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二章 泥湖上,一双懵懂的眼睛

第四十二章 泥湖上,一双懵懂的眼睛

  这一片地上所有的熏衣草都已经被践踏成泥,但人眼看不见的地下,却是另外一个世界,生长着各种各样的根茎。

  这些根茎平曰默默的在幽暗的泥土世界里穿行,听不懂人言,自在宁静。

  然而池小夜体内透出的绿光渗入泥土,瞬间化成无数的丝光穿行在这些根茎之中,这些根茎却似乎听懂了池小夜的悲鸣,骤然变得无比的狂乱。

  体内涌出这两条耀眼绿光之后,池小夜就顿时无力的软倒,而这些平素比蜗牛还要缓慢的植物根系,却是以疯狂的速度穿出了泥土,甚至发出了无数嗤嗤的破土声。

  一条条白色、黄色的植物根系也如同悲鸣着,刹那间涌上了徐宁申的腿脚。

  ……

  天还未明。

  一团乌云笼罩着大荒泽中的一个湖。

  这个湖一半是水,一半是泥,浑浊灰黑的粘稠湖水之中,漂浮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平坦泥丘,看上去就像是一块块的浮冰。

  一头毛色乌黑的生灵在其中一块泥丘上挣扎着。

  因为挣扎的时间太久,这头生灵身上已经裹着一层层不同时间干透的泥皮,圆滚滚的,连本来面目都已经看不出来,唯有三条黑色毛茸茸的尾巴还露在外面,在泥水中拍动。

  这头生灵的体力明显也已经消耗到了极致,甚至已经无力发出什么声音,整个身体都在发寒般的无力颤抖着。

  就在池小夜发出悲鸣,一条条植物根系狂暴的破土而出时,一声莫名的轻微水响,这头生灵高高隆起的腹部瘪了下去,一个混杂着泥水和血水的黑毛小生灵降临在了这个世上。

  裹在泥团中的这头黑毛小生灵的母亲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和生命,安静的死于这黑暗的泥湖之上。

  ……

  暴走的植物根须全部往后扯着徐宁申。

  大多数根须对于修行者而言是脆嫩的,这一刹那,就有许多根须崩断,但这无数根根须一齐形成的合力,却也是将徐宁申的身体瞬间拉得往一侧倾倒了下去。

  对于徐宁申而言,在天亮时慢慢杀死林夕,就是他最后的解脱,他只要保证自己在慢慢杀死林夕前还活着就可以了,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用出了千魔窟独有的杀生术,瞬间瓦解了林夕和池小夜的联手之势。此刻他对于自己的生命都是冷漠的,但这些从地下涌出,瞬间将他扯得失去重心的植物根系,也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让他无比的震惊。

  “这个世上,竟然还有能御使死物的修行之法?”

  在他和云秦、甚至唐藏和大莽的几乎所有武者和修行者的眼中,花草树木,自然都是不能动弹的死物,怎么可能成为修行者用以对敌的兵刃。

  “蓬!”

  他的一侧肩膀重重的着地。

  可是池小夜此刻也颓然的软倒下来,虽然她手中的明月般圆环终于和徐宁申的身体脱离,但因为相互拉扯之力,她就倒在徐宁申伸手就能够得着的地方。

  徐宁申刺向她脖子的一剑虽然因为自身的侧向跌倒而落空,但此刻池小夜依旧近在他眼前,他便没有起身,只是躺在地上便狠狠的一剑再次朝着池小夜的身体刺了过去。

  林夕已经到了池小夜的身旁,看到这一剑,赤手空拳的林夕知道自己无论攻击徐宁申身体的任何部位,恐怕徐宁申都不会管,只会先行将这一剑刺入池小夜的体内。

  于是他发出了一声厉啸,以超越平时极限的速度,双手抓住了池小夜身上的绿袍,往旁边甩出,同时自己的身体也猛烈的冲前一步,转身。

  借着这超越平时极限的一甩一转身,他的身体挡在了池小夜的身前,“当”的一声,徐宁申的一剑重重的落在了他的背上。

  林夕再受重创,背上所受的巨力压迫震荡至胸腹之间,令他喉间再度充斥腥甜的血腥气息,然而他此次却是并没有借力再往前冲出,而是不惜更大的损伤,猛的踏出一步,撑住自己的身体,再次转身,他的右脚,用尽全力,踏在了地上。

  这一脚踏下,林夕的身体剧震,喉间的腥甜气息终于压抑不住,一口鲜血再度从他的口中喷出。

  但于此同时,一道蓝光却是也从林夕的脚下射了出来,射向徐宁神的咽喉。

  徐宁申此时已然站起,另外一手的长剑挥出,正准备瞬间斩下林夕的一条手臂,然而他没有想到,明明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林夕,竟然还有如此阴险的后招,而因他和林夕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近,这条蓝光的速度又实在太快,他竟是避无可避,唯有将大量魂力瞬间强行聚集至他的咽喉。

