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一章 他从未绝望

第三十一章 他从未绝望

  这是一名身穿全封闭铠甲的炼狱山圣师。

  这同样是一件值得这世上所有修行者击节赞叹的铠甲。

  一条条宝蓝色晶石镶嵌在整块整块的金属甲片中,自然形成了一条条宝蓝色的符文。

  眼部由两块白色透明的水晶封住,全封闭的铠甲头盔上有一条条发辫,全部都是一条条宝蓝色的利刃。

  手臂、肘部、膝部、肩部….所有方便用于施展武技,撞击对手的部位,都是布有一片片飞翼状的利刃。

  最具视觉冲击感的是这件铠甲本身带着的两条一丈多长的金属翅翼,每一片如真实翎毛般的轻薄金属片上都纂刻着细密的符文,流动着宝蓝色的微光。

  …...

  这个世上,没有一处修行之地对于魂兵的研究超过青鸾学院。

  这个世上大多数最强悍的魂兵都出自青鸾学院,但其余修行圣地,也有魂兵可以挤入这最强悍之列,大莽炼狱山之中,便有“夜魔”和“天魔”两种铠甲可以和青鸾学院的铠甲抗衡。

  林夕见过炼狱山的最强重铠“天魔重铠”。

  此刻他视线之中这名炼狱山圣师身上的这件铠甲,充满魔性,给人的心神以极大的压迫感,气息和天魔重铠十分相近,然而看上去比天魔重铠轻薄,而且天魔重铠的背上只是可以滑翔的披风,并非是这种如恶魔般的巨大翅翼。

  ……

  如水银流动的宝蓝色光华和巨大翅翼,就像一个巨大的噩梦,降临而下。

  佟韦冷冷的看着这名从空中降临下来的对手。

  这名在地面站定的炼狱山圣师,也对着他颔首致意。

  两人心中都知道,不管立场如何,对方都是足够值得尊敬的对手。

  “是炼狱山最新炼制出来的铠甲?”佟韦微颔首回礼,问道。

  炼狱山圣师点头,郑重微傲道:“是。”

  他足够值得骄傲。面对一名同阶的风行者,再加上在场这么多云秦修行者,他还是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在有这样一名风行者在场的情形下,事实上那名穴蛮修行者都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依旧是他面对这些云秦修行者的局面。

  他取得了胜利,而且他和佟韦这个级别的对决,并不仅是个人,还是修行之地综合实力的对决。

  他的胜,至少有一半是来自于身上这件对方所不知的铠甲。这一次,炼狱山胜过了青鸾学院。

  佟韦沉冷的看着傲然的炼狱山圣师,默然道:“想不到炼狱山已然炼制出可以长时间飞行于空中的铠甲。”

  “天比地更广阔。”

  炼狱山圣师轻微的咳嗽了一声,看着佟韦轻叹道:“此刻我能相信你的话么?”

  他这两句话和佟韦的前一句似乎完全不搭边,但此刻在场的却都是极聪明的人,却是都听出了他这句话中包含的意思。

  两个修行圣地之间圣师级别的对决,并不止于在武力上。佟韦的前面一句话,让人第一时间产生的直觉判断便是青鸾学院没有研制出可以飞行于空中的铠甲,然而这名炼狱山圣师却是始终保持着怀疑的态度,不让对方的话对自己产生任何的误导。

  佟韦看了这名炼狱山圣师一眼,不再说话。

  跌落于泥水之中的云秦将领被艾绮兰扶着,勉强坐在了泥水中,服下了疗伤药物,调息着。

  这名林夕和艾绮兰的师兄意志极其坚韧,即便是被十几条火焰打入体内,都没有发出任何的惨呼,然而此时,他却是发出了一些痛苦的低吟声。

  心痛远胜于身体的疼痛。

  来自大荒泽后方的绿瞳少女身上有许多青鸾学院和云秦帝国不知的秘密。

  这名来自炼狱山的圣师,也同样带来了许多青鸾学院和云秦帝国不知道的秘密。

  然而这些秘密就在眼前,却是终究无法得知答案…今日这么多云秦强者要陨落在此,且今后不知因这些秘密又要导致多少云秦强者的死去,这种心绪,让他无法甘心。

  艾绮兰用瘦弱的肩部顶着这名她不知道名字的云秦将领的背部,让这名云秦将领能够坐着,以免那些脏臭的泥水不断的渗入他的伤口。她转头看向林夕,希望林夕能够读懂她的眼神…在这里所有的人中,她比佟韦还要明白林夕的重要。而此刻,她也知道胜负已分,她只希望自己这些人的死亡能够换取林夕的逃脱。

