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一章 最后的力量

第四十一章 最后的力量

  锋利的剑锋在脏腑之中绞动,将魏贤武小腹内绞成一塌糊涂的碎物。

  魏贤武再次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嚎叫,放开了被自己和林夕的身体顶住的长剑,双手呈爪,抠向林夕的面目,想将林夕的面目也抠成一团血肉模糊的烂泥。

  面色极其冷静的林夕微微躬身,一头撞入了魏贤武的怀中。

  魏贤武的双手一击落空,便马上下沉,抓向林夕的脖子。

  就在此时,林夕的手中短剑已经从魏贤武的小腹中抽了出来,然后再次狠狠扎入、绞动。

  一剑!

  两剑!

  三剑!

  魏贤武的双手在林夕第一剑扎入他腹部时,就已经落在了林夕沾满他身上溅射出的血珠的脖子上,触摸到了林夕因为用力而微微鼓起的血脉,然而他的双手却是再也用不出丝毫的力气。

  林夕用身体倚住魏贤武的身体,直至感觉魏贤武的双手无力的从自己脖颈上滑落,感觉魏贤武的整个腹部内脏全部变成了乱七八糟的碎物,他才收身,后退。

  魏贤武的身体滑落下来,跪在了地上。

  破碎的血肉从他腹部几个巨大的创口中如同热粥一样流淌出来,流淌在他身前的黑色土地上。

  “怎么可能…”

  用尽最后的力气,魏贤武强行撑起了头颅,仰头望向林夕。

  林夕方才爆发性的力量和动作,全靠源源不断的魂力支持…直到此时,他依旧无法明白,为什么林夕明明是和自己同阶的修行者,怎么可能在杀死了那么多名穴蛮的情况下,还能拥有这么充足的魂力。

  他在东港镇时便对林夕说请君等着。

  然而等到今日,他的请君等着,竟然等成了一个最大的笑话,他竟然在一个照面之间,就几乎毫无任何还手之力的被林夕杀死…。

  “是青鸾学院的药物么…!”

  感觉到最后的死亡来临,眼前黑下来的魏贤武用尽最后的力气,绝望的嘶声叫出了这一句。

  林夕没有出声,在魏贤武而言是默认,但实际林夕却只是略带嘲讽的在微微摇头,不想和这名无法让他有丝毫尊敬的对手废话,他杀死过比魏贤武强大得多的修行者,在青鸾学院的武技已经慢慢变得融入他身体意识的熟练程度下,即便是平时真正的对决,他都有信心在自己好不受伤的情况下杀死魏贤武,更不用说在今日魏贤武已然做出他魂力耗尽的错误判断的情况下。

  真正要让他担心的,只有面前不远处的徐宁申。

  ……

  徐宁申无动于衷的看着魏贤武倒下,死去,然后他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十分凄厉,十分开心,分明意味着,现在终于没有任何人能打扰到他的复仇,没有人能打扰他慢慢杀死林夕了。

  “天快亮了。”

  看着警惕的看着他,努力调匀着呼吸的林夕,徐宁申只是走到了两头天茯獭的前面,笑着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现在我们要一起动手,不能单独上了…否则我们都要被这人杀死。”

  池小夜从林夕的身后走了上来,和林夕并肩,认真的对林夕说道。

  林夕因徐宁申先前那一句天快亮了已经皱起了眉头,此刻听到池小夜的这一句,他点了点头,恩了一声。

  从徐宁申先前的一些动作上,他和池小夜都能看出徐宁申的修为比魏贤武高,是大魂师阶的修行者。

  林夕和薛万涛交过手,所以他十分清楚,除非他用鲜血的代价,再加上动用他回到十停前的能力,否则面对大魂师阶的修行者几乎没有胜算,而且他也十分清楚,徐宁申是得了大莽修行者的传承,恐怕还有一些和云秦修行者不同的诡秘手段。

  再加上现在的徐宁申因为仇恨和自身的无法忍受,已然十分变态,这样不能用常理来推断的对手,便更加难以对付。

  “你的魂力还能支持你全力搏杀多久?”池小夜又问林夕。

  “一停半的时间。”林夕微转头看着池小夜,问道:“你呢?”

  “半停的时间。”池小夜看着林夕,道:“所以必须在半停的时间内,将他杀死。”

  ……

  林夕和池小夜一左一右朝着站立不动的徐宁申逼近。

  徐宁申只是依旧用一种越来越兴奋般的古怪神色,看着两人,站立着一动不动。

  在距离徐宁申只有十步之遥时,林夕的双脚再次猛烈的蹬踏在地上,溅起了一团团泥花,手中的翠绿色短剑直刺徐宁申的脖颈。

  与此同时,他左侧的池小夜的身上迸发出一股磅礴的气息,她的身体如飞翔的如燕一般,飘飞了出去,手中明月般的圆环直击徐宁申的左肋下方。

  池小夜虽然弯腰,屈着身体,但速度却是比林夕略微快了一些。

  两人虽是第一次正式联手,但此刻的配合却是极其的默契。

  池小夜的兵刃第一时间到达,这便迫使徐宁申必须第一时间应付她的这一击,她虽然无法久战,但力量在徐宁申之上,徐宁申即便能阻住,他的身体恐怕也会被震荡得失去平衡,这样一来力量还不足以和他硬拼的林夕,便有可能得到刺杀他的机会。

  “嗤!”