  “咄”的一声闷响。

  蓝光刺入他的咽喉,蕴含的力量,竟使得他的头颅硬生生的往后仰去。

  池小夜已然身体虚弱的连战立都根本无法站立,对方的主动求死般心志以及来自千魔窟的修行秘术,使得她和林夕的联手已然陷入绝望的死局,然而因她和林夕最后隐匿手段的用出,此刻终于出现了一丝契机。

  她的身体被林夕甩得往旁边栽出,她体内那股只对林夕时用过一次的独特力量已经全部耗光,然而此时,她苍白如瓷的脸色瞬间变得异常潮红,她体内好不容易积攒出来的一些魂力,在此刻也被她全部逼出,贯入了她手中的明月般圆环之中。

  她手中明月般的圆环从她手中脱手,旋转飞了起来。

  徐宁申的头颅刚刚往前探回,这一轮明月便飞旋到了他的眉宇之间。

  他好像自己撞上了这轮明月。

  “噗....”

  一声极低的轻响。

  明月掠过了他的双目,他的眼睛上出现了两条细细的血线,接着鲜血和眼白等物,便从这条血线之中涌了出来。

  痛苦和黑暗,瞬间笼罩了徐宁申。

  “啊!”

  他看不见眼前的天地,看不见林夕,唯一支持着他的世界骤然崩塌了,恐惧和绝望,也瞬间重新占据了他的心田,让他发出了一声异常凄厉的痛苦嚎叫声。

  ……

  就在徐宁申的双眼瞎掉,陷入永恒黑暗中时。

  林夕抓起了地上几名流寇的尸体,朝着两旁砸了出去。

  徐宁申凄厉的痛苦嚎叫着,朝着其中的一句尸体扑了过去,双手一长一短两柄剑都深深的扎入了那具流寇的尸体之中,他的整个人也因为用力过猛,而和那具尸体撞在一起,滚倒在地。

  也就在此时,大荒泽某处的泥土上,那个在血水和泥水中降生的小生灵,扭动着,四个爪子拨动着,从血水和泥水中爬出,努力的睁开了眼睛。

  在它睁开眼睛之时,天地之间有许多看不见的元气汇聚过来,沿着独特的轨迹缓缓的注入了它的身体。

  它喝出了一口气,在这个人世间的第一口气,一口凛冽至极,将它身前的水汽全部瞬间结成白霜和冰屑的寒气。

  它的毛发是纯黑色的,它也有三条狐狸般的黑色尾巴,它的身子也和狐狸相差无几,但面目却是即像狐狸,又像猫,一双纯黑色的眼珠,在脸上显得分外的大。

  因为生下它之后,它的母亲便已经死了,所以它接受不到任何的指引,所以它只是孤零零的停留在这块泥壳上,略带恐惧的,懵懂的,茫然的看着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不知自己从哪里来,又有哪里可以去。

  天开始亮了。

  这头懵懂的小兽瑟缩的团起了身子,继续等着,看着。

  …...

  林夕强忍着胸腹之中撕裂的痛楚,再次将数具流寇的尸体抛了出去,抛得更远。

  徐宁申嚎叫着,又扑了出去。

  林夕用力拍了拍两头被驯养得十分温顺,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何事的天茯獭,这两头有着宽厚肉掌的巨兽略微吃痛,低沉的叫着,往前奔出。

  刚刚将一名流寇的身体上刺出了十几个剑孔的徐宁申朝着这两头巨兽飞扑了过去,厉嚎着,双手的剑连连的刺入了这两头巨兽的体内,即便是感觉得出这并非人类,疯狂惨嚎着的徐宁申也根本不停止。

  在徐宁申朝着这两头巨兽扑上去之时,林夕搀扶着池小夜,远远的走开。在徐宁申的疯狂惨嚎声和这两头巨兽的惨叫声混杂在一起,分不出什么是人声,什么是兽声时,林夕和池小夜走出了这片花地,沿着坡走入了裸露巨大宽阔黑色河床。

  “现在天已经亮了。”

  林夕看着依旧在疯狂击刺着两头已然站不起来,只是在抽搐挣扎的天茯獭的徐宁申,看到头顶的天空已然亮起,他便忍不住远远的对着徐宁神,充满嘲讽和快意的喝道:“你想在天亮后将我慢慢杀死…可惜你已经永远看不到这光明…你不需要光明,所以你即便是死,也只能在这黑暗中死去。”

  说完这句,他便不再理会更加疯狂的惨嚎着的徐宁申。

  他十分清楚在已经距离了数百步的情况下,徐宁申已经不可能再对他和池小夜造成任何的威胁,而且徐宁申的伤势也是必死…而且在这种地方,让他活着,比让他死去更为难受。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