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九章 吉祥

第四十九章 吉祥

  “带长剑兮挟铁弓…首身离兮心不惩…诚既勇兮又以武,终钢强兮不可凌….魂兮魂兮归去兮…”

  苍老云秦祭司在土丘上搭建的简陋高台上将肃穆悲壮的歌声在大荒泽的夜空中传向四面八方,他手里洁白的祭司短杖随着古老的歌调一次次用力的挥去,兜转着潮湿的空气,闪耀着白色的光华,一次次的指向西方。

  高台下,有持戈的云秦兵士在泼洒着酒水。

  这一夜,在大荒泽辽阔无垠的黑色夜空下,有许多名这样的云秦安魂祭司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对于大荒泽而言,洁白短杖指向的西方,就是云秦的疆域,就是所有牺牲在这大荒泽中的将士的故土。

  云秦信鬼神,相信战死的将士魂灵在七日内得不到回家的指引,便会永远停留在这黑水四溢之地,成为孤魂野鬼。

  所以征战虽未结束,但这些云秦祭司却是歌着舞着,让死者安息,给生者力量。

  极远处有大雨倾盆,有湿润的大风吹过,如无数战死的魂灵在云空中浩浩持戈而行。

  大荒泽上独有的浓厚铅云略微散开了些。

  蓦的,高台上苍老云秦祭司的歌声停顿,发出了一声嘶哑的惊呼:“凶星啊…不吉…”

  他手里一直用力挥舞着的白色短杖也骤然停顿在空中。

  下方所有的云秦军士抬头,然后他们也看到了乌云的间隙之中,有一颗星辰显得分外醒目,分外的惊人,那是一颗通红的星辰。

  ……

  “第一次都吃这么多东西容易吃坏吧…还是不要再吃了。”

  林夕看着手里剩余的两块块茎有些犹豫,没有再放到黑色小兽的脑袋前。

  在此之前,它已经吃完了几根野甘蔗类的植株的汁水,啃吃掉了一块足够拳头大小的根茎。

  黑色小兽放开了一只紧紧攥着林夕衣衫的爪子,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些懂得林夕的意思…但同时它又不明白,满眼疑惑的看着林夕,明明自己的肚子还很饿,为什么不给自己吃了呢?

  它的爪子落在自己柔软的小肚子上,蓦的,它的肚子里发出了咕咕咕咕的声音。

  这不是吃坏了肚子的声音,而是肚子依旧发空的声音。

  林夕有些看明白了它的念头,又听到这声音,他便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你也是一个吃货。”

  ……

  有大雨来临。

  昨夜大雨在大荒泽的一些地方降落,今夜却正好落在林夕和池小夜前行的路途上。

  滂沱的大雨会使得人身体更加寒冷,道路更加泥泞,耗费更多的体力,但同样也可以掩盖掉很多痕迹,冲洗掉很多气息,冲洗掉身上的许多泥泞。

  林夕身上的泥垢被大雨慢慢的冲刷干净,就像黏结在身上的一层硬壳被剥掉,再加上已然突破到了大魂师,他只觉得浑身说不出的舒服和爽快,就连敲打在自己身上的每一滴雨珠,在他的感知之中都比平时轻柔和缓慢。

  人的感知越强,反应越快,那一些原本快速运动着的东西,在眼中和脑海中便会显得更加的缓慢,便越是能看清和控制寻常人看不清的东西。

  比如说天地之间的元气,比如说飞剑。

  能够驾驭飞剑的圣师,在他们的眼中,这飞剑和天地之间他们所集中精神注意的一些东西,会缓慢到什么样的地步呢?天地之间一些转瞬即逝的事物,又是何等美丽的景象呢?

  林夕非常的好奇,非常神往。

  然后他看到池小夜和坏中的黑色小兽也被雨水洗净,能够自己吞咽药草,进食一些东西之后,池小夜的状态比起之前都明显好了许多,虽然脸色依旧苍白如瓷,但精灵般绿色的长发却是也已经有了些光泽,他怀中的黑色小兽更是冲刷掉了出生时的血水和泥水黏结之物,微微抖动着,柔顺而有油光的黑色长毛都有些蓬松起来,一个爪子摸在它自己的肚子上,另外三只爪子依旧攥着他的衣衫。

  看着它如此有趣的憨态,看着它乌黑闪亮的眼睛,林夕又忍不住笑了起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而我注定要用它来寻找光明…总该要有个名字,我到底叫你什么好呢?”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而我注定要用它来寻找光明…这句话的含义好深。”池小夜有些肃然起敬。

  “人人都说你带来灾荒和不吉,我却是不相信,不如就叫你吉祥吧。”林夕笑着,摸着黑色小兽柔软的脑袋,说道。

  “吉祥?”池小夜认真的点了点头,看着微笑的林夕和享受的三尾小兽,轻声道:“这个名字很好。”

