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章 你等到了什么

第四十章 你等到了什么

  紫色的花海在徐宁申的面前到了尽头,然后他看到了坐在花海尽头的林夕和池小夜,感觉到了两人身上的决战之意。

  他仰头,天色已然渐亮。

  “真好…他到时便看得清自己身上的血肉掉落了…”他便发出了真正欢喜的自语。

  因这声音的语气太过非人,他身旁魏贤武的眉头都顿时皱了起来。

  徐宁申身后的所有流寇全部都剧烈的喘息着,出汗如浆。

  这些流寇在龙蛇山脉中辗转求活,时而跑出龙蛇山脉抢掠,躲避云秦军队的追杀,靠的就是被逼无奈练就的长途奔袭耐力。

  然而这些流寇毕竟不是修行者,连续一夜的追击下来,这些流寇的体力也都到了极限,身体四肢都如同灌满了铅石一般沉重。

  所有这些流寇也看到了盘坐在花海尽头,背对着突然沉降下去的黑水泥沼之地的林夕和池小夜,也看到了林夕和池小夜不想再跑。

  在对方已然摆出决战之势的情况下,这些流寇当然清楚他们此刻最需要的就是一些休息的时间,但就在此时,他们听到徐宁申发出了命令:“去杀他…”

  所有这些流寇都陷入暂时的沉寂,没有动作。

  “咔嚓…”

  徐宁申身旁的一名流寇的头颅突然冲向了天空,眼睛死不瞑目的睁着,鲜血从他断裂的脖颈中冲了出来。

  “去杀他,不然就被我杀…你们要明白,我的修为比他高,而且没有和他一样受伤,而且你们若是不听我的命令,我保证不会让你们像这个一样死得这么轻松…我会斩断你们的双手双脚,将你们留在这里。”

  手提着滴血长刀的徐宁申欢喜的笑着,看着所有的这些流寇,说道。

  比死亡更痛苦的恐惧压榨出了这些流寇体内最后的精力,所有这些流寇痛苦的喘息着,嘶吼着,就像冲向一群扒光了衣衫的少女一般,冲向了林夕和池小夜。

  林夕和池小夜站了起来。

  这些被压榨出最后体力的流寇冲击得空中到处都是紫色的草屑和碎花飞扬,就像一大团的紫色烟花不停的绽放,迷离而魅惑。

  “真漂亮。”

  林夕看着这副在先前那个世界决计不可能见到的景象,忍不住低低的发出了一声由衷的赞叹。

  “你似乎也极讨厌这两个人,也极想将他们杀死?”池小夜从林夕的神色中,却是看出了些别的意味,忍不住问道。

  “因为那小岛上那些无辜女子的白骨…因为他们没有人性。”林夕点了点头。

  池小夜不再多问,因为她清楚这短时间内,林夕也不可能将为何十分想杀死这两人解释得清楚。

  “我先上,等我支持不住,你再上。”林夕看着她,说道。

  池小夜点了点头。

  林夕朝着前方涌来的流寇跑了起来,跑得十分轻盈。

  “嗤!”

  他手中的短剑切断了一名流寇的喉管,接着腰身一挺,撞入旁边一名流寇的怀中,瞬间用肩将那名流寇的胸口撞得硬生生凹陷下去。在这名流寇倒飞而出之时,他的另外一手已经夺过了这名流寇手中黑色长刀,将他身侧一名流寇斩掉了半个肩头。

