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八章 它也从北边来

第四十八章 它也从北边来

  池小夜的心情兀自不能平静。

  骤然,林夕却想到了什么,搀扶着池小夜起来,探询般的问道:“路上说?”

  “不,你要听我说完再上路。”

  池小夜看着即便是紧紧的挨在他的臂怀之中,四只攥紧他衣衫成拳的爪子还依旧不肯松开的黑色小兽,摇了摇头。

  林夕看到生气和勇气已经重新回到池小夜的绿色双瞳中,他便更觉舒心,但池小夜的这句话却是让他十分的意外。

  “在穴蛮的口口相传之中,这种黑狐猫被称为厄运妖兽和堕落妖兽。”

  “我不知道他们这说法因何而来,但大荒泽之后,我们那里,伴随着这黑狐猫的,也同样是不吉、堕落。”

  池小夜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看着林夕慢慢的解释道。

  “厄运妖兽?堕落?”林夕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你不知道他们穴蛮为何有这样的的说法…你们那里,为什么有这样的说法?”

  池小夜摇了摇头,道:“相传这种妖兽出生,父妖兽必定很快老死,而母妖兽不管一胎还是多胎,皆会难产而死…出生便会导致父母皆亡…传说中所有想收这些妖兽为侍宠,或是真正收了这妖兽为侍宠的修行者,也都是会遭受厄运。”

  “还有传说这种妖兽原本并不是世代居于大荒泽之中,而是许久以前,气候异常,极北登天山脉冰融,伴随着一场滔天洪水而来。那场洪水连穴蛮都有口口相传,水量之大,甚至影响到这东面,淹了小半大荒泽。据说这种妖兽本身是在登天山脉之后的冰原中,皮毛原本是雪白的…后来因为冰峰融化,翻过了登天山脉,随着洪水而来,自此就一直停留在大荒泽之中,皮毛也变成了黑色。”

  “北面?登天山脉?”

  林夕听着池小夜所说的这些,眉头蹙得更紧,“你的意思是…生怕它给我带来厄运,所以让我考虑清楚要不要带它走?”

  “是的。”

  池小夜看着林夕,道:“而且这种妖兽极难亲近,只要遇到它的修行者,几乎都会被它杀死…虽然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和你这么亲近,但我不得不告诉你这些。”

  “原来它生来就已经是孤儿…我当然要带着它。”

  林夕没有犹豫什么,很平静自然的对着池小夜说道:“我知道你未必能够理解,但我知道,这恐怕是它们独有的繁衍方式…至少我还知道,有些东西为了繁衍下一代,甚至会吃掉配偶,有些鱼会返回出生地产卵,然后产下卵便死去。”

  “我从来不相信任何天生厄运之说。”林夕突然笑了笑,怜悯的摸了摸这头小兽的脑袋:“而且你对我说的那些有关它的事情里面,有一个理由让我无论如何都要带着它。”

  池小夜不能理解,“什么理由。”

  “因为我也来自登天山脉…我们青鸾学院也在登天山脉里面。”林夕看着池小夜,道:“所以我一定要带着它啊。它们或许也是一直想要回家啊…只是失去了回家的路而已。”

  池小夜看出了林夕的认真和不可更改,于是她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道:“那我们走…我们去大磁泽。”

  “好,你给我指路。”

  林夕点头,将池小夜再次背在了身上。

  他抱着黑色小兽,背着池小夜,走向池小夜指点的远方荒野。

  其实他有一个一定要带着这头黑色小兽走的理由没有说出来,因为他到这个世界上时,也是一名举目无亲的旅者,也相当于是一名孤儿,然而他遇到了鹿林镇的老爹老妈,遇到了可爱的老妹,让他心中温暖,让他由一开始的恐惧迷惘,变成开始接纳和享受这个世上的一切,享受这截然不同,而又远比之前精彩的一生。

  这头小兽和他一样的命运,又遇到了他,对他亲近,他便自然觉得这便是有缘,便也要护着它。

  至于命运…这世上唯有意外,又何尝有注定的命运之说?

  …..

  池小夜的脑袋靠在林夕的肩上,因为虚弱,她的嘴唇都不时的微微颤抖着。

  但她陡然又想到了自己忘记了件重要的事,身体陡然变得紧张起来。

  林夕刚刚想和她说些自己突破到大魂师的事,却是也马上感觉到了她的这莫名反应,他便马上侧转过头,问道:“怎么?”

