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三章 强者逝

第三十三章 强者逝

  佟韦死死的盯着这名炼狱山圣师,此刻炼狱山圣师身上的气息依旧无比庞大,他也还不知道对方体内正才出现异变,所以即便是他的口中也充满了苦意。

  圣师级的魔变,除非青鸾学院有数名和他同阶的强者在场,否则这种力量根本不可能抗衡,在场的这些人现在即便是跑,也根本不可能跑得掉。

  ……

  炼狱山圣师体内的力量还在膨胀着。

  在极度的恐惧之中,他知道自己只剩下了最后的机会。他心中同样充斥着的不可置信的震惊,在此时提醒着他,和自己身上汇聚着不少炼狱山的秘密一样,这名原本在他眼中极其稚嫩,还未长成的风行者林夕,身上拥有着更多惊人的秘密。

  “死!”

  一声异常凄厉的厉啸声从他的口中发出。

  他身后的金属双翼发出了恐怖的震鸣,一条条劲风形成了实质,眼看每一片羽刃都要带着比佟韦的箭矢还要强大的力量激射而出,他身外的黑洞在急剧的扩大。

  所有人都变色。

  林夕本能反应一般,近可能的将身体贴地团缩下去,而艾绮兰却是异常决然的扑向了林夕,想要用瘦弱的身体遮挡住林夕。

  佟韦的心脏再次剧烈的收缩,他的目光瞬间牢牢锁定了林夕的身周。

  在此种情形之下,他也只考虑能否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最后以自己的箭矢护住林夕,让林夕活下来。

  然而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袭来的却并非是这上千片羽刃化成的恐怖铁流,而是一柄从泥水之中重新震起,无比凄厉的飞剑!

  这一柄轻薄的飞剑,和空气摩擦得近乎要燃烧起来,化成了一道真正的微红色流星,并未射向林夕,而是瞬间到了佟韦的面前,直击佟韦的咽喉!

  佟韦的巨弓堪堪阻挡在了咽喉之前。

  轻薄飞剑的剑尖撞击在了他的弓身上。

  炼狱山圣师背上的金属翅翼卷起了大风,他的身体化成了一条和飞剑一样快的黑色流光,一手便抓住了绿瞳少女的后背。

  坐在地上的穴蛮修行者也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嚎叫,他血肉模糊的右手伸出,想要阻止这名炼狱山圣师,然而炼狱山圣师身上迸发的黑色气息,就使得他的身体往后贴着泥水倒滑了出去。

  林夕的瞳孔也骤然收缩。

  因为在这一息不到的时间之中,炼狱山圣师已经抓住了绿瞳少女,飞临到了自己的面前。

  这一刹那,他根本来不及考虑,只是下意识的双手一推,将挡在自己面前的艾绮兰狠狠的推到了旁边一侧。

  一只黑色魔光和宝蓝色光华缭绕的手到了他的身前。

  只是指尖透出的一些力量,就已经透入他的体内,让他的身体从内到外开始抽搐,根本无法控制。

  “叮!”

  直到此时,那一柄轻薄飞剑和巨弓撞击的声音才堪堪响起。

  剑身在一瞬间不知道震颤了多少次,这柄从一开始就给人坚不可摧的轻薄飞剑,从和弓身接触的剑尖开始,片片碎裂。

  恐怖的冲击力使得佟韦身外的空气全部扭曲,视感上就好像陡然有一个透明的玻璃球将他包裹在了里面。

  接着,佟韦手中的弓身反压在了他的身上,他的整个身体,也如同陨石一般,往后倒飞出去。

  炼狱山圣师的手落在了林夕的胸口。

  接着,他奋起所有的力量,如一个真正的魔王,抓着绿瞳少女和林夕,振翅高飞,钻入云帘。

  “嗤!”

  一声恐怖的破空声响起,佟韦在倒飞之中,不顾口中涌出的逆血,依旧强横无比的伸出了双手,射出了一箭。

  这一道炽烈的箭光狠狠的冲击在了这名炼狱山圣师的背心。

  一蓬血雾又从这名炼狱山圣师的胸口伤处喷了出来,如盛开一朵红黑相间的花朵。

  炼狱山圣师的身体,摇摇晃晃,但却依旧飞入了更高处,转瞬不见其踪。

  ……

  林夕的身体根本无法动作,双目被如刀的劲风割得根本睁不开眼,只感觉此刻这名炼狱山圣师身上的气息在飞速的减弱,只觉得这名炼狱山圣师此刻就像一架失事了的飞机,在乱流之中乱撞。

