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三章 上游,有什么

第四十三章 上游,有什么

  天色已亮。

  佟韦快速的穿行在大荒泽中,心中越来越为冰冷。

  这个世上存在着许多逆天的强者,他们艹控着这世间的许多事,然而人生本就是由无数意外组成,又没有谁能够做到真正的算无遗策。

  一名能够御使飞剑的圣师阶剑师,便已经是这个世上近乎无敌的绝世强者。

  当曰那离开长公主的执拗小姑娘,便是以一人一剑之力,在深巷中击杀了无数军中强者,造成了西边边军大变。

  因为本身魂力的一些特姓,一名圣师阶的风行者,更是比普通的圣师阶剑师更为强大和恐怖的存在。

  青鸾学院派出他,本就已经代表着万无一失。

  因为除了有可能进入龙蛇山脉的那名朝廷大供奉之外,整个龙蛇边军,所有的修行者,都没有一人是佟韦的对手。

  平时即便是来一名已经能够沟通天地元气,聚自己的力量于飞剑之中,控制飞剑自如的炼狱山圣师,也注定会被佟韦击杀。

  佟韦等人的战力,在青鸾学院之中本身就已经仅次于夏副院长这样的存在。

  而夏副院长又不可能轻易出青鸾学院。

  这样一来,像佟韦这样从青鸾学院走出的特殊人物,在整个云秦,也是已经近乎无敌。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里会出现一名同样不凡的炼狱山圣师,一名飞在天上,飞剑可以超出四百步的圣师,而且还已然修成了炼狱山的魔变。

  这大荒泽实在太大,佟韦一直在全速搜索着,但他却依旧难以发现林夕的踪迹。

  ……

  徐宁申在到处都是尸体的泥泞花地之中疯狂的惨嚎着。

  他喊了许久。

  他的耳中只剩下了风的声音和自己的嚎叫声。

  终于他无法忍受,他手中的剑刺透了自己的身体,刺透了自己的心脏。

  然后他散发着腐臭的身体倒在了这一片肮脏的血腥泥泞中。

  天色已亮,然而大荒泽里独有的浓厚铅云遮挡着阳光,阳光一年四季都是无法真正的透入下来。

  所以他死时无法见都光明,死后也是永远无法沐浴到光明。

  他之前做过龙蛇边军,所有的边军在镇守这片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时,最为渴求的就是光明,但是他出了龙蛇山脉,做了三镇连营将之后,却是已经彻底忘了光明,自己行的便不是光明之事。

  在徐宁申死后二十余停的时间,狄愁飞和凰火笑两人出现在了他的尸体旁。

  “你们大莽炼狱山的那名强者,既然能够将他们掳到那里,便不可能让他们毫发无伤。”

  看着这一地的尸体,狄愁飞两片薄如小剑的嘴唇冰冷的动着,“这名青鸾一年的学生,真是足够令人吃惊。”

  凰火笑点了点头,森冷的银色面具在空气中泛出一条弧光:“我甚至觉得申屠大师不会给他们两人活动的能力…虽然他重伤将亡,但他既然能将两人掳到约定和我碰头处,他便不会给两人活动离开的能力,在我到之前,这两人离开,本身便已经足够令人吃惊。”

  “你还少说了一点。”狄愁飞看着凰火笑,微微一笑道:“想必这林夕身上也有些连炼狱山圣师都心动的秘密,否则他肯定不会浪费力气,会选择直接杀死这名未长成的青鸾风行者,而不会将他擒到那里。”

  看着直接默认的凰火笑,狄愁飞接着微笑道:“面对两名按理应该没有多少活动能力的修行者,结果死了这么多人,包括一名魂师,一名大魂师…但你依旧不紧张,想必一切还在凰统领的掌握之中?”

  “他们选走这里,是因为这里的上游有一个穴蛮部落。那里的穴蛮战士从一开始便遵守着命令,在那负责接应和传递接下来的命令,如果这场在她看来不可能失败的大战失败的话。现在在她看来不可能败的这场大战已经彻底败了,所以她要通过这里,宣布自己逃出去的消息,并设法通知和调动所有赶来的穴蛮部队,挽救为了她而深入到龙蛇山脉边缘的穴蛮…但她不知道的是,在两天前,我的黑龙军就已经攻占了那里。”凰火笑冷冷的道:“所以我们只要去那里等着。”

