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五章 都是聪明人

第三十五章 都是聪明人

  绿瞳少女的目光看到了自己原本并不雄伟的胸部在林夕的捆缚之下却显得雄伟,她几乎直接在此喷出一口血来,目光瞬间变得说不出的悲愤。

  林夕不自觉的默诵了一句成大事不拘小节,然后擦了把汗,很是自然的将绿瞳少女直接背在了背上,他此刻分不出东南西北,但他十分清楚,必须尽可能快的远离这片区域。

  绿瞳少女在林夕的背上颠簸,羞愤到了极点。

  她也依旧没有绝望。

  虽然光是从林夕称呼那名恐怖的圣师阶箭手,以及林夕在那场大战中的决定姓作用,她便已经明白林夕不是普通的云秦修行者,但是她也十分清楚,林夕只是高阶魂师的修为,连加持都还根本无法做到,而且他还受着伤。

  只要遇到一支穴蛮队伍,便有可能将她从他的手中救出来。

  随着林夕的奔跑,随着时间的拉长,她心中的羞意渐消,取而代之的是越加的愤怒,同时却又慢慢的醒悟过来了一些事情。

  她想到林夕在搜身和捆缚她之时,虽然口中说得无耻,但实际却是十分守礼,甚至不自觉的避开了某些重点部位,所以才会将她捆缚得悲愤到了极点。

  一醒悟过来这些,绿瞳少女便再也难以忍耐,她忍不住一口便朝着林夕咬了下去。

  然而就在此时,林夕却是猛的一个急刹,身体陡然顿住。

  她始料未及,刚张开口,鼻子倒是在林夕内里衬着铠甲的背上撞了一撞,酸痛难当倒在其次,连这种手段都被迫用处,结果依旧没有能够得逞的情绪,却是让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歇斯底理般的痛呼。

  “不要说话,有人!”

  林夕没有用任何的言语威胁,而是用唯有两人才能听见的极低语音,飞快的说了一句,极其警惕的仔细听着。

  绿瞳少女顿时止住了所有声音。

  她虽然因魂力一直得不到补充而被林夕所制,但她的修为境界、感知都要远高于林夕,此刻林夕连长途奔跑的剧烈喘息声都硬生生的压制下来,她便瞬间感觉出来,前方左侧有些极其低微,非修行者恐怕根本难以察觉的脚步声。

  林夕全神贯注的听着。

  他听到这些极其低微的脚步声很多,接着他的耳廓不自觉的微颤,听到了一些更为细微,但对于他而言却是极其熟悉,比这脚步声更容易甄别的声音。

  这是弓弦拉开的声音。

  “铁城!”

  林夕眉毛微微挑起,沉声喝出了这两个字。

  穴蛮从来没有弓箭手,这种整齐划一的拉开弓弦的声音,在此处,应该唯有云秦军队。

  此刻他喝出的便是龙蛇边军的统一口令,接下来便可以通过其它口令,确定对方到底是哪一股的军队。

  回答他的并不是任何龙蛇边军的口令,而是一阵他同样无比熟悉的声音,箭矢从弓弦上震荡而出的声音。

  不知为何,这一瞬间林夕的心中竟然是没有多少的意外之情,仿佛直觉就不会如此轻易的逃脱出这片不知道还有多少里范围的芦苇荡。因为他已经接触过这个世上的一些顶尖人物,他知道这些顶尖人物拥有何等的能力,他们所计划的事情,将会是一张一般人根本无法想象的无形大网。

  他一直微微绷紧着的身体好像弹簧一样弹了起来,在他已经往前方跃出五六米的距离之后,嗤嗤嗤的羽箭声才凄厉的降临而下,瞬间绞碎了无数的芦苇叶,发出密集的冲刺入泥水土地中的声音。

  噗!

  一根箭矢扎入林夕身前左侧不到一尺的泥地之中,溅起一蓬泥花。

  林夕的脸色瞬时变得更加凝重了些。

  这根箭矢比起普通的箭矢箭杆要细一些,但却都是黑色金属材质,而且箭杆上还有防止扰流,可以使得箭矢在空中飞行更加稳定和快速的独特导风槽。

  这并不是边军的制式箭矢,而是一些修行之地或者是经营兵刃武器的商号私铸箭矢。

  这种箭矢的射程和速度,比他料想的都要高。

  “你要做什么!不要闹!”