  林夕取出了从炼狱山圣师手中得到的那团透明浴球般的东西,在这大雨还未停歇之时抖开。

  成百上千,肉眼根本无法看清的透明丝线飘洒在雨空之中,飘散向四面八方。

  林夕出声:“吉祥。”

  “吉祥…吉祥…吉祥…”

  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三尾小兽的耳朵竖了起来,惊讶的看着。

  “从今往后,我是林夕,你是吉祥,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林夕揉了揉三尾小兽的肚子,三尾小兽顿时发出了“咿~~咿~~”怕痒的声音。

  它“咿~~~咿~~”的声音也传向了四面八方。

  它惊讶又好奇的看着林夕手里的那一截花蒂状的透明小柄,却似乎有些懂了,欢快的拿爪子拍着林夕的胸膛。

  林夕此刻体内剩余的魂力并不多,然而此刻他却是有种莫名的感知,觉得自己的魂力似乎能够透入到手中的这件东西中去。

  “这件东西,难道真是炼狱山的魂兵?”

  林夕有些难以想象这么多比头发丝还要细小的透明丝线在这个世界是如何炼制出来,他开始了第一次将魂力离体,贯注到别的东西中的尝试。

  在他的意念调动之下,他丹田中仅剩的魂力迅速的喷涌而出,在他的体内化成了比平时快出许多的暖流,噗的一声轻响,林夕看到了淡黄色的光华从自己的指尖流出,又沁入了他手上透明小柄上的纹理之间。

  他惊喜的看着自己微微透明,被光华染得有如黄玉的手指,看着在他之前那个世界决计不可能看到的奇妙景象,又瞬间变得心中凛然。

  他的魂力和思维都顺着那无数透明丝缕朝着四面八方流淌了出去。

  “这真的是一件魂兵?”池小夜看着面色变得更加肃然的林夕,问道。

  林夕点头:“是的…我想我知道了他为什么能将飞剑控得那么远的秘密。”

  他并没有对池小夜解释到底是什么秘密,但池小夜却似已自己明白,有些震惊难言:“世上竟有这样的魂兵。”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将飞舞在四面八方的透明丝线收回。

  这个世上原本并没有能够将修行者的魂力和意识原封不动的扩散出去,完全如同自己的身体和感知延伸的魂兵,然而现在却有了。

  原本一个人的魂力只能将飞剑控制距离自己百步,但若是自己的身体都如同无形中膨胀成了几百步大小,那这飞剑,自然可以飞得更远。

  这名炼狱山圣师不是带出了一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魂兵,而是两件。

  ……

  滂沱的大雨足足下了一夜,极其有利的掩盖了林夕和池小夜逃亡的一切踪迹。

  对于云秦军方而言,在昨夜开始的滂沱大雨到来之前没有能够围捕到池小夜,便已代表着失败。

  “吉祥,谁说你不吉祥呢?要不是运气好,这雨下了一夜,谁知道我们会不会被狄愁飞他们追上?”

  在天亮之时,林夕看着在自己怀中沉沉睡去的三尾小兽,轻声自语。

  他们已经距离大磁泽不远,唯隔一片只需要一个多时辰便可穿越的低洼谷地。

  这片低洼谷地原本也是长满了一丛丛的芦苇,并没有什么特殊,然而等到林夕和池小夜步入这片谷地的瞬间,两个人便都呆住了。

  地面黑色泥土中,有许多耀眼的东西在反光。

  “这里发生过大战么?”

  林夕看到,那些发出反光的东西,都是一些森冷的金属,有些上面明显还有魂兵特有的符文。

  “怎么会这样?”

  池小夜也不敢相信眼前的这景象,但随着她和林夕靠近这些森冷的金属,她和林夕却是都反应了过来。

  这是一个埋没已久的古战场。

  这些森冷的金属大多都是些残破的兵刃和铠甲,看上去也是云秦的样式,但却显得古朴拙重,和现在云秦军方的制式兵刃又大有不同,其中大部分都有长时间埋在地下之后,黑沉的土沁痕迹,显是这里发生的大战已经十分久远,平时已然根本无人知道,只是因为昨日下了一夜的暴雨,水流的冲刷,才令这些埋于地下的东西都显现了出来。

  云秦的兵刃和铠甲,最低都是用百炼钢制成,眼下这些露出来的金属之中,许多竟然是根本没有任何的锈迹。

  林夕将池小夜放了下来,走到了面前不远处露出的一段黄色金属前,然后蹲了下来,将它从泥中拔了出来。

  ***

  (早上的一章订阅到现在三千七百多,不知道二十四小时能到多少...要想有开创性的成绩有难度,希望多支持)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