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四章 一些能力,旁人无法模仿

第四十四章 一些能力,旁人无法模仿

  这些泥湖自然决堤,释放出惊人的水流之后,又慢慢被大量的枯枝杂草和淤泥堵住。《《》》()

  随着水流的冲刷推动,这些漂浮如冰的平坦土丘也在移动着。

  皮毛乌黑的三尾小兽感觉出了这种移动,只是它不知道身下这种由腐木枯枝和一些淤泥堆积而成的土丘到底会飘向何处,它不知道接下来迎接它的是好是坏。

  它看到了第一次大荒泽的日出,看到泥湖上方的黑沉如铅的浓云变得发亮。

  在迷茫的等待中,它又看到了大荒泽的日落,迎来了深沉的黑夜。

  漫长的黑夜过去,它又看到了天空发亮,它懂了点什么,但它也开始感到了饥饿和虚弱。

  ……

  林夕再次将沿途采集到的药草挤成汁液滴入池小夜的口中之后,继续沿着蜿蜒向东的巨大河床前行。

  上游的确很远。

  他已然足足顺着这条河床走了一个白天和一个黑夜,但这条河床看上去还没有很快到尽头的趋势。

  因为担心池小夜的伤势撑不到这条河床的上游,所以林夕赶得很急,几乎只在有黑色洪流过境过境的十几分钟时间内休息、设法进入冥想状态补充魂力。

  等到黑色洪峰过去,让人行走之间会极耗体力的狂风和到处飞舞的泥水和黑色尘暴过去,林夕便又马上开始赶路。

  所以林夕熬得十分辛苦。

  长时间的连续战斗和跋涉,再加上这两日间沿途没有足够填饱他肚子的食物,所以林夕浑身的肌肉都已经开始酸疼,每一步都比平时更加吃力,他的头发和衣物都已经结满了污垢,看上去说不出的狼狈,恐怕云秦最为肮脏的乞丐也不过如此。

  但林夕知道,对于领悟了修行之道的修行者而言,这种磨砺便是最好的修行。

  和许多不懂得战斗,温室花朵中一样的修行者不同,林夕在青鸾学院之中时便因天选身份和他的性格而一直处于风头浪尖,在出学院之后,他遇到的便一直都是真正关乎生死的搏杀,在进入大荒泽前,他便已经逐步领悟了许多修行的道理。

  所以他的心境一直十分平静,没有半分的绝望、烦躁与不耐。

  所以他进入冥想修行的速度越来越来。

  原先在这种水流声如万雷轰鸣,狂风如千军万马迎面狂冲而来的黑色洪峰过境时,他要用五六停,也就是五六分钟的时间才能堪堪进入冥想修行,但这一日一夜下来,他已经只要用两停不到的时间便已经能够进入冥想修行。**《《》》*

  每一次修行下来,他身上沾染和干结的黑色污秽越多,但他体内却似乎越来越为光明,到大魂师的境界越来越为接近。

  在自身的这修为上,唯一让他苦恼的是,他感觉自己距离大魂师境界更近,似乎只差一点点契机,但具体还差多少,是在明日,还是后日…他却是还无法预知。

  “大魂师啊大魂师,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到呢?”

  “上游啊上游,到底还要多久才是上游呢?”

  “高亚楠啊高亚楠,你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呢?”

  “池小夜啊池小夜,还有很多人在等着你救命…你可是不能死啊。”

  林夕一边继续辛苦的熬着,忍着浑身的酸疼和疲惫继续的快步前行着,一边又开始自言自语着。

  “我不会死,我会撑下去的。”

  突然之间,一个虚弱的声音从林夕的背后响起。

  林夕骤然一顿,“你醒了?”

  他飞快的转过头,看到自己背着的池小夜睁着眼睛,似笑非笑,无力的看着他。

  “你的药草还算有用。”池小夜努力的吞咽着,似乎想要尽力的驱除些口中的苦味。

  林夕顿时有些微涩:“你什么时候醒的?”

  池小夜看着林夕道:“就在你说大魂师啊大魂师的时候醒的。”

  林夕窘道:“你怎么可以偷听人说话。”

  “有些时候我昏迷着,如陷入无尽黑夜之中,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但却是能够感觉到一些声音,听得见你的一些说话。”因为身体的虚弱,池小夜停顿了一会,蓄了蓄力一般,才接着说了下去,“如果不是我的错觉,上游啊上游你说了至少五六次,高亚楠也至少说了三四次。像你这样的修行者竟然也会羞涩…这高亚楠一定是你心仪的女子。”

  “是的。”初时的微窘过去,林夕也不掩饰,大方的承认,道:“不过我们是否可以先谈些更为重要的问题…你到底有没有事?”

