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八章 一剑冲杀之

第三十八章 一剑冲杀之

  魂力在震裂、黏结的损伤血脉之中穿行的滋味太过痛苦,浑身被污浊汗水浸透的池小夜再次因为这种痛苦而从冥想修行中醒来。《《》》()

  她所经历的这一次大会战是这里许多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战,这场大战也太过艰险,太过惨烈,没有亲身经历的人,绝对想象不到数百头穴蛮蓄养的妖鳄、许多巨蜥骑士和数千名强大的穴蛮战士在和云秦军队的绞杀中死去的景象。

  这一战中,她见到了云秦各种难以想象的强大军械,足以杀伤国士阶修行者的风神巨弩,莲花月刃车,可以将数百斤融化的钢铁溶液抛射出千步以上的投石车,可以将巨鳄都撞成一团血雾的重铠武者….也见到了许多强大的云秦修行者。

  她的外表看上去并无伤痕,但是内腑却是全部被震离了位,许多血脉裂开,被强大的力量冲击震荡形成了许多细小的孔洞。

  也正是因为这样令丝丝的魂力穿行都会导致身体剧烈颤动,甚至能将比深层睡眠还要深层的冥想打断的严重伤势,她之前才会面对林夕这样级别的修行者都根本无法占得上风。

  她浑身轻颤着睁开眼睛。

  她看到林夕依旧在稳定的冥想修行状态之中,气息分外的绵长,有她这种级别的修行者才能感知到的丝丝元气在慢慢的透入他的身体,他体力的魂力也在丝丝的壮大。

  林夕的面色异常的平静柔和。

  她心中的情绪却是极其的复杂。

  这到底是一名什么样的云秦修行者?

  那样的一名琴师和一名圣师阶的,而且并非是普通圣师阶的恐怖箭手跟着他,只是为了要保证他的安全。

  他的伤势怎么会恢复得这么快,他是如何发现得了那名炼狱山圣师的?

  这些都是她所不能了解的秘密,然而她知道,林夕要跨出让她可以信任的第一步,比她更难。

  没有什么比生死更加真实。

  “我们是敌人…现在我暂且相信你…”

  她无法改变对云秦和林夕固有的敌意,所以她也觉得无法深入的想下去,只是在杀和不杀这两个选择之中,选择了不杀。

  这名性格坚韧,却因为那些穴蛮战士的鲜血而失声痛哭的绿瞳少女再次闭上了眼睛,继续修行。

  然而这次还没有进入冥想修行的状态,她却是骤然感觉到了一些危险的气息。

  她脸色顿时大变,伸手朝着林夕弹出了一小块黑色泥土。

  ……

  林夕醒来。

  这次的冥想修行让他的浑身都有如泡入了温暖至极的泉水之中,又好像体内有一个太阳,无数光辉充斥在他的血肉之中,暖洋洋的极其舒服,尤其这种暖意刺激得他头脑无比的清晰,感知也变得更加敏锐。

  他知道,这次的冥想修行,就像是将他在进入大荒泽之后,得到的所有好处,全部正式收拢,化为了他的修为提升。

  生死之间的大恐怖...是最好的修行,这数日的修行,竟不知相当于平时不知道多少日的修行,他身体肌肤和毛发上的气感更加明显。

  林夕这时的心中便更加一片通透,知道自己若是再来数场这样的生死搏杀,恐怕只要有足够的食物,不需要特别的灵药,就能魂力透出体外,突破到可以加持的大魂师修为。

  皇帝若是知道自己的一些意思,反而变成了帮他的修行,知道反而让他的修为节节提升,会不会因为他这样的小人物而发怒?

  要是在平时,林夕肯定会联想到这样的问题,而且他会想的很喜欢。

  但现在,只是看清池小夜的脸色,他便知道现在还远不是自己得意的时候。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飞快的起身,靠近到了池小夜的身畔,然后用极低的声音问道:“你可以动手了么?”

  “可以。”池小夜点了点头,道:“但无法动用全力,且只能支持很短的时间。”

  林夕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等着。

  因为此时他也感应了出来四周异样的风的流动,也就是说,对方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已经无比准确的确定了他们所在的位置,此刻他们已经被包围了。

  片刻的静默之后,从四面八方欺近的敌人已经无法掩饰住连续不断的脚步声和衣服与熏衣草茎叶的刮擦声,接着这些敌人也不想再掩饰,利刃飞快抽出鞘壳的声音一阵阵飞速响了起来。

  六七十名服装各异的凶悍流寇出现在了林夕和池小夜的视线之中,这些流寇毕竟不像世代居住这里的穴蛮适应和享受这里,他们的身上大多带有各种各样的溃烂伤口,散发着一股股腐臭的气息。

  接着,他和池小夜看到了牵着两头天茯獭的魏贤武,还有在魏贤武身旁的徐宁申。

  ……

  徐宁申看到了林夕的身影,于是他的人陡然有了些生气,整个人的精神瞬间就陷入了一种难以理喻的狂热状态之中。

  “你再逃啊?”

