼狱山的飞剑的降临,他就一直在搜寻着这名炼狱山的修行者。

  这名炼狱山的修行者和他是同阶的修行者,是这个世上最顶尖的强者,红衫女琴师的战力虽然出乎他的预料,但显然她光是面对那名穴蛮修行者都未必能够战胜,更不可能是穴蛮修行者和这名炼狱山圣师的对手。

  林夕的实力提升也远远出乎了他的预料,但林夕和艾绮兰一样,毕竟还太过稚嫩,还没有长成。

  所以这场上真正的对决,只来自于他和这名炼狱山的圣师。

  然而直到此时,他却还是未能发现这名炼狱山的圣师到底在何处。

  这名炼狱山圣师发出的每一丝的声音,都是真实的穿行在空中,真是如同通过飘散在四面八方的无数张透明的嘴说出。这名炼狱山的圣师,就好像真的隐形了,变成了无数张笼罩这片战场的透明的嘴。

  没有目标,他便无法发动攻击。

  但此刻的战局,却是让他已然无法选择,唯有一赌。

  ……

  薄如蝉翼的飞剑骤然感应到了什么,倏然往上面薄雾之中飞离。

  比起之前任何一个回旋,这柄飞剑的动作显得更为轻柔,就像是一个拥有万斤巨力的透明巨人在拈着一根稻草。

  因为轻柔到了极致,以至于这柄薄而透明的飞剑,竟没有急剧的排开上空的薄雾,而是透入了这些薄雾之中,竭力要躲藏起来。

  然而有一股狂暴至极的气息,在林夕才刚刚感觉到熟悉的意味时,就已经如同天罚的铁棍一般,轰然砸中这柄薄而透明的飞剑。

  无法用任何言语形容这一击的凛冽。

  薄而透明的飞剑发出了一声哀鸣,就如一只蜻蜓被巨人的拳头一下砸飞,嗤的一声,不知激射到了何处。

  “咳…咳…咳…”

  满天都是无数张透明的嘴发出的咳嗽声。

  “老师?!”

  林夕的发梢在燃烧着,却是惊喜的叫出了声。

  那如天罚铁棍一般一击将飞剑击飞的,是一根箭矢,他从这根箭矢感觉出了熟悉的霸烈和不可一世的气息。

  琴声密集如雨。

  红衫女琴师的纤纤十指的指甲之中,都随着魂力的喷涌而沁出了鲜血,她的身前出现了千万条沟壑,一股股力量带着泥水和尘土,汇聚成一柄柄泥水小剑冲击在步步逼近的穴蛮修行者身上。

  穴蛮修行者双臂交叉,挡在自己胸口的伤口上,身体挺直如山,却依旧被强大的冲击力冲击得往后不断滑行,身上血红的火焰也往后拉长,如一根风中的红烛。

  林夕惊喜的叫声中,密集如鼓的脚步声敲击着大地。

  一条高大的黑色身影从薄雾之中大踏步冲出,却并非是林夕想象中的佟韦,而是一名身背巨斧的蒙面黑甲云秦将领。

  “咳…咳…想不到你居然没有跑走,反而暗中跟了上来…”

  “很好…你应该就是那名叫林夕的青鸾学院学生…一名老风行者…一名还未长成的风行者…再加上一名拥有孤星战斧的青鸾学院精英…此行已然值得…”

  无数细微,犹如无数张围绕着大地的透明嘴发出的声音不停的响起,虽不停的轻咳,似在吐血,但却是没有惊慌,反而充满惊喜之意。

  这声音使得这名炼狱山的圣师显得更为强大,更为神秘。

  ……

  佟韦没有管这个声音。

  他射出一箭之后,便已无声无息的朝着身后的林地退去。

  然而就在此时,他却是猛的抬起了头,铁眉骤然深蹙。

  那柄薄薄的飞剑,已经破开淡雾,朝他袭来。

  “当!”

  他手中的巨弓上扬,轻易的挡住了这飞剑一击,但是他的心中却是不由得微寒。

  方才他的一记重击之下,这名炼狱山的圣师依旧没有暴露方位,他依旧发现不了对方到底身在何处,而从他此刻所在的位置,到林夕和红衫女琴师的位置,足足超过四百步,但是这柄飞剑却是直接降临了下来。

  他是真正的风行者,而且同样已至圣师的修为,他可以极其肯定的判断出来,控制这柄飞剑的炼狱山圣师的修为,绝对不可能控制飞剑超过两百步。

  然而现在的事实却是肯定超过了两百步,这只能说明炼狱山有了青鸾学院不知的新的秘密…这种对于青鸾学院完全陌生,甚至不符合魂力力量认知的秘密,比起这轻薄飞剑本身,更令他心惊。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佟韦的一击格挡,就像是一曲急厉的琴声的开始,他的身周瞬间不停响起一连串凄厉又清脆的爆响声。

  这柄飞剑的主人也极其清楚他手中弓箭的可怕,根本不给他拉开距离和开弓的时间,轻薄的飞剑在他身周像野蜂一般高速穿插飞舞,只是一柄飞剑却是带出了无数野蜂的视感。飞剑几乎贴着佟韦的身体,以错乱无序的节奏,极其恐怖的速度,不停的朝着佟韦的身体各部位刺击、斩杀。

  佟韦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全部布满了黑色鳞甲。

  在他的魂力激荡之下,一层层布满符文的甲片从他的黑袍内延伸了出来。

  这种甲衣根本不在世间出现,缭绕的黑光隐隐在他身外形成一头鸾鸟的形状。

  飞剑割裂了佟韦身外的黑袍,极高速切割摩擦内里的黑色甲衣,产生了一圈圈耀眼的火光。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