  ……

  林夕震撼着,沉默的思索着,同时也庆幸着。

  他庆幸在和绿瞳少女交手至今,哪怕是受伤的情形下,都没有动用他回到十停前的能力,否则再遇到这名炼狱山圣师,便不可能有丝毫改变战局的能力。

  然而他也必须要绝对的把握,看回到哪个时刻,才能确保能够对付得了这名炼狱山修行者。

  他的视线一直集中在这名炼狱山圣师的背影上,所以他此刻并没有看到艾绮兰的目光,而是在这所有声音停歇之际,飞快而郑重的出声:“老师…如果之前你能知道他是在天上,知道他的方位,以你弓箭的威力,能否对付得了他?”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林夕的身上。

  佟韦依旧没有出声,他平时并不喜欢多话,而且他知道林夕喜欢多话,尤其是此刻,他觉得再多话都是无用。

  “他的出手一击在我的威力之上,若是他能感应到我的方位…这一战败的应该便是我了吧?”倒是这名背展巨大铁翼的炼狱山圣师,微转过身来,看了林夕一眼,冷讽道:“可惜你们不可能发现我的所在。”

  “老师,相信我,我要听你亲口回答。”林夕上前一步,看着佟韦,一字一顿的说道。

  佟韦看着林夕,终于出声:“应该可以。”

  林夕更加严肃而快的问道:“那之前若是你未发现他…只要告诉你他在天上,你就能发现他?还是必须告知他具体的方位,你才有把握射中他?”

  佟韦封闭铠甲内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不明白林夕问这句话有什么意义,但林夕的神色却是让他还是出声回答:“他是活的,不是死的…我不知道他用什么手段,可以控剑超过两百步,但你应该明白,距离越远,箭矢的威力越小,在这种正面对决之中,超过四百步,便不可能有胜算…只知道他在天上,一箭无法对他造成威胁,以他的能力,依旧不可能战胜。”

  听着佟韦的话,炼狱山圣师微微仰首,更是傲然。

  得到一名极其强大,值得尊敬的对手的肯定,比同门的修行者的肯定,都更值得骄傲。

  若是在平时,他肯定要多享受一下此时时光,但这是在大荒泽中,或许随时都还有云秦强者赶来,所以他不想浪费时间。

  “嗡”的一声清鸣,已经回到他手中的轻薄短剑又一振飞起。

  “我知道了。”

  林夕没有看这柄振振飞起的飞剑,却是转身对坐在泥水之中的云秦将领歉然躬身行礼,道:“师兄,对不起,没办法让你的伤口变没有了…不过还好,看你应该伤势虽重,但不至于死…”

  他这一句话出口,云秦将领愕然,所有的人也都愕然。

  炼狱山圣师惊愕之间,不知为何,陡然觉得林夕十分危险,原本已然飞向佟韦的飞剑倏然转回,直刺林夕的后心。

  “回去!”就在此时,林夕喊出了一直舍不得喊的两个字。

  ……

  景物瞬间流转,林夕精准的把握着时间,他置身在了红衫女琴师的琴声断绝之时。

  手持巨斧的云秦将领冲了出去,冲向了深深扎入泥土之中的穴蛮修行者。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以将因景物变幻的不适感尽快排除出自己的体内,同时他尽量将其余脑海中经历的印象全部过滤,只是牢牢的回忆着方才这名炼狱山圣师落下的方位。

  他以最快的速度,将一直负在身上的神梨木弓取在了手中。

  没有人注意他的这个动作,因为在场除了艾绮兰之外,每一个人都是修为远不止高阶大魂师的大修行者,不是用坠月手法射出,他的箭矢威力恐怕都不足以刺穿这些人的肌肤。

  “轰!”

  穴蛮修行者的拳头,和云秦将领的斧刃冲击在了一起。

  就在此时,林夕转身,瞬间将手中神梨木弓拉至满圆,朝着后方天空发出了一箭,与此同时,他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尖厉声音,“老师!他在上面!”

  “嗤!”

  箭矢破空,没有射中任何东西,然而佟韦却是感觉到了在他身上飞速切割的轻薄飞剑的骤然不正常停滞,并感觉出了林夕那支箭矢箭尖上一些奇异的丝丝碰撞声,以及天上一道异样的风的流动。

  他的心脏剧烈的收缩,然而他的动作却比平时更加的冷静,更加的稳定。

  他抬起了手,瞬间抽出了一根箭矢,朝着天上射出了一箭。

  天空之中瞬间多了一轮烈日。

  四散的薄雾瞬间在空中形成了无数条朝着四面八方激射的白线。

  一条黑色和宝蓝色光华缭绕的身影出现在破散的薄雾之中,这轮烈日,狠狠的冲击在了这条身影的身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