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五章 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第四十五章 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林夕已经不是当日走出鹿林镇的那一辆马车之中的对修行之事一窍不通的少年。

  他是青鸾学院真正的天选,通过自身的一些选择和努力,他已经领悟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修行,已经早早的站在了大魂师的门槛上。

  他爱和人交谈,爱听故事,爱看许多书,所以他已经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魂力可以在箭矢的符文之中粘滞许久的风行者,除了对于天地元气和金铁有着独特感知的,御剑距离比一般能够操控飞剑的圣师更为长远的正将星之外,在最南方的大莽王朝,有一座炼狱山,炼狱山申屠氏中的一脉,能够用魂力将独特的天地元气凝成恐怖的火焰。在中州皇城之中,有首辅名周,可以将天地元气化为冰雪。

  ......

  又至日落时,林夕和池小夜艰难的跋涉终于到了尽头,在远处河床和天相接之前,隐约出现了一条黑色的痕迹。

  那就是泥湖中的一些腐叶枯枝和淤泥自然堆积,形成的天然堤岸。

  看着远处那条黑色的痕迹,林夕放缓了些脚步,问道:“听你之前说的…既然从这泥湖逃脱之后,从泥湖的后方能够绕到大磁泽,那从大磁泽走也应该能绕到这一大片泥湖的后方?”

  “你在担心?”池小夜沉默了片刻,才轻声的吐出了意味难明的四字。

  林夕转头看了一眼池小夜:“你也在担心,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

  池小夜深吸了一口气,低声的咳嗽了起来:“他们居于这边的地穴之中,云秦军即便能深入到此处,也几乎不可能发现他们。”

  “应该是的。”

  林夕也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他知道池小夜既然安排了这样的后招,当然也是有她的把握。但既然炼狱山圣师这样的存在都出现了,许多事便难免会有意外。

  这些穴蛮深居隐匿在那上游的地穴之中,但他们或许也会按捺不住,派人出来看看是否要接应,这样便也有可能引来云秦的修行者或是军队。

  那名炼狱山圣师的接应者,安排也绝不可能是魏贤武、徐宁申这种小猫小狗两三只这么简单,但他和池小夜一路到了这里,却都没有大的变故,他便总是绝对不对。

  林夕知道池小夜也必定会想到这些,因为她一开始选择从河床中走,本身也是想利用河床中独有的黑色洪峰。

  所以池小夜现在越是对他说理由,他便知道池小夜此刻越是没有信心…加上已经走到了这里,不管是凶是吉,总是要接近了才知道,所以他便也不再说别的,只是说了那一句能够给她带来些信心的话。

  他背着池小夜继续前行,只是在河床边的荒野中,尽可能隐匿着自己的行迹,走得更为小心。

  他和池小夜距离河床尽头边上的那片小土丘距离越来越近,只剩下了最后数里,在这日落之时,天空仅有的昏暗光线之下,他已经可以看见那根本望不到尽头,一个连着一个,如无数巨大黑色明珠一般串着的泥湖。

  天地之间陡然再次传出万雷轰鸣般的声音。

  他亲眼见到,那泥湖边上的一段陡然崩塌了,惊人的水流涌出,然后引起更大的崩塌,泥湖中高出地面的水位快速的下降,一股恐怖的黑色洪流瞬间形成。

  因为已经将近此行的终点,所以林夕没有停下来修炼,只是看着这瞬间冲起数人高的洪峰形成。

  …….

  皮毛乌黑的三尾小兽依旧的在那片漂浮如冰的土丘上趴着。

  它只是感知到了黑夜的到来,感觉更为饥饿和无助,它也依旧没有弄明白自己到底置身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自己到底能做什么。它也不知道自己所在的方位,不知道在湖水的冲刷,泥流的挤动下,它所在的这块土丘已经飘到了距离靠近这条河床最近的泥湖中。

  骤然之间,它无力的一张一合着的迷茫乌溜溜黑色大眼中充斥满了惊惶之意。

  它身下的这块漂浮土丘周围的水流变得非常湍急,冲得整块枯枝、烂木、淤泥堆积而成的这土丘甚至开始旋转,变得越来越小。

  “咿…”

  它陡然感觉到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发出了降临到这个世界上之后的第一声真正叫声。

  就在它这并不响亮的奇异叫声响起之时,它身下的这个漂浮土丘四分五裂,它幼小的四个爪子不知道抓住了些什么东西,便被卷入了奔流的泥水之中。

  ……

  林夕看着这黑色洪峰过境。

  他看到即便是平时最为柔弱的水在蓄积到一定程度之后也展示出了莫大的威力和气势。

  然后他看到随着水位的下降,泻|出的水量越来越少,大量涌到岸边的淤泥和土丘又重新将缺口堵住,只是将这条湖岸线又往前推进了十几米。

  看着这样奇特而壮观的景象,林夕陡然有所悟。

  他想到这些泥湖也是一个“大碗”。

  大荒泽中有无数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水流,正不间断的渗入到这些泥湖之中。

  或许千百年后,随着这“大碗”的不断扩大,这湖中的水位会越来越低,最后便再难以形成这样的喷发,难以让平时柔弱的水流拥有这样的威力和气势。

  他体内也有“两个碗”,所以他能装得下比别人更多的魂力,如果能将他体内的两个碗的“水位”憋得高一些,或者流淌而出时的通道变得更大一些,那这瞬间喷涌出来的量,便自然会更加惊人,威力便自然会更强。