  “烧还未退,还要继续用药物,否则还是会恶化。”池小夜恩了一声,轻声回答。

  林夕点了点头,继续不停的往前走着,同时问道:“上游到底有什么…还有多远?”

  池小夜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已经走了多久?”

  “一天一夜,再加一个多时辰的样子。”

  “那今天日落前,便应该能赶到了。”

  池小夜微垂下头,无力的靠在林夕的背上,轻声断断续续,艰难的说道:“上游有我先前安排驻守的一个穴蛮部落…他们是唯一几支会造船,而且划船极快的部落之一,即便是你们云秦强大的修行者御船,也不可能在泥湖里面追得上我们。他们会用船船带我们渡过连绵的泥湖,然后我会放出我成功脱险的讯号,让所有为了救我而深入的所有穴蛮部队退往大磁泽,若是云秦大军还敢追进去,我们便在那里和云秦大军进行最终的决战。”

  林夕沉吟道:“大磁泽是什么地方,在哪里?”

  “也在这条河道的尽头…这条河道继续往东,就是连绵的泥湖。不进泥湖,略折返往南,便是大磁泽。”池小夜低低的咳嗽了几声,喘息着慢慢解释道:“那是一片不长什么植物的连绵沼泽地,地里却全部都是对着金属有极强吸附力的磁土,不知有多深的淤泥,在那里,即便是圣师阶的修行者,也无法运用自己的兵刃,除非不是金属的兵刃…否则所有的铠甲、兵刃,在里面根本不能动用。”

  “如果真到那一步,你们在那样的地方摆出决战之势,云秦军队不会再深入的,毕竟云秦军队的最大优势还在于魂兵和强大的军械。若是几乎所有兵刃和军械都无法动用…即便能打胜,云秦军方也承受不住那样的损耗。”林夕转头看着池小夜,道:“若不是想乘着这次大胜之机,看看能否从你身上得到些什么秘密,或者深入了解一些云秦从未踏足过的区域,云秦军方的脚步根本不可能超过军图的范围。”

  池小夜看着林夕道:“你们云秦不惜代价的想要抓住我,而你却在帮我逃,从这点而言,你是云秦的叛徒。”

  林夕认真道:“我也只不过是在逃命…至于叛徒,能让云秦少死很多人,这样的叛徒,我便也做了。”

  池小夜沉默了片刻,才略有些艰难的抬起头,道:“能逃出去再说。”

  “逃出去再说。”林夕点了点头,两人的对话有些奇怪,但两人却都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你从感觉到快要突破到大魂师,到真正突破大魂师,魂力强到可以透出体外,用了多久?”林夕再次转换了话题,问起了修行之事。

  池小夜思索道:“大概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一个多月?”林夕皱了皱眉头。

  池小夜点了点头:“我虽然用了一个月,但我感觉你的气息和我遇见你时就已经有很大不同,你的修为进境应该远在我那时之上,所以你的需要的时间,应该比我那时要短出许多。”

  “其实就算是一个多月,也不算慢。”林夕想了想,忍不住问道:“你怎么能够控制那些植物的根茎?….这是什么修行道理?”

  “这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其实也没有多少太过神奇的地方。”

  池小夜缓缓的解释道:“这世间几乎所有的植株,哪怕是剧毒的植株,里面也总有些对我们有益的养分,同样,我们的体内也有许多植株所需的养分。有些修行者的魂力会有些特殊,这是本身独特体质的关系引起。我们大荒泽之后有些修行者的体质也比较特殊,随着魂力的积蓄,体内也会积蓄出大量对于植株来说是极补之物的元气。”

  “这些元气可以令植株极快的生长,并能让我们这种修行者通过这些元气的持续贯注,像控制魂兵一样控制这些植株。”

  “不仅只是缠缚,若是修为更高,我们体内的元气力量更为强大,甚至可以使这些植株变成利剑一般,穿刺对方的身体,我们修行者中一些圣师阶修为的存在,甚至能够使一些植物的种子在对方的血肉之中、甚至体内发芽,给对手带来更严重的损伤。”

  林夕听明白了,点了点头,“所以这只是与生俱来的东西,没有这样体质的修行者,想学也根本学不来。”

  池小夜点头。

  “这个世上的不可知之地,不可知的强者,的确是太多。”林夕想到不只是自己拥有一些别人没有的能力,他便又忍不住留下了石碑的那名中年大叔,想到即便是他也不敢说自己在这世上是无敌,他便又忍不住在心中发出了如是的感叹。

  ***

  (晚些时候还有一更,不过因为状态慢慢调整,写的很慢,所以肯定会比较晚)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