  “好啊。”狄愁飞很轻易的应承,“我们就去那里等他。”从他的神色上,看不出丝毫生怕凰火笑动用龙蛇军对付他的担心。

  ……

  池小夜很快陷入了昏迷。

  在和徐宁申的一战之中,一次被迫无奈的剧烈魂力喷发加重了她的伤势,而接下来她体内那股力量和魂力的耗尽更使得她原本已经十分虚弱的身体雪上加霜。

  事实上在林夕搀扶着她走入河床时,她的身体已经超过了极限,只是强大的意志力在苦苦支撑着超过极限的身体。

  但这种支撑终究不可能支持太长的时间,等到终究无法支持住时,这种陷入昏迷的速度很快,已经被林夕负在背上的池小夜几乎是在已经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强行说出了一句:“往上游走..”便陷入了昏迷之中。

  ……

  从这条巨大河床上泥土自然的痕迹,不难判断出河水冲刷的走向,这条河床的上游,是在东方,在大荒泽的更深处。

  “你可一定要撑着…因为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命,而是关乎着很多人的命。”

  林夕充满担忧的蹙着眉头,用力的挤着手中的药草,将一滴滴药液滴入池小夜干涸的嘴唇之中,同时轻声的说着。

  池小夜的身体在陷入昏迷之后不久便变得十分滚烫。

  在青鸾学院研修过御药系医护课程的林夕十分清楚,只有修行者的身体机能彻底失控,内腑彻底失去调节功能时,修行者的身体才会陷入连续的发烧之中。此刻林夕根本不可能知道上游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救星,但他十分清楚,池小夜的这种情形如果不加以救治,便肯定会陷入更深的昏迷,然后迎来死亡。

  林夕一直按照她的话,往这条河床的上游走着,但他对自己在河床沿岸,按照自己懂得的一些粗浅的医护手段所采集的药草,能否对池小夜起到一些救治作用,却是没有丝毫的信心。

  没有丝毫征兆,林夕还在挤着第三团药草,干涸的河床上陡然刮起了一阵异常湿润的飓风。

  他和池小夜身下的地面疯狂震颤起来,一条黑线迅速由东而来,只是刹那间,在林夕的视线之中就变成如千万头黑色马匹狂奔形成的五六人高的巨浪,在距离他五六百步左右的一片区域中狂涌而过。

  林夕看着这股在一停不到的时间内就涌来,奔流速度比起修行者还要快出不知道多少的黑色洪水,依旧为这方天地的壮阔而感叹,却是已经没有了多少震骇。

  和池小夜所说的一样,只是这半天的时间里,这条平原般辽阔的河床之中就已经奔腾过十余次这种如开闸泄洪般的洪水,冲出十数条新的沟壑。

  在林夕先前的那个世界几乎不可能见到的滔天黑色巨浪溅起了无数黑色的水珠,在飓风之中,无数的黑色水珠和泥土如漫天的萤火虫飘出。

  池小夜现在的身体已经无法承受任何的污物入口,所以林夕用最快的速度将所有的药草收在了池小夜的绿袍之中,将池小夜放在了自己的身后。

  他自己却是闭目盘坐了下来,只是用一方黑巾遮着自己的面目,面对着狂风和无数飘舞过来的黑点开始努力的试着进入冥想修行。

  和魏贤武、徐宁申的厮杀,使得他的身体,尤其是肺部因为震荡和憋气强行发力,产生了许多损伤,但和他们的交手,尤其是和徐宁申的交手,却也是给了他的修为很多的好处。

  他体内的魂力透出肌肤和毛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他几乎是“看”到自己正一步步接近大魂师的境界。

  那扇门已经就在前方,只是不知到底还差几分晨光。

  这种黑色洪流过境时,风大得就连走路都极其困难,但这对于林夕而言,却也是极佳的修行机会。

  唯有在这种恰似千军万马过境的情形下随时入定修行,在真正的千军万马绞杀的战场之中,才有可能做到随时入定补充魂力。

  “上游到底有什么?”

  闭上双目之后,林夕便很快的忘却了一切,最后在他脑海中浮现的,便只是这样的一个得不到池小夜回答的问题。

  ……

  他不知道,上游池小夜希冀的东西已经什么都没有。

  唯有堆成了一座小山的头颅。

  还有许多名浑身黑甲的强大军人,散落在一些地穴的入口,安静的调息、修行、等着。

  在这片土丘的旁边,就是这条河床的尽头。

  河床的尽头,有一个连着一个的望不到边的泥湖。

  有一个湖里,有许多漂浮如冰的平坦土丘。

  那头皮毛乌黑的小兽依旧在迷茫、懵懂的等着,越来越为恐惧和无力。

  ***

  (终于写出了一章....)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