  林夕此刻还不知道世上有没有可以让他做到这两点的修行之法存在,只是在此时潮起潮灭而心生了这样的愿景。

  他此刻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细想。

  因为就在这巨大的黑色洪峰过去之后的瞬间,他的视线之中又看到了一片黑色的潮水。

  这片黑色潮水是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将他和池小夜包围其中。

  形成这片潮水的,全部都是以极高的速度蓦然出现在黑暗之中的一名名身穿黑甲的云秦军人,这些云秦军人身上的黑色金属铠甲上有龙状的符文,他们脚下的金属战靴之中安装有特殊的弹形钢,使得他们每一个纵跃都显得异常的有力,如同投石车投出的铁丸在地上飞弹。

  林夕没有动,看着这些黑龙军将他和池小夜团团围在了中间。

  “杀了我。”

  池小夜还在发烫的身体在这些黑龙军陡然出现在她和林夕的视线中时,便变得更烫,但她的嘴唇却是因为寒冷而变得有些乌青,她在林夕的耳畔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不用…我们还未到绝境。”但让她难以理解的是,林夕却是轻声的回了她这一句。

  接着,两条身影从这河岸尽头那一片土丘之中走出。

  等到看清狄愁飞那两条薄如小剑,显得分外薄情和冷漠的嘴唇,池小夜的身体陡然发僵,发出了一声厉喝,“狄愁飞!”

  “不错,我就是你最想杀死的那名云秦修行者…但你已经没有能够杀死我的机会了。”狄愁飞打量着这名绿瞳绿发的少女,打量着林夕,缓缓的点头。

  “将他们拿下。”

  凰火笑冷冷的出声,他不想听狄愁飞说些没有意义的废话。

  “铮…铮…铮…”

  一条条钩镰瞬间由十余名黑龙军手中飞射而出,将林夕和池小夜团团捆缚住。

  林夕依旧没有动作,只是平静的看着凰火笑和狄愁飞,问道:“你们谁是大莽的人?”

  “这里只有一名企图协助敌军首领遁逃的叛国者。”狄愁飞冷淡的笑了笑。

  “美丑通过对比便更容易看出,杀意也是如此。”林夕没有否认,看了一眼狄愁飞,摇了摇头,道:“你们两人一比较,他对我没有太大杀意,但你却是杀意凛然,所以他应该是大莽的人吧,你呢?你为什么那么想杀死我?”

  狄愁飞皱了皱眉头。

  因为林夕太聪明,也因为林夕太过平静。

  而且林夕的平静之意显然不是装出来的,这点池小夜也感觉得十分清楚,也正是因为这点,池小夜在到了这种境地之下,也都死死的咬着嘴唇,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想必你不敢在这么多黑龙军面前回答我。所以我也便不再和你废话。”

  林夕深深的看了一眼这名大名鼎鼎的年轻将领,道:“再见!”

  说出再见的同时,林夕在心中说出了回去二字,然后他彻底推动了脑海中的“青色轮盘”,彻底倒流到十停的时间之前。

  ……

  他和池小夜回到了河床的边缘,距离尽头的泥湖还很远,距离等候着他们的黑龙军的包围圈也还很远。

  “现在无论我和你说任何话,你都不要发出任何的声音,但你要绝对相信我。”

  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朝着河床深处走进去,同时用只有他和池小夜两个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我必须保留一些我的秘密…但就如我当日能够肯定那名炼狱山圣师在空中的位置一般,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想杀死的那名云秦将领狄愁飞正和黑龙军在那尽头等着我们,而且已经布下了一个口袋。”林夕微转过头,接着道:“即便我们现在掉头跑,估计也会被他们追上,但所幸马上会有一条洪流,所以我们还有一条路,跳进洪流…所以我接下来要将你和我绑起来,你要尽量多呼吸着空气。”

  池小夜根本不能相信,她张开了嘴,都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林夕却是快步的奔跑了起来,朝着数百步之外的一条宽阔至极的深深沟壑跑去。

  跑到深深沟壑前方之时,他停了下来,等待即将要到来的洪峰。

  然后他觉得有必要在已经成为自己敌人的狄愁飞心中种下些失败的阴影,于是他用尽全力,朝着远处大叫道:“狄愁飞,别躲在那里等了,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

  (不辱使命,这一更终于奉上。明天依旧会努力两更,不过按这个时间,可能未必能熬夜写得出一章,所以明天接下来的两章更新应该也会到晚上...然后就是令人忐忑的上架了。25号上架...我码字起来始终抱着平静的心态写平静的书,但我也无比渴求这本书得到大家的喜爱和鼓励,也无比渴求能够突破通天之路的成绩,所以还是希望大家准备准备,多多支持)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