  “这大荒泽虽大,有这两头天茯獭追踪,你再怎么逃,又能逃得出去?”

  他不像人般的狞笑了起来,脸上几颗烂疮崩裂,脓血流出都无所察觉。

  “想不到你也在。”

  林夕看到了魏贤武,摇了摇头,没有理会徐宁申的狞笑,转头问池小夜,“他说的两头天茯獭是什么东西?和猎狗一样,是专门用以追踪的么?”

  只在看清两头天茯獭之时,池小夜的面色便变得更加凝重,听到林夕的问话,她点了点头:“是,只是比猎狗的鼻子都要灵敏不知道多少倍…即便是地下的东西,都能嗅得出来。必须先杀死这两头东西,不然很快就会被追踪上。”

  林夕不动声色的看着那两头和树獭有些相像,但身形显得很是庞大的东西,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道:“那两头东西战力如何?”

  池小夜道:“虽有力量,但反应不快…没有什么战力。”

  “林夕。”魏贤武此刻也已冷然出声,道:“我说过请君等着,只是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这句话。”

  “先不要停留,直接往东侧突围。”在魏贤武冰寒的声音之中,池小夜继续对着林夕说道。

  林夕不解的转头看着她,低声道:“不是说要先杀死这两头东西么?”

  池小夜看了他一眼,道:“是要先杀死,不过在哪里杀,却有选择。而且这两个都是修行者,我们是不是他们的对手还未必。”

  林夕点了点头,不再多废话,却是认真的悄声道:“你的伤势太重,不能长时剧烈动作…等下要不要背你?”

  池小夜如画的眉头皱了起来,微微沉吟了一下,却是决然的点了点头,“好。”

  “云秦出了你们这样的军人,真是耻辱。”

  林夕看清了池小夜手势指示的方位,便从袖中抽出了短剑,然后微微躬下了身体,使得池小夜可以很方便的趴在自己的背上,然后他对着徐宁申和魏贤武重重的说了这一句。

  池小夜伏在了他的背上。

  然后不等徐宁申和魏贤武发声,他便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

  一阵亡命的厉叱声顿时在这片紫色的花海中响起。

  林夕的晨光长剑先前掉落在和炼狱山圣师的大战之地,虽然神梨长弓还挂在身上,但从学院带出的三根箭矢一根损坏,一根在南星坡上坚守时插在那名穴蛮强者的身上被带走,还有一根则也因对付炼狱山圣师而掉落在那里,所以他现在手上最值得依赖的魂兵便只有这柄翠绿短剑。

  然而这并不代表他的战力会有所下降。

  在第三步踏出之时,他已经急剧的穿过十几米的距离,手中的翠绿色短剑狠狠的刺入了他面前的第一名流寇的胸口。

  这名悍勇的流寇一声凄厉的嚎叫之间,手中砍空的长刀想折返过来,在林夕的身上也斩出一条伤口,然而他的身体却是已经被林夕这一刺一冲之力,直接撞得倒飞了出去。

  因这名流寇的倒飞,而没有任何回抽之势的短剑自然带着一条鲜血从这名流寇的胸口脱离,然后继续往前掠出,瞬间切开了林夕前方左侧一名流寇的咽喉,使得这名流寇瞬间无法呼吸而凄惨的僵硬当场。

  林夕继续前行,一脚踢出,正中第三名流寇的胸口,将这名流寇踢得倒翻出去,颓然跌坐在地,然后在地上滑出。

  这些流寇都是悍不畏死,并没有因为林夕这雷霆的击杀而震骇后退,依旧纷纷厉叱狂涌而来,狂舞着手中兵刃朝着林夕和池小夜的身上斩杀。

  但是没有一柄兵刃能够接触到林夕身上,林夕狂奔而过,每一步跨出便有一名流寇惨叫倒地。

  在这些悍不畏死的流寇阵中,林夕的精神自然也瞬间专注到了极致,但这些流寇虽然凶狠,战力却是和穴蛮战士无法相比,力量和速度都大有不如,所以林夕在其中的奔行刺杀,竟是给人轻松随意之感,如一条利刃霸气而凌厉至极的飞速切过血肉,两边纷纷飚起血浪,隐然有了些千军万马而吾一剑披靡的正将星风采。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