  “它有三条尾巴。”池小夜说道。

  林夕微怔:“三尾黑狐猫…不是应该有三条尾巴么?”

  “不是的…有三条尾巴的,才叫三尾黑狐猫。”

  池小夜脑袋里面十分清楚,但是一时话语却是不知道该如何组织,“黑狐猫,都只有一条尾巴,之前从未听说过有三条尾巴的黑狐猫…我说它是三尾黑狐猫,就只是惊讶它竟有三条尾巴。”

  “….”林夕终于听明白了,苦了脸,“那会不会不是黑狐猫,是别的相似的兽类?”

  池小夜吃力但很肯定的摇了摇头,“不会…大荒泽里没有第二种类似的兽类,而且其它兽类也没有三尾的,这只有可能是某种妖化。”

  林夕忍不住嘀咕,“基因突变?”

  池小夜问道:“什么叫做基因突变?”

  林夕道:“这个很难解释…可能和你说的妖变是一样的意思,你说的妖化,是指这种与众不同的,会比普通的更厉害?”

  “有些会变得更厉害,有些却有可能是很虚弱,大有不如。”池小夜道。

  “那它呢?”林夕好奇的摸了摸时不时拿头拱着他的黑色小兽的脑袋,问道:“你觉得它是会比同类虚弱还是要厉害许多?”

  池小夜认真的说:“它的气息让我很心悸…它应该会比同类要厉害许多。”

  林夕随口问道:“你之前说见到黑狐猫的修行者反而几乎都被它杀死,那一般的黑狐猫就很厉害?”

  池小夜点头:“是的…相当于国士阶的修行者。”

  “什么?”

  林夕浑身一抖,差点直接一脚踏不稳,摔进旁边一滩烂泥中。

  ……

  “你不是和我在开玩笑?”

  “当然不是。”

  ……

  “那你不是会比国士阶的修行者还要厉害?”

  再次得到池小夜肯定回答的林夕彻底有些无语,忍不住低头拿手指头点点怀里的这头人畜无害般,浑身还裹着泥泞的黑色小兽。

  然后他又苦了脸。

  “它饿了,它吃什么的?”

  他转头问池小夜。

  因为他怀里的黑色小兽毫无高手风范,就着他点到它面前的手指头,吸吮起来。

  这让他理解,它是真的很饿,很需要吃东西了。

  池小夜看着林夕,道:“黑狐猫之所以又被联系为堕落,是因为传说中它们什么都吃,无论是腐烂的肉类,还是植物的腐烂根茎、果实。所以按我想…你只要教会它吃东西,它应该什么都能吃。”

  “真是可怜的小家伙…也是个有情有义的小家伙,今后我会尽量让你少吃苦…”

  林夕轻轻的感叹了一声。

  他所知的知识比这个世界几乎所有人都要多,他的想法本来也和这个世上所有人不同。

  这个世上的人认为它连什么腐烂都吃,是不洁,是堕落,但林夕却是想到…它生来没有父母,要在这样的天地之中活下去,它便没有选择,而他此刻感觉得出这头小兽由心的饥饿,他知道既然它什么都吃,他的手指也是它的美味,但它却只是吮吸着,以为他是要沾什么东西喂他,而不咬他,他便莫名有了些温暖的感动。

  ……

  林夕穿过了宽阔至极的河床,进入了后方的荒野,他寻找到了一些对池小夜有用的药草,又寻找到了一些可以补充些养分,如同野甘蔗一般的植株,以及一些芋类的块茎。

  他开始将野甘蔗一般的植株中的汁液挤出,滴入黑色小兽的口中。

  黑色小兽尝到了甘甜的汁液,然后发出了一声兴奋的低吟,身体和林夕挨得更紧。

  看着它连连高兴的吞咽的模样,林夕满足的微笑了起来。

  “你总该也要有个名字…叫什么名字好呢?”他忍不住探询式的问池小夜。

  “就叫兽兽?”

  “呃…这么黑…又叫兽兽…太邪恶了。”

  “邪恶?”

  “….还是换个名字。”

  “它有三条尾巴,那不如就叫小三?”

  “……”林夕大汗。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