  只是一个照面,他和三名冲在最前的流寇闪电交错,三名流寇便都惨嚎着倒下。

  这一瞬间林夕的动作,如行云流水,给人一种暴力的美感。

  战斗、杀人这种事,做得越多,也是会越来越熟练的。

  青鸾学院的武技,本身就是无数青鸾讲师计算、演化的最简单有效的杀人技巧,只为让身体以最为简单有效的方式,将兵刃刺入或砍杀在对方的身上。

  在一次次的厮杀过后,所有这些武技林夕都已经变得十分纯熟,慢慢的已经到了不需要思索,如身体本能一般自然做出的地步。

  林夕在阵中飞快的行走。

  每一名接近他身旁的流寇都会马上倒飞而出,或者倒下。

  没有任何一名流寇,可以阻挡住他的一击。

  ……

  一名接一名的流寇在林夕的身旁倒下,只是顷刻之间,地上就已经躺了二十余具流寇的尸体。

  林夕就像切瓜一样斩杀着这些流寇,这些流寇手中的兵刃,没有一件能够触碰到林夕的身上。

  然而魏贤武只是冷漠的看着,看着林夕轻易而飞快的杀死一名又一名流寇。

  因为这些流寇本来就是送给林夕杀的。

  魂力是很奇妙的东西,弥漫于修行者的体内,然而修行者每做一个动作,都会消耗魂力。

  即便这些流寇只是伸长了脑袋等着林夕砍,林夕每次发力砍一个脑袋,也要消耗魂力。

  除非修行者的魂力消耗干净了,发力动作的时候,才不会自然消耗魂力,但那时身体血肉得不到魂力的支持,就会很快的疲惫。

  即便是最强大的修行者,也只能控制不必要的魂力消耗,而不能控制自然流散于体内的魂力。

  当初如东乱,刺杀长公主时,那名真正准备完成最后一击的炼狱山修行者,便是用一名名精锐武者甚至修行者的生命,来慢慢消磨掉长公主的魂力。

  在修行者剧烈动作和连续发力的情况下,魂力的消耗也是非常迅速的。

  安可依就对林夕说过一个具体量化的例子,一名中阶大魂师的魂力,大约也就是足够支持他连续斩破三十具玄铁重甲。

  云秦的玄铁重甲要达到数指的厚度,要想斩破,中阶大魂师也要全力的爆发,也就是说,即便是中阶大魂师的魂力,也只够他全力爆发三十余次。所以一名普通的修行者要是陷于一支百人的穴蛮大队的话,几乎是必死无疑。

  人在濒临死亡之时,会激发出所有的潜力,这些流寇自然也不会例外。

  所以林夕在这些流寇之中冲杀时,也不可能每一击都是用最省力的方式,所以他的魂力也是消耗得极快。

  地上的尸体越来越多,林夕身外的流寇显得越来越为稀疏。

  “四十二…四十三…”

  魏贤武只是继续冷漠的计算着被林夕杀死的流寇的数量。

  在数到四十七时,魏贤武知道林夕的魂力应该已经彻底干涸。

  果然,在他的视线之中,他看到林夕开始飞快后退,而那名绿瞳少女却是开始动步,迎上了林夕。

  一蓬蓬血花接着绽放在空中。

  池小夜顶替林夕,收割着一名名流寇的生命。

  陡然之间,三名流寇发现周围的天地彻底的空旷了。

  他们所在的这一片地方的薰衣草已经全部被他们的厮杀碾碎成泥,而其余所有流寇都已经倒下,只剩下了他们三人。

  这三名流寇彻底的崩溃了,发出了恐惧的尖叫,再也不敢往上冲,转身而逃。

  魏贤武没有管这三名从他身旁跑过去的流寇,只是嘲讽的看着脸色异常苍白的池小夜和在一旁浑身有些发抖,剧烈喘息着的林夕。

  “啊…啊…啊…”

  他的身后,传出了三声惨叫声。

  等这三声惨叫声落,魏贤武看着林夕,冷讽道:“我说过,请君等着的。”

  “自从你第二次出现在东港镇,面对堵路的百姓都想强冲时,我就也一直在等着,等着你再出现在我面前,想杀我,然后被我杀死。”林夕喘息着,却是看着魏贤武,也嘲讽道:“难道你以为我现在杀不死你么?”

  “请君等着…等什么,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云秦小军官而已,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样的话?”林夕眼中的嘲讽之意更浓。

  “那就看看到底如何。”

  魏贤武残忍的笑了起来,拔出了身后背着的一柄黑色长剑,剑尖竖起,对着林夕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样的动作,在云秦便是代表发出决斗的邀请,不敢应承者,便是云秦所最为鄙夷的懦弱者。

  林夕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朝着前方走了出来。

  “放心,我不会杀死他的,我最多斩断他的双手,会将活着的他留给你。”

  感觉到身后的异动,他微转过头,冷漠的出声道。

  他身后的徐宁申顿时咧着嘴笑了起来。

  两头天茯獭停留在当地,魏贤武朝着林夕行去。

  林夕又跑了起来,然后越跑越快,顷刻之间,便到了他的面前。

  “嗤!”

  魏贤武面无表情的拧身,出剑,剑尖在空中发出了尖厉的破空声,直刺林夕的右肩肩窝。

  “当”的一声爆响,林夕手中短剑准确无误的格挡住了他这一剑,将长剑荡了开去。

  魏贤武的嘴角又不由自主的泛出了一丝讥讽之意,他知道在对方魂力耗竭的情况下,只是这一击,便足以让对方的半边身体酸麻而短时间速度比自己迟缓不少。

  然而就在此时,让他嘴角的这丝讥讽之意瞬间凝固的是,他听到了一声猛烈至极的踏地声。

  林夕的双脚在此刻异常有力的连续蹬踏在地上,整个人如火山迸发一般,冲入他的中线,原本应该变得迟缓的短剑,以更加惊人的速度,瞬间刺入他的小腹!

  魏贤武难以理解,他不可置信的如野兽般嚎叫起来,已无法阻止对方短剑入腹的他,手中长剑也狠狠的回收,刺出!

  然而他的长剑同样刺落在林夕的腹部,却是发出剧烈的金铁冲击声。

  林夕也是发出了一声低吼,身体狠狠的抵住他长剑的冲击力,双脚前后死死的抵住地面,整个身体硬生生的继续往前压去,同时手中的短剑,在对方的体内猛烈的搅动!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