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二章 荒谬错愕以及震惊莫名

第三十二章 荒谬错愕以及震惊莫名

  更新时间:2012-09-17

  “老师,以你的修为,能不能修炼飞剑?”

  “能。”

  “那修炼飞剑的,大多数时候,是不是应该来得及反应,可以用飞剑切削射出的箭矢?”

  “我原以为你要问什么,绕了这么大弯,还不是有些觉得箭矢不如飞剑灵活。”

  “请老师解惑。”

  “你要明白,虽然飞剑由心所动,十分灵活,有如指掌一般,但是强大箭手射出的箭矢,不仅是全身修为的力量激发,还可以利用下坠之力,甚至独特构造的箭矢的穿透之力,所以一般对于同等的修为的修行者而言,全力射出的箭矢的力量,都要比飞剑的力量大一些。也就是说,箭矢虽然没有办法在空中任意拐弯,但是在很多合适的地形和时机之中,却是可以发出更为暴烈的一击。而且修行者箭矢的距离远超两百步,而一般飞剑最强的防御和斩杀区域,也就是身周数十步,距离身外太远,非但没有办法防御近身的斩杀,而且回旋过大,也无法抵挡别的方位射来的箭矢。这使得很多时候他面对远处隐匿着的强大箭手,只有防御和挨打的份….强大的修行者箭手也好,风行者也好,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使得箭矢的力量超过自己平时全力斩出的一剑或是一刀,从而能够越级挑战一些超过自己修为的对手…”

  “…..”

  林夕眯着眼睛看着天空中难言的景象。

  在最早跟着佟韦修行之时,他和佟韦就有过这样的对话,他听得十分认真,以至于很多话都一字不差的记着,此时在脑海中不由得泛出来。

  他在脑海之中无数次想象过真正的风行者和御剑圣师之间的对决,而这一战,御剑圣师的灵动、风行者出手一击的威力,双方的优缺点,在他的脑海之中霎时凸显得无比清晰。

  这一战给他带来的印象和经验,是平时的授课根本难以得到的。

  ……

  轻薄飞剑在空中悲鸣。

  在佟韦的箭矢脱手之时,这一柄轻薄飞剑已经带上了主人的惊惶,瞬间数次切中了脱离弓弦飞出的箭矢。

  但是佟韦射出的这根金黄色箭矢脱离弓弦时蕴含着的力量,却是让这柄飞剑一贴上去就马上弹开,甚至无法丝毫改变其前行的线路。而在这枝箭矢飞出佟韦身前数米的距离之后,这柄飞剑就再也难以跟上这枝箭矢的速度。

  这柄轻薄飞剑在烈日般箭矢后方产生的一道涡流中悲鸣,在烈日冲击到那条魔王般身影身上时,颓然无力的循着惯性飞刺了出去,坠入了远处的泥水之中。

  在这轻薄飞剑落地之时,天空之中的金属裂响声和一声隐含着无法相信的莫名情绪的闷哼声也同时响起。

  天空中这名炼狱山圣师,如折翼的飞鹰重重坠地。

  佟韦的独目之中依旧没有任何放松之意,目光死死的锁定了这名炼狱山圣师,同时飞速的控制着自己的魂力,他手中的巨弓的符文再次开始流动光华。

  “他是怎么知道这名炼狱山圣师在天上的?”

  此刻,他的心中和红衫琴师等所有在场人的心中,都是因为方才林夕的一箭而不可置信,都是因为这名炼狱山圣师真的在天上和身上的铠甲而深深震惊。

  炼狱山圣师马上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胸口的一片铠甲上有一条放射状的裂纹,许多条金属裂片翘了起来,就像在他胸口的铠甲上开了一朵菊花,有鲜血不停的从这个裂口中涌出,他面部的封闭铠甲的极细微缝隙之中,也有血沫在渗透出来。

  就在此时,佟韦手中的巨弓又发出了一声极低的震鸣。

  炼狱山圣师的双臂封住了自己胸口的这伤处,但佟韦的这一击却并没有射他胸口的伤处,而是准确的冲击在他的咽喉部位。

  佟韦的这一箭也不复方才那一箭的恐怖威力,但强大的冲击力还是带得这名炼狱山圣师往后倒飞了出去,咽喉部位的铠甲微微凹陷,让所有人都听到了“噗”的一声喷血声。

  林夕呼出了一口气。

  他已经经历过这名炼狱山圣师身穿这件铠甲现身时的震撼,又是这一切的主导者,所以他的心中此刻便没有什么震撼,唯有放松和欣喜之情。

  此刻应该是大局已定了。

  然而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倒飞着的炼狱山圣师的身体,不知因何缘故,竟然在空中出现了一个莫名的停顿,他身周的空气,急剧的扰动起来,甚至发出了一声声呼啸之声,他体内的压力似乎骤然增强了不知多少倍一般,仿佛有无形的力量从天地间灌入他的体内,将他的魂力混着鲜血逼了出来。“嗤!”他胸口的伤处,一瞬间有变成气雾的鲜血冲出,每一滴血珠之中都蕴含着极惊人的力量,而这每一滴血珠,却已经不是鲜红,而是纯净的黑色!

