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六章 它生命中的第一次温暖

第四十六章 它生命中的第一次温暖

  狄愁飞一直站在河床尽头那片承载着池小夜的希望的土丘上,剑眉缓缓挑起,脸上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他早早便已经看到了一些河岸边上荒草从中的异动,看到了林夕和池小夜,但林夕和池小夜却看不到他。

  并非是因为修为的关系,而是因为他的手中有一具制作特别精密的黄铜鹰眼。

  寻常的黄铜鹰眼因为水晶片打磨的弧度要求极其的严苛,便唯有云秦的顶尖大匠师才能打磨出来,而他手中这具黄铜鹰眼的两片水晶片更是用“冰魄晶”打磨而成,透光率远超一般水晶片,而且还使得视线之中的任何事物的边缘锐利度加强,一些细微的异动会体现得更加明显。

  令狄愁飞感觉有些讽刺意味的是,对于云秦五十年来各大战役皆有着极重要意义的黄铜鹰眼,是青鸾学院的张院长留下的,而此时,他却是用这个在看着林夕,在准备对付青鸾学院这个天选,这个极受重视的风行者。

  只是面对已然越来越接近他的林夕,他的心中却并没有多少兴奋感和成就感。

  他是一名绝对有资格骄傲的年轻强者,非但在这些年所有仙一学院的精英学生中修为进境最快,而且他对于大的战局和军队的调度指挥有着天生的敏锐嗅觉,是天生适合做运筹帷幄的大将的人物。这辈子无论是在和修行者的单独对决还是在行军打仗之中,他还没有输过一次,所以他也天生是贺兰悦汐似的人物,但在这些年轻一代的修行者之中,他站的位置却早已比贺兰悦汐高出了许多。

  所以当听到林夕有可能成为今后自己最大的对手之一,他除了和贺兰悦汐一样,对林夕有一山不容二虎般的天生敌意一般,他还有更多不悦的情绪…他是凭借那么多的战功和惊人表现,才得到了云秦一些最高位的人的赞赏,成为将来有可能走到这个世界权力最巅峰的人选之一,林夕又凭什么?

  “不管你怎么差,我都会正视你,然后将你杀死。”

  看着越来越为接近的林夕,狄愁飞在心中微嘲一笑,身上气息微震,一些细细的尘土从他的身上震出,他的身上不染尘埃,玉树临风。

  远处的林夕,乌头垢面,如同乞丐。

  然而就在此时,让狄愁飞眉头骤然皱起的是,他看到林夕快步的走入了河床中,不复原先的谨慎小心之态,朝着河床深处狂奔。

  他不明白林夕此时会何有这样的举动,但他已十分清楚,在这样的距离之下,即便林夕能够发现他们的存在,也决计不可能逃得过黑龙军的追击。

  所以他只是皱着眉头看着,等着。

  他看到林夕停了下来,然后转过身来,对着他和凰火笑的方位,用尽全力,发出了大叫。

  因为隔得很远,声音传来已有些模糊,但他和凰火笑还是每个字都听清楚了。

  “狄愁飞,别躲在那里等了,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狄愁飞脸上的冷漠和骄傲瞬间消失,化为的是不可置信的苍白。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你怎么能喊出我的名字?

  只是这一句话,便化成了无数可能,让狄愁飞的心中如有万雷轰鸣,让他心情激荡,甚至难以控制住自己的力量,一丝丝魂力冲出他的体内,如一片片微黄色的水仙花瓣,飘洒于他身周的空中,在这黑色的天地之中显得分外的显眼。

  就在此时,他身前泥湖畔也发出了如雷轰鸣般的声音。

  ……

  林夕看到了那泥湖畔的隐约亮光,他知道狄愁飞听到了自己的这句大喊,且知道自己的这句大喊对狄愁飞的心境也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可惜看不到你现在的脸色…可惜你不知道贾君鹏是谁,不然会更精彩。”

  只是林夕还有些不满足,有些遗憾般的低声自语,感叹了一句。

  池小夜也不可能知道林夕这一句大叫中包含着另外一个世界的讯息,她甚至没有听到林夕现在的这句自语,因为她也看到了那泥湖畔的那团唯有高阶修行者才能发出的光华。她知道那处的穴蛮之中,根本不可能存在这样的修行者。

  “来了…这可真是又考验心脏承受的活啊,池小夜,你可是要撑住。”

