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七章 值得欣喜的一夜

第三十七章 值得欣喜的一夜

  “总有人要跨出可以建立信任的第一步。《《》》()”

  林夕想了很久,终于想清楚了自己要如何做,看着绿瞳少女道:“我来走这第一步…你要往哪里逃,我带你去。”

  绿瞳少女有了些耐心,问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让我冥想修行?”

  林夕道:“要过了今夜。”

  “过了今夜和不过今夜,有什么区别么?”

  “对你而言可能没有区别。”林夕认真的道:“但对我而言有很大区别。”

  ……

  右手血肉模糊的穴蛮修行者颓然的坐在地上。

  他没有逃,因为他知道面对佟韦这样强大的修行者,以他现在的伤势,逃也不可能逃脱。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走到他身前不远处的佟韦却并没有动手,而是伸手一弹,弹了一个药瓶到他的身前。

  “这里面是疗伤的药物,应该对你有用。”

  这名穴蛮修行者不会说云秦的语言,但是却听得懂,听到佟韦的这句话,他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声狂啸,就要将这药瓶拍碎,然后自绝。

  “你想你们的那个女修行者活着,我也想我的那个学生活着。”

  然而佟韦接下来的这句话,却是让他的身体陡然僵住。

  “战斗、杀人,你的力量还不如我,但这片地方你比我熟悉,要找人,我或许不如你。而且两个人找起来,总比起一个人找起来机会要大一些。”

  佟韦看着这名穴蛮修行者,缓缓的说道:“我让你离开,让你去找,去救你们的那个女修行者,如果你能够先于我找到…也同样尽力保证我的那个学生活着。”

  穴蛮修行者仰起全是鲜血的头颅看着佟韦。

  他没有犹豫,将整个药瓶都塞入了口中,嚼碎,吞下,然后点头,站起来,离开。

  ……

  徐宁申抽刀,将身前的一株株芦苇斩得纷纷倒下。

  芦苇倒下,露出了他前方上空厚如重铅的乌云。

  原本他只要慢慢的等着,这一生至少可以升至三品、四品的大员,在东林行省坐享荣华。

  然而他唯一的独子却是因林夕而死,他的前程也彻底如眼下的铅云般黯淡无光,无论如何,他都已经从一名显赫的武官,变成了一只老鼠,都不可能曝于光明之下,只能在这充满腐臭的白山黑水之地,做随时都有可能死去的流寇。

  从恶劣的环境到优越的环境,谁都能接受。

  但从优越的环境,再到恶劣的环境,却是很难忍受。

  徐宁申已经养尊处优了许多年,他已经难以忍受这龙蛇山脉,这大荒泽的恶劣环境,他平滑光洁的脸上已经布满了许多脓包,想到铺满锦缎的柔软大床,他便觉得躺在干硬泥地上是一种极度的煎熬,难以入寐。

  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这样的时日恐怕根本无法终结,永远都要这样下去,直至他倒毙在这里,和这里的枯枝枯叶一样陷于黑水之中,发臭腐烂,被虫豸鸟兽而食。

  于是他这一生便只剩下了唯一的痴怨,那就是将林夕千刀万剐。

  这已经是支持他活下去的唯一力量,他已不能算是个人,只能算是一个只剩下唯一憎念的半死行尸。

  七八十名手持各种非制式弓箭和兵刃,穿着各种衣饰的流寇在他的周围沉默而仔细的搜寻着。

  天色已然渐黑。

  “嘶….”

  陡然有数名流寇发出了剧烈的倒抽冷气声,不停倒退,发出哗哗的水响。

  两头体型如灰熊般大小的野兽从他们前方不远处的芦苇丛中显现了出来,随后跟出了一名身材高大的冷峻黑甲云秦将领。

  这两头野兽的外观和树獭有些相近,但体型比树獭不知大出多少,浑身棕色和绿色相间的厚长油毛之中,竟是长着一些淡黄色的苔藓,宽厚的脚掌亦然,行走落于水泽之中,显得十分轻盈,几乎没有什么声音。

  这是两头天茯獭。

  这种兽类并不算凶猛,但鼻子却比狼还要灵敏不知多少倍,甚至可以嗅出地下的气味,这种东西在云秦军中十分稀少,却是流寇和穴蛮的最大噩梦。

  牵着这两头异常珍贵的军兽出现的云秦将领是魏贤武。

  “明天夜幕降临之时,便有一场大雨,到时连这两头天茯獭都恐怕再难追踪气味。”

  魏贤武的身上穿着的也是黑龙军的铠甲,比起之前显得更加的英武壮大,就像一尊活动的金属堡垒,他看着只剩下最后憎念,宛如不认识他的徐宁申,说道。

  徐宁申极其狰狞的冷笑起来:“时间足够了,连夜追踪,我想让他在明日清晨的阳光下,看着自己身上的血肉一块块掉落。”