  “魔变!”

  看到这一幕,红衫女琴师脸色骤变,发出了一声惊声尖叫。

  这一战凶险惨烈至极,然而她的神色始终平静,然而此时看到这样的异变,这名红衫女琴师却是骇然失色。

  她的失声惊呼刚刚响起,“嗤”的一声,又一道箭光已经从佟韦的指尖发出,冲击到了这名炼狱山圣师的身上。

  这道箭光再次准确无误的击在炼狱山圣时的咽喉部位,使得那处铠甲凹陷处更加凹陷,同时绽放出数道裂纹,谁都可以想象得出这铠甲的内陷,就像一枚短钉嵌入了这名炼狱山圣师的咽喉,然而这名炼狱山圣师身上的异变却并未停止。

  “喀….喀….”

  一阵恐怖的爆响声从他这件铠甲内连续响起,这件第一次正式出现在世间的炼狱山铠甲似乎要被他身上鼓胀的肌肉和气息撑得裂开。

  与此同时,他这件铠甲背上的双翼开始发出刺耳的震鸣,如同万魔尖嘶。

  每一片组成双翼的利刃都开始剧烈的颤动,发光,似乎马上就要全部飞出,变成一片恐怖的铁流。

  魔变!

  炼狱山独有,但极少修行者能够炼成,瞬间将自己激发成更高修为的修行者的恐怖秘法!

  一般而言,只有将身体极为强悍的炼狱山修行者,才能掌握这种秘法。

  这势必要将大量的修行时间放在炼体术上,而修行飞剑,同样要消耗大量的修行时间,所以魔变和御剑圣师在这数十年间极少重合,很难在同一个人身上出现,然而这名炼狱山的御剑圣师,却是同时能够驾驭魔变!

  佟韦再次发箭。

  一道炽烈的箭光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再次击向这名炼狱山圣师的咽喉。

  炼狱山圣师的双手伸了出来。

  这一道箭光竟然是硬生生的被他的双手抓住!

  他身外的空气已经被他身上的魂力震荡彻底排开,加上他身上铠甲发出的光华,使得他整个人的身周,好像出现了一个黑洞。

  佟韦的一箭,竟然被他的双手硬生生的抓住,停顿在他的咽喉之前。

  这要多么恐怖的反应速度和力量?

  所有的人都失色,这方天地都因这名炼狱山圣师的魔变而失色。

  但此时,林夕手中的神梨木弓却是也发出了一声震鸣,一支也近乎透明的晶钢箭,嗤的一声,射在了这名炼狱山圣师的身上。

  …..

  林夕也从未见过魔变,红衫女琴师的失神惊呼才让他反应过来这是发生了什么,让他瞬间紧张到呼吸都为之彻底停滞。

  但是他没有丝毫的停留。

  他的手极快的从贴身的一个囊内取出了一个琉璃药瓶,然后在衣内便从这特制的琉璃药瓶中滴出了一些药液,接着伸手一抹,将这些药液抹在了晶钢箭的箭尖上。

  然后他一直持弓准备着,等待着一个不能有任何闪失的时机。

  他已经用过回到十停前的能力,所以他不能有任何的失误。

  而此时,在这名炼狱山圣师双手抓住佟韦的箭矢时,他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

  “噗!”

  晶钢箭准确无误的从炼狱山圣师胸口铠甲的裂开处钻了进去,只是箭尖钻入了些微的一分,就被强大至极的**和魂力直接弹了出来,根本连钉都无法钉住。

  炼狱山圣师看都没看这根箭矢一眼,他知道以林夕的修为,即便是箭矢射出伤处,也根本不可能给自己带出多少损伤。

  他只是继续控制着自己的魂力和气血在体内穿行,让自己的力量,变得更为强大。

  “咚!…咚!…咚!….”

  他的心脏,如同战鼓一般响了起来,他双翼上的震荡,也使得他的身体,再次往上飞腾了起来,如一个噩梦升起。

  然而就在此时,他却是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呻吟。

  并非是因为痛苦,而是他骤然感觉到,自己的体内,自己的血脉和心脏之中,骤然多了一丝对于他而言十分不洁的东西。

  这声呻吟,来自于骤然而生的莫大恐惧。

  他的胸口有些冷,他下意识的往自己的胸口看去,他看到自己的胸口依旧有丝丝的血雾喷出,然而他看到原本应该是纯黑色的血液,已经掺杂了丝丝的鲜红。他再度不可置信,刹那间,心中充斥满荒谬错愕震惊莫名的情绪。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