  就在此时,林夕却是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林夕话音落时,万雷奔腾般的声音正式响起。

  泥湖自然形成的堤岸再次崩塌,不知多少万顷的浑浊湖水倾泻而出,顷刻间变成千军万马之势。

  狂风涌起,吹得狄愁飞好像要往后振翅飞起的蝴蝶,看着这股黑色洪峰的去势,他骤然想明白了林夕是想要借这黑色洪峰逃离,他的脸色便又瞬间苍白了数分。

  ……

  林夕的衣角也缓缓的飘了起来,随着洪流的临近,他的衣衫被吹拂得猎猎作响,全部贴紧在了身上。

  因靠得近到不能再近,这黑色洪峰遮天盖地,气势便愈加惊人。

  大荒泽之中都是并不结实的泥土,泥湖的水中也只有腐烂的枯枝烂叶和泡沫般的淤泥,泥水也毕竟不像泥石流那么粘稠,洪流一路过去,也像激流勇进一般,不会冲撞到什么特别坚硬的东西,但这种洪峰的力量,却毕竟不是人力所能抗衡,跳进这里面去,人就只能像一截朽木一样被随意的抛来抛去,根本不可控。

  以林夕的状态,或许可以硬憋着,长时间不透气,一直等到这洪流彻底变缓,但池小夜的身体却不行。

  黑色洪峰迫近。

  “我们并没有到最后绝望的时候…你要记住,你的命还牵着许多人的命。”

  看着因想到那湖畔所有穴蛮的命运和曙光骤然破灭而连眼光都彻底黯淡下来,甚至有些不想进行最后调息的池小夜,林夕再次检查了一下连着自己和她的绳索,并拍了拍她的肩膀,极其认真的对着她说道。

  池小夜微仰起了头,失神的想着,她不明白林夕是怎么发现狄愁飞的存在,又是什么样的力量,让林夕面对这样的处境都不陷于绝望,但她原本已经绝望的心境,却是因林夕的这一句话而有了些变化。

  在这一路上,林夕一直在设法给她鼓励和信心,而此刻,林夕自身便成了她信心的来源。

  “真是有够吓人啊…”

  林夕看着她,再次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去,看着滔天的洪峰,他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然后他便就如当天在三茅峰中跳崖一般,义无反顾的开始奔跑,带着池小夜高高的跃起,尽量跃得离洪流的边缘更远一些。

  两个人,如两颗微小的尘埃,落入湮灭一切的黑色洪流之中。

  ……

  林夕和池小夜真正的变成了两条洪流中的小鱼。

  两条随波逐流,难以呼吸的小鱼。

  黑色洪流,就如同黑色的巨掌,将林夕和池小夜握于掌心,肆意揉捏。

  林夕根本无法睁开自己的眼睛,根本无法感知周围的景象,在一次自觉被高高抛起之时,他急剧的呼了一口气,吸了一口气,然而他却是被接下来拍击到脸上的泥浆呛得剧烈的咳嗽,剧烈的呕吐起来。

  但他依旧死死的托着池小夜的身体,双手一直笔直的撑着,将池小夜的身体撑向他的上方,以获得更好的换气机会。

  在剧烈的咳嗽和呕吐之中,林夕苦苦支撑着,他茫然不知身外的一切,他不知道,有一头黑色的小兽,也被这洪流席卷着,包裹着,和他一样被呛得剧烈的咳嗽着,呕吐着,拼命的翻滚着,挣扎着。

  从泥湖上被冲来的黑色小兽四只爪子里死死的抓着一些枯枝。

  比起林夕,它更不知道外面是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它甚至懵懂的怀疑,难道这个世上就是这样一个接着一个的苦难,根本没有其它喜乐的事?

  它也不知道洪流包裹中的林夕的存在。

  但就在此时,它和林夕之间出现了交会,它被泥流抛了起来,重重沉下,又被一侧岸边涌回的浪头冲到了林夕的身上。

  它不知道林夕是什么,但它却是敏锐的感觉出来了林夕身上的丝丝暖意,感觉出来林夕比起自己爪子里抓的一些枯枝和烂草要更为牢靠,这一瞬间,这头从降临到这世间便只接触冰冷的母亲尸体和冰冷的泥水的小兽感觉到了莫名的温暖,它生命中的第一次温暖。

  于是它心生依靠,自然的放开了手中无用的救命稻草,四只爪子,死死的攥住了林夕的衣衫。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