  林夕正竭力的听着箭矢的声音,拼命的闪避跟随而来的箭雨,正在此时,他背着的绿瞳少女的身体却是猛烈的扭动起来,以至于让他一步跨出都差点失去平衡。他顿时一声怒斥,怒气勃发的微转头,想着即便是要找麻烦,也要看看时机,也不要在这个时候来和他闹,但就在他微转头间,他却看到一根箭矢噗的一声,正中绿瞳少女的身体。

  绿瞳少女身上的绿袍不知道是何种材质所制,这种私铸箭矢射上去居然也是穿不透,一下掉落下来。

  但这箭矢一下子射在身上的滋味想必也不好受,绿瞳少女立时发出了一声闷哼,脸色一白的同时,眼中的愤怒简直就要燃烧起来。

  “……”

  林夕额头微汗,反应过来她的拼命挣扎不是在这个时候和自己闹,而是因为她的感知超过自己,知道有一支箭矢他避不开,要落在她的身上。

  “抱歉!”

  于是林夕有些极度不好意思,他单手一拎,将绿瞳少女从背后扯到了自己的身旁,想要一手夹着她奔跑,这样至少不至于将她当成一面背后的盾牌,然而让林夕傻眼的是…无巧不巧,就在他将绿瞳少女从背后扯到自己身侧时,“噗”,一支箭矢又正好落在了绿瞳少女的身上,让绿瞳少女的双脚都一下子猛的伸直了一下。

  这一下,简直就像林夕故意用绿瞳少女挡了射向他腰腹的一箭。

  林夕绝对是好意,不是故意的,但此刻绿瞳少女眼中杀人般的神色,分明只是在重复一句,“你一定是故意的对不对…你一定是故意的对不对…”

  ……

  ……

  当林夕无语的夹着绿瞳少女继续不停的狂奔逃命,对绿瞳少女说不出抱歉之时,就在他和绿瞳少女以及炼狱山圣师最开始坠落之地,却是已然站着两个人。

  最早出现在这里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云秦将领,戴着一个银色面具,身穿一件和黑蛇军类似的黑色森冷鳞甲,但黑色鳞甲上的符文却是隐隐形成一条龙的模样。

  他的背上六个皮扣固定着一共六把狭长的古朴尖刀,两边各三把,看上去好像在身后竖着一个金属屏风,使得他看上去显得异常的英武和强大。

  就在他出现在这里之后不久,又是一名年轻的云秦将领走了出来。

  这名云秦将领身穿普通黑甲,负着一柄黑鞘长剑,正是那名先前和一名须发洁白的老道交谈,面目十分英俊,但嘴唇却比长公主还要薄的男子。

  这两人默然对视了许久。

  然后嘴唇薄如两柄小剑的英俊年轻将领首先出声,感叹道:“没有想到堂堂黑龙军大统领凰火笑竟是炼狱山的人。”

  面带银色面具,背负六把刀的黑龙军大统领凰火笑微微颔首,算是见礼,却认真道:“我是出身于千魔窟,不过不管是千魔窟还是炼狱山…都是大莽人。”

  英俊年轻将领微微一笑,颔首道:“凰将军你很直接。”

  凰火笑淡淡的说道:“龙蛇边军的将星,狄愁飞狄将军按理应该统领大军在旅人芋林等着,本不应该单独出现在这里…那么你怎么会正好出现在这里?”

  英俊年轻将领认真的看着凰火笑,道:“凰将军很聪明。”

  凰火笑平和道:“想必狄将军也是聪明人。”

  “我喜欢和聪明人说话。”英俊年轻将领负手微笑,两片薄薄的嘴唇拉长,显得更薄,更像两柄随时要饮血的小剑要飞出,“我想杀那名青鸾学院的学生。”

  凰火笑点了点头:“这林夕的确值得杀死。”

  英俊年轻将领转头望向了林夕沉没炼狱山圣师的尸首和那件令人惊叹的铠甲的地方。

  林夕做得全无痕迹,这两人也都是在林夕离开许久之后才赶到,但两人却似乎都偏偏已然发现了林夕隐匿炼狱山圣师尸首和铠甲的地方。

  “军中祭司可以肯定,明天就会有一场大雨,想必凰将军已经做好了安排,他在大雨之前就绝对不可能逃得出去。”英俊年轻将领不紧不慢的说道:“大雨会湮灭这里的痕迹,所以这处地方,应该只会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凰火笑看了他一眼,缓声道:“自狄将军出现,我们两个人之中,注定便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

  英俊年轻将领似是很满意这个回答,点头,道:“我有杀死凰将军的信心,但恐怕要付出些代价,而且那名青鸾学院的风行者,我们单独也根本不可能对付得了。”

  凰火笑冷哼了一声,似乎对英俊年轻将领说有杀死他的信心不以为然,而且他明白对方的意思,直接道:“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我们再一战,决出生死。”

  英俊年轻将领不再多说,负手而立。

  凰火笑也不再多说,庄严肃穆的对着那名炼狱山圣师的埋骨之处深深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开。英俊年轻将领如亲密伙伴般,跟了上去。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