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四章 你懂的

第三十四章 你懂的

  林夕的身体开始陡然的震颤起来。

  因为他从未绝望,所以在这名炼狱山圣师耗尽最后的生命飞到此处的途中,他就不断在计算着时间,判断着大致的路程,以及考虑着这名炼狱山圣师的意图。

  按照这名炼狱山圣师在最后的魔变状态下,近乎飞剑般的速度,这里距离之前他们所在的那片水泽至少已经有了三十里之上的距离。

  光是从此时这名炼狱山圣师死去时的样子,他都能够感觉得出来这名炼狱山圣师对于炼狱山和大莽王朝的感情。

  有些东西,对于他和佟韦这种修行者而言,也是超过了自身的生死。

  所以在林夕看来,这名炼狱山圣师在最后临死之前不拼命击杀一两名对于云秦而言十分宝贵的强大修行者,反而只是将他和绿瞳少女带到此处,最大的可能,就是这名炼狱山圣师有接应者。

  绿瞳少女的伤比他还要重些,但要杀人却还是能够轻易的做到。

  要是绿瞳少女比他更快的恢复行动力,不管这名炼狱山圣师有没有接应者,他也是死定了,以绿瞳少女先前的表现来看,她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先前的经验告诉他,在有足够魂力支持的情况下,身体活动得越剧烈,气血流动得越快,明王破狱对于身体的修复作用便越好。

  绿瞳少女也拼命的开始调息,在她看来林夕这种强行想要动作的态势,反而会使得身体的损伤更大,她的心中便油然多了些希望。

  “你?!

  然而让她很快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的是,她看到林夕很快站了起来。

  虽然站得摇摇晃晃,似乎四周在抽筋般可笑,但林夕还是站了起来。

  ……

  林夕用力的舒展,做了个这名绿瞳少女不可能明了的明王破狱的动作,身上的一些肌肉和血脉的拉伸,再加上引动的魂力冲荡,使得他痛得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呼,但是这个动作做完,他体内很多原本疼痛抽搐的地方,却是有了些火辣辣的爽感。

  一些气力,开始回到了他的体内,他终究能够站稳,能够举手抬足了。

  看着坐在地上,依旧无法起身,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绿瞳少女,林夕叹了口气,走上了一步,一掌斩在了她白皙的脖颈上。

  绿瞳少女一声闷哼,摔倒在地,咬着牙,用喷火的眼神死死的看着林夕。

  林夕有些傻眼。

  他原本是忌惮她的修为,保险起见想将她敲昏过去再说,没想到因为此刻气力还未尽复,又加上绿瞳少女的身体恐怕比他想象的要强壮些,所以这一掌只是将她斩倒,却是并没有将她完全打昏。

  因为能够肯定只需不给她大量冥想修行的时间,在她此刻伤势的情况下,已经不足以对他形成要挟,林夕也不再补第二下,而是不顾她喷火的眼神,马上转过身去,开始检查起炼狱山圣师的遗物。

  这名炼狱山圣师身上衣物已经和汗水、鲜血黏结在一起,而且分发着一股异样的恶臭气味,林夕却是检查得异常仔细,就连一片衣角碎片都没有放过。

  然而这名炼狱山圣师身上的东西能够说是精简到了极致,唯有在他的手中抓着一件东西,所以林夕很快就完成了搜索,直起了身来。

  他悄然的皱眉,好奇的看着炼狱山圣师除了铠甲之外,唯一遗留下来的这件东西。

  这是一件由无数极细的玻璃纤维状丝线聚集在一起形成的团状物,就像一个小小用来洗澡的小小浴球。

  然而这名炼狱山圣师来自大荒泽自然不是要想在这黑水横流之地来洗澡,所以这团东西自然不可能是浴球,浴球也不可能精致到每根丝线都细到比头发丝还要细许多倍的地步。

  林夕手托着这团显得异常精致,完全不像这个古风世界产物的东西,满怀好奇和疑惑的看着,呼吸之间,他的气味喷到手中的这团东西上,这团极轻的东西差点飘起,一丝丝长长的透明丝线,却是好不纠结的散了起来。

  林夕惊讶的忍不住扯住了其中的几丝,用力一抖,整团“浴球完全散开,变成了无数透明的丝线,飘洒在空中。

  里面有一个小小的柄,好像一个花蒂,成百上千根这种透明的丝线,就像全部从这花蒂容貌的小柄上生长出来,每一根丝线,都是长达上百米,毫无分量,由微风便飘扬在空中。

  林夕捏着这个小小的柄,这个小小的柄也是透明的,但是他看到这个柄上有许多和这细丝一样纤细的纹理,疏密有致,并非自然形成,对着自己体内的魂力,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这让他霎时陷入难言的震撼之中。

  这是符文!