  但他心中虽是紧张,却依旧没有绝望。

  因为他很清楚这名炼狱山圣师方才完全有杀死他的机会,不杀他,便肯定是也想从他身上知道一些秘密。

  这名炼狱山圣师心中想必极其想知道他一开始是如何知道他在天上的,想必也想知道,是凑巧,还是青鸾学院真的已经研制出了可以对付魔变的药物。

  ……

  炼狱山圣师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最后一丝魂力终于化为虚无,在这之间两个呼吸的时间,他将自己背后的双翼变成了利于滑翔的伸势。

  此刻知道自己必死的结局的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恐惧,已经准备坦然的迎接不久之后即会到来的死亡。

  他的心中也是有些莫名的坦然,因为终究是因为青鸾学院太过强大,而并非他不如遇到的这些对手。

  他已经清晰的感觉出自己体内的那股药力已经弥漫全身,令他体内的所有器官迅速的衰竭,他只是震惊于这种药力的迅猛。

  “嗤!”

  他终于落地,和林夕、绿瞳少女在地上连连翻滚,才终于消磨掉了这冲击落地之势。

  这是一片泥泞的芦苇地。

  大荒泽之中,有无数这种芦苇地。

  炼狱山圣师首先坐了起来。

  随着一阵似乎要将心肺都咳出来的咳嗽声,他身上的铠甲一块块从他的身上脱落了下来。

  就连他手臂上,腿部的铠甲,都脱落了下来,背甲上连着的翅翼,也发出了一声悦耳的金属敲击声,如两件蓑衣一般,软软在地上铺开。

  唯有他胸前的一片铠甲,在箭矢的冲击下,一些内嵌的金属裂片刺入了他的血肉,无法脱落。

  但这已经让这名炼狱山圣师顿觉轻松和舒爽,咳嗽声也渐止。

  这名炼狱山圣师是一名身材高大,头发灰白,面目却看上去只有四十余岁的男子。

  这一件铠甲从他身上分散脱落时,他的肌肤上都是一条条可怖的鼓胀的黑色血脉,但只是几个呼吸之间,这些黑色血脉就都消隐了下去,然而他的面目就开始变得苍老,他的眼角开始出现了一些淡淡的鱼尾纹,面容少了几分凶戾,却是多了几分慈和。

  林夕和绿瞳少女的咳嗽声开始响起。

  两人才刚刚开始透得过气来。

  这名炼狱山圣师没有急着做什么,等到林夕和绿瞳少女的气息都终于喘匀,终于能够从地上坐起之后,他才有些无力,有些感叹的看着身体依旧在不停抽搐,开始打量起自己的林夕,说道:“你为什么能够发现我在天上,感应到我的具体位置?”

  林夕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呼吸,连着这名炼狱山圣师。

  这名炼狱山圣师最后一抓的力量,似乎将他体内的每一条肌肉都击得错位了,以至于他此刻的魂力虽然已经可以透出,但体内的感觉还是极其的难过,连呼吸都是如同在遭受酷刑。

  “你能告诉我你怎么出声,让你的声音好像无数张嘴在四面八方说话,让我老师都没办法判断出你的方位么?”

  “你能告诉我你是如何能让飞剑飞得距离你那么远的么?按我所知,圣师阶应该都无法让飞剑超出两百步吧?”

  但是林夕还是看着这名看上去飞快苍老的炼狱山圣师,慢慢的说话,甚至还露出了一丝微笑。

  林夕的意思很明显,你不可能告诉我你的秘密,我当然也不可能告诉你我的秘密。

  然而让他怔住的是,这名炼狱山圣师却是也反而笑了笑,道:“我能告诉你。”

  “那你告诉我啊。”林夕怔了怔之后,便自然的说道。

  炼狱山圣师叹息了一声,“你会知道的。”

  “大荒泽后面,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番天地?有很多像你这样的修行者么?”炼狱山圣师叹息了一声之后,又看着绿瞳少女问道。

  绿瞳少女有些不明敌我,又有林夕在场,一时犹豫,纠结要不要回答。

  “看来你真的快要死了。”林夕看着他,眉头开始皱了起来。

  炼狱山圣师点了点头,看着林夕,面色却是更加平静了些,道:“这药力真是猛烈,根本抗御不住,如彻底改变了我的鲜血…从你的神色,我至少知道,青鸾学院竟是真的研制出了针对我们炼狱山魔变的药物…竟然能够研制出这样惊人的药物。”

  林夕闭上了嘴,一时不出声,只是眉头皱得更紧。

  “带着许多的问题死去,真是有诸多遗憾。”炼狱山圣师有些怅然的叹息,但却是又很快露出些满足之意,“但好歹不辱使命,能够带你们两个人来这里。”

  “你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绿瞳少女艰难的出声。

  这也是林夕想知道的问题,他看着这名炼狱山圣师,看他会不会回答。

  但是他只是看到这名炼狱山圣师单手结了一个火焰状的手印,对着南方,垂下了头颅,再无声息,强者逝去。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