  池小夜的动作依旧快得让人无法闪避,手中明月般的圆环一圈也极其锋利,瞬间割裂了徐宁申沾满污垢,散发腐臭的衣衫,然而让池小夜和林夕心中骤然一寒的是,直至此时,徐宁申都根本没有闪避或是阻挡她这一击的意思。

  “噗…”

  锋利的刃边切入了徐宁申的血肉之中,然而马上就如被一双大手死死钳住。

  有鲜血从徐宁申的伤口中喷洒出来,但徐宁申的这块血肉却不紧变得异常坚厚,而且内里的一条条筋肉也似乎蠕动了起来,死死的钳住了池小夜这明月般的圆环。

  林夕的翠绿色短剑也在此刻刺入了徐宁申的脖颈之中。

  然而他的剑尖只是刺入了一寸,便也感觉再也不能刺入,而且也感觉被像钢铁死死钳住一般。

  “当!”

  “当!”

  两声大响在林夕、池小夜和徐宁申之间骤然震响。

  徐宁申的左手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匕首,狠狠的扎在了林夕的胸口,扎穿了林夕的衣衫,没有扎穿林夕藏匿在衣内的铠甲甲片,扎出了一蓬火光。虽然炼狱山圣师这件铠甲极其的坚韧,以徐宁申的修为和兵刃不足以破开,但这一击的力量,也使得林夕的整个胸口如被一个大锤敲击了一记,脸色骤然发白,往后颓然的连续踉跄后退数步,一口气堵着,无法呼吸,说不出难受,终于憋伤了胸肺,噗的一声,喷出了口血来。

  就在左手的匕首狠狠扎在林夕胸口时,徐宁申右手的黑色长刀落向了池小夜的头颅。池小夜下意识的一挣,虽然硬生生将明月般的圆环从徐宁申的肋部挣脱了出来,却是已然来不及闪避,在这柄长刀已经触及她头顶发丝之时,她的左手才来得及拍在了刀身上。

  她的左手发出了耀眼的光芒,拍击在刀身上也发出了金铁撞击的声音,但是超出她预计的过度魂力激发,也让她发出了一声闷哼,身上气息一滞,单膝跪在了地上。

  徐宁申的身体连晃,只是往后退了数步,便稳稳站定。

  林夕胸口极其的火辣难受,但手脚却是变得无比的冰寒。

  他的翠绿色短剑此刻还钉在徐宁申的脖子上,他已是空手。

  先前他和池小夜商计,必须要在半停的时间内就击杀徐宁申,然而他和池小夜都没有想到,徐宁申竟然是比他们还要决烈。而且徐宁申果然有着他所不知的独特手段,此刻他看到,徐宁申脖颈上那一处伤口的周围,以及被池小夜切出的那一条伤口的周围肌肤血肉,都已经变得乌黑干结,似乎那一块区域的血肉都已经僵化死去。

  这绝对是自己寻死的玉石俱焚手段。

  然而徐宁申不想活,他和池小夜却是想要好好的活下去。

  ……

  池小夜的身体骤然发抖起来。

  徐宁申的身体和她只距离数步,她刚刚站起,徐宁申已经重回到了她的面前。

  徐宁申在逼近到她面前的同时,只是丢开了手中已经折弯的匕首,拔下了插在自己脖颈上的翠绿色短剑。

  出于身体的直觉反应,她手中的圆环自然的击了出去,切在了徐宁申的胸口。

  然而徐宁申只是由着她的圆环切入自己的身体,然后血肉瞬间变得僵硬,将她的圆环再次死死的“咬”住,僵死的血肉中蕴含的力量,竟使得她这一击的冲力都无法将徐宁申打退出去,使得徐宁申的身体牢牢的连在了她手中的圆环上。

  然后徐宁申手中的翠绿色短剑朝着她的脖子刺了下来。

  因体内的伤势,池小夜已经无法像方才一样,硬生生用魂力的力量化解这一击。她眼睛的余光之中,看到林夕疯狂的逼近了上来,但她知道林夕已经来不及救自己,“杀了他!”在这一瞬,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她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悲鸣,她体内一股一直不肯动用的不同于魂力的力量,涌入了她的脚下,变成了两条耀眼的绿光,透入了她脚下的土地之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