  他沉重的呼吸声,突然变得不像他的声音,在这些丝线末梢发出了无数低沉的嘶嘶的声音。

  他的呼吸微顿,这嘶嘶的声音也停止。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他开始想明白了有些东西,然后开始飞快的收起这些扬在空中,不知是以何种材质所制,但必定极难炼制,这名炼狱山圣师到死都不肯丢弃的透明丝线。

  绿瞳少女也看到了这一幕,她也想到了某种可能,心中震撼着,以至忘记了在心中咒骂林夕。

  然而这种停止在心中咒骂林夕的状态也只是停止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因为林夕飞快的收起了这团不知何名,但应该就是事关这名炼狱山圣师最大秘密的东西之后,便又转身朝着她走了过来,蹲下了身子,朝她伸出了手。

  “你?….你敢?!

  绿瞳少女呼吸凝滞,反应过来了林夕接下来要做什么,登时发出了一声嘶声尖喝。

  接着她的身体就僵住了,尖喝声也突然停顿。

  因为林夕只是说了一声“抱歉,就开始细致而认真的搜身。

  “啊!…

  当林夕的手真正接触到她的身体时,她才回过神来一般,一下子尖叫了起来。

  “不要叫!

  林夕从她的袖中摸出了她那皎月般的圆环,低喝道。

  “啊….绿瞳少女叫得更疯狂。

  “不要再叫了…不然极容易马上将炼狱山的人引来。林夕认真的训诫,从她的腰间摸出了一个木质的小瓶,里面装着十几颗墨绿色的绿豆大小种子。

  “啊….绿瞳少女叫得愈加大声。

  “不要再叫了…不然用烂泥堵住你的嘴!

  “啊…

  “再叫我乘机占你便宜了!

  “….绿瞳少女的叫声突然停顿。

  林夕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心想烂泥堵嘴都不怕,竟然还怕自己乘机咸猪手?

  看着从绿瞳少女身上搜出的仅有两件东西,林夕的目光又停留在了炼狱山圣师的尸首和散落于一地的铠甲甲片上。

  整个云秦都没有能够飞遁于天上的魂兵,所以炼狱山这件铠甲在这个世界能够说是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的。

  但他方才搜查这名炼狱山圣师的遗物时,就已然发觉这件铠甲的嵌合方式不是自己所能理解的,似乎这种级别的强者的魂力,才是这件铠甲的粘结剂。而且这件铠甲虽然看上去轻薄,但是加上那两片巨大翅翼,其重量也绝对不可能是他所能完整带走的。

  只是悄然的犹豫了一下,在绿瞳少女要杀人的目光之中,他马上快速的动作了起来,挑选了一些能够护住前胸、后背和手臂、大腿等部位的甲片,塞入了他已经破烂且泥泞不堪的黑衣之中,又仔细的捆扎紧实。

  感受着这些异常强悍的铠甲甲片上泛出的冷硬气味,林夕登时觉得心中踏实了不少。

  接着他无视绿瞳少女杀人的目光,开始在这片芦苇荡之中四周寻找。

  要在大荒泽中寻找一条能够保证不陷落的水泽路能够说是极其的困难,但要寻找一块能够轻易的吞噬十数辆马车的淤泥地却是极其的简单。

  只是在距离他们这块坠落之地不到五百步的地方,他就找到了数个这样的连强大修行者都不敢踏入的淤泥深潭。

  他将剩余的铠甲甲片以及这名炼狱山圣师的尸体都搬了过来,小心清楚了沿途踪迹的同时,努力记住了周遭一些略微有特点的地方,然后对着这名炼狱山圣师的尸体行了一礼,将他的尸体和这些铠甲都沉入了这些仿佛能够吞噬一切的泥潭之中。

  黑水四合,一名绝世强者埋骨其中,再也不露踪迹。

  ……

  “你要做什么?!

  看着林夕快步走回,开始将一些布条飞快的绞成绳索,依旧还无法动作的绿瞳少女身体登时又突然生硬了,又尖声叫了起来。

  “把你绑起来带走啊。

  林夕理所当然般的回答,然后看着绿瞳少女认真的补充道:“不要叫…不然,你懂的。

  “你…无耻。绿瞳少女脸色突然变得愈加惨白,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林夕毫不担心这名绿瞳少女在完全绝望的情形下自杀,因为若是在此种情形之下,绿瞳少女还有自杀的手段,他恐怕也无法阻止。他所要担心的只是不要让这名绿瞳少女伤到自己,而此刻他也自觉没有太多的时间和这名绿瞳少女在此处停留,于是他只是专心致志的用自己最大的速度,用目前能够找到的任何材料,将绿瞳少女捆成了一个粽子。

  只是在捆缚完成之后,他才是汗了汗,觉得这样的捆法有些邪恶。

  仙魔变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