  ……

  ……

  黑夜中,林夕在绿瞳少女的指示下前进着。

  骤然他的身体一顿,震惊于眼前的景象,震惊于眼前的美好。

  无穷尽般的芦苇水泽终于到了尽头,在他分开的几株芦苇后,是一大片紫色的平原。

  这里不是普罗旺斯。

  然而地上却都生长着紫色的薰衣草,而且这里的每一株紫色的薰衣草都比他所熟悉的薰衣草要粗壮,都有到他脖子的高度。

  宛若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

  相比于他的一些诚恳语言,此刻他震惊于美好的纯真神色,更容易让绿瞳少女的心情平静。

  能够以真心赞叹和欢喜的态度欣赏美好的人,一般都不太会破坏美好。

  “在这里要进入冥想修行补充魂力总比坐在水泽之中要容易。”

  绿瞳少女出声道:“你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才停下来修行…你应该明白,越是拖下去,我们越是危险。”

  林夕走出了水泽,踏上了黑色但干洁的土地,走入了这片对于他而言值得惊叹的花海之中,他感受着自己脑海之中的那个独有的“青色轮盘”,有些微微的兴奋,道:“快了。”

  绿瞳少女以为林夕只是借口拖延,便黑了脸。

  然而真的没有过多久,林夕便将她放了下来,开始解开捆缚着她手脚的绳索。

  “你真的让我在这里冥想修行,恢复魂力?”

  她有些不敢相信,忍不住出声。

  “你能走动么?”林夕看着她,点头道:“从现在开始,你随时都可以开始。”

  绿瞳少女的手脚已经能动,但她索性直接盘坐了下来。

  她看着林夕,怎么都想不明白,林夕既然真的敢这么做,为什么一直要等到现在。

  “你是要在这里就开始修行、疗伤?”

  看着绿瞳少女的样子,问了这一句,又看到她点头之后,林夕却是也直接在距离她十几步的地方盘坐了下来,然后取出从闪电蟒蛇洞之中得到的金风草,直接一根根吃了起来。

  “对了,那里面的闪电蟒呢?是被你们杀死了么?既然对付了闪电蟒,为什么你不把这金风草采掉?即便你的修为超过国士,这金风草对于别的低阶修行者也有用。”

  盘坐下来,吃着这些对于修行者大补的药草时,林夕想到了这点,又忍不住问道。

  “我没有杀死闪电蟒,那条闪电蟒和我们一起参与了这场大战,被你们云秦的军队杀死了。”绿瞳少女握了握拳头,看着林夕道:“我们不知道这种草对修行者有用。”

  林夕微滞,想要再说话却是只觉得舌头因为金风草的药液而变得发僵发麻,说话不便,于是他努力的往嘴里塞着金风草的同时,只是含糊不清的再问了声,“你叫什么名字?”

  绿瞳少女微微沉默了片刻,道:“池小夜。”

  “有趣的名字。”

  林夕舌头完全被金风草的唯一副作用暂时麻痹僵直了,便只在心中说了一声,吃下所有的金风草之后,他便闭上眼睛,开始努力进入冥想修行。

  绿瞳少女池小夜神情复杂的看着闭上眼睛开始修行补充魂力的林夕,十数息的时间过后,她也抛却了其它心绪,闭上双目开始修行。

  ……

  林夕被一声异声从冥想状态中惊醒。

  他看到对于他而言,来历依旧十分陌生的绿瞳少女池小夜吐出了一口血。

  这是一口黑色的淤血。

  还是在漆黑的黑夜中,通过自己魂力的增加,林夕知道自己这次冥想修行最多只进行了数十停的时间。

  然而林夕的嘴角却是忍不住微微的上翘了起来,心中却是油然的欣喜和满足。

  因为吐出了一口淤血的池小夜又闭上了眼睛,接着不停的冥想修行。

  事实上如果池小夜想要杀他,只要等他进入冥想修行之后,便随时都可以。池小夜所完全不能理解的他为什么要等这么久,只是因为他要等着自己的能力恢复,给自己一个可以“反悔”的保障。

  现在池小夜和他已经真正跨出了建立彼此之间信任的第一步,这足够值得他欣喜和满足。

  而更让他欣喜的是,他发现自己感觉出的修行之理是对的。

  自从带着巡牧军遭遇穴蛮大队,到遭遇巨蜥骑士,遭遇池小夜,接下来炼狱山圣师….这样一场场将他的潜能逼到极致的生死大战,的确可以使得他的修行速度大大提升,此刻他明显感觉出来,自己的魂力修为比起进入大荒泽时就已经提升了不少,而且还不是金风草的效果,因为此时他才感觉出来金风草的药力化成热流,在体内慢慢的散开。

  他已经有种体内的气经过毛发肌肤,要往外透出的感觉。

  这便代表着,或许他能够在这大荒泽之中,实力提升一步,达到可以加持的大魂师境界。

  林夕欣喜着,又闭上了双目,继续修行。

  ***

  (一直有同学在讨论林夕的能力,其实书中有层层交待,一开始张院长的话就告诉是一种能量推动这个能力。能量推动了这个能力之后,就要等着能量再次蓄满,所以一开始是一天一夜时间,十二个时辰蓄满一次。接下来魂力修为高了,可以一点点推动,其实就是魂力的力量可以控制这能量的使用,推得少一点,能量消耗得少,要再用这能力就不需要十二个时辰,所以早前林夕修炼时,就有感觉出来,回去的时间越短,这个‘轮盘’恢复得越快。张院长一开始的话还有伏笔,随着魂力的增长,便可能还有变化....)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